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露河床(1 / 1)

()柯耀胜脸色煞白,勉强积出点笑容道:“事情不是我干的,我是受人指使的,我是迫不得已的,不信你可以问松……松下先生。”

松下诚之助骤然眉头紧皱,他将恼怒的眼神朝向柯耀胜,努起嘴,陷入沉默。好像有什么莫大的难言之隐。

这个柯耀胜实在是可恶,他背后的那个主子,不该是他松下老虎来说,得罪人的事他才不会踏在中国的地盘上干呢。他对柯耀胜轻轻一笑道:“小兄弟,你的事情我怎么知道呢?你应该去找你真正的主人,而不是跑来我这里为难我。“他又将脸朝向马局长道:”马兄,你还是再到别的地方去碰碰运气吧。“

松下诚之助满脸的幸灾乐祸让马大梁愈加气愤不已,他狠力打上柯耀胜的后脑勺,差点让他眩晕在地,马大梁揪起柯耀胜的后脖领,怒道:“你小子今天要不说实话你就死定了,我让你同李若茜一起到阴曹地府去做判官,你若肯戴罪立功,那我还可以放你一条生路,你自己想清楚!“

受到强烈惊吓的柯耀胜瘫软在地上,口水都流到了地面,他抓住老虎的腿哀求道:“松下先生,救救我,求求你,你是了解我的一切的,由你来告诉马局长我是被谁迫~害的,我若自己说了,即便马局长放过我,他也不会放过我的……”他的眼泪让老虎感到极度的讨厌,这个该死的东西怎么就粘住自己不放了?他为什么要为这样一个胆小如鼠,胆大如狗的东西去背黑锅?!松下老虎将柯耀胜用脚踹到一边,扭过头,生气的抱起胳膊。

马局长狠狠将柯耀胜踢了几脚,将一张伪笑的脸转向老虎道:“看来你知道那个人是谁?那么就烦你告诉我吧!我已经没有时间再跟你们种蘑菇了!”

松下诚之助依旧凝着眉头,不想言语之态。马局长怒不可遏起来,他厉声道:“姓松下的,你要这样配合我,那往下你在这座小城的生意就怪我姓马的不照顾了!”马局长气恼中一个挥手,带领手下的警员欲撤,老虎从后面叫住了马大梁,笑道:“马兄何必生气呢?进来喝杯茶吧。”

停住脚步的马局长叹口气转过身来,点下头,同老虎进了客厅。

柯耀胜的眼泪要将脸下的泥土和成泥,他思绪万千,觉得怎么着都难逃此次一劫。更不想同李若茜一起双入阴间做小鬼。他忽然从地上爬起来,疯狂向外面冲去,没有防备的警察慌忙之中去拦阻,被截的柯耀胜的叫声比老虎养在院子里的狼狗叫声还大。马局长从屋里出来,冲着警员一个挥手,潇洒的命令道:“让他走!我看他能跑到哪个地球村去。“

暂得自由的柯耀胜脚底像踩了哪吒的风火轮一样的瞬间无踪。马局长的两辆警车没有朝向下一个目的地开去,却返回了警察局,从老虎的客厅出来的马局长明显的冷静了很多,他确实是疯狂过头了,居然带着警员去查自己的货,虽说他们都对自己上司一贯的违法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但是如此明目张胆,又处在调查之中,不得不让人替他捏一把冷汗,他们更不明白,这些所谓的调查人员,整天在小城山吃海喝的,到底查到了什么证据?从来到小城至现在,问的警员最多的不是什么案件问题,还是“这座小城里什么东西最好吃?甚至会不会包含着“这座小城哪里的姑娘最漂亮?”如此调查,让颇有后台与势力的马局长有恃无恐也属正常现象。

柯耀胜踉跄跑到了惠府,也不按门铃,疯狂的拍打着惠家别墅的大门,小琦一脸惊慌的打开了门,柯耀胜居然大声叫着惠博兴的名字,从书房中出来的惠博兴恼怒异常,他一把将柯耀胜提进自己的书房,将门雷劈一声的关上。

惠博兴浑身都在颤抖,他气得语无伦次,半晌才用颤抖的手指着他道:“你,又跑回来干什么?怎么还不快跑路!“

柯耀胜像一只饿极了的狗一样软趴在地上,哭腔道:“我跑不了了,马局长冲到我家,把我揪到松下诚之助的家,从松下的嘴里套出了你的名字!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只好再跑回来找你救命了!惠老板,你得救我啊!……“

闻听柯耀胜话的惠博兴吓得瞪大了眼睛,他一拍书桌,桌上的烟灰缸都蹦了起来,他怒涛汹涌的道:“老虎怎么会知道你的事情?你出卖了我,居然还跑到我家来此地无银三百两!你是不想活了!”

