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大人(1 / 1)

()因为要见岳母大人,陈棒棒饭后将自己收拾一新,西装革履,油头粉面。//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同李若茜携大量礼品的进了车子,由专人开车,夫妇两人坐在后面,一言不发,突生的尴尬令李若茜觉得呼吸都沉重起来。

她想找个话题来跟陈棒棒讲,但见陈棒棒一脸的冷厉。她不由得将念头咽将下去。

在陈棒棒的命令中,车开得飞快,太阳还挺高,就已经到了李若茜的娘家。

母亲因为要招待女婿,已经从疗养院里回到了家,夫妇俩还没有回来,饭菜就已经满桌子了。

李若茜跟妈妈抱了好一会儿,才慎怪母亲不该如此劳累的。

妈妈笑着说:“不是我一个人,还有个小孩子帮着我呢。”一面拿过陈棒棒的手,细细的端详着他,搞得陈棒棒脸上一阵红晕。

李若茜怪问妈妈道:“谁帮你?是邻居家的小孩儿吗?“

李若茜正想走进厨房看个究竟,却见李耀辉端着一盘菜从厨房里出来。看见他们,点头致意,示意他们坐下来,这小子,俨然把自己当成这个家里的主人了。

陈棒棒很感意外的看着李耀辉,在饭桌前坐下来,李若茜扶母亲坐下,对他道:“叶落呢?没有与你一起同来吗?“

妈妈一边像护着他般的插话道:“他想跟我单独聊聊天,所以自己来了,他已经给我看过他妻子的结婚照了,并承诺下次带来见我的,对吧?耀辉?”

“嗯。”李耀辉点点头,两人一唱一合的很漂亮。

李若茜没有再言语。给陈棒棒夹菜,陈棒棒就是个饭桶,这么一会儿工夫,嘴里的菜已经多到让他不能开口回答岳母的问话了。

母亲有些愠怒,李若茜低头偷笑,母亲怒视她一眼,将眼光转向李耀辉身上,和蔼的示意他多吃。

饭毕,陈棒棒因为同他们也无话可说,早早的回房睡下了,客厅里都能听到他打雷一样的鼾声。

母亲对女婿的无礼很不满意,看见李若茜与李耀辉有点默默无言,她声称累了,也回了房间。

母亲一走,李若茜问他道:“你怎么会今天跑过来?”

李耀辉讷讷道:“我都来好几天了,我听说之后一开始想走,是妈妈让我留下来的。Www..Com”

李若茜低头削着苹果,啃一口,没有说话。

李耀辉在对面重重叹气。李若茜不悦的道:“你干嘛要制造那么强烈的呼吸声?我是结婚,又不是上吊。”

李耀辉冷笑道:“你这个结婚跟上吊也没什么区别了。”

李若茜怒道:“我的事你少多嘴插手,真是一天比一天讨厌!“

李耀辉看见她又火起,怕她大嗓门儿吓飞夜鸟。便沉默半晌,改换话题道:“什么时候回去?“

李若茜说:“过两天吧。“

“身体如何?“

李若茜道:“好的很呢,别问些没用的。“

李耀辉看她头顶上都长起了刺,知道再谈下去也是吵架,便叹气起身,朝自己的房间走去,李若茜坐在沙发上没有动,李耀辉走到门口,回头问她道:“你老公那么大的呼噜声你能睡得着吗?要不到我房间来睡?“

李若茜道:“我怕陈棒棒会杀了我。“

李耀辉冷笑道:“你不怕陈棒棒会杀了松下诚之助吗?你现在也风情了。“

李若茜笑笑,站起身来说:“我和谁风情也不会和你风情,记住,小哥。“

李耀辉一个急步上前,讯雷一般的抄起李若茜,就想往自己卧室走去,这时,若茜的妈妈从房间里出来,李耀辉一个慌张,将李若茜差点摔扔在地上。

母亲骂道:“好一个不知脸的小妮子,到我的房里来睡。“

李若茜若无其事的进了母亲的房间,李耀辉无措的站在客厅。李母嗔笑着进了房间,对李若茜说:“你是怎么喜欢上这个陈棒棒的?“没事,些许像个人。“李若茜翻看着母亲床桌上的相册说。母亲笑了一声。

上面姐姐的照片如长城般的连起来,从小到大的,从单纯到艳美,仿佛记录了姐姐一生的轨迹。

李若茜忽然心慌起来,对呀,自己此次结婚,回娘家,压根忘记跟妈妈解释姐姐一事,但是妈妈居然也没有问起姐姐的行踪,她一下子僵在那里,动弹不得了,或者说不知道该如何动弹了,仿佛一动,就会被妈妈质问李若梅的行踪。

