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讯仙人(1 / 1)

()白仙鬼的手下怀抱沉重药箱,猫身前行,其艰难程度可想而知,安硕等人同样猫身前行,却身轻如燕。//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

很快的就靠近了白仙人的手下,安硕等人手中的光亮,引起了白仙人团伙的强烈恐慌,安硕喊了一声:“蹲下不许动!”枪械的声音在狭窄的暗道里分外刺耳。

这一声叫喊同样惊动了前面已隔开一段距离的白仙鬼,他冲身边的两名手下一挥手,沉默两秒钟,又将吼叫声压在嗓子里道:“快走啊!出事了!“两名手下以最快的速度推动他的轮椅前行,还嫌速度超慢的白仙鬼,居然放弃坐行,自己同样猫腰同手下往道外冲去,他很快气喘吁吁,全身大汗淋漓,散着的长白发与修长的胡须随着身体的前行摆动着,像复活的千年老妖躲避名和尚法海的金钵。由于极度的恐慌与过硬的身板,速度居然超过了自己膀大腰圆的手下。

后面并未传来何人的追逐声,白仙人暗中松了一口气,待他逃出密道,见到外面的阳光时,迎着广阔的自然,长长的扬脸呼着气,剧烈的喘息使他的身体夸张的上下摆动着。

也顾不得呼吸是否平息顺畅了。根本不顾及手下的他,自个儿朝溪口停车处狂奔而去。手下人见状,慌忙紧跟自己老板其后,因为看白仙鬼的架式,他若上了车子,定会弃他们而去,枉自逃命

但是令白仙鬼惊恐万状,无路可逃的是,赶往西溪口的警察,正好与白仙鬼狭路相逢。老头儿绝非勇者,所以他胜不了,看见警察的白仙鬼干脆一屁股坐倒在湿漉漉

的地下,绝望的右手捶着浊泥地面,满脸痛哭之相。

安硕一行人大获全胜,成功将白仙人一行抓捕进了警察局。

马局长站在办公室门口,看着颤巍巍的白仙人由警察的搀扶进了审讯室,口里发出老年人“啊啊”的声音。

马局长看着一脸兴奋的安硕跑过来向他一打军礼,报告道:“报告局长,成功抓获……”

没等他说完,马局长就一个拳头打上他的头顶。怒道:“你把白仙鬼抓捕进来做什么?李若茜呢?“

安硕摸着疼痛的头颅道:“她陪同新上任的叫洛斩的调查员做实际调查呢。本书首发来自书河小说网www.shuhe.cc白仙人也是她偶然发见的。”

马局长的脸色怒将起来:“放屁!什么新任调查员?白仙人跟谁交易呢!”

安硕一头雾水状,轻轻摇头,“不知道“还未说出口,突恍然道:”难道是跟她……“

马局长哭笑不得道:“安硕。白仙鬼由你来审,出什么事你给我担着。货呢?”

安硕由于紧张,鼻尖上密织了汗珠,道:“带回来了。”

马局长怒视他道:“先放那儿,白仙人你给我搞定!“

安硕看着马局长气极败坏的进了办公室,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如此贩毒大亨被抓捕,难道不该发挥一下局长威严,惩办一下吗?

安硕底气却莫名忽然高涨起来,带领一名笔记员进了审讯室,看着全身打着哆嗦的白仙人,像坐在冰箱里一样的寒冷状。

安硕威严发问道:“白仙鬼,把你的犯罪经过从实招来!”他一拍桌子,白仙鬼打了一个寒战。随即抬起他混浊的眼睛。

正欲开口,却打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喷嚏,声势比安硕的威严都猛烈。他阴冷的细眼瞄上安硕的脸道:“招你个头的啦嘛,我招,我冷,送我回家,一大锅童子尿还没熬好呢。“他朝安硕一打兰花指,娇滴滴状。

安硕冷笑一声道:“你的名气在小城里数一数二的,进警察局也非首次,难道不想对你的犯罪行径发表点看法吗?“

白仙人道:“看法?有的!我想回家的。“

安硕怒了,拍案而起:“白大仙。少装疯卖傻,你那点鬼把戏我清楚的,再不老实交待你前后的犯罪事实,恐怕你就没有机会活着出去了。“

白仙人忽然怒生眉目道:“你小子,最好对我客气一点,否则你也很难再呼吸几天新鲜空气了。“

安硕狂怒,厉言厉语令白仙人不住的浑身颤抖,只把白仙鬼吓得老泪纵横,却丝毫价值之言都未言语。时间不早了,安硕烦燥起来,他一拍桌子,道:“那你今天晚上就呆在这儿吧,好好的反省,明天我们再继续,我就不信你有多大的精力和我耗。“

