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受控制(1 / 1)

()第148章

陈棒棒因为染毒,不得不离开了小城。本书首发来自书河小说网www.shuhe.cc但这并不代表着惠博兴会好过。不出几天,陈棒棒的父亲,陈炳七,给惠博兴打了电话,跟他正式宣战。

这是惠博兴万没有想到的。李若茜居然会给陈棒棒注射药品。

惠博兴头皮发麻起来,曾经自己的赢家暴怒,不得不让他凝紧眉头。更在心里痛骂李若茜不按规矩出牌。他不知道自己该喜还是该忧,但他知道之后,却分明脸上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这个李若茜,脑子真是与众不同。

李若茜同黄心花告别之后,没有去直接赴马局长的约,而是将车开去了地下小仓库注射药品。

老虎正在小仓库把玩枪支,看见她,微微一笑,好像特意在等她。李若茜丝毫也没表示意外。

李若茜道:“真是佩服你的记性,连我什么时候该注射药品你都清楚的很。“

老虎起身,笑道:“应该是我对药品太熟悉了,知道它什么时候会让你的身体难受。“

李若茜走进了药品制造车间。老虎也紧跟其后走了进去。

李若茜看他一眼,打开保鲜设备,道:“今天别难为我,我一会儿还要去见警察局长呢。“

老虎将她的胳膊扯回来,将冰箱的门关上,说:“我们聊个天吧,我遭背叛了,惠知晚,你你们中国的话说,叫红杏出墙了。“

李若茜笑笑,道:“她只是你的情人,这个词不太合适。“

老虎摸着下巴,笑道:“我跟她结束了,我的儿子爱上了她,她不知出于何种目的,居然暗下答应了我儿子的求爱。“

李若茜道:“因为我吧?松下武为了她快疯了,她看好了你儿子对她的痴迷与忠诚。想用他来除掉我。到时候她将他一推,自己干干净净。“

老虎凝眉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若茜说:“你早晚会知道的,有些事情是注定好的结局,谁插手都没有用。“

松下诚之助不解道:“惠知晚对付你,还用得着牺牲我的儿子?“

李若茜笑道:“省事儿啊。//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惠知晚同惠博兴一样,他们只爱自己。”

李若茜走到保鲜设备前,老虎再次将她扯近自己的身边,笑道“我跟惠知晚已经结束了,我新的情爱故事,由你来陪我演绎吧。”

李若茜好笑道:“我又不是惠知晚,我不会为了个人目的去跟男人上床的,更不会去做谁的床上尤物。”

老虎笑道:“我知道。可是,没有人会抵抗的住毒品的折磨,况且你还需要药品支撑来完成你的心愿。“

李若茜道:“你非要这么做吗?我李若茜有那么讨你老虎的喜欢吗?“

松下诚之助低首笑道:“我曾经爱李若梅发狂,直至现在我依然无法忘记她的影子与味道。你不是李若梅,却依然让我感到动心。你们姐妹俩,很具中国女人的风情。”

李若茜道:“我没有义务传承姐姐给你的感觉。更不想做你松下诚之助的女人。我是个毒鬼,说不准哪天会突然暴毙,你何苦跟个半死不活的人床上纠缠呢?我要忽然死在床上,你该有多晦气。”

老虎笑道:“你话太多了,我已经决定了,无可更改。我要你李若茜做我的情人,性伴侣,要定了!”

李若茜怒道:“没有人可以威胁我!我李若茜不会做你身下的狗的,我如果可以活着我就坚持我的愿望,如果我没有命可以活,我就换上新衣服,躺在床上等死,到时候你可以强!奸我尸体!“

老虎皱眉道:“李若茜,你怎么可以这么恶心。你做我老虎的女人,就有那么让你反感吗?我很喜欢你!”

李若茜说:“我愿意的,怎么着我都没话说,我不想做的,什么也威胁不了我。你不给我丽水珠,我就换上新衣服,躺在家里等死,或者替出黄心成,吃枪子儿。“

松下诚之助点头怒道“:好,我倒要看看你李若茜是否真能做到,今天你得不到丽水珠!从任何人的手里甭想得到。”老虎好像受到了侮辱,怒喝一声。

李若茜冷笑道:“小琦的手里好像很有货,我可以从她手里搞到。”

松下诚之助狂怒道:“她也甭想得到!“说完,不由得愣了一愣。

李若茜笑道:“原来如此!“

她昂首挺胸走出地下小仓库。车开到一半时候,毒瘾复发,她靠边停车,将头靠上方向盘,拼命忍受着毒瘾带给她的巨大痛苦。

电话来了,丽水珠给她的疲软,让她拉开拉链,拿起手机都艰难。是马局长的来电,她按下接听键,却无法抬起胳膊,她怀疑自己全身的骨头是否已经被药品毒化掉了,她干脆将身体趴下,嘴巴伸进皮包里面讲电话,告诉马局长她毒瘾在身,暂时不能去见他。

