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行婚礼(1 / 1)

()林雨叹口气,无限悲哀的道:“真是没有想到,艾滋病会垂青我,我现在除了每天大量服用药物苟延残喘之外,没有任何生存的喜悦。Www..Com“

李若茜凝起眉头问她:“你什么时候被诊断出患有艾滋病?“

林雨叹口气:“哎,我也不知道,可能好久了吧。“

李若茜疑惑的望着她,道:“如果是时间很久的话,那与你有染的男人岂不都很危险?“

“对。“林雨呲牙笑道:“尤其是李耀辉。”

李若茜道:“那可惨了,得有相当的人陪你一起下葬。”

林雨满脸的笑意,道:“我已经没有时间去考虑别人的安危了,我都已经泥孩儿过江,自身难保了。”

李若茜撇她一眼,没有言语。走进房间铺床。

林雨跟在她的身后,轻轻的道:“我等你的消息,我们保持密切联系,你可别跟我玩鬼花招。“

李若茜头也不回的冷笑道:“你真要逼我用花招的时候,你连哭都来不及,我以前愿意慢慢的陪你玩,是因为我自信我还有几十年看日出的机会,而现在,我第天都跟第二天的太阳赛跑。所以,你最好别来打扰我的时间。”

林雨道:“我不想打扰你,我只想帮你。”

李若茜说:“那好吧,回去等消息吧,需要你的时候,我会联系你的。”

林雨被她这句话搞得很是无语。

夜深了,李若茜才在身体极度的痛苦中艰难睡去。她浑身酸痛不已,连梦都是难受着的。

她依稀梦见自己出了车祸,血染红了枕头,但是没有任何受伤的疼痛,大概身体一直持续的痛苦已经麻木了她梦里的神经。

她梦见自己躺在洁白的病床上,医疗设备布满了自己的全身,她依稀觉得自己快要死了。梦中的她睁着空洞无神的眼睛,这时候,一个身着白衣的女人飘飘然样的走进了自己的病房,好熟悉的笑容,好亲切的感觉啊!美丽的白衣女人坐下在自己的床前,李若茜惊叫出声,是姐姐!

“姐姐,你怎么来了?”仿佛姐姐与死亡没有关系。

李若梅冲她笑着,点点头,没有回答。

李若茜望了一眼姐姐身上的衣服,道:“姐姐,你一向不是喜欢穿红色衣服吗?今天怎么穿了这样一身白色衣服来看我?你是不是也觉得我要死了,来给我穿丧的?“

话说到这儿,她忽然想起来,姐姐已经死了呀!她的墓碑,她的遗照,瞬间涌上了她的脑中,同样一股寒意与恐惧冲斥上自己的每个细胞。本书首发来自燃蝎小说网www.ranxie.com但是很快,她不再害怕了,因为,她是自己的姐姐呀。

李若茜一下子哭了出来,所有的委屈与怨怒想一古脑儿全部倾泄出来,但是又不知从何说起,她道:“姐姐,你好狠心,你就这样把我抛下不再管我了,还有妈妈,留下伤心的人在这个世界上为你受苦……“

李若梅自始至终没有说话,只是微笑着看着李若茜的哭泣,手不时摸上她的额头,姐姐的手好凉啊,一直凉到了李若茜的心里。

她还在心里想,姐姐因为死了,所以,手脚会冰凉。

李若茜贪婪的望着自己姐姐的脸,她一点都没有变,只是没有施脂粉,面庞朴素淡雅,与一向喜欢妆扮的李若梅的形象全不相像。

“怎么,姐姐,难道在你走了之后,他们没有给你任何装扮,就这样随随便便的把你送走了吗?没有给你穿一件像样的新衣服,没有给你化一点点妆,就这样,草草的将你推进火化炉,将你送出人间了吗?“

李若茜的泪水像一眼泉,汩汩流出,她抓住姐姐的手臂说:“姐姐,我好累啊,你将我带走吧,把我带在你的身边,我一定会好好的听你的话的,求求你,把我带走吧……”

李若梅忽然怒然起身,脸孔恐怖的扭曲起来,身体随之愈走愈远,待她退到门口的时候,周身的白色衣服瞬间变成华丽的红色礼裙,风情万种,百媚千生,她朝李若茜笑着,笑容依然高贵傲然。

李若茜从床上一跃而起,拔掉点滴,正欲追寻自己的姐姐,这个时候,从门外进来一个护士,然后姐姐就不见了,李若茜就醒了,发现自己正坐起在床上,无际的黑暗围绕着自己的孤独,夜的呓语挑!逗着她的眼泪,李若茜抱住自己的膝头,无声的痛哭起来。

她没有再睡着,将房间里的灯开亮,枕头上的血迹像一片落在地上的玫瑰花。她一直坐到东方发白,黎明透过自己的窗帘射进零星斑驳的光,李若茜仿佛找到生源一样的跳下床,将窗帘打开,将自己置身于温暖的阳光里,仿佛日的光明,可以驱除自己内心的悲情。

她重重叹了口气,这个小城里的人们已经开始了新的一天的生活,忙忙碌碌,或者碌碌无为,都是一种生活的诠释啊。

李若茜也不甘示弱,她换衣理容,将自己收拾一新,只是昨晚哭肿的眼泡无法消去。她也不甚在意了,她不会像追逐完美无缺的正常女人那样,为了一个眼袋,宁愿花掉自己所有的积蓄和时间来除掉它,身体的维系,生命的继续才是她最大的主题,人开始真正了解生命的时候,往往是最悲哀的时候。

李若茜如约致电给了松下诚之助,松下老虎很有雅兴,非要同李若茜去麻罗坡海边游行。

李若茜无奈应允,她被松下诚之助牵着手,两人漫步在沙滩上。

老虎走累了,拉李若茜在沙滩边的躺椅上坐下来道:“你知道吗?我今天晚上有交易。就在这儿进行。我打算让你来做,你愿意吗?”

