疯狂局长(1 / 1)

()白仙人躺在医院每天不是点滴就是吸氧,李若茜根本看不出来他重患何处?

安硕对李若茜始终绷紧着一张脸,对她往返的出入病房,可能是找不出完美的阻止借口,暂且忍之。Www..Com

李若茜从白仙人身边两位美女的手中要过水杯与勺子,亲自给白仙人服务。那两个女子倒也未表不满,大概她们本能的也把李若茜当成了白仙鬼的药剂。

白仙人瞅着李若茜,颤抖着伸出一个手指头,道:“我的货呢?”

李若茜使劲叹了口气,满脸的歉意道:“恐怕这您要问马局长了,您知道的,我受控与他,身不由己。”

白仙人摆摆手,闭上嘴,不再接受李若茜的饮水服务,李若茜无奈。只好让门外的两位美女进来,她则起身走出了病房。

看到李若茜的安硕忙转身向窗外,并不想搭理她。

李若茜在他身后叹口气道:“怎么了?情人关系一破,连朋友都没得做了?”

安硕只好转过身来,勉强堆积笑意道:“有事吗?”

李若茜笑道:“没什么事,看你不理我,不想和你成为陌生人。”

安硕低首一笑道:“有男女朋友分手之后。还能坦然做朋友的吗?你李若茜能,我做不到,我一看到你,不是恨你就是讨厌你,要么还想着与你复合,所以,还是陌生人的好。”

李若茜没有回答,转身就走开了,安硕瞅着她的背影,怒怒嘴,抱起胳膊,忽然又追着她,在李若茜后面道:“你想跟我复合吗?李若茜!喂,站一下!”

他扯住她的胳膊,李若茜回过头来,清晰回答道:“不想!”

“为什么?”安硕的脸上带满着难遮的委屈。

李若茜轻轻将手从他手中抽出来,笑道:“没有必要,这样挺好的。”

安硕道:“我知道,现在我对你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沈逸夫妇已经找到,现在你要做的事情,我不仅对你没有帮助,却还跟你站在对立面,所以放弃我,对你一点犹豫都没有。我一直想不明白,当初我在西餐厅向你求爱,你为什么要答应我?你是真得爱我吗?”

李若茜笑道:“如果没有感情,我为什么要跟你在一起呢?”

安硕道:“那你的意思是说你爱我了?可是我从你身上感觉不到你有多爱我,你跟我在一起,除了谈案情就是谈你姐姐的日记,关于我们两个人的未来你从来没有谈起过。”

李若茜语塞,半晌她道:“现在不是时候,我……”

安硕抢先道:“我知道,什么你染毒了没前途,你姐姐的事情使你没心情,还有一个更光辉高尚的理由:为了我的安全,不要彼此太在意。是这一套吗?“

李若茜笑了起来,如清香茉莉淡放,笑容美丽悦目。

她道:“对,我的话你记得很清楚,谢谢你的理解。“

安硕盯着她,千言万语难汇一句言语。看着她,像一缕自由飘泊的风,毫不留恋的拂过自己的面颊,只留下一股梦幻般的清香与不可及。

辉煌夜总会的吧台。

胡怡如与李若茜碰了一下杯,就在刚才,胡怡如的存款里刚刚多了八百万红纸币。

“我的第二笔财何时到来?”胡怡如嗑着瓜子问道。

李若茜斜她一眼道:“干妈,你也太心急了吧?你想每天都有大金进帐那是不可能的。“

胡怡如笑笑道:“我哪有那个意思,我只是好奇一问。”

李若茜倒着烈酒道:“该你得到的时候自然会到你的手中,不要跟唐僧学种蘑菇。”

胡怡如只好嗔怪的瞅她一眼,脸现喜悦的怒晕。

“猜猜,下次会有多少钱进你的户头?”李若茜饮着烈酒,问道。

胡怡如脸现紧张起来,拿捏着不好开口之态。

李若茜笑道:“两千万如何呢?”

