尴尬情境(1 / 1)

()李若茜已经开始有点难以想通,从姐姐遗留下来的日记中,发现姐姐“高深莫测”的暗语,为了找出姐姐死亡的真实原因,让自己身陷绝境,却发现姐姐原来“罪孽深重”,假使姐姐还活着,这座小城会允许她永远这样罪孽下去吗?如果她不是被谋杀,最后也难逃法律制裁!她会有惠博兴那样的好运气,成功抽身吗?惠博兴是太幸运了!幸运的让圈内想抽身的人妒嫉的牙根痒痒,他是如何成功抽身的?是因为他富甲一方?还是因为他人脉广博?

姐姐李若梅那样高傲千秋的一个人,那样有原则与个性的一个人,视恶如仇,为什么让自己进入药品组织,离奇死亡?单单是因为惠家老爷惠少志的力量?姐姐是不受威胁的一个人,为何要受控与惠少志的命令?难道真是嫁进惠家身不由己?还是另有,不可告人的隐情……

姐姐是太隐匿了,小琦暗插在她身边那么多年,居然没有抓到她的珠丝马迹,可见姐姐的手段非同一般。//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还是她另有庇荫?如果有,这个人是谁?老虎吗?还是另外不知情的人?

姐姐是真的在为惠家贩毒?还是在暗查惠家的时候,行迹败露,惨遭毒手,如果这样想,她的死便与惠家难脱关系。可是面对自己明目张胆的查找,惠博兴却不屑一顾,有恃无恐还是不知所为?

想想自己不久的命数,李若茜的心像被蚂蚁啃噬一样的滋味,她深深的叹了口气,自己当初像着了魔一样的要为姐姐报仇,现在却让自己在劫难逃,难怪姐姐在给林雨的信中,在所有的文字中一直掩饰自己的真实生活,她的日子确实够呛,她的死亡,难道真像是林薇与三雄的态度:正常死亡。她们所说的正常,是这个圈子里的自然的结局:要么苟延残喘,要么消殒无形。而没有一个人是可以一辈子苟且偷安的,这样的幸运能庞幸几个人呢?

“所以,也许,找出姐姐真实的死因,最应该做的,是将这座小城里的阴霾之气彻底驱除,让阳光重新照射进来,姐姐的死因有可能会尽现在刺目的光线下,不堪却清晰。”李若茜这样想道。

自从知道自己中了印尼毒瘾,李若茜便没有眼泪可以流淌,连她自己都不明白,她在面对死亡时,依然可以如此冷静,绝望却有决心。

是不是每个面对死亡的人,心情都会在现实的无奈与人生的残酷中渐趋平和甚至乐观?痛苦却依然可以微笑?

李若茜从地下小仓库里注射完药水,驱车一直赶到了惠家在小城名震的兴盛公司。

惠博兴听到她的到来,马上令秘书将她请进了会议室。

李若茜拉过椅子坐下,说道:“我已经在电话里跟姐夫说的很清楚了,关于那个叫陈棒棒的,我全力配合姐夫搞定他。”

惠博兴笑道:“我相信你,凭你的头脑一定要比叶莎强,其实让叶莎去招待他,真是下下策,她是我的未婚妻,她不悦,我的脸面也不好看。“

李若茜轻笑道:“姐夫知道就好,姐姐在世时,你也会让她去做这样的事吗?“

“李若梅?“惠博兴笑了起来,随即沉起脸道:”如果是她,不等我开口,她早已经替我摆平了,而且还是让我后知后觉。手段高的让我感到恐惧。“

李若茜道:“你有什么可恐惧的呢?你只要知道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因为你就可以了。“

惠博兴沉吟点头,没有再将这个话题继续,笑对李若茜道:“知道你该做些什么吗?和那个陈棒棒?“

李若茜笑道:“如果女人和男人共事,女人仅仅付出身体就可以得到所有,完美所有的话,那么女人做事,有时候确实太简单了,可是往往并非如此,女人付出自己的身体,却意味着只是付出的开始。其实女人的付出,只是为了给自己一个好的开头,往下的事情才是真正的苦难。所以,女人想得到一个好的开端,不妨另想些招数。”

惠博兴淡笑道:“你太刚了,男人不会喜欢你这样的女人。“

李若茜笑道:“人活与世,生命各有方法。可是我不明白,你让叶莎去接近陈棒棒,难道仅仅是为了满足那个人的一时欢乐吗?“

“不是的。“惠博兴道:”那个人很难缠,我早年跟他的父亲做过生意,被他的父亲耍了,那段时间我狼狈的连狗不如,也是我父亲对我失望的最大原因,俗话说的好,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是时候了。“

李若茜问道:“你想让我怎么做?”

惠博兴抬起眼睛道:“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你先茏络住陈棒棒,然后听我的指挥。记住,不许耍花招,这事要出差错,李耀辉就会替你承担后果。”

李若茜冷笑道:“看来你这个弟弟你是真得打算不要了,有你寂寞的时候。你连个孩子都没有,连弟妹都不知道心疼。姐夫,听我姐姐说,你们曾经有过一个孩子?”

