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半婚约(1 / 1)

()叶莎一离开,惠博兴的手随即就收离了李若茜的纤腰,李若茜从惠博兴的腿上起身,怒瞪他一眼,在惠知晚冷漠的神色中尴尬的离开了会议室。

惠博兴斜视着自己的妹妹,慢慢地,脸带恼怒的走近来,道:“哥哥,你到底对李若茜是什么态度?”

惠博兴站起身,满脸充斥着不屑道:“不管你的事,我的事情谁也没有权利过问。”

惠知晚冷目道:“哥哥,我想知道你对我脸上的伤疤持什么态度?”

惠博兴依旧斜目她道:“李耀辉是你同父异母的哥哥,难道你也想在他的脸上划一刀吗?”

惠知晚道:“事实上我对他根本就不屑一顾,我想惩罚的人是李若茜,但如果他不自觉,我也不知道该如何选择手软……“

说未说完,惠博兴的拳头就抡上了她的脸孔,他怒道:“你就是这样对待你的哥哥的吗?无情无义的家伙!“

惠知晚惊怒的捂住脸孔,强压泪水道:“哥哥有什么权利说我呢?在这个家里,人人自卫,哥哥也不例外!你要怪就怪你仙逝的妻子吧!不是她搅混了一池水,我们这些鱼儿会这样相互撞击着生活吗?“

惠博兴稍平气息,沉默不语。

惠知晚冷泠的道:“哥哥,其实也怪不得嫂子的头上,我们这个家庭本来就有着太多的导火索,早晚有一天都得爆发,李若梅,她嫁进惠家,燃上了所有的火头,与其说是她咎由自取,不如说她是惠家的一个自然的牺牲品。Www..Com其实你可以这样讲给李若茜听的,让她明白一点人情世故。省得她保不住了自己的命。“

她怒然离开了会议室,惠博兴很想以摔东西来发泄满腔的怒火,但是会议室里今天却意外的“贫穷“,唯一的一个烟灰缸却还在另一头,他只好作罢,在会议室里呆立几分钟,甩门而去。

他在想,惠知晚有什么资格教训她,一个枉想联合他人席卷惠家财产的人……

惠博兴的心情一天没有得到很好的释放,下班之后,一个人跑到了俱乐部以至深夜才回家,客厅里没有一盏灯是为他亮着的,他不开灯,在黑暗中摸黑进行。打开卧室,进了书房,想起白天李若茜跟他索要的那三本书,“姐姐大学时代的产物”,他自然知道是哪三本书,李若梅在世时,曾经不只一次的跟他炫耀过,他轻轻的将书从书架中抽出来,仔细的翻看着,没有发现任何可疑之处,他在犹豫着,到底该不该把这三本看似再普通不过的书做为条件送给李若茜,他叹口气坐下在椅子上,搓着脑袋,内心忽觉痛苦不堪,他眼扫过墙上的红布,不禁逃离般的想要离开书房,鼻孔里忽然生出李若茜身上的味道,寂寞更加如影随形。

他将书塞回进书架,锁上书房的门,瞅了一眼叶莎的房间。便大踏步走过去,轻轻的敲着房门。

没愣想,叶莎很快的将门打开,看见一脸憔悴痛苦模样的惠博兴,叶莎冷笑道:“你小姨子怎么把你伤成这样?一脸的苦瓜相!你没有跟她上床吗?“

惠博兴苦笑一下,意欲进屋,叶莎也没有反对,从容的让他进来,将门轻轻的关上,看见惠博兴像一只泄了气的气球一样的坐在床上,双手抱上脑袋。

叶莎一旁又冷言道:“这就是你现在来的目的?心情寂寞无助了,想找个人发泄一下对吗?李若茜为什么不帮你实现这一切?”

惠博兴抬起眼睛,伸手示意她过来,叶莎坐近他的身旁。惠博兴拉过她的手道:“你知道我最大的痛苦是什么吗?不全是李若梅,也不全是李若茜,而是惠家的人和事。你看我处理的如何?”

叶莎道:“你说你对你家人的处理方法吗?”叶莎摇头道:“坏极了!”丝毫不给他留情面。

惠博兴叹道:“如果不这样,我就是他们手中的一枚可怜的棋子,我是惠家的长子,是惠家的顶梁柱,我会让别人踩着我,用惠家的光荣来成全自己的虚荣吗?那简直是太可笑了!”

他拍着叶莎如绸缎般光滑的手道:“惠知晚,惠家骄傲的大小姐,此女人最是可恶,对惠家的财产暗视许久,为了达到自己不可告人的目的,不惜一切手段,幸亏李若茜替我洞察了这一切。李若茜身上的毒瘾就是拜她所赐,她的高脚鞋下面,有暗器。“

叶莎着实吃了一愣,这个丫头,好毒的一副肠子,“那么李若茜知道吗?”叶莎问道。

惠博兴道:“你可真是关心她!”

叶莎撇撇嘴道:“我只是不想她死而已,她再怎么对不起我,罪不至死。“

惠博兴将她揽进怀里,用少有的柔声道:“莎,你爱我吗?说实话。”

叶莎沉吟在他的怀中没有回答。他将叶莎的肩头握的更紧些,又急切般的问一遍。

叶莎道:“如果我说是,你会娶我吗?“

惠博兴道:”你真想嫁进惠家?“

叶莎道:“看你的想法。“

他笑道:“这是你承认爱我的一种方式吗?“

叶莎用笑来代替语句。

惠博兴放开她的肩头,叹口气道:“我会认真操办这事情的,但是你要明白叶莎,你嫁进惠家,凡事以惠家为第一,关于那个李若茜,你就不要和她交往了,你知道吗?”

他的声音温柔的能融化掉一池寒冰。

叶莎点头,朗声答应道:“那当然,做了惠夫人,怎么能跟以前一样呢?我叶莎对于以前的生活早就腻了,我想脱胎换骨,重新开始我的人生。“

惠博兴盯着她的脸道:“记住你说的话,这才是做为惠家儿媳妇的基本要求。“

叶莎笑着点头:“我知道。我不会让你失望的,相信我!“

惠博兴笑道:“我会认真操办我们的事的。“转身往门外走去。叶莎急了,在后面叫道:”你要回去了吗?你可以……“

惠博兴回头笑道:“我去洗个澡。“

叶莎笑着坐回到床上,随着惠博兴的关门声,神色随即凝重起来。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靠演技成圣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这个傀儡太凶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