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根溯源(1 / 1)

()李若茜坐在车里,一直看到四队人马和平的解决了那三百箱药品之后,她才发动车子离开。【高品质更新】

不用李若茜的通知,密切关注码头的马局长与他的爱将孟副局长早已经知道了货物被抢之噩耗,两人恨不能抱头痛哭一场,居然敢来抢自己的养老钱,这令马局长不能原谅,居然如此目中无人,四个组织来跟自己过不去,他铁青着脸,坐在夜总会楼上的房间,气得浑身发抖。

黄心成,林薇,孟幻生,胡姐,李若茜,人马齐全的坐在那儿,全都大气不敢吭一声,等待马局长的发泄。

这时,林薇忍受不住了,气愤的道:“这都怪你若茜,我们冒着生命危险好容易将货物运进小城,却毁在你的手上,马局长那么信任你,把大任落在你肩上,谁承想你也是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

说完,将不满的眼光朝向马局长。

马大梁咬着嘴唇,忽然冷笑出声道:“这真是***邪了门儿了,我马大梁贩点药品,怎么全小城的组织几乎全知道了,都踩着点来抢我的货,而且都像有恃无恐的样子。这是怎么回事?“

说着,将疑问的眼光瞄向大家。

林薇抢先道:“这事跟我和黄老板没有关系,我们一直呆在印度尼西亚,将命系在裤腰带上,最有发言权的人应该是李若茜。“

一言提醒屋中人,大家都把眼光朝向小城接货的负责人。

李若茜叹口气,掸着裤腿道:“不知道。“

胡姐使劲拍拍她的胳膊反问道:“不知道?若茜,一句不知道,可不能让你从一级通缉犯的位子上下来噢!“

李若茜苦笑一声道:“我也没想着要下来,命运多戕,没办法。“

马局长因生气双手抖动的停不下来,他阴冷的望着李若茜,恨不能用口袋里的枪一弹结果了她,用死亡通缉令都嫌便宜了她,此次失利对马局长来说,意味着一种绝望,同样的事件放在李若茜的身上,竟被她表现的如此不屑与轻松,这是最让马局长不能原谅的。

此次行动泄密,最应当怀疑的人是李若茜,她诡计多端,所以马局长才想出用一级通缉令来挟制她,但是这样的结果,让他无论如何也想不透这是李若茜所为,难道她不怕死吗?再者药品被抢,对她有何好处呢?马局长的怒意让自己觉出了晕眩。

那么,就让她死吧,反正她活在这座小城,怎么看都像是个麻烦。

第二天,马局长将反抗中的安硕用大巴掌重重闪倒在地之后,再次命令他缉拿李若茜入狱。等候法厅审判。这个丫头,这次怎么也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了。

错当被罚,李若茜不等安硕抹着眼泪发动警车,自己拎着包袱来到了警察局自首。

让安硕原本沉痛的心愈加无法跳动。他上前意欲抱住她,李若茜对他道:“你还是配合你上司的命令行动吧,还有,你还可以告诉上级调查人员,说贩毒大亨李若茜被捕,请他们速来调查。Www..Com“

安硕真不明白,如此命运当头的时刻,她居然还能开出玩笑来,难道真得已将生死置之度外了?安硕气急交加,前列腺炎发作,身体心理愈加痛苦不堪。

另一个犯前列腺炎的还有黄心成。像经过漫长世纪一样的终于又回到了拥有宽敞客厅的美丽的家,得已有空闲和心情品着功夫茶,想着晚上吃点什么好菜,来壶红色还是白色的酒,让他心里有点不适之不安。好像有了心理病症,总怕下一分钟警察又会冲进门,马局长又会生出什么高明的计划,将他再次带入恶运的泥潭。

黄心花呤着泪陪着哥哥喝着香茶,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黄心成瞅妹妹一眼,看她许久未见,已胖得有点走相,在心里气恼的全面否定了她关于想念担心自己的那番“情话”,如果真像她说的那样,“夜不能寐,食不下咽”,应该人比黄花瘦才对,怎么还能让脂肪在自己的身体里如此放肆呢?又联想起上次在辉煌夜总会,李若茜面守马局长控述自己惨害胡姐之时,黄心花最后面对马局长的愤怒,面对自己的牢狱之灾,居然果断的选择明哲保身,不发一言,任由警察第二天将他用手铐铐进警察局,她也不露一面,不来惜情,这些,黄心成都记在心里呢,那股彻骨的凉意,令他每每想起,不由得不寒而栗。亲妹子,也是大难来头各自飞的。