母亲回到床上躺下来,道:“好久没有整理你姐姐的照片了,你看看她,从小到大,都像个骄傲的小公主,你姐姐是长得最像我的,也遗传了我的气质,不明白你是怎么回事!“

李若茜笑道:“那还不简单吗?我是捡的。你最喜欢姐姐,从小有好吃的就先给她吃,都说小的赚便宜,我看未必。“

“你皮厚不要脸!少吃点就行。”

“那是,饱受虐待的人,都会皮厚不要脸,要不怎么生存。”

妈妈拧她的大腿肉,又叹气道:“你姐姐这两年结了婚,也是心野了,电话也不打了,家也不回了,我也不想了,她既然不想我,我也不打算想她了,她不来看我,我更不会去看她……“母亲的泪水刷的流了下来,她停止了自己的抱怨,手捂住嘴,摇摇头。

李若茜的心里狂跳起来。

母亲平息一下情绪道:“耀辉都跟我说了,她现在帮惠家打理公司,你结婚都没

暇顾及,真不配当个姐姐。“

李若茜莫名的看着母亲的眼泪,不知该如何开口。

她忽然握住女儿的手,道:“若茜,别再去管她了,她既然那么了不得,你就好好的过你的生活,就把她当个路边人吧。“

“那怎么行啊,妈妈,她是我的姐姐!“李若茜眼眶湿润道。

“她不配!你不理你了,你还理她做什么?!你傻呀,你管得了她的事吗?你就是个一无所有的小丫头,你不在深圳好好的工作,你跑到她哪儿去做什么?你说!“

母亲的愤怒的眼神,令李若茜不敢,也不知如何对视,她只喃喃的说:“她是我的姐姐!“

“这都是我的错啊!“母亲泪语:”都是我的错!“母亲泣不成声。

“妈,你怎么了嘛?”李若茜不解道。“我今天结婚,你很高兴对不对?”

“对,你结婚。”母亲缓和情绪,握着李若茜的手,道:“你回去好好的生活呀,知道吗?李若梅,只是你的姐姐!“

李若茜的眼泪顿时夺眶而出:“妈,什么叫只是我的姐姐呀?“

母亲抬起巴掌,照李若茜的背上就是三击,恨道:“早知道你们这样让我伤心,我还不如一开始就将你们掐死在水缸里。你们从小没有父亲,又没有兄弟。我怕你们走上社会被人欺负,从小就教育你们,团结互爱,如果有人欺负了你们其中的某一位,另一个绝对不会选择原谅!但是现在,我收回这句话,李若梅,只不过是你的姐姐!她的人生是她的,你的人生是你的呀!“

“不,妈妈,我已经没有退路了。“

母亲将脸深深埋进手掌里,抱住李若茜痛哭无声。

时过半夜的时候,母亲忽然又抓住李若茜的手,笑道:“这个陈棒棒,看起来心并不坏,就是被惯坏了。你要能把他调教过来,蛮好的一个孩子。”

李若茜道:“借您吉言。”

母亲叹了口气,使劲抓着李若茜的手,用力之大,都让她觉出了疼痛,母亲太久没有见到自己了,一定是很想念自己。她这样想着。怕夜晚吐血给母亲看见,强力的驱赶着睡意。

也不知深夜几点了,母亲忽然一阵呻吟,手又用力握了一下,不知是梦呓还是说话,道:“若茜,带你姐姐回家。”

李若茜躺在黑夜里,眼泪无声的流出眼眶,渗湿了头下的枕头。

天终于见白,她早就坚持不住了,起床,给大家准备早餐,一夜的流泪无眠让她劳累至极,她轻轻想挣脱开被妈妈握住的右手,但是母亲握力之大,让她几抽不能,她动醒母亲,也没有再坚持,就半俯身,看着妈妈的脸。

妈妈的脸灰白无光,感觉安静的可怕,李若茜有点心慌,俯近她的脸颊,轻轻的叫了她一声,但妈妈没有任何反应,她鬼使神差的伸出手到妈妈的鼻孔处,发现她已经没有了任何气息,昨天晚上,妈妈已经悄悄的离开了人世。

李若茜的右手还在被妈妈用力的握住,李若茜奇怪妈妈为什么不连同自己一起带走,她想念自己的大女儿,却可以狠心扔得下自己的小女儿,把如此大的痛苦扔给这个只半条命数的“皮厚不要脸”的小女儿来承担,妈妈,你太狠心了!

她无声的俯上妈妈的胸口,她的胸口还带点温热,只是一个母亲的心跳声已经没有了,她死了,去寻找被丢失了的孩子,却把另一个孩子扔在了别人家里。

李若茜抬起泪脸: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这个傀儡太凶了 我靠演技成圣 老祖宗又诈尸了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