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路散谈(1 / 1)

()“她抬着脸孔看着我,美丽的面孔上没有一丝的惧怕与妥协,仿佛爱我,就是她生命的主题,与理所当然的存在,她的眼神清澈如水,清亮的望着我,像承载着千言万语,我明白她的意思:”我不想让你死,你杀了我吧。“但是她又何尝想死啊,我当时为父报仇的决心几乎胜过我的生命啊,何况一个女人呢?我没有做太长时间的挣扎,就将心一横一冷,照准她的脑袋迅速扣动扳机,鲜血刹那间喷在了我的脸上,她咕咚倒地,血流如注,我的心却在那一刻死了。“

他瘪下嘴,酒杯在桌上有节奏的被转动着。

李若茜无言的望着他,女人,在这个圈子里,总是最悲哀的。

“她在你的心里已经成了永恒,你对她的愧疚多于爱情。”半晌,李若茜打响沉默道。

“所以,我给他的爱情,从一开始就是无耻的。”他自嘲道汊。

“爱情……”刚说到这儿,她就停住了,心里忽然一疼,笑下道:“女人有时候更是可耻。”想到李耀辉,她骂自己道。

贤荣抬起迷离的双眼,问她:“你除了那个胖头陈棒棒,还有什么情爱故事?”

李若茜摇摇头道:“我怀了他的孩子,却不知道他的踪迹。朕”

“他玩了你。“贤荣道。

李若茜干脆叹口气:“没错,我被他玩了。“

“孩子打算生下来?“

“如果可以的话。就怕我的身体,生下的也是畸形儿。虽然我已经停止了安英怀明的注射。“她伤感的道。

贤荣别过脸,幽然道:“你可以服用埃及草。给你抑制住晕眩,你的大脑会是清晰的,但是你的身体会变成软皮糖。“

李若茜苦笑道:“那我还能做什么?“

贤荣道:“你可以坐轮椅啊。有什么事不要事必躬亲了。“

李若茜来了精神:“埃及草是什么劳什子?”天真的问:“是埃及的一种药草吗?”

贤荣道:“一开始是在埃及发现的,可是后来却在很多的国家被发现和种植,但是名字就如此的叫下来了,小城的诚真苗圃里就有。”

李若茜忽然怀疑起来,诚真苗圃里是否为药品培育基地。那么西门老板,是药品原材料的供销大佬吗?

对面贤荣身上浓重的古龙香水味扑进李若茜的鼻孔里,她胃又莫名一阵翻江倒海,手轻捂嘴巴,将呕吐隐忍下去。

“我会试用的,谢谢你。“

他微微一笑,喝一口酒,眼睛直直的盯着她的面孔。李若茜的脸上泛起一阵红晕。他笑笑道:“有吗?我是偶尔有之,到我的府上去走一趟吧。”

李若茜笑道:“你在印度也有自己的巢穴吗?不会是某某大酒店几号房间吧?”

贤荣说:“世界很多的国家都有我们花虎狼的势力,而印度是我们最大最主要的势力隐居地点,而在中国只是因为玩得转警方,我们兄弟才长期定居。“

李若茜笑道:“那我倒想去看一看,并且我想知道李若梅到底跟你们发生过什么有趣的故事。可是,我没有什么其它的。”

贤荣道:“那就算了,我可不想强!奸大肚婆啊。”

他似乎有点不胜酒力,没有喝多少酒,人就先醉了,李若茜看他脸、脖发红,执意要求自己来开车,但均被他拒绝,李若茜往一边坐了,说:“近来,有个人在印度一直收拢姐姐过去的手下,你可有耳闻?”

贤荣叹口气,呼出的浓重的酒气令李若茜肚子又不舒服起来。他说:“是你姐姐的仇人吗?我不打听这样的事情,对我没有任何的意义。“

李若茜说:“我只是想知道,当时跟在姐姐身边做一把手的都有谁?”

贤荣燃上烟,道:“她把他们隐的很好,我也说不准。她做事不固定,今天这儿一头,明天那儿一棒子的,处处留事,把人跟晕。这是一个印度警察曾经对她的评价。对了,她在小城还有一个警察的朋友呢,你认识他吗?“

李若茜叫了一声:“安硕!“这么久没有提起他来,她几乎要把他给忘了,”我好久没有跟他联系了,他好像只知道我姐姐在小城里的家庭私事,像是我姐姐的一个“姐妹”,对她有几分崇拜,她也对他有几分好感。如此而已。“

贤荣笑道:“只有那么简单吗?李若梅会莫名结交这样的蜻蜓点水样的朋友?有何用呢?难道只想跟他做“闺密”?不太符合她的性格。“

李若茜替安硕辩解道:“那个时候我姐姐还没有完全涉身药品组织,所以,他对我姐姐的所知,只是皮毛。”

