耀辉失踪(1 / 1)

()在迅疾而来的暴雨中,李若茜同老林在一处郊外下了车子,两人穿棱在砸在身上冰硬的豆大的雨珠中,穿过一片低洼的湿地,然后进入了一片茂盛的层林,雨点毫不留情的仿佛射穿树叶的砸落下来,从不明处依稀传来一股摄人心魄的异香,仿佛是雨体的曼妙口气,老林在一棵巨粗的参天大树下避雨,这个时候,雨点仿佛小了许多,那种追魂般的雨滴没有再成垛般的砸在李若茜的身上,她不由得吐了一口气,老林的眉头紧锁,叹一声道:“好像一切都物是人非了,以前走到这儿的时候,总感觉生命蓬勃的极致,现在,只剩下了冷清与落寞。Www..Com“

“你是怎么与我的姐姐走到一起做事的?“李若茜一边拭着脸上的雨水一边问他道。

“大家同道中人,我先前为其它的组织卖命,后来老大遭杀,经过了很多的事情,便跟在阿梅的手中做事。“

这时,天空一个巨大的响雷,李若茜一个哆嗦,不由得在心里咒骂了一声。

“姐姐为什么要贩运药品,使自己走上万劫不复?“这个问题又在她的脑海里闪现汊。

她看一眼老林,相信这个问题只能由她自己来解答了。

“我们快走吧,雨好像已经停了。“她说。

老林看她一眼,手一指前面道:“到了。再走便是无边涯了。朕”

李若茜意外中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去,不想却差点惊叫出声,在一座雾气笼罩的似乎半山腰的地段,奇迹般的矗立着一座气势辉煌的人间皇殿。正在雨丝的亲吻中,显示它的幽静与神奇。说是皇殿,一点也不算过分,望月组织的珠宝殿堂渲染的是财富,那么,姐姐的殿堂注重的就是风格设计了。而且还在那么重要的一个地理位置,李若茜的心里本能的闪过一丝的异样的温情,驱使她的脚步不自主的想走进去看个究竟,老林仿佛意会了她的思想,便提步带领她往里走去,不料,她停住了步伐,道:“对不起,我不能进去。”

老林不明的看着她,但见她笑笑,道:“我怕看见姐姐的一切会乱了我的心智。”

“你这话从何说起?”老林好笑道。

李若茜摇摇头,转身道:“老林,你适才说,有一个神秘人正在抢夺我们的兄弟,我们不妨把他找出来,就用他的巢来驻守吧。”

“可是,我一时半会儿的……”老林有点为难。

“没关系,我来想办法。”李若茜道。

清澈的河流涌动着千万种的心事,有时也能静谧似湖,却没有湖的那种幽冷。反而用欢快的姿态去诠释人性的喜怒无常。

叶莎一个人坐在迟暮的河边,静静的发了好一会儿的呆,只到小琦的女儿梦琦用小手在后面轻轻的蒙住她的眼睛,她才回过神来般的冲她笑了,随手将她抱进怀里,这时候,迎着落暮的余辉,小琦一步步的走上前来,对叶莎伸出手,笑道:“回家了,饭我已经做好了,我们边吃边聊。”

叶莎站起身,牵着梦琦的手,三人背靠过夕阳,慢慢的往回走着。

“琦姐,你真得打算不回惠家了吗?”叶莎问道。

小琦斜嘴一笑:“我的仇人出现了,我得暂避风头。”

“那你的意思是说,你还会再回去?”叶莎问道。

小琦冷漠道:“只要她李若茜不停止对惠家的接触,我就不会离开惠家一天。“

叶莎不解道:“你为什么要跟她较上劲儿呢?你跟她不一样,她现在是个玩命之徒,你呢?有女儿,还有着大好的前途呢。“

小琦冷笑道:“不知道,我第一次见她,就对她有一股莫名的气儿,这股气儿到现在更是顺不直了,我老公的死,跟她有简接的责任。从姓马的局长那儿是找不到公平了,就从她的身上找点乐子吧。“

叶莎道:“琦姐,你真得只像你表面看起来的那么简单吗?我之前听李若茜说,你在药品圈子里也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小琦道:“因为我的父母,也让我的身份迟迟不能干净,其实我是最清白的人了。“

