回忆往事(1 / 1)

()小琦被松下诚之助揪扯的不禁翻起白眼来,松下诚之助赏她一个耳光,厌恶的道:“少给我装出这副德性来,你以为我在日本的势力就不过而已吗?你们对我的蔑视使我感到愤怒!“

小琦挣扎开他的束缚,理着凌乱的头发,道:“松下,你好没有良心,我辛苦帮你做事,晚上让你开怀,只不过有些事没有来得及向你禀报,你就这样对待我,我真是对你心寒如冰哪!”

松下老虎阴眸道:“什么事情,统统告诉我!“

小琦用委屈的腔调道:“你凶什么呀,这事是关乎我利益的事情,我已经不想再让青龙组织处处压我一头了,今天我去铲除了他们的首领。【高品质更新】“

“什么?铃木议员被你杀了?“松下老虎吃惊道汊。

小琦冷笑道:“难道只能他杀中国人,不能我这个中国人杀了他吗?他早就该死了,在日本处处与中国的组织做对,他早是我的眼中钉了。“

松下老虎一声冷笑:“你还挺有爱国心的……“说着,一步步向小琦逼近。

小琦不由得向后倒退着,慌急道:“你得相信我,否则我无法帮你,你也知道,好歹我也有一帮兄弟等着吃饭,这些年,我尽呆在惠家了,组织的事情全靠兄弟给力,才走到今天。我也有自己的任务不是吗?我不可能对你透明,就连你喜爱的李若茜,她对你更是蒙纱厚着呢。朕“

松下老虎停住步伐,笑道:“我喜欢的女人,我可以做到心胸如大海。我讨厌的女人,那我的心胸就是洗脸盆里的大海,你跟我做事已久,难道不清楚吗?“

“嗬,原来如此啊,所以你现在对我非打即骂?这多少有失公平,你应该知道,现在是我陪在你的身边,在你落魄的时候。她李若茜在哪儿呢?“

松下老虎闻言狂怒:“我没有落魄!这样的词语怎么可以用在我身上!混蛋东西!“一个巴掌向小琦的脸上抡去,可惜被小琦一个急速低首给躲了开去,老虎一个扑空,腰闪的有点小疼。

他怒目圆睁,里面的血丝仿佛要化做千万条利剑射向小琦,她可不怕他眼里那些红血丝,高扬着脸孔道:“你要打死我吗?你不觉得你现在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吗?你安葬我的时候不会觉得浪费时间吗?”

“混蛋!”松下老虎暴跳如雷。

“好了,我知道你儿子死在惠知晚的手上,你难捺怒火,但是事情要一步步来呀,我答应你了,我百分百帮你。相信我吧,虎子。“说着嘴巴撅起做个夸张的吻状。

松下老虎厌恶加气愤的发着抖道:“把你的腚给我收回去!我告诉你,你要是再惹我不高兴,我就连你一起送到上帝那儿。”

小琦抹把眼睛哭笑不得道:“这你说的,去见上帝?我那时该穿什么衣服去见宙斯呢?听说他很英俊……“

“混蛋!“老虎暴怒。

李若茜投出去的帖子大多石沉大海,除了几个名不见经传的小组织因为崇拜萤绕江组织而慕名前来之外,印度的几大组织,连封致歉信都没有送到,李若茜并没有感觉到任何的被侮辱之感,本来她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她的目的已经达成了,而且相当成功,贤荣是第一个来到她暂时租用的豪华宴会厅的,他的到来,令几小组织立时惶然,更觉不虚此行,但是大家深知他的冷漠傲然,只不过奉迎几句,便都散开,夜已渐深,人们均都先辞,只剰下贤荣默然留在窗口处吸烟,这样的姿态已有一个小时的光景。李若茜走近他的身边,推开窗子,窗外的夜风肆无忌惮的吻上她的头发,长发飞扬,夜晚的暧昧口气,却显得她甚是迷人。

贤荣用力吐出一口烟,冲她微微一笑道:“你说吧,找我来何事之有?难道是想见我了?不见得吧?”