李若茜立感兴奋,道:“可以啊,我正好历练历练。但是有元妻元夫兄妹俩吗?”

老虎笑道;‘你太心急了,他们兄妹俩一般不会出面的,再说了,没有经过他们的允许,如果我擅自带生人见他们,会被视为坏规矩,会被人乱枪打死的。这个圈子里,规矩还是很多的。像你这样喜欢任着性子来的人,可是会吃大亏的。“

“我知道。我会听话的。”李若茜道。

老虎揽着她的腰,道:“元妻元夫兄妹俩只做晶莹醇和丽水珠,而且对数量有着极高的要求,除非大组织或者真正有实力的人才可以与他们交易,其它的虾米组织连见他们一眼都是梦想。听说他们兄妹俩,富可敌国。“

李若茜不由得咋了一下舌头。

老虎燃支烟道:“下周,我有一点晶莹醇要通过印尼运送过来,到时候我会与他们兄妹联系,在这之前,我会带你去拜访他们,以便你到时可以正常的参与运作。“

李若茜点点头,心里闪过一丝难言的兴奋。

李若茜与陈棒棒的婚期到了,她将自己的喜事告诉了在疗养院的母亲,母亲很是开心,提醒她婚后一定要带女婿一起回家来给她看。

李若茜没有准备什么,陈家也没做什么特别的准备,她给自己定做了一身红色的旗袍与两套礼服,陈棒棒还象征性的给她买了项链首饰,同她挑选了婚纱,两人还各怀鬼胎,在摄影师的热情pose建议中拍了结婚照。

陈炳七亲订了礼堂与酒店。这一切做下来,陈家也带上了一些喜庆的色彩,连新郎官陈棒棒都被搞得有点心花怒放了。

结婚的前一天,李若茜还在说没有人陪她走红地毯,她不喜欢在教堂结婚。又想起疗养院里的妈妈,心里更是难受。

陈棒棒居然破天荒说了一句中听的话:“没有关系,找个亲切一点的长辈陪你走完,婚礼一结束,我就陪你回家看妈妈。”

说的李若茜不由得心里一阵暖流涌上。

李若茜要同陈棒棒结婚的喜事,在小城的各个组织里散播开来,倒不是因为她李若茜的名声大,而是陈家的名气之因,连警察局长都要备份厚礼的。

疯掉的人是叶莎,她听说李若茜要嫁给那个混帐王八蛋陈棒棒,在电话里将李若茜骂了个狗血淋头,体无完肤,好像李若茜抢了她的丈夫一样。叶莎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到最后,泣不成声,李若茜都没有了语言。

婚礼那天,还是白仙人挽着李若茜的手将她交到了陈棒棒的手中,看着清丽纯净的李若茜的脸庞,在仪式中,陈棒棒不由得吻了吻她的脸颊。

婚礼有两个人没有来,一个是叶莎,另一个是李耀辉,叶玲珑一大早驱车前来,给李若茜帮了大忙。

婚礼结束,就像是曲终人散,李若茜累得一头倒在了床上,昏昏欲睡。

澡堂里传来陈棒棒大声势的洗澡声,李若茜也不晓得他是何时上的床,早晨她醒来,发现枕头上一片的血红色,夜晚的吐血,一晚重似一晚,李若茜瞅着自己的血迹,心慌意乱起来。

回头瞅一眼睡得正酣的陈棒棒,她叹气起身,走进客厅,佣人看见她,都堆满了笑容,向她问好:“太太早安。”

客厅里的早餐已经准备好了,诱人的饭香味,飘满了整个饭厅,陈炳七早已坐在了饭桌前,看着报纸,李若茜走近他的身边,叫了他一声:“爸爸。”

陈炳七抬起头来,脸上慢慢的堆积着笑意,道:“快去叫棒棒起来吃饭,他总是喜欢睡懒觉,你以后要改掉他的这个坏习惯。”

李若茜应了一声,转身走进卧室,唤醒陈棒棒起来吃饭,哪料陈棒棒睡得正香,被人叫醒突生烦燥,坐起身来,一个巴掌挥上李若茜的脸庞,五个红指印清晰的印在了她的脸上,他愤愤的骂了句:“狗娘养的混蛋!”就又躺下睡了过去。

李若茜又惊又怒,回敬他一句:“你***才狗娘养的混蛋呢!”

“你说什么?!”陈棒棒忽然怒坐起身,李若茜好女不吃眼前亏的逃出了房间。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靠演技成圣 这个傀儡太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