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只蚂蚱(1 / 1)

()李若茜在忍不住的泪流中,草草冲了个澡,擦着湿漉漉的头发,进了房间,这时,门铃声响起,李若茜打开门,看见久未谋面的林雨站在了自己的面前,口里正叼着一支烟,她看上去瘦了,眼睛显得更加大而有神,却似乎充满着忧伤。

李若茜将她让进了屋,在她的对面坐下来,道:“好久不见,你都在忙些什么?”

林雨说:“这应该是我问你的话,你怎么莫名其妙的就把我甩了?”

李若茜笑笑,道:“做事情总得分点主次吧,你想让我帮你做事,却很多事对我守口如瓶,甚至谎话连篇,我对你已经没有了任何的信心。”

林雨叹气道:“那都是惠博兴的错。”

李若茜道:“你借口太多了,多的让我感到厌烦。”

林雨说:“我真要绝望了,这些日子我身无分文,不得不重操老本行。”

李若茜看她一眼,狐疑的问道:“你现在在哪儿高就?你看起来,气色不太好。“

林雨不知是否因为心理作用,李若茜的话音刚落,她就一阵剧烈的咳嗽。

她苦笑一下道:“你应该知道我以前是做什么的。我现在很惨,恨透了一切。本书首发来自燃蝎小说网www.ranxie.com“

李若茜不知该如何回答她。

林雨抬起眼睛来问道:“你的毒瘾,什么时候会让你归天?“

这个问题令李若茜感到很不悦,但是接下来林雨的话却让她大感吃惊。“我实话告诉你吧,若茜,我得了艾滋病,快要不行了。“

“什么?你……“李若茜语塞。

林雨苦笑一下:“这可能是我的报应吧,最后要让我这么痛苦可怕的死去,我现在身无分文了,如果可以,我想先跟你借点钱。”

对于她的话,李若茜有点难以置信,她道:“借你一点生活费可以,大金没有借送的实力。”

林雨带点蚂蚱虽小也是肉的表情道:“行啊,我不嫌少,你能肯借钱给我,我已经很感激了。“

李若茜起身走进房间,从钱包里分了一点钱给她,道:“你没有想过回美国吗?“

林雨接过李若茜递上来的钱,打开钱包装进去,道:“惠少志又不在美国,我回去吃大便啊。“

李若茜不解道:“你除了依附男人和卖身之外,难道就不会做其它的事情吗?”

林雨冷笑道:“这是女人最简便最快捷的生存方式,我不用才是傻子呢,多少女人拥有着一身的赚钱资本,却装清高费劲的推开男人,将自己累个半死,还美其名曰:真女人。我觉得她们傻到家门口了。“

李若茜在这些点上与她没有共同语言,连忙岔开话题道:“你不是在想办法从惠博兴身上得到遗嘱吗?怎么样了?”

林雨说:“这是我活到现在的唯一的理由。”

李若茜很是无语,怎么可以有人这样的生活。她扰着头发,不打算再开口。

林雨道:“早知道我会活得这么凄惨,当时就应该从惠少志身上多挖一点钱。我这个人,凡事总是心太软,难成大器的。”

李若茜笑了一声,有了困意。

林雨继续道:“若茜,你姐姐应该很有钱的,想当年她贩卖晶莹醇,挣得比惠少志都多,她的钱好像都存在了某个银行,你没有想法查查吗?”

“噢?是吗?”李若茜首先想到的这是赃款,即便查到了也无福消受,说不准还会给自己惹一身麻烦。干脆放在银行里生利息得了。

林雨见李若茜没有反应,接着道:“还有可能在松下诚之助的手里,老日本扎皮阔的要死,说不准他密了李若梅的钱。“

李若茜看了一眼林雨,发现她的眼睛里只剩下两个铜板了。

李若茜道:“我对她留下的钱不感兴趣,就算我得到了她遗留的大金,钱会告诉我她的死因吗?“

“钱能通神啊,如果你给我一笔大金,我可以告诉你李若梅的很多事。“林雨眨着眼睛道。仿佛她就是下地的活菩萨。

李若茜恨不能下逐客令,如此低级庸俗的女人,与其谈话简直自贬身价。

李若茜道:“不需要,我自己的事情我可以自己搞定。“

林雨笑笑道:“是吗?我跟你不一样,我就是个嗜钱如命的女人,钱,是我生命当中的最爱,我这样说,你不明白吗?“

李若茜顿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原来她跟胡怡是一个个性的,她道:“只怕你有命拿钱,没命去花。“

林雨也笑道:“李若茜,我们谁都好不到哪儿去,李若梅与惠少志的事情,我可以肯定,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清楚。“

李若茜的心里闪过一丝震动。林雨轻轻一笑道:“李若梅为什么要进入惠家?他们之间的所有恩怨,想过吗?“

“你想让我怎么做?”李若茜沉下心问道。

林雨道:“老样子,你要配合我,我会让你知道李若梅的很多事情的。“

“我不相信你的真诚。“

“你没有必要怀疑。“

李若茜笑道:“想不到,我们到最后,还是一条绳上的蚂蚱。“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靠演技成圣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