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投降(1 / 1)

()致亲爱的读者朋友:

一路走到此,一直感慨颇多,有时候真的倦了,但没有想弃文的心情。【高品质更新】我其实是一个做事有点三分钟热血的人,很久之前就用笔触写小说,多半荒废,然后书箱中的不成文的小说多到发霉。也不舍得丢弃,偶尔翻之,很是感怀在心。

至少感觉好了很多,一开始的时候,我只是硬着头发在坚持我的创作。就像在一条没有尽头与方向的路上前行一样,走一步算一步,只要能坚持走完全程,我就可以宣布胜利。

然而后来,我慢慢的感受到了激情。这完全来源于读者朋友们的支持与喜爱。

新恩不太擅长写悬疑小说,这完全是一个偶尔的灵感故事。所以,悬疑的路上很是艰难。

小说写到现在,有褒有贬,哪一边都让我兴奋无边,因为至少有人在看。会有一些成就感,而不只是一个人的独白。这让我倍受鼓舞。

得到很多朋友的留言与奖励,像皮皮野蛮,像尘侨……还有很多,我都不能一一说出他们的名字,但是这份感动,新恩一直都会记在心里。我的不足之外颇多的处!女作,可以得到大家的喜爱与阅读,足矣!

很多红袖的作者给我留言,鼓励我无论如何,一定要完本,我在心里更加坚定了当初的信念,一定要做到最后,为了读者朋友们的支持,为了作者朋友们的鼓励,也为了让自己体味一次真正的结束。

忙碌的生活节奏,闲暇之时就打开来《姐姐的日记》消遣一下吧,看看里面那些个人和事,新恩的想法与对生活、人生的一点见解,能否和亲们找到共鸣,如果有什么想对新恩与小说说的话,就请给我留言吧,我很期待大家的畅所欲言,小说微不足道。但是新恩想与大家一起的决心,比天长,比海阔。更在心里想与大家喝一杯!

谢谢大家的支持,还是那句话:你们是我的骄傲!

李耀辉在睡梦中被手机短信的铃声吵醒,他揉着双眼伸手摸过床头柜上的手机,看到信息的他,大脑立时变得清醒无比,他一骨碌坐起来,呆愣两秒钟,把短信反复看了几遍,给李若茜打电话,几次都是关机状态。他急了,穿鞋拎起外套,推开门往外冲去,与正要进门的叶玲珑撞了个满怀。

叶玲珑手里的汤碗摔到了地上,精心调制的爱心美味汤喂了地板。

“你去哪儿呀?慌个什么?”叶玲珑恼怒的道。

李耀辉无心理会她,推开她往楼下冲去,叶玲珑紧跟其后,待到李耀辉站在车前时他才发现自己的双手因为受伤肿胀,根本无法正常使用。别说开车了,就连拿起筷子吃饭都要叶玲珑代劳。

叶玲珑从后面一把抓住他的手臂,一脸气恼的问道:“怎么?是李若茜又发生什么事了吧?”

李耀辉没法,为了获得她的帮助,对她坦言了手机短信的内容。//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

叶玲珑一边将他往家里面推一边道:“那是骗人的,说不定有人想借用李若茜杀你呢,你还好心烂肠子的干什么,回去!”

李耀辉被她推的好不气恼,站定在原地不动道:“生命攸关的大事,还吃哪门子的醋。你跟我一起去。“

叶玲珑脸一扬道:“我才不会去呢。她要真死了倒还省事了呢。“

李耀辉怒瞪她一眼,跑上大街,伸手拦出租车。叶玲珑同他在大街上开始撕扯,正在此时,叶莎驾车途经两人的身边,她停车问向已开始怒骂的夫妻俩,道:“发生什么事了,不要脸的跑到大街上来打架?家里容不下你们了吗?”

叶玲珑一指李耀辉:“是他不要脸,想赶去跟旧情人约会。”

李耀辉忙将经过向叶莎和盘托出。叶莎听后对妹妹道:“这恐怕不是无稽之谈。但是耀辉,你去好吗?”

李耀辉道:“顾不得那许多了,你觉得我能在家里呆的住吗?“

叶莎道:“你说的也是,那你上车,我们一起去。这个该死的“媒婆娘”(李若茜在深圳时的绰号)尽没事找事。“

叶玲珑自然也不能单独留下,也迅速上了姐姐的车。

车上的叶莎想了半晌道:“我们去恐怕不太妥,是不是应该叫上安硕比较好,他是个警察,又是李若茜的男朋友,你们说呢。”

只要能让李若茜无危,怎么着都行,李耀辉让叶莎尽快给安硕致电。

电话被接听,叶莎将事情经过一说,安硕沉吟半晌道:“我去是以什么身份?警察的身份还是李若茜男朋友的身份?”

叶莎道:“双重身份啊。就算是普通朋友,也应该着急一下吧。”

安硕道:“我也很着急,但我觉得我去不太合适,我是个警察,如果我去就像突击调查一样的,李若茜在里面还好说,如若不在里面,得罪了松下诚之助,我会受到马局长的处罚的,再者,我也不能单独行动。”

叶莎急道:“那你请示你的上级,说李若茜有生命危险,我们报警,想求得警方的帮助,警察是用来做啥的呀?“

叶莎说着,不由得气不打一处来。

安硕挂了电话,直到叶莎的车到了松下别墅都没有接到他的回复。

一行人按响了松下诚之助的门铃。

老虎开了门,被三个人的声势与表情吓到了,他将三人请进屋,吩咐儿子松下武沏上茶水道:“你们来有何贵干。”

叶莎抢先道:“松下诚之助,我们来干什么你会不清楚吗?李若茜呢?“

松下老虎耸耸肩,用奇怪的表情道:“我不知道啊,我也联系不上她,我也正找她呢。正巧你们来了,我也想问你们一句,李若茜呢?”

