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处逢生(1 / 1)

()漂漂大酒店里的一餐饭,几乎让马大梁囊中羞涩,他暗自甩着已干瘪的钱夹,满脸凄然。//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

豪华的圆形雕龙玉桌上,围满了满嘴油光的官面富态的人物,他们便是此次的调查人员,马局长是极近奢华,桌面地下横七竖八的名贵酒瓶,每一瓶都让马大梁的心中为之一痛。

但是这餐饭钱马局长花得并不称心,调查人员来者未满,张调长与王副调长并没有给马大梁这个面子。

圆脸圆眼的主调长洪湖水拍上马大梁的肩头道:“梁兄,尽管把心放进肚子里去。”倒满了酒的酒杯又端到马局长的面前。

张调长此时正在另一家豪华的酒店同自己的妻女用餐,他好久没有见到自己的女儿了,眼眶里不禁呤满了泪水。他不住的给女儿夹菜,盯着女儿看不够,恨不能将她吸进自己的眼球里带走。

他招眼看着一脸愠怒的妈妈,道:“我过几天会带她到我母亲那儿,老人家很想念她,你不会不同意吧?”

小琦冷眼瞟过张调长,道:“那得看我的心情了,如果我没有这份心情,恐怕你什么都得不到。”

这句话是当年他抛弃小琦时说的话,此时传入他的耳朵,让他更感一丝悔意。

他不由得握上小琦的手道:“原谅我,我也有很多的苦衷,那个时候,我的妻子并不肯与我离婚。“

小琦将手抽回来,眼泪已不自主的充满了眼眶,道:“你从来就没有为我为女儿做过一点什么,包括你现在离了婚,也不是因为我和女儿,是你们本身就有问题,而你竟然拿来表现你的忠诚……”汹涌的眼泪让小琦住了口,缓和一下情绪接着道:“我大学一毕业,本来可以有辉煌的前程,可我为了选择相信你,被迫成了今天这样的结局,在惠家做一个被人使唤的保姆,并且到今天没有任何的自由,我已经受够了我!我为什么要听你的差遣,我上辈子欠了你的吗!“

她越来越不可抑制的愤怒,让张调长只能选择默默无言。看着被受惊吓的女儿梦琦瞪大无辜清彻的双眼。

张调长的手摸上女儿的头,说:“我这几天觉得心里面很慌,总觉得有什么事要发生,可又说不出所以然来,我想……”

话未说完,小琦恼怒的打断他道:“你够了,你的这些话我已经听腻烦了,如果你没有其它的话要说,请你原路返回吧。本书首发来自燃蝎小说网www.ranxie.com“

张调长再次握上小琦的手,怕她抽回,用力握住道:“我当然还有其它的话要说,这才是我这次要见你的理由,小琦,如果你愿意,这次我忙完任务,你就跟我结婚吧。“

这应该是小琦最想听到的话才对,可是此刻忽然撞击上她的耳膜,反而让她有点恍若隔世的感觉,该如何回答他呢?这个自己爱了恨了这么多年的男人,并发誓要一辈子恨下去的男人,终于愿意负起一个男人的责任,来用一生一世照顾她们母女俩,看来,他曾经对李若茜的承诺没有错,可是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他的所作所为已经让她寒心透顶,并且选择永远不再相信他,所以,面对他此刻的承诺,她该如何回应呢?迫不及待?太显得自己过于低三下四了,断然拒绝?仿佛又逃不开心的悸动,所以,她只能带着几分女人的傲骨说:“现在我不想回答你这个看似好笑又无聊的问题,我得好好的想一想,是否该把我和女儿的一生交付给你这样一个背信弃义的男人。”

于是张调长只能在心里长叹一声,在细雨密织的夜晚,目送着女儿和自己的情人,上了出租车,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他才转身,淋着清凉的雨丝,深思着自己的往事与未来,行走在被雨吻湿的马路上。然而,就在他想到女儿,唇角勾起一缕微笑的时候,一辆车从身后将他撞飞起在空中,在夜的魅容里划出一道不清晰的弧线,后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张调长当场毙命。

这只是一起普通的交通死亡案件,肇事司机正在强力的缉拿之中,马局长宣誓尽快破案,他特意将此沉痛消息告知李若茜。李若茜想到了梦琦,由于悲痛,她的情绪无可抑制的陷入了低谷。

没过两天,王副调长接到任命,由于小城调查人员过多,让他即刻返回原在部门,不得再滞留小城半日。

这样的任命真让王副调长暗中松了一口气,但是他心里对于张调长死亡的悲痛,重到难以呼吸,他走的那天,天还持续漂落着小雨,他跟张调长第一次来到小城的时候,也是濛濛细雨的天气,张调长一下子喜欢上了小城的雨景,每每临窗观看,感叹道:“如果小城没有黑暗,天空的雨水应该比蜜还甜,景色也比天庭更为琦丽。“

这样的话语就像是描绘一种梦想的画卷,事实上也是自己的理想画卷。

可是,今天如此美丽的雨景,却少了一个人在看,少了一个极爱这座小城的的人在看,只不过是想好好的做一个人,做一件事,什么时候,在这个世界,在这个华夏文明依然充溢的国土,美好的画卷要用鲜血来梁红?

