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雷枪声(1 / 1)

()松下诚之助乘坐飞机到了日本,怀中抱着儿子松下武的骨灰,硕大的墨镜几近将瘦削的脸孔遮住,却遮挡不住他的威严。

他搭了出租车,车子驶出十几米远,后面忽然三辆黑色的丰田缓缓尾了上去。

他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安葬了自己的儿子,儿子终于在祖国入土为安,他心中稍稍得到了些宽慰,悲凉依旧汹涌,两行清泪默然的流出了眼眶。

摘下眼镜,轻轻的擦拭一番,再向儿子旁边的父母亲跪地行礼,泪水再次汹涌成海,埋在石碑上的头颅始终抬将不起来,他拼命压抑自己的哭声,以至于浑身颤抖不止。

过了许久,他才抽泣着直起身,面对自己父亲的墓碑,却无言相对。只任由自己老泪纵横,满心疮痍之痛汊。

再度向双亲行礼,之后轻拂儿子的碑牌,终叹一声,起身,戴镜离去。

故乡的再逢,带给他的欣喜是微弱的,这个他心中无比热爱的民族,此刻投入他的拥抱,只意味着命的消陨,情爱难言的纠结。如他此刻匆匆决然的穿过夕阳的余辉,日本特有的草木花果的清香,仿佛不远万里传递来的暖热的温情,让他怅惘至极。如今在这片他思念了多年的国土上,四周却充满了索魂的未知的等待。不禁令他悲喜交集!心中五味杂陈。

他进了一家豪华的酒店。入电梯,上了顶楼的房间,按响了一个房门的门铃。不一会儿,房门打开,一个长发艳丽的年轻女人将他请进了房间朕。

“我来日本已有两天了,这些日子刚刚安葬了我的儿子。”他一坐下来,声音无限悲痛般的道。

“我猜得到。”小琦在他的对面坐下来,冲他微微一笑,顺手将一杯威士忌放到了的面前。她做了新的发型,瀑布般的长发被打理的恰到好处,层次优美的垂在她的半腰际,散着幽幽的香味,脸上施了丽妆,脸孔显得妩媚姣好,低胸的晚礼式长裙,将身材勾勒的几近完美。斜眸一笑,风情尽显。

松下诚之助叹口气发恨道:“此仇不报,我绝不罢休,化成厉鬼也要继续为之。”

小琦抿嘴冷笑道:“死了可就报不了仇了,什么化成厉鬼,都是无用的恨话罢了,再者你是男子汉大丈夫,怎么尽说些女人家家的话。“

松下诚之助抬起眼睛,看见她今晚的风姿绰约,不由得有点意乱神迷起来。//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伸出手,拍了拍她的大腿。

小琦将双腿换了个位置,笑道:“我看你够累的,尤其是你心情坏到了极点,这样我们是不能做事的,看来我今晚得好好的让你开心一下了。“

说着,起身拉过他的手,魅惑般的一笑道:“不想去见识一下我的身材吗?怎么?难道还在想李若茜?“

松下诚之助哑声说道:“我还能再见到她吗?“

小琦道:“只能这次我们办得漂亮,兴许还有机会看到你朝思暮想的人。“

松下诚之助叹气起身,同她走进了华贵的卧房,里面一张宽敞洁白的大床正在静静的召唤着他们的勃起的。

小琦勾着他的脖颈,一直吻到两人气喘吁吁的倒在床上,她敏捷的俯在他的身上,看着松下诚之助闭着眼睛的脸孔,道:“临了让你看一下,我小琦的厉害,是否比李若梅和李若茜姐妹俩有过之而无不及。“

然后,疯狂的强马硬上弓起来。直到松下诚之助发出一声悠长的啸叫。

次日清晨,装扮一新的小琦吻别正在睡梦中的松下老虎,手中拎着精美的皮包,出了酒店的大门,门口正有一辆崭新的宝马车在等着她,她扭着屁股打着响指的上了车子,车速加快,很快消失在清晨的朦胧雾气里。

宝马车停在一处别致的庭院,门口狗将军狂吠,小琦下了车子,拉开门走了进去,屋子里宽敞的榻榻米上,坐满了身着和服的日本老男人们。小琦向他们行着礼,好容易才发现了惠知晚的坐处,费力又不客气的朝她挤了过去,在惠知晚一脸的冷漠中,坐了下来。

满身刺鼻的香水味,让惠大千金皱起了眉头。

小琦发现大家面前的便当吃得已经差不多了,个个红光满面,已是酒足菜饱之态,便微笑着高声对惠知晚说:“交易谈的如何了?有我多少的利可以赚?”