黄心成斜一眼妹妹的胖脸,叹口气道:“这次李若茜可惨了,成为一级通缉犯,我想她马上就可以去见她姐姐了。姐妹俩上辈子是不是欠了这个世界太多了。这辈子非要这样来还。”

黄心花尖嘴喝着烫茶说:“她玩火玩大了,她比李若梅聪明,可惜她缺少的就是李若梅身上的那股厚重。不过你说,是谁告的密呀这次?没有十足的把握,谁敢来抢马大梁的货呀?我想这肯定是内鬼干的。”

黄心成喝茶摇头叹气,他更想不出一二三来。

黄心花冷笑一声道:“搞不好还是李若茜从中搞鬼。”

这话黄心成不爱听了,他撇妹妹一眼道:“她难道想要让自己成为一级通缉犯吗?你这话不成立。“

黄心花冷笑道:“那你得问她去了,她肚子里棋盘太多了,这次不是她棋中的一步,就是把她自己给将进去了。你等着瞧吧。“

黄心成听妹妹一说,也不由得嘀咕起来,他听妹妹的话已经习惯了,很难再拥有**的人格魅力。他将不安干脆也向妹妹发问:“你说心花,这次我真得平安了吗?那马局长不会再找我麻烦?“

黄心花瞅他一眼道:“这事还没完全过去呢,我看你不如躲开这座小城吧,去个别的地方生存,眼下我觉得这样最好,马局长没有必要满世界非找你黄心成做事。“

黄心成闻听此言,不满的尖起嗓音道:“让我跑?马局长的犯罪事实我一清二楚,我一跑,他还以为我要告发他呢,俗话说的好,不怕眼前晃,就怕看不到。“

估摸这句俗话是他自个儿想出来的。

黄心花叹口气,用可怜兮兮的眼神瞅着自己的爱哥。她的眼神令黄心成即气恼又不舒服,他想起沈逸夫妇,不由得紧张的问道:“沈逸最近还在黑磨坊村吗?有没有监视好他们。千万不能让他们跑喽。”

黄心花道:“你放心吧,我一直派人盯着呢。他老实着呢。“

黄心成道:“多给看守他们的兄弟一点钱,现在这个社会,没有钱是没有人为你卖命的,把你抠门的性格暂时收一收。“

黄心花嘴里面痛快的应着,心里面大不服道:“整天给钱,只不过是些小市侩人,给他们的那些钱已经够让他们偷着乐的了,给多了有什么用,难道不知道现在黄氏企业面临着什么危机吗?和惠博兴的合同迟迟不能如期行动,扭转公司乾坤的时刻遥遥无期,充当什么大款,以为还有贩毒时期的那股钱彩吗!”

心里面这样想着,脸不由得气的生红,不发一言,低首喝茶。

马局长处理李若茜的速度很快,超过了以往任何的案子,就是处理想当年名震小城的“六具抛尸案”时,也没这般神速,他恨不能像当年日本兵进到中国农村,用刺刀挑住孩童放在刀尖上摇晃着取乐解恨一般,将李若茜也用刺刀挑起来摇晃以解他心头之痛恨。

马局长的心情确实不怎么好,从他那两只发红的眼球上就可以看得出来。

李若茜忽然强烈要求见他,说她忽然回忆起一件事,有可能就此可以得知抢货的其中组织之一,如果运气好,可以一发破获所有抢货组织也未可知。

马局长疯狂的将李若茜提进审讯室,发红的眼珠狼狗般的朝向李若茜。将其它警员喝令出去,单独听取讯词。

李若茜讨了一杯水喝了,首先向他提意道,她毒瘾快犯了,请求马局长拜托胡姐哪怕不择手段搞几瓶丽水珠给她,再就是她道:

“我在码头看到了一个叫做柯耀胜的人,这人谎称是我姐姐的大学学友,不幸被松下诚之助揭穿他的虚假身份,狡猾的松下诚之助便与他达成了不可告人的秘密,还有,此人精通惠家家史,虽然美其名曰:为关心李若梅而研究惠家。但是我觉得此事没有那么简单,所以这次,他突然出现在码头争货大战中,我觉得很有意思。“

