夺货大战(1 / 1)

()躺在病床上的惠知晚恨不能长翅飞起来,来完成此时心中强烈滋生的所有愿望,她喝令自己的贴身护士帮她接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将老虎的儿子松下武叫到了自己的病床前。//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

红发年轻人低拉着脑袋坐在惠知晚的床前,眼泪像点点闪耀的星光,在眼里放着光彩,更加闪耀的不是泪水,而是徜徉泪水中的那股阴冷。

“说吧,姐,想让他怎么死?”松下武扬脸问道。

惠知晚嘴角的伤口还在激痛之中,并不敢大声讲话,只好用收敛中的最甚的怒音道:“他先等一等,看看我哥哥的动作,如果他的处理并不能让我满意,我们再行动。现在当务之急,是李若梅的妹妹李若茜。她手中莫名掌握了我的犯罪证据,我虽然门路广,但我担心。“

松下武点着头,怒意在眼中燃烧起来,他道:“姐姐让我做什么都行,只要姐姐高兴。”

惠知晚抬起手来,无视力中去摸他的脸,松下武急忙接过她的手,轻轻放在自己脸上,道:“姐姐放心,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可是你父亲那边……我听说,他已经知道你为我做事。”惠知晚不无担忧的问道。

松下武的脸孔阴起来道:“他不会奈我如何的,他是我的父亲,如果父亲可以拿枪打死自己的儿子,那么儿子也同样可以拿枪打死自己的父亲。”

纱布下的惠知晚的脸上艰难的露出了笑容,可惜谁的肉眼也看不到,她赞美他道:“阿武,你的身上具备了一个日本男人最高的忠诚与勇气,我很欣赏你,很喜欢你,这次我出院,我一定会好好的报答你的,就怕……“她没有说下去。

松下武将她的手使劲的握了握,示意她将语言继续完整。

惠知晚叹口气道:“听医生说,我脸部受伤不轻,很有可能会留下疤痕,只怕,你到时看到会嫌弃我。”

松下武眼中的毒冷不亚于一条非洲巨毒蛇的眼光,他咬着牙狠狠的道:“如果是那样,那我就让害你的人双倍享受到。”

惠知晚闻听此言,感动又艰难的笑了起来,她使劲捏捏他的脸道:“别忘了,你目前的仇人的名字叫李若茜,替我,现在去教训她。随你的性子。“

松下武没有回答,直接放开她的手离开了医院,男人做事不需要说些无用的大志空话,在沉默中付诸行动,不择手段的实现结果。就是松下武处世处事的最大哲学。

自从上次李若茜安葬三雄回来,在家门口被混世魔王敲了一通之后,事实上这样的事情就隔三差五的发生,小价钱搞了一辆用林雨的话说,丢死人不偿命的小卡车开着之后,魔王们的机会就变少了,李若茜确定他们就是一般的街头小混,她求助安硕帮忙,被安硕侥幸抓起来一个,供出了不少人,可是却查不出到底是谁指使他们所为,只知道目的是要让李若茜离开此座小城,是谁这么讨厌自己,不惜这种手段与伎俩,李若茜猜都懒得猜,还用得着猜吗?这得什么年代的人干的事儿呀?顶多挨顿揍,比起驾鹤西去不是差得远了吗?

十天的时间转瞬即至,天还未黑,李若茜的手机就快要被马局长的来电击破了,李若茜小半辈子没有接过这么多的电话,不胜其烦,语气变得很差。【高品质更新】

一直到九点多都没有接到林薇或者黄心成的电话,离预定的时间已经都超时一个多钟头了,李若茜有点急燥起来,夜晚海边的湿气很重,衣着单薄的她不由得冷起来,她抽下鼻子,一直走到不远处的准备安放药品的仓库,推开门将灯打开,盯着墙壁上一个个设计精致的小门,轻轻的打开近边的一个,黑洞洞的像一个隧道,她将头探进去,却漆黑幽深之感,一股难言的恐怖侵袭李若茜的心头,难道每个小门里有不同的内容?她不禁感叹设计的巧妙。

正当她感叹之际,手机毫无征兆的响了起来,一看,是林薇打来的,她说,船早已经进城了,马局长为了慎重起见,泊在海里故意拖延一下时间,现在正在向码头泊近。十五分钟左右就会到达码头,将她做好接货准备。

李若茜一紧张,掩上仓库的门,快步向码头方向跑去,她不停的环视着四周,焦急的望着一望无垠的海的远处,心里像生满了无数的啃虫,咬着她的心,呼吸都纠结的似要窒息。

忽然,远处一个闪亮的东西在夜幕下的海中央闪了一下,李若茜瞪大双眼,发现是一艘船,正缓缓朝向码头驶来,李若茜兴奋起来,将手机上的手电筒打开,冲着对面挥耀着。

夜风扫拂着她冷得发红的面颊,忧郁却兴奋的眼神在夜的幸灾乐祸中闪着光,像陡然增加的无数的微小的泪珠,密织在她炯炯有神的眼睛深处,夜,忽然,将一个人的心事映得如此分明。

船终于在缓慢中靠岸,船上的人陆续跳下船只,走上陆地,为这十几多天的海上艰难危险的漂泊感叹庆幸不已。他们三五成群,径直走上回家的方向,甚或落脚的方向,黄心成一脸胡渣的同林薇走到李若茜的面前,轻轻一笑道:“总算***完成任务了,我就是当年自己干的时候,也没有遭这洋罪。吓死我了,几次有莫名船只向我们开枪,有一枪差点没打中我的胳膊,算我福大命大,总算回家了。我可以回去喝一杯了。剰下的事情交给你了。“