没有人再来调查李若茜,再试图想掰开她的嘴。她只能被警察局移交法院,证据确凿,铁证如山,李若茜也是一副视死如归的神情,马局长轻轻一拍她后背,带点暧昧的笑道:“走吧,再到一趟审讯室,例行一下公事。”

她走进审讯室,疲惫的靠在椅子上,对马局长笑道:“你赢了,我马上就要死了,能在我死之前告诉我,李若梅是谁害死的吗?“

马局长倒吸一口气:“什么……李若茜,你到现在还问你姐姐的死因?你都……”

他甚是无语的盯着她,燃上一支烟,拿手指着她训道:“请问美女,知道了有用吗?你还不如直接去阴间问你姐姐来得痛快,我现在就算告诉你,李若梅是我掐死的,你又能奈我如何呢?“

李若茜摇摇头道:“奈不了你如何,只是想知道,好奇!“

马局长只好叹气道:“你这人有点偏执!“

“不。“李若茜叹口气道:”我只是担心你,如果我姐姐的死因跟你有关,我才知道接下来该用什么态度面对你。“

马局长一愣,道:“你什么意思?“

李若茜伸个懒腰说:“我还不想死,马哥,你得想办法救我出去,以绝后患。“

马大梁吸着烟,百分百不明白她话的意思,他更宁愿相信她因害怕,失心疯了。

李若茜打个哈欠说:“您还记得吗?马哥,您的证据,在我的手上,复印了无数份。“

马大梁冷笑出声:“切……“

李若茜紧接着道:“我知道您不在乎,即便公告天下,凭你的路子与人脉,也伤不了你一根毫毛。我听说,调查人员快收兵了。“

“你到底想说什么?“马局长不耐烦的道。

李若茜道:“他们总得找出点什么回去吧,总不能说全是谣言,小城的警察局干净至极吧?可是你打算让谁顶罪呢?“

马局长小声冷笑过头,乃至忍不住大笑出声:“你啊,你一死,调查就结束了。”

“不行。”李若茜摇摇头道:“我不行,有一个人我已经帮您安排好了,她最合适,恰好她手中的证据我相当齐全。”

“谁?”马局长有点紧张起来。

“胡怡如,你的情人。”李若茜弹着裤腿道。

“什么?”马局长意外之中站了起来。

李若茜笑道:“您不觉得她最合适吗?对您又有威胁,加之人老珠黄,您也该换换口味了。“

马局长怒起来:“李若茜,你什么意思?你居然敢打小怡的主意,你太放肆了!“

李若茜道:“你同不同意随便,反正证据我已经放出去了。我不信你可以左右法院的乾坤。你只要让我出现在法厅,我就让那份证据出现在法厅。“

马局长笑道:“你骗我吧?李若茜?你吓唬三岁小毛孩儿呢?“

李若茜同样抱之一笑道:“我不做没有把握的事,我得给自己多留条后路不是,你不是想知道谁抢了你的货吗?我到了法厅会告诉你,把那些组织的名字全部说出来戴罪立功,狗咬狗,他们会不会咬死你,你就等着瞧。让检察院的人再查你一次。“

“你疯了是吧?“马局长骂道。

“我早就疯了?你不知道吗?何苦来惹我呢?马大梁,你咬我,我的嘴也不能闲着。咸鱼还想翻个身呢!“李若茜怒目圆睁。

“小怡和我的证据在谁的手上?”马局长压低声音问道。

李若茜平息下怒火道:“我告诉你也不妨,白老仙人的手上,你去管他要吧。”

马局长猛然站了起来,一个猛力的巴掌挥在李若茜的脸上,气愤交加道:“胡怡如真是疯了。居然会让你李若茜认识白仙鬼!我不明白她到底想玩什么!?“

李若茜没有回答她,她吐着嘴里的血,冷漠的撇过马大梁的脸,在心里一字一句的说:“你就是个十足的笨蛋!”

还有,张调长死了,小琦的梦想破灭了,这个狠毒的女人到底是个什么背景,一直让李若茜甚是伤脑筋,她看着马局长带满气愤的脸,忽然道:“小琦,她怎么办?”

马局长居然意外的吃了一惊,愤怒的眼神之中忽生一股恐慌。李若茜的心里随着马局长眼中的恐慌跳了一下,一股强烈的兴奋充斥进李若茜的心里。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老祖宗又诈尸了 这个傀儡太凶了 我靠演技成圣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