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得大金(1 / 1)

()黄心成清酒一杯,凉菜还未上桌的时候,一个人的造访令他意外不已,来者,一脸媚笑,修长的身段在一袭白裙下完美尽现。//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

黄心成对这个人不陌生也不熟悉。只知道她是做为李耀辉的未婚妻出现在这座小城的,没错,这个人就是林雨。

带着一脸的警惕与意外,黄心成请她入屋就坐。

精致的坤包往茶几上一扔,手指优雅的夹上一支烟,拿过黄心成面前的打火机点上,浅浅吸一口,笑道:“我的到来,是不是令你很奇怪?“

黄心成毫不虐待自己胃的大嚼饭菜道:“无事不登三宝殿吧?“

林雨看着他,道:“一个人孤单的混到现在,不觉冷清吗?李若梅一走,我知道你早晚都是这个结局。”

黄心成将不快连同饭菜一起咽下去,道:“到底想干什么?赶紧说,别打扰我喝酒的雅兴。”

林雨一笑道:“黄心成,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尽管说,在所不辞。”

黄心成放下筷子,叹口气道:“真有你的,跑上门来发扬雷锋精神。但是这个世界上没有第二个雷锋。”

林雨笑起来:“你说话蛮逗的嘛。我是看你有难处了,想来帮你一把。”

黄心成端着酒杯看着她道:“那好,你说说,我现在有什么难处了?”

林雨脸变严肃起来:“我是跟你说真的,你不想得到别人的帮助吗?你不会是个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吧?现在这个年代的人都不识抬举,面子至上会让你伤心透顶吃大亏的。“

黄心成拿起筷子无意的拨着眼前的菜肴,半会儿没有吭声。

林雨将烟捻灭在烟灰缸里,跷着二郎腿,当黄心成的眼神盯向自己脸孔的时候,她忽然道:“我对你手里的惠博兴的证据感兴趣。“

黄心成愣在那里,脸慢变微红,他害怕了,这让林雨开始咄咄逼人。

“黄总。依你现在的势力与地位,惠博兴的证据不仅仅是块烫手的山芋那么简单,它已经变成了定时炸弹,随时会让你死无全尸。你难道夜里能寐吗?“

黄心成撇起嘴,深吸一口气,道:“你去问问李若茜答不答应我把证据交给你,那份证据在她的手上。”

“什么?”林雨怒容道:“你把它交给了李若茜?为什么?”

黄心成重新拿起筷子道:“没有为什么,你来要晚了。Www..Com“

林雨拎起桌上的包,道:“那好,希望你说的是真的,如果你敢骗我,我可以原谅你,惠博兴可不会原谅你。“

她带点负气的一步步走出宽阔的客厅,黄心成在后面瞅着她婀娜的身材,气吼一声道:“为什么都来找我的麻烦!我黄心成难道就只有死的份儿吗?!”

林雨站定身子,回过头,阴冷的笑容瞄着他道:“这是你的命,从你呆在李若梅身边第一天起就决定了,你好好的想想,有什么新鲜想法就来找我,不过,我恐怕是没有太多的时间陪你这样低智商的人周~旋。”

门被结结实实的关上,伴着让黄心成胆战的颤声。他将手里的筷子狠命扔向地板,搓着脑袋,眼泪都似控制不住,但他还是难逃“饭桶”一关,最后的他轻叹一声,将筷子捡起来,继续喝着酒吃饭,和着淌到鼻腔渗进嗓道的眼泪。每一口酒菜都咸涩难咽。

妹妹在警察局命在旦夕,自己爱莫能助不说,却也自身难保,他不明白他活着所为何如?黄心花消失在自己的身边,让他感受无尽的恐慌与落寞。他再次停住筷子,手捂上脸,无声痛哭起来。

林雨还没想出绝招约见李若茜,她居然就在惠博兴的办公室里遇见了她,如此相逢,让林雨有点莫名尴尬。她随意的打一下李若茜的胳膊,一副无所事事模样的坐在一边的沙发上。

李若茜的笑容朝向惠博兴,朗声道:“姐夫,好久不见了,气色怎么不太好?”

赔给马大梁那笔钱尽管很破财,但他并不觉得自己气色何处不好,看着李若茜那一张幸灾乐祸的脸,他的怒气令他很是无奈的燃烧起来。

他深叹口气,将火气压下一半道:“赶上倒霉事,遇人不淑,破财消灾了。“

李若茜朗笑出声道:“姐夫是个大气之人,何为小钱耿耿与怀呢?”

这话听起来更像是讽刺,惠博兴恨不能上去抡她巴掌,或者剥光她衣服,让她脆在自己的伟岸下求饶。

他没有回声,有时候一个人面对侮辱时,沉默是对对方最好的回击。

李若茜面对他的至高回击,忽然问道:“姐夫,我姐姐曾经派人去美国杀害李耀辉,这事知情吗?“

惠博兴面不改色,但难逃眼神的突变。他沉默半晌,望一眼坐在沙发上同样沉默的林雨,怒道:“我跟你说过N遍了,惠家的事你少插手过问,你属驴的?怎么就是不听呢?“

李若茜道:“这关乎我姐姐的清白,我当然要过问了,如果跟我的姐姐无关,我懒得将手插进你们惠家,你以为那里是个多么高级的洗手间?”