胡怡如一激动,撕扯瓜子包装纸的手轻微颤抖起来,脸涨痛红,口不由自主的扩张。

李若茜笑道:“行了,你也是个见过大世面的人,何必为钱惊心呢?但是干妈,我有条件的。”

“你说。”胡怡如迫不及待的道。

“你要懂得配合帮助我,不能卖了我,不管是老虎还是惠知晚那边,最主要的是马局长那边。当然我会保证你的安全。“李若茜道。

胡怡如恢复常态,嗑着瓜子道:“那当然了,你要我有钱赚,我自然罩你,你关键时刻想着我这个干妈,我心里有数。我胡怡如就爱钱,谁给我钱我就爱谁,谁要跟我唱白文,制造难题,亲妹子我都不会原谅。“

李若茜忽然想起已故的如姐,痛感瞬间无可抵制的充斥进心里。

看了一眼视钱如命的胡姐,更觉出了如姐身上的柔软与无奈。

李若茜在心里道:“姐姐一定不会是像胡怡如这样的一个人,所以她才像如姐一样死于非命。我游移这个圈内至今,为什么没有人对我痛下黑手?所有的人都知道我在调查李若梅的死因,但是个个都没有把我放在眼里。是对我李若茜有恃无恐,还是姐姐的死根本与他们毫无关系?”

李若茜抓过一把瓜子,慢慢的嗑着,凝紧眉头,想着心事。

胡姐忽然问道:“你说黄心成进了警察局想替出自己的妹妹?”

“是的。”李若茜道。

胡怡如叹口气道:“他们兄妹俩幼稚到极限了。”

李若茜说:“黄心成现在还在等着马局长兑现承诺呢,可是你觉得马局长会说话算话吗?他手里握着惠博兴的证据,之前黄心成对我说,林雨忽然上门要他惠博兴手中的证据,我想多半是惠博兴的心愿,在黄心花入狱,黄心成安全感缺少的情况下,给他施加精神压力,黄心成果然崩溃了。在惠博兴的眼里,黄心成一直都是一条有口无牙的小丑鱼。“

胡怡如无语点头。

李若茜道:“一开始想去拦截他的,可是半路出了意外,终就做罢,我正在想办法救出黄姐的时候,他忽然搞出这样的麻烦,真是令我脑子不够用。“

胡姐斜她一眼道:“别惹事了,你以为姓马的会放过你吗?你小心你的处事。”

李若茜微笑点头,胡姐的这句话对她很受用。

马局长在办公室坐不住了,一上午没有等到安硕回局子,他索性直接驾车去了白仙人所在的医院。

在路上卖了一个水果蓝,气鼓鼓的推开向他问候的安硕与警员,进了白仙人的病房。

病房外的安硕清楚的听到了马局长带满陪笑与爽朗的问候声:“白老,身体可好啊?有失问候,多多恕罪啊。”

病房里的白仙人在美女陪练的搀扶下,半倚起身,嘴里不住的嚼着东西道:“不必来虚的,麻子,你想折磨死我还早着呢。”

马大梁闻听此言,连忙摆手陪笑道:“白老,吓煞小弟了。我哪有与您为敌的意思呢?怪都怪我手下的人啊,有眼不识泰山。“

白仙人将口里嚼不烂的东西吐出在美女陪练手执的小碗里,道:“我正想着怎么把你的犯罪证据寄出去呢,谁寄都不好使,我若寄了,你那个位子正好我儿子来做。“

马局长真慌了,他鞠躬陪罪道:“那可不敢,小弟一定好好表现。您养好了身体,我就亲自接您出院,关于我那个手下,我会好好的处罚他的。”

白仙人眼光一转,尖着嗓子道:“那我的货呢?”

马局长脸现尴尬道:“白老,打个商量吧,您是个真正的有钱人,有大气魄,我姓马的一辈子不及您的一个脚指头,那点货,您还要吗?”

白仙人脸色变得难看起来,他哼了一声,由于哼声过于用力,都清晰听到嗓子里的痰叫声,道:“我不难为你,你应该背地里烧高香才对,还想要我的货?岂有此理。“他一激动,剧烈咳嗽起来。美女陪练连忙上前给他拍背抚胸。

马局长尽管声音低微,却依然很有底气,笑道:“白老,您心里应该明白的,那些货,是您的手下不小心,从码头抢的吧?“

白仙鬼狂怒起来,他的脸猛然红透,双手不停的拍打着病床,张大着嘴,由于高度激动,奇怪的声音从嗓子里传达出来:“麻子,你不要敬酒不吃吃罚酒,你跟,李若茜,之间的那些合作交易,我清楚的很,你敢欺到我白茫的头上,你的位子真是做够了……“美女陪练一面柔声安慰白仙人稍安勿燥。一面将责怪的眼神瞅向马大梁。