柯耀胜只差嗑头了,道:“我没有告诉他你的事情,我不知道马局长是怎么知道的。【高品质更新】我本来是想求松下先生帮我的,没想到警察跟着我到了松下先生家……”他痛哭起来。

惠博兴在书房里转着圈,最后他叹一声气道:“事情都是你惹出来的,我爱莫能助,你自己想办法吧。现在,请你滚出去,我永远都不想再见到你!”

柯耀胜闻听此言急了,他一咕噜从地上爬起来,冲着惠博兴道:“你不能这样不负责任,是你让我去码头抢货的,现在出了事你又想甩掉我,惠老板,你不能这样对我!“

惠博兴坐下在座位上,微微一笑道:“是你从李若茜的包里偷记住马大梁运货日期,怂恿我去违法乱纪,我打算去举报你,你呢?“

柯耀胜在无语中几乎要笑出声来,他舔着干裂的嘴唇,半晌道:“如果没有你的允许跟安排,我会有力量去做吗?你自首?你才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呢!”

惠博兴的眼中升起阴冷:“柯耀胜,我是告诉你可以去做,但我是否告诉你不在万无一失的情况下不要动手,你发现是李若茜在接货,就算是没有其它组织的加入,你也不能暴露你的身份,可是你呢,人多、李若茜在场,情况在对你极度不利的情况下你还要凑进去分一杯羹,这就不怪我了,货你是分到了,但是钱你有命去花吗?你有没有想过,如此重要的任务。李若茜居然会让你偷记下接货的时间地点,你不觉得这其中有诈吗?你是中了李若茜的圈套了。“

柯耀胜眨巴着眼睛,努力的想着惠博兴话,他终于也回过味来,回敬道:“你知道这是李若茜的圈套,你怎么不早说?恐怕你也是后知后觉吧?“

他这话让惠博兴怒了起来,他从座位上站起来,对他一挥手道:“你可以回去了!不送!”

柯耀胜不知道自己的退路在哪里,继续同他粘滞的商量着,惠博兴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银行卡给他道:“这里面的钱够你善后的了,至于货嘛,你当然要从哪里来还到哪里去,你已经给我造成了很大的麻烦,我想姓马的还在等着我的解释和表现呢。还有那个松下诚之助也在看我的热闹。可是这事有这么简单吗?要死就一起死。“

惠博兴的脸上罩满了冷笑。

柯耀胜将银行卡迫不及待的拿过来。一面问着密码,一面不解道:“您是怎么想的?“

惠博兴忽然对柯耀胜笑道:“如果你的抡货是李若茜的一个阴谋,那么其它组织的抢货呢?我不知道她想玩什么?我想,这抢货的里面应该也有松下诚之助的一份。“

柯耀胜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道:“你的意思是说,松下先生也参与了抢货?“

惠博兴笑笑道:“极有可能。”

柯耀胜愈发不明白了,道:“那李若茜到底想得到什么?她因为接货失利已经快要命归西山了。”

惠博兴笑道:“这次她能不能死在警察局,她都最好死在警察局,她同李若梅一样,死了比较省心。虽然她们也都说不上是坏人。”

柯耀胜若有所思的点着头,不知道他是真明白,还是不明白装聪明。惠博兴拍拍他的肩膀道:“还不想死是吗?”

柯耀胜当然拨浪鼓般点头,惠博兴笑笑道:“那么你接下来做事就要动动脑子,这次的事情我可以帮你搞定。”

柯耀胜闻听此言,感恩戴德,恨不能嗑头谢恩。

正当马大梁宣布李若茜的末日时,令他意外的事情却发生了,调查人员突然要审讯李若茜,一切都让马大梁处理的天衣无缝,调查人员咋又变卦呢?马大梁索性横下一条心,他才不相信,以他几十年的党员身份,为国家鞠躬尽瘁,死而后遗这几十年,会被一个无凭无据的黄毛丫头给将了军。他全力配合调查人员审讯李若茜,反正姓李的上绞刑架都是迟早的事,尽由你们审讯去,不怕她那张伶牙俐齿的嘴里说出难听的话来噎着就行。