惠知晚喝口果汁,道:“你来晚了,利自然也是最少的,甭想每次都让别人给你做事。”

小琦冷笑道:“还有脸对我说这样的话,我小琦次次让你们赚大头,还让你们赚出理来了。“

“你想怎么样?“惠知晚冷眸道。

“这次我想赚大头!“她得意扬脸一笑,正好与林早人的目光相视。他朝她微笑点头,小琦挤近他的身边,林早人呵呵笑着揽上她的腰,嘴巴随即在她的脸颊上亲了一口。

小琦向她做妩媚样眨眼道:“林先生,趁我没来,你们都把自己的利分清楚了,那么我的呢?难道每次都让我喝西北风吗?“

林早人使劲在她的脸颊上亲一口,笑道:“你是最乖的,我最喜欢你了,你的损失不是每次都能在我的床上收回来吗?“

小琦哼笑一声道:“就凭你?!笑话!”她忽得站起来,环视一下满屋子黑压压的日本男人,威风不可一世的面孔道:“我今天来不是像往常一样来点个卯就走的,你们给我多少我就收多少,我今天要拿此次贩运的大头,你们同意便可,如若不同意,新帐旧帐我们一起算!“

话音刚落,就听见从某一处传来一声“呸“!小琦的眼神看向惠知晚一边神情冷漠的清瘦留须男人,见他在一脸的暴怒中慢慢站起身来,手臂、脖颈上露出来青色的龙图纹身,此人目光锐利,脸孔微长,薄薄的嘴唇似乎充满了用不尽的污言秽语。随着他的怒然起身,旁边又有纹有相同龙纹的男人站起来,显得穷凶极恶。

林早人赶紧对他们摆手道:“健一,会议之上不要冲动,我们不能在松村先生家里论武道。“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袖添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小琦一声冷笑道:“你们青龙组织也就这么点能耐与素质了,可我天柳组织也不是好惹的呀。“

松村透明急忙爬起身,走近小琦的身边,为了制止双方的恼怒,像往常一样的一把捏上小琦的胸,一笑,想和气生财,哪想今天的小琦与素不同,抡起手掌,将他打倒在地,骂道:“***!敢来赚老娘的便宜!”

松村秀明被她这一巴掌打的有点头昏脑涨,眼冒金星,一时半会儿的没有缓过神来,惠知晚看着他的窘态,不由得在心里笑了一声。

这时只听咔嚓几声枪响,立时从隔壁房间里冒出几名持枪男人,枪口对准小琦的脑袋,说时迟那时快,从院外面随即也冲进几名持枪的保镖,将屋里人团团围住,被指矛头人小琦冷笑一声道:“我今天来做这番动作,你们不觉得我会是有备而来吗?这几支小手枪你们举着何用?实相点统统给我放下!”她嗓音高涨起来。

这时,青龙组织的人也将枪一掏,个个对准她的脑门儿齐道:“还有我们呢!“

组织老大铃木健一怒吼道:“娘们儿,想死现在可以说话!混蛋!这是在我们大日本的地盘,轮不到你们这些中国人来捣乱!”

小琦看也不看他一眼,鼻孔里笑一声,道:“你算是说对了,我此番来日本,就是来捣乱的,你能奈我如何呢?“

“混蛋!“铃木健一将枪举至她的额头处,意欲开枪,松村秀明摇晃起身,对他使了一个眼色,却根本没有消除他已升腾起的怒火。

“这个女人该死!混蛋!我要杀了她!”铃木健一的手指还没扣动扳机,自己就先倒下了,这时,又一连串的枪响声,三个青龙组织的人又相继倒在榻榻米,随着一声粗暴的“不许动”的喊叫声,忽然听得外面轰隆隆的机器滚动的声音,大家心知肚明,组织之中最强悍的武器出现了,枪手们一时间有点面面相觑。

小琦手中的手枪在经过一连声如惊雷般的鸣响后,悠然的冒着烟,惠知晚看一眼惨瞪双眼倒在地下的铃木健一,眼波荡笑的看一眼枉自得意的小琦。

小琦冷笑两声道:“这么差的枪技,居然还在圈里混,做什么老大,太给这个圈子丢人了,我替大家除掉他了,我看青龙组织的老大还是由我来做吧。“

“放肆!“一声清脆的冷厉,惠知晚阴眸起身,怒向小琦道:“青龙组织轮不到你来发话!健一走了,还有我呢。”

“精彩至极!跟你惠知晚做敌人,感觉太爽了!哈哈!我们走着瞧!“她说完,轻轻拍拍松下秀明已经半秃的头,走到院外,上了那辆重型的坦克。

“该死的,把坦克驶进我家的院子,我们要倒霉了!“松村秀明跺着脚骂道。

“天柳组织,居然可以如此放肆!“林早人咬牙切齿般的道:“现在驻日持有重武器的组织过多。政府对于他们暂且听之,只对轻武器过敏,现在铃木议员被杀,又是在我家,我们恐怕难以自圆其说呀。松村兄,我们可如何是好啊。”

两人兀自摇头,半点对策也无。

小琦回到了酒店的房间,看见松下诚之助已经起床,身着睡衣,面朝窗外,静默的抽着烟。刚刚叫上来的饭菜还诱人胃口的摆在桌上,小琦在饭桌前坐下来,声音高扬的道:“亲爱的,你怎么不过来吃饭呀,我都饿坏了,是给我准备的吗?“说着,鼻孔凑上,闻着垂涎的饭香味。

松下诚之助默然的将烟卷掐灭,快步走向餐桌前,忽然伸出两手,一把揪住她的头发,将她从座位上揪起来,小琦因为激痛,发出激烈的惨叫。

“臭娘们儿,你说,背着我玩什么把戏哪!啊!“沉闷在嗓子里的怒吼,却仿佛震得餐桌上的杯子摇晃起来。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靠演技成圣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这个傀儡太凶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