李耀辉想冲上去,被叶莎及时拉住,松下诚之助一吃惊,不由得往后倒了两步。

送上茶水的松下武阴脸站在一边,可能因为李耀辉的关系,没有将自己此时的愤怒渲泄出来。

老虎无奈道:“你们听到谁的谣言了?李若茜在我这儿?不信你们搜吧,请随便搜!どうぞ(请)!“

李耀辉一行人不客气的将松下别墅里里外外的搜了个底朝天都没有找到李若茜。松下诚之助微笑坐在客厅沙发,看着三人垂头丧气的聚集到了客厅。

老虎站起身,耸耸肩道:“怎么样?有人吗?有没有找到一只老鼠?”

叶莎道:“小老鼠是没有看到,倒是看到一只大老鼠抱着胳膊站在客厅。”

松下诚之助带点愠怒道:“你是惠博兴的未婚妻吧?没礼貌!“

叶莎回敬道:“你要有礼貌也不会让我们跑到这儿来了。”

李耀辉一下上前,对松下老虎阴脸道:“我要求到叔叔的地下仓库搜查。“

老虎怒起嘴道:“你没有权利去那里,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休想跨进那里半步。”

李耀辉凑近他的脸孔道:“我想试试,我不信你有胆量弄死我。一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半死不活的女人,不知羞耻!”

“ばか(混蛋)!”叶莎用日文骂道。

松下诚之助微微一笑,抱起胳膊道:“この町の王は私だ(我才是这座小城的王)。“

叶莎冷笑一声道:“へんな日本人!大袈裟なことば、李に疵を付けたら、ぜったい許さない!(变态的日本人,说什么大话,如果你伤害了李若茜,我绝对不会原谅你的)!“

“日本語上手だ!(你日语说的真不错)!“老虎摸着下巴笑道。

叶莎在心里冷笑道:“不管你跟我说日文、英文还是法文。我一样都可以对答如流。我叶莎可不是个等闲之辈。”

卖弄外文没有用处,寻找不到李若茜的影子,也不能跟松下诚之助硬碰硬,凭他们三人之力,要想从老虎手里救出李若茜,可能微乎其微。

走出松下别墅的叶莎再次致电给安硕,两遍无人接听之后,第三遍电话,对方干脆将手机关机。这个安硕,到底玩什么呢?难道连李若茜的安危都不管不顾了吗?

叶莎无奈的摇头叹气。叶玲珑道:“既然找不到,就回去吧!耀辉,你身体还受着伤,不宜在外面多做走动。“

李耀辉怒道:“我的腿又没有问题!“

叶玲珑也怒叫道:“那你为她去死吧!“

李耀辉在叶莎的示意中住了嘴,叶莎道:“我们先回去吧。再想办法。”

李耀辉无奈,只好跟同姐妹俩上车。

李若茜在一阵无比痛苦的感觉中再次醒来,看见老虎手中举着针管,冲她一脸的笑意,道:“舒服点了吗?今天李耀辉同叶莎来找你了,看样子,他们快要疯了,李耀辉执意要搜索仓库,可我怎么会同意呢?这小子活得真是不耐烦了!还有那个惠博兴的未婚妻,日文讲得不错,可惜太没有礼貌了。”

李若茜闭下眼睛,叹口长气,用虚弱声音道:“没有看出来,你是个这么变态的日本鬼子!“

“又发扬爱国精神了,可惜啊,这个年代,没有用,中国人拼尽力气,甚至不择手段的往日本狂跑,在日本将中国说的一无是处的中国人也大有人在,如果现在再来发扬那些过时的打倒日本的人精神,恐怕是站不住脚的。“

李若茜笑了起来,弱声道:“我想吃点东西。我饿了,你这个狗娘养的能给我点东西吃吗?“

老虎听着她的骂语,怒意满脸的咬下嘴唇,摇摇头道:“不行,你没有答应我的要求,我只能给你喂点水喝。你再坚持反抗几天试试看。当然我是不怕你死的。恐怕是你玩不起吧。“

李若茜微微点头,道:“我答应你!做你的情人!你让我恢复精神,我求你!“

松下诚之助狂奋起来,道:“早这样,就不会受这等委屈了,从今往后你要想得到丽水珠,必须经过我的允许,否则没有自由注射丽水珠的权利,知道吗?一句话,你想活,你就得让我高兴!“

李若茜咬牙道:“我会让你高兴死的!你放心!”

松下诚之助忽然凝起眉头,但很快又舒展开来,他将满满的两瓶丽珠注射进李若茜的体内,并且将李若茜一直随身携带的晕天散也一并帮她注射,晕睡三个小时之后的李若茜,精神焕发,恢复了她的张扬神采。

老虎在她身后笑道:“你要走了吗?别忘记晚上回来陪我!”

李若茜任由松下诚之助将自己抱进怀里,双手带点颤抖的摸上她的前胸,喷着烟酒气息的嘴唇轻柔的吻上她的脸颊与脖颈。仿佛陶醉在一片花海世界的蜜蜂一样的剧烈的气息,吹拂在李若茜脸孔的四周。

一直到他松开了被他紧紧搂抱的身体,李若茜走出了地下小仓库,仿佛经历了漫长的年月又再次见到阳光一样,她的眼泪莫名的流淌下来,任凭毒烈的阳光刺着她白皙的脸孔,吸引不尽她脸上流泄不止的泪水。

她慢慢的走着,周身白色的衣服与苍白的面孔,仿佛她是太阳不经意间遗忘在世间的一道光线,正在慢慢的受着苦难,却坚强的走向归途。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靠演技成圣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