这次只来了两名调查人员,像例行公事般的,看着李若茜一脸憔悴的走进审讯室。

李若茜坐下在对面,其中一个年约五十左右的调查人员笑道:“气色不错,看来没有受太多委屈。”

另一个三十左右的调查员也脸露笑意。

李若茜叹口气道:“这次真是玩命了,马局长已经有点丧心病狂了。“

“没错。“年轻调查员道:”如果不是丧心病狂,怎么会随便给人制造一级通缉令呢?真是太令人发指了。“他的脸上挂满了怒意。

年长的调查人员道:“若茜,这次你受委屈了,放心,我们不会让你在里面呆太久的。过两天,我们就会找个理由将你放出去。“

李若茜不无担忧的道:“可是,你们调查人员内部意见并不统一,而且你们的上级一直在凡事压制你们处理警察局的事,我想尽快出去,免得夜长梦多。张调长,你应该能明白我的意思。“

张调长点点头道:“我明白,我当然明白,你放心,我们自有办法。“说着,将眼光朝向一边的王副调长。

王副调长也表示会尽快处理李若茜目前的危机。

从审讯室出来的两名调查人员对候在外面的马局长道:“暂时不要对犯人移交法院,犯人嘴很硬,不肯开口说话,好像很绝望,我们再审她两次,如果她再执意不肯开口,那就只能移交法厅处理了。“

马局长闻听此言,高兴异常,李若茜也有今天的沮丧,真是令他万没有想到的。

他恭敬的将两位调查人员送出警察局,正欲转身进局,就见惠博兴那辆熟悉的轿车停在了警察局的门口,他嘴里骂道:“妈的,居然跑到警察局跟老子求饶来了,惠博兴,这次不好好收拾收拾你们这些地头蛇,对不起我头上的警徽。“

他没有向惠博兴打招呼,冷冷的一个转身,潇洒的进了警察局,惠博兴只好厚着脸皮,叹口气,一路追赶马局长的身后。

在马局长的办公室。

惠博兴将一条名贵的香烟递到马局长的眼前,笑道:“孝敬你的。“

马局长瞅了一眼香烟,怒目圆睁道:“少来这一套!不抢我的货,这样的香烟我看都不看。“

惠博兴赔笑道:“惭愧,教导手下无方,谁知竟然惹到您老的头上,虽然是我同意他抢货,但实不知是兄弟的货呀,这都是李若茜从中设下的圈套,我也是被她耍了……”

马局长一个挥手道:“行了,都甭给我解释了,你们这些人都该划分哪些类,我很清楚,你就歇歇吧,话多了劳神,你再怎么花言巧语,也改变不了我货被抢的事实。”

惠博兴赔笑道:“这个自然,我会把货原原本本的还给你的,并且会额外补偿你所受的损失,你看如何?”

马局长闻听此言,从抽屉里掏出烟,找着火欲点上,惠博兴急忙将自己的火机打出淡蓝色的火递到马局长的面前,帮他将烟小心翼翼的点上。

马局长吸了一口,吐出几个烟圈,道:“我也不是个不好商量的人,我就怕别人敬酒不吃吃罚酒,既然你如此懂事,我们也交情不浅,这次的事我就权当你失误,但是关于补偿,你刚才也说过了……“

惠博兴在心里咬咬牙道:“你开价。”

马民局长呲牙一笑道:“你是个有钱人,在这座小城里也是大有名气的阔老板,我不是讹你,我的货被你抢了将近一半,就再赔给我两倍的货品的钱吧,这都是跟你抢的货成正比的。如何?惠大老板。“

惠博兴闭下眼睛,破财的愤怒在心里面激烈燃烧起来,好你个马大梁,趁机如此狮子大开口,这真是一种变相的讽刺跟教训了。他真不明白自己已经洗手如此多年,这次居然会鬼使神差的为这点小利铤而走险,最后却让自己损失惨重。不管此刻他的心里再怎么波涛汹涌,但他的脸上依然挂着淡然歉意的微笑,点头道:“行,马兄很照顾小弟,明天我就把帐划到你的户头上。“

马局长呲着虫牙高兴满意的笑了起来,眼神中透出明亮的得意,让惠博兴心里的恼怒愈加浓烈。

他欠欠身子,对一脸春风得意的马大梁道:“那么马兄,咱们之间的误会解除了,是不是该谈谈李若茜这个丫头了?你想过没有,我是被她算计的,那么其它组织是否也与她有关呢?“

马局长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无踪。他的脸上慢慢堆起阴冷,努着嘴道:“什么意思?兄弟,你比我了解她,说说看。“

惠博兴道:“兄弟小瞧她了,莫不是她将兄弟贩运货品的时期泄露出去,以成一己私利的?“

稍作深思的马局长连忙摇头道:“不可能。我用一级通缉令将他挟制的服服帖帖,她哪会因为跟我的一点小梁子,就把自己的命搭进去?!”