叶莎笑一下,道:“那样最好,你别忘了,你还有个女儿呢。“

小琦轻笑一声,道:“叶莎,有个忙,一直想请你帮,但是一直没有说出口……“

叶莎站定脚步,回过头来道:“你说,只要能帮上你的忙。“

小琦说:“我已经跟你说过,我的父母死于非命,我怀疑李若梅是最知情的人,可惜她也已经命赴黄泉了。该死的李若茜又将对我的承诺抛到九霄云外。这事,我想请你帮我。“

叶莎捂嘴笑道:“这事,我没有李若茜那股大神经,我恐怕爱莫能助。“

“当然,我不会让你只身涉入的,你只需暗中帮我一把即可。“

“你可以说说看。”叶莎道。

小琦说:“我们一步步的行事,到时候我会把我的难处说与你听,凭你的智慧,这点小忙你定如同饮白开般简单。”

小琦对自己用到了智慧两字,让叶莎颇为受用,不由得暗中高兴了一把。

李若茜随便在一个小旅馆暂住下来,她闲时给李耀辉打电话,他的手机令她惊慌的变成了空号,她只好在难捺的慌张中将电话打到了叶玲珑的手机上,不料叶玲珑在非恨即骂的语气中,终于向她传达出一个消息:李耀辉自上次去得日本,便再也没有回来过。再加一句:她也正找他呢。

李若茜慌的六神无主,坐在阴暗的旅馆房间里,从手心到脚心只感觉到发凉,仿佛沾了阴气般的令她的心跳都停止不下来,一直到夜幕降临,她的心跳始终没有恢复正常。

到老林走了进来,她才不得已强打精神,向他询问神秘人一事。

老林摇了摇头,交且说,又有不少人被拉拢过去,现在萤绕江组织的人已经所剰无几了。

李若茜忿忿的冷笑道:“没关系,让他拉个够吧,就让他全部拉走,正好我人找不齐呢。”

“你的意思……“老林眼光一闪,随即又暗下来。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袖添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李若茜从床上站起身道:“凡事明目张胆做事者,不是真正大手笔,就是自负狂,我倒要看看他是哪路货色?老林,用大金去套一个人回来,看看能否撬出实情?“

老林摇头道:“试过了,这个圈子里的人都是很有刚性的。“

李若茜凝下眉头,没有说话,老林道:“听说这个人最近跟来印度的花虎狼组织的贤荣打的火热,好像要扩展后台势力。“

李若茜沉思道:“是个有钱人。跟贤氏兄弟合作,没有钱是不行的。”

老林点点头。

李若茜忽然眼光一亮道:“你刚才说,贤荣来到了印度?“

“是的。“

“所来何事之有?“

“应该是跟美国驻印度的组织进行交易。“老林说:”等我再细查。“

“不必了,老林,你回去给印度各大组织发贴子,就说,萤绕江组织的老大的妹妹举办宴会,请他们务必赏脸。当然,千万别忘了请在印度的贤荣。”

老林为难的笑道:“若茜,你这张请帖,可是不会请得动任何人的,萤绕江在印度是名气大,可是李若梅已经不在了呀,况且我们的兄弟都没了,就算他们肯过来赏光,就我们几个兄弟冷冷清清,不是遭人欺侮,受人嘲笑吗?“

李若茜说:“有一个人定会前来,我请的就是他。其它的人来与不来,我倒不会介意。”

老林红丝眼珠转动两下,没有再做疑问,就退出了李若茜的房间。

她又想起了下落不明的李耀辉,肚子里忽然一阵轻微的不舒服,刚才喝下的汤水又在胃里翻江倒海起来,她慌张跑进洗手间,手轻轻的抚过自己的肚子,用凉水洗了洗脸,倒在床上,眼泪又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她将安英怀明减了量,并且试图在印度寻找阴腰桧。

她躺在房间里,每天被巨大的恐慌与寂寞感所笼罩压抑,她开始写日记,把自己每天的所为与心情,用文字一字不差的记录下来。仿佛寻觅到了自己的知音,可以将自己内心的悲苦一泄为快。

她忽然理解了姐姐的心情,大量暗语隐匿下的起伏波澜的生活奇景。而她,不愿意效仿姐姐的暗语情怀,她只喜欢直白,如果自己的隐秘日记不能随心所欲,也未免太可悲可怜了,所以,她对姐姐的生平,无法释怀。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袖添香网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老祖宗又诈尸了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靠演技成圣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这个傀儡太凶了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