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字密语(1 / 1)

()柯耀胜的院子简直要成为一个垃圾回收站。

李若茜厌恶的撇过嘴,站在台阶处朝屋里喊了两嗓子,没有听到任何人类的回声。她刚想跨步进去,身后忽传冷冷的声音:“找我做什么?!“

李若茜吃惊回头,看见柯耀胜手执水管,正在警惕的看着自己。

李若茜叹口气,道:“我以为你跑了呢,还如此大胆苟喘在这里。“

柯耀胜将水管一扔,往台阶沿上使劲着蹭着脚上的泥,不屑道:“用得着吗?我受雇的主子,那是狠茬,鄙人安全着呢。“

李若茜笑笑道:“如果让他知道你还给日本人做事,恐怕就另当别论了。“

柯耀胜警惕的眼神重浮眼底,他吐口唾沫道:“早知道你李若茜不会善罢甘休!你想干什么?“

李若茜用脚挑过一把椅子坐下道:“说说你的真实身份吧?我怀疑你跟柯耀胜关系并不单纯,因为世间很少有如此容貌相近的两个人。“

柯耀胜皮笑肉不笑,沉吟半晌道:“我就是本人,只不过……”他看了看自己的腿又住了口,是的,由高度残疾,突恢复正常,好像是很难自圆其说的。

他只好实话实说道:“他是我的哥哥,我是他的弟弟。”

李若茜冷眼问他道:“你叫柯耀利?“如此记忆残留在她的脑海里。

柯耀胜有一个弟弟,在她第一次见他的时候,已经深表怀疑了。而且是胞兄弟。

“再接着往下说。“李若茜冷言道。

“说什么?”柯耀利有点不耐烦的道。“你不是已经猜出我的名字来了吗?“

李若茜冷声道:“我觉得我们还挺有缘的,你大概没有想到,李若梅的妹妹会给你打电话吧?你到底为什么会呆在这儿受到惠博兴的掌控?你要不说,我就让松下诚之助与惠博兴一起过来。”

柯耀利嘀咕了两声家乡话,可惜被李若茜听出来了,是两句恶毒的骂语,李若茜二话没说就掏出了手机想拨打谁的电话。柯耀利见状赶紧道:“是李若梅让我留在这儿的。”

李若茜冷笑道:“你那张嘴再胡说八道,我就在死时拉你一起垫背。”

世间之人,胆小的害怕胆大的,胆大的害怕玩命的,李若茜现在已经接近于玩命之徒了。柯耀利心里早就怕了她几分。

他恨恨的道:“难道我哥哥的死,跟李若梅没有关系吗?哥哥死后,他的手机一直被我使用,号码也没有消号。Www..Com就在一年多前,我忽然接到了一个女人的来电,上面显示是李若梅。我当下二话没说就来到了这儿,想敲诈,不,想索取一点精神损失费。她给了我一笔钱,并且给我找了此处的住房,帮我交付房租,给我足够的生活费。一直到她死之后。”

李若茜不明道:“她为什么要养活你?你讹上她了?”

柯耀利道:“这是她的想法。她让我住在这儿,定期或者不定期的让我帮她安货,她只说是生意上的不太合法的药品,每次事成之后,都给我不少的酬金,就这样,我一直帮她干着。一直到后来,她去世,惠博兴忽然找到了我,将我狠敲一通之后,逼迫我离开,可是忽然有一天,他改变了主意,我对你所有的谎言,都是他教给我的。“

李若茜不可置信般的盯着他的脸,令柯耀利不安到跳了起来:“我说的全是真的,你不相信我吗?“

李若茜道:“我怎么听你一说,觉得他们两口子这么混蛋呢?!“

柯耀利道:“我惧怕李若梅,每次她一发火我就好害怕,我这个人天生胆小。“

李若茜心中思忖:“柯耀胜的死,已经让姐姐后悔不迭了,柯耀胜的弟弟出现,姐姐应该补偿善待他才对,怎么还会让他参与犯罪呢?难道……“

李若茜对他道:“你好自为之,你替谁办事我不管,你要再跟我和李耀辉过不去,我就弄死你炒菜!”

柯耀利哭颜道:“那一切都是惠博兴让我讲给你听的,你给我来了电话的那天,他正巧在我这儿呢,于是他就让我改坐轮椅,背台词装成我哥哥来欺骗你。”

“他是什么目的?”李若茜不解道:“难道只是为了中伤李耀辉,然后让我绝望离开小城?”

柯耀利说:“我不知道,我只管做事说话。”

“幸亏我李若茜脑子没有缺根弦,否则的话真要中了惠博兴的圈套了。”想起那天,她将手执鲜花前来的李耀辉像训斥狗一样的情景时,她就觉得痛苦。

惠博兴,对待自己这个同父异母的兄弟,真是半点情分都没有。

李耀辉在自己哥哥的身边,除了老实本分,没有更好的招数可以施展,像他那么耿直又喜好冲动的一个人,根本就不是狡猾的惠博兴的对手。

如果当时自己完全信了柯耀利的话,将全部精力用来处罚李耀辉给姐姐报仇,正中惠博兴的下怀,惠博兴定会一面暗中协助李若茜除掉自己的弟弟,同时也将打着“仁义”的旗帜拯救自己的弟弟,而将李若茜一并消灭掉,一举两得的计谋。

可惜李若茜的神经与感觉就如生在海里的海蠕,一触即缩,内在深思,凡事寻求冷静。

惠博兴此计不成,才会恨叹李若茜的理性思维过于发达,缺少女性的基本柔情。

其实也就是说,可能他拿来将李若梅致于伤痕累累的招数,却屡屡在他的小姨子身上行不通,有同感的不只他一个人,还有松下老虎,也曾有感而发。

所以,惠博兴才感叹,“李若茜不是李若梅,但凡她有一点李若梅身上的柔软,她就不会是今天这个可恶的样子。”

李若茜总是在触犯惠博兴的自尊底线,让他对她欲罢不能,他倒要同她斗争看,这个让母亲与妹妹惠知晚不择手段对付的人,到底何处光芒伤残人!