贤荣依旧笑道:“是吗?我在阿拉伯的药品拍卖会上见过他一面,一个嘴巴尖尖的家伙。“

“是李若梅带他去的吧?”李若茜不甘心的道。

贤荣点头。

“你什么意思?他是圈中的人?”李若茜小心翼翼的问。

“我不清楚,说到警察,忽然想起他,还因为他的枪法很好,拍卖会结束,我们几大组织的首领到”野地场“玩枪法,他是唯一可以跟我媲美的人,甚至在我之上。“

李若茜微微点下头:“这个倒是没有留意过。“

“此人有些来头,你应该注意他,他是你的朋友吧?防人之心不可无。“

“我不相信。“李若茜情急道:”如果他跟我姐姐做过事,为什么在我面前装得如一汪清水,眼看着我中毒受折磨,也不告诉我一点实情?难道他真得有那么深的隐情?“

“枉想着别人去可怜你,你只能等死。“贤荣黑暗中看了她一眼,冷冷的道。又拍拍她的手,他的手很潮湿,令李若茜感觉更不自在。想着安硕的”可恶“,怒火燃烧起来,胸脯起伏着,感觉恶心劲儿又要上来了。她在心里对着肚子里的小生命怒道:”给我安静点!听妈妈的话!“小生命好像听懂了,她瞬间觉得舒服起来。

看一眼贤荣,叹道:“对于人心的揣测,我真得还不行。“

贤荣说:“小城的警察局的局长是个真正的贩药大佬,为了自己的贩运之路,杀害了自己的上司,成功做上正局宝座,仗着政府里面有后台,就明目张胆的将衙门变成了毒药集团。四方交友,小城的组织之所以聚拢那么多,都是冲他而去的。”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袖添香网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好大一棵树啊!”李若茜冷笑道。

“警察局里的警员都是他的手下,安硕会是淤泥中的一朵荷花吗?”贤荣笑道。

“那是你的猜测。可是他是真的将白茫抓进了警察局,让白家人与马大梁从此结下了梁子。“李若茜依旧犹疑道。

贤荣点头:“是我的猜测,可是他明明知道若梅的很多事情,却什么都没有告诉你,像你说的,看你在吃苦,还对你守口如瓶。这是为什么呢?“

“他对我帮助不少,我想慢慢想这件事,毕竟他没有给我任何异样的感觉。“李若茜说:”回到小城后,我应该记得去看望他。“

“肚子里装着别人的孩子去看望他,他会觉得你在嘲笑他的失败,你不怕他一枪把你打死?”说完,莫名哈哈大笑起来。李若茜觉得有点毛骨悚然。

她忽然冷笑一声道:“你对他倒很熟悉。你们像是老朋友了。“

贤荣停住笑声,咳嗽了两下,说:“我对这个人印象很深,有时间我要去拜访他。“

“你要做什么?“李若茜问道。

贤荣道:“此人利用价值极大,我对他早就颇感兴趣了,今天同你说起他,对他的兴趣更觉浓厚,我听说他做了副局,你知道吗?“

“是吗?“李若茜觉得很开心,这个人终于实现自己的当官梦了。但同时又好奇道:”那么孟幻生副局长呢?“

贤荣说:“听说失踪了。“

“失踪了?“李若茜瞪大了眼睛。

他点头:“对,警方全力搜索一星期,都没有他的丁点儿消息,马局长因为急需助手,就任命他做了副局长。“

李若茜在心里笑了一声,又问道:“那么大队长的位子现在是?“

“是李大飞。“贤荣笑道。

“你认识他吗?“

“他以前在我的手下做过事,因为需要,我将他安插进了警察局,这小子被我弟弟熏陶,极爱美色,几次坏我大事,我对他没有了任何信心,就将他长时间的丢在了警察局,也不知道他是怎么活的。”

“听说他有段时间去了美国。”李若茜说。

“他有一个舅舅在美国,是个普通的工程师,他偶尔过去游玩,其它的我并不清楚,不过现在他好像又受到了马局长的召唤,他来找过我两次,我因有事没有在家。”

“这个人原来是个小虾米,我对他倒颇有兴趣,如果你不要他了,就让我来使用一下吧。”

贤荣道:“请便。”

李若茜说:“我想尽快将姐姐的旧部下召集起来,我觉得抢我手下的那个人已经将人召集的差不多了,剩下的事情就是寻找他在印度的巢居,忽后我就要真正的将他拿下。“

“有把握吗?“贤荣看她一眼。

“对付他,应该没有问题的,我已经被他的谎话蒙的有点晕头转向了。我要彻底的跟他把事情捋一捋。他敢这样的戏弄我,我无论如何不可原谅她。不过,我想在这之前,先回一趟小城。”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袖添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靠演技成圣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老祖宗又诈尸了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