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约会(1 / 1)

()李若茜索性将自己关在房间里,拒绝外界的一切干扰。本书首发来自书河小说网www.shuhe.cc

那首姐姐日记里的诗歌,小琦从已故父母床垫下偶见的诗歌,令李若茜百思不得其解,在姐姐的日记里,这首诗歌的出现,实则仓促之感严重。

姐姐只在简单记述她一天的正常的用餐作息之后,在日记的最后,莫名安插进这样一首诗,没有任何的交待与解释。原作,他作,毫无清晰可言。

然后再在其后的日记里,对于此诗歌的描述,更无半点线索。

如此隐匿实情,恐怕姐姐想一生一世不想让人洞察她的心事了。

可是,李若梅偏偏没有想到,她会有如此倔强的一个妹妹吗?

李若茜盘膝坐在床上,诗歌的内容她已经揣摩千百遍了,没探出什么所以然来,从表面来解释的话,如果小重天与杨柳,真指为小琦的父母,那么这首诗歌所表达的内容是在小重天与杨柳的故乡吗?

是在他们的故乡发生的故事吗?

所谓诗歌的感情成全与抒发,最是隐匿极深极易的实体。

意思不明了,摘字看看吧。

我在小重天杨柳的故乡

栽种下一颗相思树

所有泛着红与蓝的梦想的呓语

趁着我完颜妖娆

跟随在我哭泣的年华

我在小重天杨柳的故乡

隐藏下一个久远的心事

那些泛着黄与绿的誓言

像我低眸下的碎掉的痕

我绕指千百柔

只为收获一缕醉梦的清香

我在小重天杨柳的故乡

泪落一地孤单的翅膀

我憧憬着未来纯白的高尚

那时候

我零星的捡拾着

我遗落的唯美的泪贝

当我伸展开臂膀

发现

我如天使一般模样

李若茜不得不叹口气,摘字也摘不出头绪来,如果这只是一首普通毫无喻意的诗歌,诗中的一切名字的出现也只不过是巧合,这无疑就是在浪费时间了,马大梁交给自己的任务置之不理,如果在做无用功……

可是,如果只是一首普通的诗歌,为什么会在小重天与杨柳的床底下隐藏呢?

他们父妇隐藏成这样一首诗歌所谓何如呢?即便真有难知暗语在其中,就算公告天下,也无几人能看得明白吧?

难道里面有什么自己不明的公然语句?

很明显,那个叫小琦的也不知所云。

这实在让人匪夷所思。

相思树,呓语,心事,碎掉的痕,醉梦的清香,翅膀,纯白的高尚,唯美的泪贝……这些词语在诗歌中都是有间隔的,李若茜完全不明白是否所指不同,只是单纯提出来思考问题。

姐姐的暗语恐怕是难以记数的,她肯定是一边在记述日记时,一边随意想来暗语使用,她的这本日记,微妙精致的暗语,恐怕她本人历久时间,也不会完全记住的,如果是这样,自己该如何去详尽的解开姐姐的暗语呢?

为了解开她的暗语,自己通过在小城展开人际当中,不知不觉也让自己深陷下去,而姐姐的日记,却依然如一团迷雾,所知甚少。

李若茜叹了口气,她合上姐姐的日记本,去了松下诚之助的府邸。

松下诚之助看见她,大吃一惊:“你安全出狱了?真有手段。”

松下武将一杯茶递到李若茜的面前,朝他阴冷点头。

李若茜谢过了,笑对松下诚之助道:“暂时出来,恐怕还得进去。”

老虎抱肘点头。李若茜眼睛扫视过松下武,对老虎道:“这次码头失货,马大梁因痛生疯。白仙人被抓捕起来,马局长誓要与他决一死战,胡怡如与你也是他怀疑的对象。我被他放出来,也不是那么简单的。”

老虎眯起眼睛,喝口茶,眼神掠过自己的儿子道:“可是听说,这次失货的组织名称,都是从你李若茜的嘴里出来的。”

李若茜叹口气道:“是啊,我必须这样做。”

老虎脸孔微微涨红,不悦道:“可是关我什么事呢?难道你真怀疑我抢了警察局的货?”

李若茜道:“我什么都不想乱想。马局长铁定我知道组织的名字,我只能说出与马大梁关系最好的组织的名称,你们都是多年的合作伙伴了,彼此之间的默契与信任应该坚固无比,不会被我一声怀疑给震坏的,所以我说了。”

老虎没有接话,倒茶道:“马局长想怎么办呢?”

李若茜说:“我说了,他已经疯了,连白仙人的话都不听了,会听你一个外邦人的?毕竟你不是个中国人。这次出事,你又没有帮他多少。“

老虎沉吟几秒钟,道:“这次出事,他第一个跑到我家来威胁我,已经让我很是不爽了,惠博兴那边计谋连连,招招都是针对我老虎的,这么多年来,我老虎对他马大梁最忠心,可是,他却依然站在惠博兴那边,并且关键时刻利用他来打击我。”

老虎恼怒了,李若茜喝着茶没有做声。

他接着道:“原本应该情比山坚的。可是,马大梁疑心太重了,又没有主见,凡事让一个女人说了算,那个胡怡如比他还爱钱呢。他居然被她牵着鼻子走。”

这个李若茜清楚。自从李若茜说要给她七百万之后。胡怡如就对自己刮目相看了。

八百万进帐之后,她更是对李若茜几近有求必应。

像胡怡如这样视钱如命的人,最好相处也最阴险。

如果自己有一天对她毫无用处了,她会第一个出来将自己铲除掉。如姐不就是一个例子吗?亲生姐妹,也抵不过金钱在她眼中的地位。

“你说吧,松下先生。我该怎么办呢?”李若茜喝着茶问道。

松下诚之助抱起胳膊,沉吟半晌道:“这事我需要考虑,然后我会告诉你。”

李若茜点点头,看一眼一直紧盯自己的松下武,对他微微一笑,起身告辞。

出至门口,她忽然想起来,和李耀辉金枪鱼酒店的约会,林雨的故事她还没有好好的听下说辞呢。

她致电给李耀辉,告诉他,今天晚上,金枪鱼酒酒店见面,让他预定座位。

她总觉得会出什么意外的感觉,摸了摸包里面的枪。打车往辉煌夜总会赶去。

惠博兴为了实现自己对李耀辉的承诺,从林薇的手中得到晕天散的解药,他大约还没有对自己的这个旧部下忘情,晚上,把她约到了小城很是不错的海鲜酒店——金枪鱼酒店,用餐。

林薇自然整装待发,在同往金枪鱼酒店的路上,她的豪华的跑车如风般的飘过李若茜破旧的小卡车,带着一股张扬冷漠气息的渐行渐远。

李若茜接通李耀辉的电话,得知他早已经订好了房间,在里面等待她了。

李若茜加了一个车档,卡车像年迈的老人,发出轰轰的声响,向着金枪鱼酒店驶去。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靠演技成圣 老祖宗又诈尸了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