李若茜将窗户关上,夜风虽然柔和,但却让她感觉到了冷,仿佛全身上下在涌动着一股阴冷,令她内心惶惶不安,心里对某人的担忧,随时随地。

她说:“听见你来了印度,觉得很想见你一面,如果你不介意,我也不是个拐弯抹角的人,你就跟我谈谈李若梅吧。我很想知道,她是怎么死的。“

贤荣黯然的道:“人都死了,探究有什么意义吗?“

“请你帮我。“她说。

贤荣转头看了她一眼,笑一下:“没有人能从我身上想象这样的奢望,看来你还不太了解我。“

“事在人为。”李若茜笑道:“就像你的性格也不是一天养成的,从你的明眸看,你原本应该是个阳光少年,是生活与经历让你选择抑郁寡欢。”

他没有任何反应,手中的烟卷依然在冒着烟。

“我相信我姐姐把什么都写在了日记上,可惜我根本就看不懂,由此可知,我是多么的对她知之甚少,这让我百分百痛心。如果我是她肚子里一条小虫,我不至于走到今天,更不会对组织有丝毫的兴趣,而我现在,真是上了贼船了。“她苦笑道。

“女人都像你这样烦人吗?一面做事一面抱怨?“贤荣瞅她一眼道。

李若茜干脆点头,将女人们全都一棍子抡下了水:“差不多。“

贤荣叹口气道:“若梅的话不及你的一半,说话简约,句句合适,你尽说些废话。“

李若茜一时无语。

贤荣道:“人各有命,若梅有她的命,你也有你的命,你事前没有想好吗?“

李若茜坚决的摇头:“不,我已经上了贼船,下不去了。“

“如果你想退出,我可以保你。“

“你为什么要这样做?“李若茜不解道。

“知道我为什么对李若梅情有独钟吗?“他看着李若茜一脸的茫然,笑道:“因为她对爱情的忠诚感动了我。我最爱的女人死了之后,我仿佛对全天下所有的女人失去了兴趣,若梅的忠诚让我觉到了相知,所以,我唯她而爱。更确切的说,是欣赏与尊敬。“

李若茜顿一下,问道:“她对谁的爱情?”

贤荣笑道:“她还爱过谁?”

李若茜不明白。

“是她的丈夫,我对他颇有耳闻,在圈里的时候,是只经历不多的红狐狸,看似皮毛光滑,实则品种并不优良。他当时用自己的财富气度得罪了不少的组织,是个树敌的高手,以至于到最后难以藏身。但是他却成功的退出了圈子,逍遥法外成为正经生意人。这都是李若梅的功劳。“他又重新点燃一支烟,暗淡的宴会厅里,火红的光亮映红了他的沉静俊雅的脸孔,用力抽一口,吐出几个大大的烟圈。

她早就想到了,惠博兴的成功得意,是离不开姐姐的庇荫的,那么惠博兴,何来如此心安理得,何故对亡妻微词不断?

他接着说:“他的高傲不可侵犯,明知自己的困境,却拒绝让任何人帮助他,尤其是自己的妻子,他知道李若梅游身其内,且做事顺风顺水,深得人心。他妒嫉成狂,几次利用自己的人脉,给若梅找难题,枉想让她惨败此圈,但是我不知道他有没有想过,如此冷酷无情的药品圈子,如果若梅一旦劣势倒下,会不会就此丧命?他有没有能力可以挽救她?“

他的语调很轻,说到最后,句句像叹息,使得李若茜胸中的怒火汹涌燃烧起来。

“但是。“他耸耸肩,”李若梅却为了他的安危,在圈中无所不用其极的周!旋,设法将他的罪责与各大组织之间的仇恨巧妙的暗中接手过来,找到一个恰当的时机,顺水推舟般的将惠博兴推上了岸,他遥遥望洋得意之时,李若梅在圈中的生命却岌岌可危,太多的应急承诺,太狭窄自私的人性,使得她不得不苦心经营此道。最终成为名副其实的贩药大佬,为此,她没有一天真正的开心过。“他苦笑一下。

“这些事情,你是如何得知的?”李若茜问道。

贤荣离开窗口,到餐桌前坐下来,给自己倒着酒,微笑道:“她告诉我的,那个晚上,她喝了很多的伏特加,醉的一塌糊涂,我看着她躺在照有月色的床上,月光给她的脸照上了一层银色的光辉,美丽脱俗,却让我神奇般的嗅出了她死亡的味道。她死去的消息流传圈中时,我一点都没有吃惊。你看,这就是她的结局。“

