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道交易(1 / 1)

()林薇忽然走近胡姐身边,道:“我也是个女人,我能看吧?”

她伸手欲扯过胡怡如手中的布包,这时李若茜忽然起身,一个力道推开林薇,照准她的脸就是狠力的一巴掌。本书首发来自书河小说网www.shuhe.cc

受到重击的林薇恼羞成怒,张开双手就要上去撕扯李若茜的头发(这是女人最笨也是女人最软弱的要害),李若茜忽然从包里掏出枪指向她,照准地板就是令人肉跳的一击,林薇受到强烈惊吓,双手举在空中,本能做着投降状,满脸恐惧。

李若茜怒道:“一直以来没有好好的收拾你,你居然如此得寸进尺。”

感觉被受侮辱的马大梁双目阴冷,盯住李若茜手中的手枪,未及言语,胡怡如赶紧一旁笑着解围道:“你瞧瞧,就吵两句嘴,就动刀动枪的,李若茜,赶紧把你那支手枪收起来,小心你马哥给你治个非法携带枪支罪。“

马局长忽然站起身,走到胡怡的面前,向她伸出了手,死死的盯着她的脸。胡怡如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她必须乖乖的将包交到他的的手中,还要找出完美谎言来解释包中的大金。

但是一切突如其来,让胡怡如口才皆失。只剰慌张,只能暗地希求李若茜能随机应变。

李若茜算是看出来了,姓马的与林薇的突然造访绝非意外,今天马大梁如果看不到包里的东西,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吧,这事太简单了,林薇已经十分之惧怕李若茜手里的手枪,明知道她不会冲向自己开枪,但那个东西朝向自己一指,谁知道会不会莫名走火呢?太恐怖了!

李若茜直接将包从胡姐的手里夺回来,枪一指马局长,拉开门就冲下了楼梯,一面嘴里道:“胡姐,女人的秘密是永远不能让男人知道的,我下次再来送给你吧。”

胡怡如只能咽口唾沫,眼睁睁的同攥在手里还未热的大金泪别,一面将仇恨般的眼神瞅向林薇。

马大梁微微一笑,胡怡如听见楼下传来了争吵声,莫非,姓马的连警察也带来了?这是怎么回事?李若茜卖货难道被姓马的盯梢了?

她因紧张有点口干舌燥,瞅着一脸得意的马大梁,不由得站起了身。

李若茜是被楼低下的警员拦住了,是以安硕为带领下的警员,此刻,李若茜由于不肯交出手里的包,同安硕发生了强烈的争执,李若茜的反抗令安硕愈来愈怒,当马局长出现在楼梯口的时候,他情急之中一个巴掌挥上李若茜的脸庞,五个红指印清晰的留在李若茜白皙的脸孔上。

李若茜惊愣之中,失去了反抗,安硕趁机将包从李若茜的手里夺过来,怒视她一眼,走向楼梯上马局长的身边。本书首发来自燃蝎小说网www.ranxie.com

马局长得意一笑,回头望一眼已喘倒气的胡怡如,走下楼梯,将布包一个底掉,里面的大金全部堆在了地上。随着这一倒,马局长和胡姐的脸色变了起来,那里面除了几捆钱,更多的是女性的生理用品与内衣。胡姐倒吸一口气,原来那布包下面居然别有内容。

马局长搓着腮,回头笑望胡姐道:“这是怎么回事啊?你们在搞什么呢?“

胡姐底气壮了起来,昂首挺胸走下楼梯,怒视马大梁的脸,却将巴掌抡在林薇的脸上,道:“居然敢跟我玩心眼,活得不耐烦了。”

林薇吃了两个哑巴亏,气得眼充血丝,敢比兔睛。

马局长将脚下包里的物件怒踢一边,潇洒一挥手道:“原因不想问了,没有意思,收兵!“自己先气宇宙轩昂的走了。

安硕也对手下警员一个挥手,走近李若茜的身边,欲言又止,满脸歉然。

李若茜赌气的将脸扭向一边,适才被打的脸孔还隐隐作痛,他叹口气,离开了夜总会,林薇也紧跟其后,想溜之大吉。李若茜从后面对她道:“你先走着,我会找你的,你等着我。”

林薇早就脚底摸黄油,迅速消失了。

李若茜回过头,对一脸复杂表情的胡姐道:“事不宜迟,我们去卖货吧。”

胡怡如一面走上楼梯一面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想吓死我!”

李若茜说:“我为了稳中求安,其实是没有来由的只做一次试试看,我拎着包故意进银行又到此,居然真有人盯梢,幸亏我想的周全一些。”

胡怡如折身上楼道:“马大梁受了侮辱,一定不会善罢甘休,我不会和你共做此事的,你答应要帮我卖掉的,害我刚才空欢喜一场。还有,把你那些丢人的内衣收起来,什么年代了,还鼓捣些那样没女人品的内衣。”

李若茜将地下横七竖八的内衣物品迅速收进包里,离开了夜总会。

她开着自己那辆小卡车,直冲进小城一处偏僻的树林,穿过层层丛林与青草。最后在一处临溪的空旷处停车,步行穿过溪流,跨过一片矮坡,来到一处低洼的湿地,双手拨开浓密的青草,探身走了进去,刚进到里面时还能听到石洞滴水般悦耳的叮咚声,愈往里走湿气愈重,清凉无比,只是异常黑暗,李若茜打开手机上的手电筒,弓腰走了半个多小时,她停住脚步略作歇息,她猫腰猫累了,大声的叹口气,将光亮来回的有节奏的挥动着,这时,对面也出现相同方式的挥亮,李若茜黑暗中一笑,大声的叫了一声“斩哥“。

