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葬母亲(1 / 1)

()大概是听到了李若茜压抑的哭泣声,李耀辉推开了门,脸色苍白的走了进来,看着床上的一幕,唇角不由得抽动一下。本书首发来自书河小说网www.shuhe.cc

李若茜抬起泪脸,看见李耀辉,啜泣道:“耀辉,你救救我。”

他正欲上前,身后的陈棒棒忽然没来由的冲了进来,搞清楚状况,喝怒李若茜道:“你怎么不送她去医院,你傻呀?!“

李若茜泪流中道:“已经没用了,我发现她时,妈妈已经去世了。“

李耀辉一边说:“她和你的姐姐在一起,一定非常的幸福。“

李若茜被陈棒棒扶起在床上,眼光慢慢的看向李耀辉,忽然怒道:“你告诉我,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李耀辉的眼泪瞬间流下,他抽下鼻子道:“我没有想到,我为了帮你,也觉得伯母应该有知情权,就把实情告诉了她……但是她一开始很冷静,她答应我坚强生活,佯装不知的。”

李若茜冲开陈棒棒的搀扶,一个箭步冲上前,照准李耀辉的脸孔就是一巴掌,怒骂道:“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我清楚的告诉过你吧李耀辉?我的事情不需要你来插手,你怎么就是不听,我让你来看我妈妈,是对你充满了信心,但是你居然……你太让我意外了!”

李耀辉低下头,不住的跟她道歉。他说:“我会在你眼前消失的,我自认我犯了一个天地难容的错误,我对不起你们一家人,但是我现在不能走,我要同你们送我的妈妈。就昨天,我刚认了她干妈,连磕头礼都行了。“

李若茜语气生硬道:“那你就行完礼再滚吧!”

剩下的在家里的日子就是安葬妈妈,李若茜每天精神几乎恍惚,夜晚就听着陈棒棒震天的呼噜声睁眼到天亮。【高品质更新】葬礼一结束,她就病倒在了床上,李耀辉熬了汤,让陈棒棒端给她喝,陈棒棒手一摆,示意李耀辉可以给她送过去,他不甚在意的。

李耀辉端着汤小心翼翼的走到她的床边坐下来,看着她一张愈发清瘦而苍白的脸,心一疼,泪水不可抑制的溢进眼眶。

他哑声道:“若茜,要不要把你姐姐也一起带回来合葬?”

李若茜像回过神来般的叹口气道:“要回来也不是现在,姐姐的死因没有查明,我不能让她委屈的离开小城,否则她定会魂魄难安。”她道:“我前些天梦见她了,我问你,我姐姐死的时候,你们惠家是不是极近简易,连件像样的衣服都没有给她穿上,也没有给她好好的化一下妆?”

李耀辉道:“我不太清楚,她死之后,表哥很是痛苦,几近不能给她张罗葬礼,全都是知晚一手操办的。只听说,她死的时候……“李耀辉住了口。

李若茜从鼻子里冷笑一声道:“我知道,你们惠家人已经说过无数次了,“死相惨不忍睹“嘛。”她忽然之间很想骂人,但她拼命忍住了,在李耀辉面前,她还不能随心所欲。

李耀辉想轻轻拍拍她的手,但是终就没有做出来,想到坐在外面的陈棒棒,感觉与李若茜已经隔了一层板了。

他低声道:“其实我觉得,妈妈早就狠出若梅的不幸,她的冷静与豁达让我选择宽心的讲给她听,她可能是接受不了事实直击的痛苦,又想到自己体弱多病,诸多麻烦,才会一气选择早离人世的。“

李若茜道:“你倒是能当我我妈的心理医生了。那我问你,我妈有没有告诉你,她想怎么个死法?”

李耀辉道:“你别瞎猜,她老人家受不了打击,寿终正寝。绝不是像你想的那么可怕的。”

“也太蹊跷了。好好的一个人,想没就没了。“李若茜的眼泪又下来。李耀逃伸出手去给她擦眼泪,被李若茜一把打开去。

她抽着鼻子说:“她是服用安眠药自杀的。这使我感到恨她。“

李耀辉不可置信,李若茜将一个小瓶从身边拿出来,递到李耀辉的手里,“她昨天晚上还喝了酒,她早有预谋,真是狠心的老太婆,她今天让我回来就是给她奔丧的。“

李耀辉看着安眠药瓶,低首沉默无语。

李若茜说:“她昨天晚上让我放弃对姐姐死因的追查,重新开始属于我的生活,算是对我的遗言了,可是对我毫无用处,我告诉她说我已经没有退路了,她知道我的无奈,还是选择追随姐姐而去,而不愿意陪我看这世上的阳光,我想……“她的泪水涌了出来。“这样也好,省得让她看到我的凄惨,愈加悲伤,这样她找到了姐姐,总算可以为我在天上祝福了。我也许应该为她们感到幸福才对。”

李耀辉握握她的手:“你这样想最好了。尽快的振作起来。做你想做的事吧,否则你真得就一无所有了。”

“一无所有”?是啊,自己真得一无所有了!她抑制不住的悲伤,泪水再次成海,伤情难以自抵。

陈棒棒走了进来,摸着肚子道:“怎么样?吃点饭吧,快饿死了都!“

李若茜瞅他一眼道:“你***就知道吃!“

葬礼完全结束,李耀辉先走,李若茜要继续为妈妈留守几日。陈棒棒忍受不了寂寞无聊,就晚上跑去夜店疯玩,结识不同类型的女人找乐子消遣,待到李若茜在家伤母完毕,就同她回了家,陈炳七一见李若茜,满脸忧伤的道:“孩子,你回去居然碰到这样的不幸,爸爸真为你感到悲痛啊!棒棒表现好吗?“

李若茜没有反应。

陈炳七道:“棒棒初遇此事,不会来事,不要见怪。“一面将责怪的眼神瞅向儿子的脸,发现陈棒棒面对李若茜的悲痛又不耐烦了。

李若茜在床上一躺又是三天,佣人伺候,几乎每天都要洗她枕头上的血迹,她们都在猜测太太得了什么病,会咳出这么多的血。偷偷告诉了陈炳七,陈炳七只能默不做声。

陈棒棒厌烦自己妻子的无趣,在李若茜卧病在床的几天里,他就在家里消失了,外面的花花世界使他不必考虑家里沉痛成疾,一病不起的妻子。再者,她现在这副样子也省下自己找乐子来折磨她,如果她能自行折磨,有时倒也省事。

陈棒棒几天之后回到家时,发现李若茜已经不在了家中,问佣人,才知道,“太太中午就回小城了。“

李若茜用手绢包住吐出来的血,驾车赶赴松下诚之助的约会,今天,是他带她去见元妻元夫的日子,万不可失信与人,否则自己在这个圈子里难以长足。

她见到了松下,松下驱车带她向元妻元夫兄妹俩的住处而去。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靠演技成圣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这个傀儡太凶了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老祖宗又诈尸了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