马局长耐心的听完她的讲述,哑着嗓子问她道:“你的意思是说,他有可能是受了松下老日本狗的指使或者是惠家的指使?“

李若茜道:“我不能说太多,你自己想吧。“

马局长破口骂道:“你***都是准备棺材板的人了,还***顾忌什么?!“

李若茜回敬道:“对,我都是将死之人了,我***还告诉你这些没用的干什么?你***又不会把我从一级死刑犯的位子上撸下去。“

马局长咬牙点着头道:“柯耀胜?等会儿把他的住址给我写下来!真不明白你又要出什么幺蛾子,这个时候说你想起疑点。但是我提醒你姓李的,无论你玩什么花招,只能让你更快的走上你梦寐以求的阴间大道。你不信可以试试!“

党员马大梁将警帽一戴,整整警服,斜她一眼,铿锵有力的步伐走出了审讯室,一面吩咐警员将李若茜提进牢房。

马局长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的扫击了柯耀胜的庭院住房,马局长亲自带兵亲征。踏着满是污水的柯氏杂院,骂骂咧咧的命警员仔细搜索住宅的每个角落,连冰箱都没有放过,搜索结果是:柯耀胜并不在屋里。

马局长像过去威武的大元帅一样的叉着腰,站在泥泞不堪的庭院里转着圈,最后他下令,两个人留在原地,暗中等待柯耀胜,其余人马随同自己再次出动,向松下诚之助府邸进发。两辆警车带点浩荡的开向松下别墅,响亮的警笛声响彻在这座有点乌烟瘴气的小城。

柯耀胜就是被这鸣魂般的警笛声吓坏的,他刚从受雇人那里挨了一通雷劈般的痛骂,回到自己杂乱不堪的屋里,就听见朝向自己的住处愈来愈近的警笛声,慌张的双腿好像真得瘫痪了一般的软了三分钟,终于恢复了骨感,借助住宅的天然地理位置,向山上密林中跑去,在里面躲着,心里面迅速的思索着,这样躲着并不是办法,警察早晚都会找上来,说不定警察现在就已经在向自己的身边进发了,被抓到只能是死路一条,该如何办呢?跑回自己主子那里去自然同找死也差不多,他兴奋的想到了一个人,松下诚之助,那个狡猾然而温和的日本人,想到此,他疯奔向老虎的别墅,他有幸去过一次,并且牢牢的记在了心里,就想备不时之需,相信他有求于自己,应该会帮助自己暂逃险境的。

他在小城里疯狂的跑着,拦下出租车的同时,警笛声就持续长鸣在小城的上空,天色骤然阴沉下来,忽然刮起一阵狂傲的风,卷着地下零星的垃圾与尘土横扫过街上的人与车,与鸣着的警笛一起,肆虐在这座小城原本清净的空气中。

司机师傅在柯耀胜的怒令中开得飞快,可以说是以最快的速度到了松下诚之助的家。柯耀胜扔下大钞也不用找零,在刺耳的警笛声中慌乱的敲着松下家的大门。

这时,两辆警车先后开进了松下诚之助的院子,柯耀胜双腿一软,吓得差点跪倒在地。

松下家的门被打开,老虎神色凝重的出现在了门口,身后站着一脸阴冷的松下武。马局长一个矫健跳下警车,伙同警员走到一脸凝重的老虎面前。马局长一拍吓得瑟瑟发抖的柯耀胜的肩膀,笑对老虎道:“你的手下还挺聪明的,知道关键时刻靠老板。”

松下诚之助咬唇笑道:“马兄误会了,我跟他之间不存在任何交易。我适才还在奇怪,他来到我的门前有何贵干。“

马大梁冷笑道:“姓松下的,这么些年在中国,中国话学的不错,都会跟中国人玩文字游戏了,可惜你再怎么变着花样说,事实是改变不了的。不如把我的货还给我吧,这么些年,我罩你不少,你可不能恩将仇报。“

松下诚之助淡然笑道:“马兄真是误会了,不信你可以问这位小兄弟,他今天来找我何事之有?“

马局长将脸转向浑身哆嗦的柯耀胜,用手一拍他后背,道:“说说吧,来找松下先生何事之有?”

柯耀胜脸色煞白,勉强积出点笑容道:“事情不是我干的,我是受人指使的,我是迫不得已的,不信你可以问松……松下先生。”

松下诚之助骤然眉头紧皱,他将恼怒的眼神朝向柯耀胜,努起嘴,陷入沉默。好像有什么莫大的难言之隐。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靠演技成圣 老祖宗又诈尸了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