那边回应了一声,李若茜继续猫腰前进,听见了枪械收起的声音。

“怎么样?”李若茜问道。暗道的高度始终让她无法直起身子,她腰酸背痛,干脆蹲了下来。

密道里除了叫斩哥的还有五个人,都真枪实弹的备着。连李若茜都不例外,让她找到了一种地道战的感觉。

洛斩(斩哥)道:“我们慢慢的等吧。买家还没有来呢。”又问:“为什么不在存货的密道里等,偏等在没货的密道。难道你对他们还是没有信心吗?这可不行。”

李若茜道:“什么都要以防万一,刚才在辉煌夜总会做过实验了,警察局疑着我呢。“

洛斩道:“你太胆大了。你不怕有人从背后给你放枪?“

李若茜笑笑道:“我时刻做好了准备。“

洛斩摇头道:“为了你姐姐,你什么都不顾了。“

李若茜说:“更为了这座小城的明媚。“

洛斩沉默半晌,正欲开口,来道口处忽然传来了光亮,“来了!”斩哥说了一声,大家起身往来者方向猫去。

“咕噜咕噜“的车轮滚动声渐行渐清,来行人走近了,洛斩倒退两步,看向后面的李若茜。一面收起枪,李若茜笑迎上前道:”白哥,居然亲自挂帅。“

白仙人悠坐轮椅,道:“许久没有享受过这刺激了,今天过来玩玩。哈哈哈……”

李若茜一笑道:“那我们开始吧。货品在另外的密道里。“

一行人跟随李若茜重新猫出了密道,在道口的另一侧极其隐秘的杂草中,手下人极其费力的将白仙人的轮椅提起到另外的密道里。

如此复杂隐秘的道口,不知道李若茜是如何这么快记住的,普通的人若来寻口,定会晕头转向,猫行在另外相同高度的密道里,正当李若茜深感腰肌劳损时,脚下踢到了一个硬件,她如释重负般的笑起来道:“这儿,这儿呢,可算走到了。“

很快的,几架通明的大灯瞬间被打亮,几箱药品散发无限诱惑力的呈现在一行人的眼前。静静地,仿佛善歌妖娆的静容待起的妖姬。

李若茜同洛斩打开箱子,白仙人激动的示意手下往前推动轮椅,伸手一摸里面没差的药品,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捋上胡须点着头,眼眼里射出的喜悦的光,亮过高度白炽灯。

李若茜在强烈的光照中看向白仙人,发现他眼、唇血红,须发皆白,身体精干瘦削,像一具风干千年的老妖精。

老妖精左手一挥,手下人立刻将一个大箱提到他的面前,白仙精笑脸望向李若茜道:“这里面一共是说好的八百二十三万,你数数?”

李若茜接过来,打开,令他目眩的一捆捆的钞票强烈冲击她的视线,难怪那么多人为钱而亡,这东西,的确对人有相当诱惑与杀伤力。

她将皮箱啪一声合上,道:“不用数了,白哥信得过,这们的交易总算完成了。“

白仙人微笑点头,示意手下人推着他渐离道口。白炽灯也随即收起,白仙人的手下每人怀抱一个沉重的箱子,猫着腰,缓慢的往密道外捱去。

李若茜在黑暗中与洛斩相视一下,一行人迅速向密道相反一侧而去,终于以最快的速度猫到了海边的小仓库。李若茜一行人从仓库墙壁众多的一扇门中而出,已经甚感腰肌劳损过度的李若茜终于可以伸直身子,舒筋活骨。

李若茜刚觉骨肉得点舒展。门却被“嘭”的一声推开,安硕伙同警员闯进仓库,迅速围起了李若茜一行人,安硕的眼光机警一转,又环视一下四周,李若茜手中的钱箱却不知何时已经不见了手中。

安硕一脸冷厉的走到李若茜的面前说:“你来这儿干什么?他们是谁?”

李若茜望向一旁严肃的洛斩道:“我跟你介绍一下吧,这位叫洛斩,是上级刚刚下派的调查人员,听说小城有重大的印尼药品走私活动,并且经常在此处交易,今天特意陪他过来实地调查的。“

洛斩微微一笑,为了打消安硕一脸的疑虑与警惕,他将证件交到了安硕的面前。没有错,证件确实是真的,而他也确实是上级委派的调查人员,安硕有点晕头转向了,调查人员,调查小城药品走私,为什么不直接到警察局报到,却跟李若茜搅和在一块儿?她到底玩的什么把戏?

李若茜笑向安硕道:“我适才在西城溪边发现了白仙人一行人的影子,该不会他们是来药品交易的吧?你不带人去看看吗?”李若茜将一个小门打开道:“这是一条密道,你带领警员一直追下去,会追上他们的。”

安硕时刻盯梢在此,是为了追查李若茜或者胡怡如一行人的影子,但是此刻他更认为,如果能抓将起一个像白仙人这样的贩毒大亨,那无疑就功大了。

安硕当机立断,一行人跟自己进密道,另一行人快速赶到西溪口,两边夹击,务必将白仙人一举抓获。

马大梁好像是很惧怕白仙人的,如果安硕将白仙人缉拿归案,马局长的脸上会变换何种表情呢?恐怕姓马的做梦也不会想到,白仙鬼会被带进警察局吧?

“这太有意思了。”李若茜在心里笑道。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靠演技成圣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