林雨在后面笑了一声,李若茜瞄上惠博兴恼怒不已的脸庞道:“现在两个版本,有人说,那些杀手是李若梅发过洋去的,还有人说,是你惠博兴做的。谁做的已经不重要了,反正逝者如斯,真实沉甸在时光的夹道,会历久弥新,我想说的是,这个世界拥有阴阳两面,但是物极必反,人也一样,你说呢?林雨?“

李若茜忽然将问题探向林雨,令坐在沙发上不发一言的林雨像被什么咬了一口似的惊神。

林雨看着惠博兴恼怒的眼神,对李若茜答非所问道:“改日我们找个时间好好坐坐,我有事要找你。“

李若茜用后背听着林雨的回答,对面前的人微微一笑道:“我答应姐夫的事情会帮姐夫做到的,这是我们之间的约定不是吗?你没有背信我也不会弃义,再几天我再来找你,还有,那份合同,如果黄氏企业想退出的话,就由我来接手吧。我现在的胃口已经膨胀的连我自己都害怕了。“她站起来:”我走了。“

她向林雨打个招呼,就扬首挺胸的走出了办公室。

剰下脸色愕然的惠博兴与林雨面面相觑

李若茜未下楼梯,就被何人一把从后面拽住胳膊拖了回来,那人力气真大,她感觉自己像飘起来一样的被抡回到走廊的一侧。

李若茜定神看向那人,原来是李耀辉,他笑道:“你刚进公司我就盯上你了,你来找惠博兴做什么?”

李若茜甩开他的手,气恼的道:“吓死我了,我想他了,来看看他。”

李耀辉笑道:“不是吧,是不是想我了,想来偷偷看我?”

李若茜白他一眼道:“是!想你想的每晚都睡不着!你信吗?”

李耀辉道:“女人如佛。信则有,不信则无。我相信!“

李若茜笑笑,扯上他的胳膊,望了一眼惠博兴的办公室道:“我有空请你吃饭吧。来吗?”

她一脸的神秘感,让李耀辉的心脏剧烈跳动起来,他故意压低声音道:“来呀!说吧。哪儿呢?“

李若茜拍他一下道:“宇宙酒店。“

说完她又觉得脸红,想起上次在宇宙酒店的那次冲动,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想多了,脸居然不可抑制的变得绯红,燃烧起来,她赶紧改换场所道:“金枪鱼酒店。”

李耀辉“噢”了一声,一笑道:“这家酒店没有客房。”

李若茜斜他一眼,道:“我过几天再约你。”就匆匆走下了楼梯。她总是那么来去匆忙,充满活力,李耀辉每次跟她一起,都感觉像回到了自己烂漫的十八岁,散漫的校园青春,她身上那股清爽与纯净,让他每每想起触及,总是心跳加快,欲罢不能。磁极一旦对了,有什么办法可以不让对方吸附在一起呢?除非在未靠近之前有一方选择远远的离开。

他等待她的约会,哪怕只是噪杂中的深情相望,她仿佛给了他一个人生,因为这几天的等待,每天的日出、日落,变得充满了兴奋与想象。因为这几天的等待,伴随自己的每一声呼吸,仿佛世界只剰下了美好与快乐,为了那短暂的一刻,宁愿付出一生去等待而不懂回眸。

李若茜兴冲冲的冲上辉煌夜总会二楼小房间,将一个大布兜毫不客气的扔上胡姐的脸,直中胡姐的脑门儿。

胡怡如扯过布兜,斜眼嗔怪她道:“你想打死我吗?你个不孝顺的小东西!“

李若茜兴奋道:“打开来看看里面的东西,你会喜欢的。“

胡怡如一面盯着她一面用手拉开布兜的拉链,手伸进去,摸了两把,脸现惊诧的停住了手,直到李若茜大笑出声,胡怡如才将头迅速低下在布袋上:那里面一捆一捆的全是钱,是李若茜卖货而来的,总共八百三十二万人民币。

胡怡如眼睛睁得大大的,可能是血冲上头的关系,脸涨得痛红,和李若茜说话的腔调都有点打着颤抖:“若茜,你全卖了?把货?”她几乎要哭出来了:“你卖给谁了?安全吗?没被人盯梢?被人盯梢就完了……”

话未说完,房间的门突然被人忽得一声推开,随着这忽的一声,胡怡如条件反射般的将布兜口呼的一下合上,将那八百多万的红纸币掩在黑暗中。

马大梁走进了房间,后面跟着一脸得意之色的林薇,马大梁环视一下房间,最后将眼光停留在胡姐手上攥得死死的布包,问道:“那里面是什么东西?”

胡怡如将脸望向李若茜,李若茜扶马局长坐下,笑笑道:“我们女人用的东西,不方便你看的。”

林薇忽然走近胡姐身边,道:“我也是个女人,我能看吧?”

她伸手欲扯过胡怡如手中的布包,这时李若茜忽然起身,一个力道推开林薇,照准她的脸就是狠力的一巴掌。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靠演技成圣 老祖宗又诈尸了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