李若茜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冷声道:“我的姐姐,李若梅,你到底知道她多少事情?统统告诉我!“

柯耀利咽口唾沫道:“其实李若梅之所以觉得我对她有用,是因为我跟她有共同的语言。“

“共同语言?你们俩?”李若茜可笑的反问道。

“是的。”柯耀利点头道:“我们一起共创文字。”

“什么?”李若茜像被雷电了一样的浑身打过一个激灵。她近乎全身轻颤着抓过柯耀利的胳膊,道:“什么文字?“

柯耀利被她的表情吓到了,一面推开她的抓扯道:“货品隐藏地点的文字。你姐姐隐匿货品的地点,以及一起生意合作的伙伴的重要信息,全都用她自创的文字来掩藏了。”

李若茜激动道:“你可能解开那些文字吗?这些文字跟一个叫艾如的有关系吗?”

柯耀利说:“我跟她做过两次事,她是个美得像谜一样的女人,是你姐姐的好朋友,我曾经试图追她,可得知她不喜欢男人我就做罢了,那些文字,有我们三个人的功劳,要解开那些文字,只有三个人齐聚一堂才可以。”

“什么?”李若茜不无失望道:“现在你们三个人死了两个,你也马上就要去随着报到了,这么说,那些文字全成了无解之谜?”

柯耀利说:“当时为了慎重,宁愿选择相互防犯,所以三个人各自创造了不同的文字暗语。”

李若茜道:“那就是说,那些纸上的文字,你们其中任何一个都单独解译不了?“

柯耀利摇头道:“好像后来都被你姐姐自行改变了,因为李若梅对自创文字有着相当的高傲,所以后来她又做了什么深层次加工,就无人知晓了。“

李若茜说:“艾如死后,我从她的舅舅郝院长手中得到了一张满是符号的纸条,并且从我姐姐的日记里的三句话中找到你哥哥“柯耀胜”这个名字的谐音,难道这是巧合吗?“

柯耀利说:“你姐姐要早对我哥哥如此有情有义,他也就不会跳楼自杀了,那是暗号吧,我有过记忆,那张纸上的文字是你姐姐的杰作不假,但其中也有艾如的杰作,至于真正的内容,应该是一次货品交易的事宜。“

“怎么解?“李若茜问道。

柯耀利道:“那次的贩运事宜是根据三本书上的每第一篇故事来完成的,只要你能设法读到那三本书上的开篇故事,你就可以搞得懂大致来龙去脉。然后才有解开那些字的可能。”

“什么书?”李若茜迫不及待的道。

柯耀利道:“这三本书都是**小故事的文本,第一本叫〈〈可有可无的人生观〉〉,第二本叫〈〈耀眼的金色年轮〉〉,第三本叫〈〈剩余的生命资源〉〉,你听出来了吗?每本书名字的第一个字加起来就是我哥哥“柯耀胜”的谐音。找到这三本书,很多问题就可以迎刃而解了。“

李若茜凝起眉头道:“各大书店均有售吗?“

柯耀利笑笑道:“这三本书是你花钱都买不来的,知道这三本书是怎么来的吗?“

他道:“你姐姐极爱文学,当年在大学的她,认识了学校的文学院的很多文流学派的人,一起办了校园感悟报,这三本书上的作品都是当时从报上删选下来的优秀作品,你姐姐自行印刷成书,以做纪念。”

关于姐姐大学时代创办校园感悟报的事情,李若茜依稀听姐姐说起过,但是将优秀作品汇集成三本书,却是头回听说,她真是有点妒嫉柯耀利了,居然知道自己不曾知道的姐姐的事情。

这三本书在哪儿呢?如果是姐姐的东西,应该在惠家,而且还是在被惠博兴霸占起来的姐姐的书房里。

如果要得到,还得去偷?这回恐怕难于上青天了,如果这回去偷,不如直接去要得了。

她真怕惠博兴会一气之下将李若梅遗留下来的东西统统焚烧成灰。那样的话,就太可惜了。

李若茜盯着柯耀利,想不到这个看起来这么二百五的一个人,居然对姐姐所知甚多。

“这些话你是否从来没有告诉过惠博兴?”李若茜忽然问他道。

柯耀利点头道:“惠博兴好像知道我给李若梅贩毒一事,没有细问过,所以我也没有机会跟他细说。他好像并不是一个喜欢刨根问底的人。又好像对李若梅有着超强的自信。“

李若茜闻言,冷笑一声,道:“这简直太有意思了。”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绝世萌宝要翻天叶楚月夜墨寒 太阳王之证 霸天龙帝姜天 诏狱行刑百年,出世既无敌 漫威盖伦 绝世魔妻,我只想苟活 星辰泪 封神进化 武道神尊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