终于再没有一丝力气进行任何的动作,她瘫软在车座位上,直至天黑,动弹不得。

绝望与泪水疯狂袭来,李若茜这才发现,没有了药品的自己,就算连不顾廉耻都实现不了。

电话不断的响起来,她不清楚是谁打给自己的电话,因为她连转头都已成为不可能。

一直到松下诚之助寻到她,将她抱上自己的车,放下在他那张宽阔的床上。李若茜自始至终没有停止过眼泪的流淌。

老虎将一条手巾扔给她,道:“别哭了,把眼泪擦干。“又恍然道:”对了,你已经全身四肢瘫痪了。“

他帮她擦眼泪,李若茜连扭脸反抗的能力都没有,只有一双眼睛在朝老虎喷着怒火。

老虎俯下身吻下她的眼睛道:“瞧你的眼睛,多漂亮多水灵,听我的话吧,你应该明白没有我你什么也做不了,谁让你中了丽水珠的毒瘾,谁让我才有丽水珠呢?不管是小琦,还是惠知晚,要想得到丽水珠,只能由我提供或者买卖。除非你离开这座小城。我老虎在这座小城就是这么能力超群。放眼整个中国,能单独生产丽水珠的组织寥寥无几,这座小城,我就是丽水珠的王。对不起了。”

李若茜的眼珠不停的转动,老虎会意,笑道:“我明白的。但是现在我若给你注射了丽水珠,你马上就会疯狂逃掉,只要你有一秒的能力,你就不会嘴软。”

躺在床上的李若茜忽然翻起眼白,没多大一会儿,眼睛闭上,呼吸急促起来。

老虎微微一笑,半瓶的丽水珠注射进李若茜的体内。李若茜很快清醒过来,她全身痛苦痉!挛不已,少量的药物在迫使着她的心脏辛苦的跳动着,她的生命危在旦夕。

老虎俯上她的脸孔,问道:“是不是很不舒服?若茜,听我的话,答应我的要求,如果你嘴硬,我会让你一直这样感受下去,我看你能硬到什么时候,在你未答应我之前我不会碰你一个手指头,但我不相信你可以坚持多久。”

李若茜终于扯着嗓子喊了起来,老虎皱起眉头,怒容满面的离开了房间,坐下在客厅,自斟自饮,任由李若茜在房间里用微弱的声音叫苦连天。等她没有声息之时,再将少量的药品注射进她的体内。他恼怒不已,他到底要看看,这个倔强的中国女人,到底有多强的忍耐力。

第二天的清晨。

松下诚之助走进了自己的卧室。看见李若茜正瞪大着空洞的双眼,噙满了欲流的泪珠。

老虎将耳朵贴近她的嘴唇,李若茜的眼泪流淌下来,嘴唇蠕动道:“你强~奸我吧。”

松下诚之助抬起脸孔,叹口气,笑道:“看来有进步,那我再等等,什么时候你正式答应做我的女人,我再让你站起身来走路。”

没有人可以找得到李若茜,电话已经提示关机。马局长在办公室里转着圈,将安硕叫进来讯问,都得不到答案,马局长气骂安硕道:“就你这样的人,怎么可能招架的住像李若茜那种女朋友?你给我滚出去忙吧!”

他只好打电话给胡怡如,胡姐听说李若茜失踪不见,心痛的从床上一骨碌滚起来,声音颤抖。

但很快,她恢复冷静,道:“别着急了,应该是被老虎控制起来了,昨天他与惠博兴来这儿喝酒,惠博兴支使老虎在李若茜毒瘾复发时降服李若茜。做他的情人。我想李若茜的失踪跟他脱不了干系。“

马大梁想起,李若茜昨天在跟他的通话中,好像是说自己毒瘾复发。他冷笑道:“他们两个人居然跑在一起喝酒,为什么不告诉我,不打电话让我参加?“

胡怡如无语沉默。

马大梁道:“那就等她跟松下日本狗的事情搞定之后,再让她来见我吧。那个日本狗不会杀了她吧?”

胡怡如深思着没有回答,那边就把电话挂断了。

胡怡如思忖着该不该去管这档子闲事,她虽然相信松下诚之助不会要李若茜的命,但是一想到李若茜的脾气,胡怡如不由得心里直犯嘀咕。

她不想亲自出面,也说不服自己放任不管。

她想了一想,用一个闲置许久的号码给李耀辉发了一条短信,告诉他,李若茜在松下那里,已经将近两天,手机已经关机,可能有生命之忧。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这个傀儡太凶了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靠演技成圣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老祖宗又诈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