林薇打着呵欠,对李若茜轻笑一声,转身欲走。

李若茜叫住他们道:“你们这是何意?难道一船的货让我自己搞定不成?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只能等别天早上让海关来帮我一起搬了。”

黄心成道:“这是你自己的事情,我们的任务分得很清楚,轮到你了,放心,没有你想的那么多的货,总共三百箱,而且,船里还有人,他们会协助你搬货安货。祝你好运。“

林薇扯住黄心成,两人正渐渐消失于夜色中时,忽然一道刺目的光线从远处射了过来。刚刚跳入船中的李若茜同船上几名留守搬货的命友们惊呆住了,“不好,是海关来了!“其中有一人吃惊的几近喊了一声。所有的人都进了舱内,只有李若茜留在原地,并且跳出船只,迎向急步而来的一行人而去。

在他们手持的强烈的光照中,李若茜发现他们并没着警服,她怀疑他们不是海关,极有可能是来抢货的组织,她微微一笑,对前面带领着冲上来的那人问道:“你们是干什么的?”

那人倒是面色温和,道:“不好意思,小姐,把货给我们,你们可以走了。“

李若茜道:“你们好大的胆子,你们知道这是谁的货吗?是马大梁的货,你们不想要命了。这打狗也得看主人吧?“

来人微微一笑道:“我们只管奉命行事,货不管是谁的,先抢了再说,你要是识时务,就让你的船上的兄弟一边去,否则我们就不客气了。“

李若茜没有说话,默默走到一边,扰着头发,看着一行人冲上船只,将几个留待搬货的命友赶下船,急入船中,寻找货物。

李若茜一行人只能面面相觑,看着他们将货物一箱一箱的以极快的速度搬上码头陆地,为首的人一个挥手,远处一辆中等的卡车缓缓的驶了过来,司机没有下来,透过窗玻璃看着地下的人匆忙的往车上运着货物。一个个很快汗流浃背。

为首之人也参与了搬运,一抬眼看见车内司机悠然的抽着一支烟,不禁火冒三丈,他将车门狠力拉开,冲着上面的人骂道:“妈的,全都在忙活呢,就你装大爷,给老子下来!”但见那人慢慢转过头来,吐口烟道:“还不快点装,整些没用的干什么呢?“

李若茜往前走了两步,看见打开车门的那人瞬间脸色大变,他赶紧招呼手下的兄弟停手,从腰间迅速掏出一把枪来,指着车上人叫道:“哪个组织的?敢来跟老子争这个便宜,让你的人出来!‘

其它的兄弟一看这架式,纷纷掏出手枪,瞄向黑暗的四周。

“还是都把枪放下吧。”远处有人不温不火的说了一句,一个人的出现,随即比适才多出两倍的人将他们团团围住,为首的那人长得人高马大,虎背熊腰。笑道:“有便宜大家赚嘛,你们一个人得了,其它的人能不有话说吗?这么大量的药品,又这么值钱,一辈子都花不完,谁不动心哪?“

被受包围的老大凝紧眉头,无语沉默。车上的人跳下车,拍拍他的脸,走到自己的队伍中,说:“今天晚上最好不要动枪,搞出什么大动静,适才金哥说的对,有便宜大家一起赚,你说句话吧。”

圈内老大还未开口,外面又有声传来,道:“是啊,既然有便宜大家赚,不如我也来凑一份子吧,也不差兄弟我这一份儿了对吗?“

两个首领一齐回头,看着另一首领缓步上前,后面跟着一帮为数不少的兄弟,来人眉目清秀,年龄并不甚大,却是一脸的老道之态。

这样,中间的老大就冷笑了两声说:“消息都够快的,看来好粥都想喝一口啊。“阴冷与愤怒泛上他的脸颊。

“既然如此,分吧,我兄弟说的对,今晚不要搞出什么动静才好。药品一共三百箱,我们每个组织一百箱,大家可否……“

话未说完的当儿,一辆车打着刺目的前大灯驶近了三队人马,从车里面几近跳出来一个性急的家伙,后面也跟着一队人马,加入到三队大军中,他喊道:“别急着分呀,不是我还没来吗?“

李若茜听他声音,吃了一惊,她被人围在中间,看清来人居然是柯耀胜。

他冷笑着对三队大军道:“哥哥们,小弟我不才,也想分杯羹,不知诸位意下如何?“

虎背熊腰的老大对他怒目道:“你是哪个组织的?你老大是谁?”

柯耀胜狡黠的笑笑道:“只怕说出来各位都承受不住,大家都来抢货,而且抢的还是警察局的货,想必大家所在组织都大有眉目,小弟我也不例外,我不是个不知死活的人,所以各位哥哥们也给能小弟我个面子。”

其它三队人马哑然无声,李若茜忽然冷笑道:“柯耀胜,腿什么时候能走路了?我跟你认识那么久,怎么从来没有听说过你背后有组织呢?莫不是从我的包里偷出安货时期,想来诈杯水解渴的?”

听到此话的三队人马全都将疑问阴冷的目光朝向他,柯耀胜慌中却笑道:“李若茜,我的事情你想全知道还差的远呢。等我分了粥我慢慢讲给你听。“

李若茜笑笑,撇过他的脸,示意一起的命友,退出这场码头争货大战。

这场接货无疑是以彻底的失败告终,等待李若茜的是一张代表死亡的一级通缉令,她坐进自己的卡车,望着眼前那四队说不上黑压压,却也阵势不小的人马,一丝笑意勾上了李若茜的唇角。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靠演技成圣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老祖宗又诈尸了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