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密协议(1 / 1)

()脸部受伤的李耀辉执意不肯同李若茜一起离开,他声称自己回家抚伤即可,再者,皮外小伤,不足担心,他让李若茜离开自己,并且从今天起别再管他的闲事。本书首发来自燃蝎小说网www.ranxie.com

李若茜拼命忍住眼泪看着他,见他淡然的脸上不挂一丝的担忧,完全一副置生死之度外的表情,这让李若茜心里愈发痛苦不安。她最终离开了兴盛公司,回到家的李若茜始终坐卧难安,她不知道惠博兴会如何对待李耀辉,更担心已经凡事似乎不屑一顾的李耀辉会如何愈加激怒原本狂怒中的惠博兴,他本来就是惠博兴眼中的一粒沙子,碍他的眼已经好久了,如果他不动,惠博兴尚且可以忍受,如果他在惠博兴的眼中来回动作,惠博兴要做的只能是将他不择手段的从自己的眼里消失,想到这儿的李若茜再也做不住,她以最快的速度赶去了惠家在小城的医院。看见惠知晚已经脸裹纱布躺在病床,身边坐着依然怒气冲天的惠博兴。

李若茜轻轻的敲敲门,惠博兴回过头来,看见他,使劲叹口气,站起身,来到了病房外。

李若茜满脸的忏悔道:“很抱歉,我没有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我只是想知道她为什么要让我身染毒瘾。”

惠博兴环视一下周围道:“我早就知道这件事情跟她脱不了干系,但是你没有惩罚她的权利。”

李若茜扰下头发道:“你知道,这是一场意外。”

惠博兴冷笑道:“你出现的地方总有意外发生,你为什么不想个更高明的词语?你不是学文的吗?“

李若茜抓住惠博兴的胳膊道:“姐夫,你要相信我,我真得很抱歉,你可以告诉知晚。如果她可以原谅耀辉,我会把她的贩毒证据还给她。并且不追究我的毒瘾一事。”

惠博兴的眼神中渐生阴冷,他道:“我们惠家的事,你插手太多了,李若茜,你让我看到了若梅的影子,所以我越来越讨厌你。”

李若茜笑笑道:“我不是姐姐,姐姐也不可能会是我,我们虽然是姐妹,却是两个**的个体,思想方式,生活方式截然不同。姐夫不要把我们混为一谈。姐夫,你打算对李耀辉怎么样?”

惠博兴冷笑一声道:“这才是你今天来的最主要的目的吧?若茜,这太好了,“他双手拍上她的肩膀,“我怎么对待他,全看你的态度。“他笑道,眼光意外的温柔起来,但是温柔之中带着一股让李若茜毛骨悚然的冷漠。

李若茜叹口气道:“姐夫请说,想让我怎么办?你说的没错,你对李耀辉的态度,确实让我感到了害怕,从来没有像这一刻让我如此害怕过。为了消除这股怕意,我什么都想去做。”

惠博兴瞅着她,笑道:“爱情真是一剂毒药啊,若茜,我觉得在你身上最可怕的毒瘾,不是晕天散,更不是丽水珠,而是你对李耀辉的爱情。本书首发来自书河小说网www.shuhe.cc长久以来你一直都在选择拒绝,但是没有人能逃出爱情的掌控。或者你愈是拒绝愈是不能自已,我很欣赏你对爱情的理性,但是这一刻你却做错了,你不应该管他的,你从一开始就应该把他当成你的仇人,生生世世不再见他,爱他。你现在依然可以选择放弃。”

李若茜笑笑道:“姐夫,没有办法,我已经中毒很深了,没有办法戒掉,更没办法坐视不管。况且他是为我得罪了姐夫。我是罪魁祸首。“

惠博兴拍拍她肩膀说:“关于知晚的犯罪证据,你好好的收着吧,不必交还也不必惧怕,我对她的证据不感兴趣,或者说你将证据交还给她,也对帮助李耀辉起不到什么作用。我跟她,根本不是一条路上的人。“

“姐夫的意思……“

惠博兴边走边道:“前不久带叶莎去见了一个人,陈老的儿子叫做棒棒的,可惜叶莎那个女人太笨了,不但事情没有办成,还差点被他强~暴。我看她根本不是个能为我做事的料,她在我心里就是个不值钱的花瓶,偶尔不带眼光的看看倒还行,要说用起来可就差劲了,她没有替我完成的事情,你来做我想正合适。我正愁找不到机会邀请你。“