马大梁从鼻子里哼了一声,待白仙人气息有所平缓,道:“白老,我是敬重您的,这么多年来,什么都是你们吃大,我吃小,现在小弟我贩运点货,你们就如此目中无人,那么也别怪我不客气了,我马大梁怎么说都是警察局的局长,这座小城的事,我说了算!”他说完,潇洒拂袖而去,白大仙又一次被气晕在病床上。

马大梁彻底被他这些所谓的兄弟亲友激怒了,堂堂警察局长,应该是受尽追捧与尊敬的,却反将过来,他要去看这些小城地头蛇的脸色,受尽他们的侮辱,惠博兴还算懂事的,及时力挽狂澜,冰释不快。

李若茜嘴中供出的抢货组织的名字,到底是真是假暂不详细追究,白仙人高度可疑,那个松下诚之助也难逃疑问,即便他当真清白,那么,一个外邦人,中国的警察局长罩了他那么多年,现在自己有难,挺身相帮,以报扶恩也是情理之中吧,马大梁迅速致电给李若茜,让她速来警察局办公室,他要用她来将松下诚之助手里的货挖回来,如果没有,就用他生产的丽水珠来顶货吧。

接到电话的李若茜风行一般到达了马局长的办公室,看见马局长正阴沉着一张脸,目光空洞的盯着面前的桌子。

李若茜明白,白仙人,让他觉到了侮辱与受伤,他这个人,也是自尊极高的。这点,李若茜以前的时候,有所领略。她心知肚明。

马局长看到李若茜进来,苦笑一下道:“若茜,你说这个安硕,是不是脑子进水了?他明明知道我与白仙人交情不浅,为什么还执意将他抓将进来。”

李若茜在沙发上坐下来,笑笑道:“他想为你好好的做事,可是吃不透你的心思,他那个人,不会巧妙的意会别人的意思,你得什么都跟他说的一清两楚的,否则,按照他的心思来做事,只会适得其反。自己却还不懂哪里做错了。“

马局长吸下鼻子道:“他是个好警察!可惜,不为我用啊。你说若他当上警察局长,会不会第一件事就会来抓捕我呢?”

李若茜笑道:“不会吧?我想,他对你的犯罪事实并不清楚,否则他怎么会将白仙人抓捕起来呢?这是好事,说明他对你没有威胁,比起那个李大飞,可是安全的多了。“

马局长摇头叹道:“他真是一朵奇葩。“

李若茜笑了起来。

马局长眼光忽然阴冷:“若茜,你说过的,松下老日本狗抢了我的货对吗?”

看着李若茜那张如梨花般清丽的脸孔,他道:“你得帮我弄回来,你知道该怎么做吗?”

“嗯。”李若茜点头答应道。

马局长欣赏着她的丽容,不由得撅起嘴问道:“那胡怡如手中的货怎么办呢?”

李若茜笑道:“你放心,我会帮你全部搞到手的。”

马局长忽然在心里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一切的一切,是不是都是眼前这个拥有着一张绝对标致的脸庞的女孩子做的?

他从来没有真正的考虑过,她进入药品组织,难道仅仅是为李若梅找出杀手那么简单吗?李若梅到底有什么难言的死因?自己从未听说过,从惠家更没传出任何消息。

这会不会只是李若茜一个幌子?这个女孩子一进入药品组织,就显示出她不凡的智慧与手段,现在想起来,有点奇怪。

马大梁阴笑的问李若茜道:“若茜,你认识的那个叫洛斩的调查员,怎么没有到警察局报到呢?你怎么会和调查员有联系呢?“

李若茜沉吟一下,轻轻一笑道:“说来话长,张调长,莫名被车撞死。“

马局长脸上的肌肉轻轻一抽动,随即浅笑重浮脸颊。李若茜道:“他是小琦的爱人,你不知道吧?小琦认定我是直接害死张调长的人,要我配合她报仇,说她仇人多如牛毛。其实那个洛斩……”

马局长的脸色变了起来,他手中把玩着一支笔,那么清晰的不自然化做满脸的红,暴露了他的心情。李若茜总算搞明白了一件事,马大梁,惧怕小琦。

这又是为什么?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我靠演技成圣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老祖宗又诈尸了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