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自由(1 / 1)

()重得自由的李若茜以最快的速度出现在了马大梁的办公室。【高品质更新】

副局长孟幻生向李若茜微微一笑,起身离开了办公室。马大梁搓着脑袋,示意李若茜坐下来。笑问她道:“怎么样?事情都处理好了吗?那个松下日本狗,有没有赚到你的便宜?“

李若茜白他一眼道:“不该问的别乱问。“

马大梁骂道:“这个日本狗真是变态。他如此对你,你是不是应该对他下点狠招?“

李若茜笑笑道:“对他不能来硬的,急不得。“

马大梁忽然阴冷起脸孔,斜视李若茜道:“你不会在跟我玩阴的吧?李若茜,我可警告你,如若不老实……”

“你可以了!”李若茜厌烦的打断他的话,道:“我答应你的事情不会食言的,你能不能别再烦我了,我心情很差,我不想爆发。我这几天有了意外收获,捞到好处全都给你行了吧?”

“什么意思?”马大梁眼光机警。

李若茜不做回答,转换话题道:“张调长的交通死亡案件有眉目了吗?小琦一直在恨我,说张调长的死与我有关,如果他的真实死因再得不出明确答案,我怕她会变疯狗咬死我。”

马大梁满脸不自在的道:“不是早就得出结论了吗?正常的死亡交通事故。死者死前喝过大量的酒,据目击者证言,死者在大街上疯狂转悠,天黑雨急,能不自言其果吗?”

这个结论是在任何肚明人之内的。

李若茜微微一笑,道:“不知道小琦对于这个结果有什么异议?”

马大梁带点恼怒的道:“我不关心她的心情!你不是说她也抢了我的货吗?“

李若茜笑道:“我那是猜测,我还需要进一步证明。“

马大梁怒道:“你最好把货给我原封不动的弄回来,否则的话,我就让你重新品尝牢狱之苦。“

呆在大牢里的滋味确实是不好受,李若茜不由得凝紧了眉头。

她没有言语,对马大梁告辞道:“我还挺忙的,有了结果我会随时通告你。希望你可以谅解我的艰难。“

她说着,推开办公室的门走了出去,安硕老远看见她,眉头微皱,呆在原地,没有上前与她打招呼,李若茜嘴角略泛微笑的离开了警察局。

刚坐进自己破旧的小卡车,李耀辉的电话就响了起来。

可以说自己手机上的他的来电已经多到让她眼花了。她略一沉吟,接听起来,没有回答他的那些个尖锐的问题,只告诉他一切都是误会,那条手机短信只是恶作剧,请他不要再担心自己的事情。李耀辉的语气分明充满了怀疑。李若茜不想和他浪费太多的时间,不由分说的挂断了电话,给叶莎回了一个电话。

两人约在麻坡海边见面。

叶莎的保时捷耀目的驶近了沙滩,从车上下来的叶莎,一身的珠光宝气。俨然一个豪门少***装扮与风采。

李若茜细细打量一下她的全身。扫过眼睛道:“怎么,与惠博兴修成正果了?“

叶莎顿顿道:“我们打算尽快结婚。“

李若茜像吃了一惊一样的回过头来,半晌道:“因为什么?因为爱情?还是因为阴谋?“

叶莎听她这话不由得笑出声来,道:“都有吧。我这边的事你别管了,你就别想玩分身乏术了。“

李若茜眼盯住叶莎道:“我有事情请你帮忙。“

叶莎故意叹口气道:“我就知道。说吧,有什么事要求我?“

李若茜道:“姐姐日记中的暗语解译出来一些,关于姐姐生前交易的一切事宜,与交易对象,不出意外的话我会全部知道。但是此事极为麻烦与危险,我想请你帮我。放心。我会在保证你的安全的前提下。“

叶莎轻笑一声道:“你这次又选择相信我,真不知道是爱情还有阴谋了。但不管怎样,我叶莎都会帮你,尽管你会议室之举让我很是不满。“

李若茜脸带愠怒的道:“那事纯粹误会一场,再不济,他是我姐姐的亲夫,我不会对他感兴趣的。“

叶莎撇撇嘴道:“说你的正题吧,你别忘了,你是个毒鬼,时日无多了。”调侃完她又觉一阵刺心的疼痛。

李若茜嗔怪她一眼道:“我呆会儿就会去找惠博兴,向他索要姐姐的那三本自印书,如果他给我就罢,如果他不给我,你要帮我将书搞出来。“

叶莎不满道“:你老搞些这样子的事情,我告诉过你了,你不要跟他直接冲突,他是看在你已故姐姐的份上,在竭力的忍让你,你若一味得寸进尺,你想想被惹怒的蛇会是个什么样子。“

“我知道。“李若茜道:”鸭子气大了还用嘴“跐溜”人呢,我懂得,所以这次想直接从他手中得到,我是说如果他失信的话。“

叶莎叹了口气没有回答。却忽然道:“你是不是快过生日了?“

李若茜笑笑道:“难得你还记得我的生日,可能是我生命当中最后的一个生日了。我打算好好的过。“

“说什么呢你。”叶莎的鼻子又酸了起来,“到时我给你安排,你交给我就行了。”

一说到生日,李若茜眼睛一亮,又计从心来。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我靠演技成圣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老祖宗又诈尸了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