惠博兴的脸色阴沉下来,道:“你怎么哪壶不开提哪壶?你姐姐不愿为我生孩子,我有什么办法,我很想要个孩子。”

李若茜道:“据我所知,姐姐很喜欢小孩子,怎么会舍得打掉自己的孩子呢?这其中一定有隐情!”

惠博兴火起道:“不知道!等你死了去问你姐姐吧!”

李若茜看见惠博兴瞬间气红的脸孔,笑道:“你怎么那么大的脾气?我只是随口一问,不想说就算了。”

“自然不想说!”惠博兴道:“为是我最恨她的地方,她要是把那个孩子给我生下来,现在也会叫爸爸了,我的生活也会快乐许多,可是她居然私自将孩子打掉,还理直气壮,其情可恶!这样的女人,难道不该唾弃吗?!”

李若茜正欲接话,惠博兴又道:“她叱咤风云,不管在家还是在外面,就连晚上我们的夫妻生活都要由她来说了算,姿式,动作,频度等等,就没有她不管的!“

惠博兴的怨气愈来愈大,手势连连,李若茜第一次见他这副样子,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见他生气大口的喘着气,她轻轻的说:“姐姐是有点强势,她这个人吃软不吃硬,你们脾气有些相像,难免不吵架。再者都过去了,你的新生活已然开始,叶莎肯定不会是像我姐姐那样的一个人的。”

惠博兴摆摆手,叹口气,道:“行了,不谈她了,失态了。“他竭力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泪水忽然充溢眼眶,赶紧左手捂住眼睛,却啜泣声慢慢大了起来,李若茜坐不住了,她起身走到他的身后,手轻轻抚上他的脊背,拍拍他,却不知该如何安慰。

见他许久未停止哭泣,李若茜低首至他耳边,想拉开他捂住眼睛的手,另一只手不由自主的拢上他的肩膀,柔声宽慰他。

惠博兴点着头,没有言语,情绪稍有缓和,他忽然拉过李若茜的手,抬起泪脸看着她道:“如果你姐姐还活着,我会有其它的办法。那个孩子,也许是我对她关心不够,才使她想打掉的,我也有责任的若茜。“

李若茜点着头,却突然很想发笑,这种心情没来由,第一次看见惠博兴如此委屈痛苦的表情,她一时兴奋,干脆拉过他的手,在他的腿上坐了下来,揽着他的脖子道:“姐夫,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惠博兴拭下眼泪,盯着她,没有说话。

李若茜笑笑,说:“我给你搞定陈棒棒,你是不是要送我姐姐的一点东西?”

“什么东西?“小姨子在他的腿上坐着,他有点晕眩。

“我姐姐的书。一共三本。是我姐姐大学时代的产物,我想要来做纪念。“李若茜贴进他的脸道。

惠博兴轻轻一笑,道:“想干什么?有什么秘密吗?“

李若茜摇了摇头:“有秘密还好了呢,可惜啊。姐姐所有宝贵的物件都被你珍藏起来,每天亲自巡视,我妒嫉的很呢。所以想讨几本回来。你知道,她还有一个老母活着呢,要有一天她知道真相了,我得给她点东西做为念想。”

惠博兴抽下鼻子道:“这你说的太悲凄了。料你也抖不出什么乾坤,我可以答应你的条件。谁让你坐到我腿上呢。”他一下揽上她的腰,将她的身体贴到自己的怀里,抱住她道:“你最好少玩点小心眼儿,我不喜欢你们姐妹这样!”

李若茜趴在他肩头轻笑道:“姐夫,我明白的,一切明白的很,你说话算数,也不要玩心眼。”

惠博兴笑笑,使劲拍拍她的背,正欲开口,办公室的门忽然被打开,“哥……“惠知晚刚吐出一个字,就像眼前两个人的姿式挡住了嘴,她有点吃惊的站在那里,身后站着的叶莎冷漠恼怒。

李若茜慌忙想从惠博兴的腿上站起身,没料想惠博兴猛然将她抱得更紧,对推门而入的两个人解释道:“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姐姐走了,姐夫和小姨子好上不是司空见惯吗?你说是不是叶莎?“

李若茜拼力挣脱不开惠博兴如巨钳般的手掌的力量。她趴在他的肩头,身体被惠博兴紧紧拥住,尴尬不已。

叶莎冷笑一声道:“好不要脸的姐夫小姨子!姐姐一死,做妹妹的立马候补!还平时一副高傲姿态与嘴脸!惠博兴,昨晚你跟我说的什么都忘记了吗?你在我的床上的时候,应该是另外一副姿态吧?!”

叶莎说完,忿忿的甩门而去!剩下一脸冷怒的惠知晚站在坐议室门口。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靠演技成圣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这个傀儡太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