白仙人由于疲累,眼红唇白了,他一再强烈要求喝口大桶里的山泉水,均遭冷待,安硕前脚刚踏出审讯室,他就咕咚一声倒在了地上,全身抽搐,呻吟不已。闻听声音的安硕急忙折回身来,对于白仙鬼的举动疑慌交加,只好请示马局长,马局长已经夹着包准备下班了,面对安硕的无措,他淡然回答他道:“去请示你女朋友吧,看看她想怎么办。你照做就行,我说过了,这事交你处理。”他拍拍安硕的肩膀,离开了警察局,下班了,他要回家吃饭睡觉了。

安硕没有更好的办法,只能将似命在旦夕的白仙人送到了医院,很快的,白仙人的儿子赶到了医院,还有几位哭哭啼啼,不明身份的年轻女人。想必应该是陪白仙鬼练功的。

躺在病床上的白仙鬼裂唇微张,一句含糊不清的话语从嘴里面飘了出来:“我的尿,我的尿,还没熬好……“

他的体硕健壮的儿子,垂泪安慰道:“爹。你放心吧,你儿媳妇已经给你熬好了。“

“药效,药效……“白仙人依旧不放心道。

儿子又附耳上来:“放心爹,药效没差。“

白仙人这才放心下来,脸显微笑,不再言语。不消两秒钟时间,打着震耳欲聋的呼噜,山睡过去。

安硕派两名警员看守在白仙人的病房外,自己匆匆的出了医院,直冲到李若茜的住处,将在房间看着姐姐日记的李若茜像提一只鸡一样的提到了门外。

李若茜被他提的胳膊生疼,照他的胸口捅了两拳,以解心头之恨。

安硕冲她狂怒道:“我问你,你搞什么呢李若茜?搞什么?!那个调查员是怎么回事?你到底在玩什么?你知道你让我的工作很难做?!你难道非要跟我站在对立面吗?你这样做,我无法保护你!”

李若茜揉着被他提的生疼的胳膊道:“你无需保护我,做你该做的吧,我早就跟你说

了,你不需要太在意我。“

“你真贱!”安硕骂她道。

李若茜叹口气,道:“对呀,我贱了许久了,你才知道,如果你觉得我李若茜是你升迁路上的麻烦,你可以甩了我,反正爱情对于我来讲,已经是可有可无的奢侈品了。”

她说完,欲进屋,安硕在后面低怒道:“这是你说的,我安硕没有说!”

李若茜没有回头,平然道:“我说的,我同意,我理解你,我们不合适,分手了。“

她关上门进了屋,安硕望着她的背影恨恨的一跺脚,咬着牙,低首快步的往回走。

为什么?安硕不明白,今天抓获白仙人的计划应该很完美,却换来上司不阴不阳的态度,为什么自己不顾命安,抓获药品大亨,却好像成众矢之的,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他不明白极了,马局长面对难题,为什么让自己去找李若茜讨主意,这难道不是对自己的莫大的讽刺吗?由于自己的女朋友是李若茜,便做什么都不对,甚至立了功都受不公待见,而这个李若茜,却只活她自己,从来不会顾及自己的感受,什么事情也不会讲与自己听,自我,过于自我的性格,令安硕感到厌透恨透了!没有人可以阻碍他对事业成功的追求。做警察是安硕毕生最大的热念,为了江山放弃女人是做为一个男人最稀松平常的事,别说一个李若茜了,就是她嫦娥又待如何呢?李若茜?!他心里恨恨的想着,“去~你~妈~的!”他骂道。

就在李若茜接到林雨约会的那一刻,一件意外的事情发生了,黄心成忽然致电给她,说她想去警察局将自己的妹妹黄心花换将出来,他已经在家里盘膝静想三天了,生命对他已经已然没有了意义,代替妹妹死亡是他目前觉得结束生命最完美的一种方式。

李若茜发动卡车,想赶在黄心成的前面拦截住他,李若茜清楚的想到,如果他此时进了警察局,就无疑进了惠博兴的圈套了,他无法救出自己的妹妹,他们姐妹俩只会一起殒命,一旦他进了警察局的大门,要再想出来,就难于上青天了,李若茜恨不能将车飞起来,她无意之中闯了两个红灯,待她觉得不对劲时,发现后面两辆交警的摩托车正以最快的速度追着她,她手中操纵的这辆破卡根本不是交警胯下的摩托车的对手,挽救黄心成已经成为不可能,她干脆靠边停车,等待交警对她实施严厉的处罚。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靠演技成圣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老祖宗又诈尸了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这个傀儡太凶了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