李若茜无奈的叹口气:“说了这么多,还是不明白她的死因。对了,你知道她的毒瘾从何而来吗?“

贤荣喝着酒道:“不知道,她身中毒瘾之时,已经不在圈中频繁周!旋了,这其间我也只见过她一两次,气色很好,依然神采飞扬,让人说不出叮嘱的话语。这就是她,永远不会在外人面前显弱气。也不轻易在外人面前动怒。“

“你爱过她吗?”李若茜在他的对面坐下来,贤荣将一杯烈酒推到她面前,她轻轻的摇摇头,说:“我已经戒了。”

贤荣笑道:“有过一点情愫,但是我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爱过我,因为我一直认为她的心中只有惠博兴,直到有一件事情发生了,我才时常怀疑,她是否对我有点动心呢?”

“是什么事情?”

“那时我的继父还活着,我的弟弟腿断养伤,他的任务理所当然被我顶了下来,当时我们正与三大组织联手贩运高端药品,其中就有萤绕江组织,我的继父对这次的交易非常重视与谨慎,我对他也发了毒誓,如若失手或者出现任何差池,甘愿受死。但是执行途中,组织之中出现内鬼,鬼使神差的让警察跑上了家门,虽然情报及时,并未让警方查出大的珠丝马迹,却依然损失惨重,我的继父怒火中烧,持枪指向我的额头,这个时候,坐立一边的若梅忽然一个箭步跪下在我的前面,我的继父一时惊恐,手枪讯疾朝向了半空,她替我向继父求情,我性格刚强,不愿带愧做人,她暗中始终握着我的手,她的手柔和温暖,暖了我的整个身心,我突然间就想活下来,为了世间那抹让人感动的柔情,这就是我当时的全部感受,事后,我的继父原谅了我,而我也许是第一次真正爱上了她,也让我想起了我以前的女朋友。悲痛欲绝啊!“

“姐姐不希望你死,不惜冒死相救?如果真是如此,那她并不讨厌你,你可以偷着乐了。“李若茜好奇道:”你以前的女朋友是怎么死的?是被人打死的吗?“

“没错。”他道:“但是那个打死她的人是我。”

“哎?……”

他深叹一口气,冷笑一下道:“我的生身父亲原本也是圈中颇有头面的人物,后来被其它组织杀害,为了替他报仇,我不惜一切的混进了这个圈子,那时是个一文不名的浪荡子弟,经常有好心的有钱女人愿意收养我,为了填饱肚子,我也愿意与她们泡在一起,后来,终归被人在雨中打的半死,是星辉组织的老大黑光头收留了我,并且对我信任关爱有加,因为我身手好,做事有胆量,几大宗单下来,他对我更是刮目相看。

他身边有一个女人,生得清丽如梨花,星辉组织任何的一个男人都对她垂涎三尺,但是她是老大的女人,也只有叹息说笑的份儿了。她长得纯净美丽,性格又不失成熟大气,但偶尔也喜欢撒娇,更喜欢逛街玩乐,因为我的冷静与诚信,黑光头便让我做了她的贴身保镖,于是我有了新的任务,那就是伴她左右,为她开道挡暗枪。三年的时光过去了,我们都渐趁成熟,她与黑光头的架多的如天上的繁星啊!她时常哭泣,打个比喻,她当时的眼泪,可以润湿一座城市。

后来,她爱上了我。“故事在一声深深的叹息声中停了下来,他开始掏烟,喝酒,又似乎在酝酿情绪,总之,沉默跟他如影随形了。

李若茜没有催促他,等着自然敲响他的讲述。

他在沉默中,让双手忙碌了有两分钟,接着道:“别人都讨厌我的无趣与沉默,她说她喜欢,我甚至讨厌自己的仇恨与悲伤,她说她懂得。她无时无刻的不在向我接近,不在看我的时候,眼神因盛满着爱意而煜煜生辉。我动心了,女人的魅力及清香,第一次让我心里变得不安分起来,我冷漠的心开始懂得悸动的美妙,人类情爱的第一次,我比谁都热烈甜蜜的品尝过了,我已不再是个单纯的保镖,我的护主行动里面自然多了其它的心情内容。那段时光,我们快乐极了。没有未来可以设想,却被眼前的爱情陶醉的稀里哗啦。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袖添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老祖宗又诈尸了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靠演技成圣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这个傀儡太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