惠博兴笑笑道:“这就是马兄此次转货失败的最大原因,你很不了解她,没有十足的考虑与把握,李若茜是不会做任何事情的,即便没有把握也得保证自己有活路,如果她真得害怕兄弟手中的那张一级通缉令,依她的个性,她又怎么会败的这么惨呢?这不是也很超出兄弟的想象吗?“

马局长点头道:“是啊,原本以为交给她李若茜,定能万无一失,所以才谁都没任,单单任命与她,谁知……“他确实也百思不得其解,但他逃不出通缉令的想象范围。

“如果她对兄弟的通缉令有恃无恐,会因为什么原因呢?“惠博兴继续点拨马局长道。

马局长凝重思索起来,愈思索眉头凝得愈重,以至于最后脸上升有了慌张。

他摇着头:“不可能。”

“兄弟想起什么来了呢?”惠博兴微笑问道。

马局长嘴里不说,心里却把调查人员念叨了无数遍。他忽然也觉得不对劲了,今天调查人员忽审李若茜,并且做出不矛移交法院的指示,并且将李若茜的心情令人不可思议的描述的黯淡无光。难道是为了麻痹自己的神经?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未免就有点小麻烦了。上级调查人员真要用心查自己,完全不用费太多的时间与周折,因为一向有恃无恐的他,很多的罪状,身边的警员都能朗朗上口,他慌张实属正常情绪转变。

惠博兴仿佛洞察了马大梁的心思,微微一笑道:“马兄,头上的虱子不碍事,也不能老顶在头上,得想办法处理处理,最好是让它们自己爬下你的头皮,杜绝后患啊。“

马局长烦燥起来,道:“博兴老弟,有什么话明着说,别绕弯子了,我马大梁就不喜欢山路十八弯样的谈话。“

惠博兴道:“上级调查人员就是你头皮上的虱子,这虱子也分大的,小的,咬人厉害的,凡事凡人不能一概而论啊。“

马局长睁大警惕的眼睛,挠挠后脑勺,听着惠博兴下面的讲述。

“马兄,想过没有,如果调查人员当中有人不愿意罩你,追求一身正气,你该怎么办呢?“惠博兴抱起胳膊,瞅着马局长道。

马局长一拍桌子,手指向惠博兴,不无感激的道:“还是兄弟关键时刻出力啊,你说的太对了,我太忽略这个最最重要的问题了,我今天晚上请你喝酒,一定你要赏光。”

惠博兴摆摆手,笑道:“这都是小事,请也是我来请,还有一事不知道马兄想过没有?”

马局长的眼睛又大了起来,惠博兴道:“这次小城的组织抢货,马局长能想出个大概吗?”

马局长脸现烦恼道:“组织那么多,我哪里想的过来?”忽然眼光一亮道:“不知博兴老弟有何高见哪?“

惠博兴笑笑道:“如果与李若茜有关,那就好办了,你想啊,她才认识几个小城组织呢?她要放线,就只能在她认识的几个组织内放线而已。那么,李若茜与哪几个组织熟悉呢?“

马局长的眼神里放出异样的光芒来,眼前的惠博兴聪明啊,想事情如此汤水不露,是啊,他所说之话,太有道理了。如果是这样的话,就太好办了。

一股怒恨交织的眼神又重现在马局长的眼底,他发誓,不把这些目中无人的组织好好教训一顿他就实在对不起自己身上的警服!尤其是那个松下诚之助,首当疑犯。之前还在自家院子里装得如此无辜,与他堂堂中国人,堂堂华夏子孙,卖弄中国口才,不可原谅!

还有牢中的李若茜,居然如此目无尊长,目中无人,他同样发誓要把她得意的线条一一用大剪刀剪断,让她在牢里面痛哭无声。凄哀相见黑白无常。

套用中国女皇的一句处世名言:顺我者昌,逆我者亡。虽然他是公非母。

如果真将李若茜的线条一一剪断,那么,那么蹲在牢房里吃着牢饭的李若茜该怎么办呢?这步棋,是否真把自己给将进去了。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老祖宗又诈尸了 这个傀儡太凶了 我靠演技成圣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