李若茜道:“这是姐夫跟我谈的条件吗?如果我答应姐夫,你就放过李耀辉?“

惠博兴笑笑道:“我对他的行为取决于你做事的结果,如果你做的好我就对他既往不咎,如果你也是第二个叶莎,那我就对他不客气了。“

李若茜吐口气道:“挺有意思的姐夫,但是这几天不行,我有任务在身,等我身上的任务一卸,我就听姐夫差遣,为姐夫效犬马之劳。“

惠博兴微闭双眼点头答应。

惠家沉闷的晚餐上,威严的一家之主惠博兴对李耀辉不发一言,眼神表情与往日依旧,这反而让李耀辉感到了极大的不安与猜忌,饭吃了一半他就放了筷子,早早的进了房间,玲珑进到房间的时候,发现他已经换好衣服要准备外出。

“你去哪儿?“叶玲珑问道。

李耀辉不做回答,捏捏她脸蛋说:“我一会儿就回来,你等我回家。“

打破沙锅问到底是叶玲珑的嗜好。但这一招对李耀辉根本不起作用,她愈问,他便愈是不吭一声,直到叶玲珑气呼呼的问他道:“你是不是要去见李若茜?我也要去。“

李耀辉道:“今天感觉太蹊跷了,我要去问她一些事情,我马上就回来,我发誓。“一边说一边打开了门。

叶玲珑拦住他道:“既然没什么见不光的事情,为什么不带上我去?我也很想她,要见她一面,我也有话要跟她说。“

“那好。“李耀辉坐下来道:”你先去,你回来了我再去。“

叶玲珑怒叫道:“合着你就是想单独跟她在一起。要这样你为什么不娶她娶我呢?”

李耀辉怒目道:“那你问你自己,为什么要和你妈来惠家提亲。“

叶玲珑的眼泪要流下来:“如果你不同意,我是无论如何不能嫁给你的。是你答应了你表哥不是吗?”

这事是自己最后的决定,他不再说话。别过脸。沉吟半晌道:“我真得找她有事情,有些事情你最好是不要知道,我跟你发过誓的,我一定会好好的对待你的。不会做过激的事情。你不相信我,总该相信李若茜吧?“

叶玲珑这才缓和了情绪,她抽着鼻子说:“我知道,我了解你们,我只是有点莫名酸而已。“她走到他面前,将他的头抱在自己胸前,摸着他的头发道:”你去吧,我等你回来。“搞得李耀辉甚是无语。

他想,如果让李若茜看见今天他们适才的这一幕,恐怕她一辈子不会再答应跟自己见面了。但是此次他真得有事要问她,那就是她是否跟表哥达成了什么协议,才使得惠博兴对他采取了透明人态度。他担心她,如果今晚不见她一面问个清楚,漫漫长夜,对他只能是折磨。

接起电话的李若茜声音很慵懒,她答应同李耀辉见面,两人约在不远的小麻海边。

李耀辉驾飞车赶到时,李若茜早已经坐等在了海滩上,欢快无忧的浪花哼唱自由的颂歌,在拍打着李若茜的脚面,她蜷着瘦削的身子,头埋胸前,远远看去,像被世界遗忘了的孩子,周身的落寞与孤独。李耀辉跑上前去,心疼已极。他使劲吐口气,让自己的脸上挂着孩童般的快乐,对她招呼说:“真会选地方,这是我们第一次约会的地方,那个时候,好像是你约的我吧,你偷偷摸摸的,晚上把我叫到海边,还怕你姐姐看见……“

“你记性可真好。”闻听他声音的李若茜起身撇他一眼道:“我完全没有印象,要早知道我就不来这儿了。”

李耀辉笑笑,但想到正事,脸色不由得阴沉下来,他问她道:“若茜,我没有太多时间陪你,我想问你一件事,表哥对我态度平然,我想知道这是不是你的作用,你是不是跟他做了什么交易,我最了解你了,你跟谁都喜欢谈交易,这早晚会害了你的。依你的社会经验,并不能完全应付所有危险,你告诉我,我怀疑的对不对?”

李若茜笑笑道:“你这纯属就是胡思乱想,我对你有那么好过吗?我早就看透了,还在乎这些,我想过了,如果这次我平安,我就循入空门,削发为尼。“

李耀辉吃惊道:“真得吗?那我就在你对面庙里削发为僧。”

李若茜笑道:“尼姑庵与庙宇有对着门的吗?“

李耀辉道“那我不管,没有我建一座。“

李若茜笑着道:“建成了又如何,我是不会和你偷情的。“

李耀辉叹口气道:“看着你也好啊。每天都看你一眼,胜过读经千万卷。”

李若茜没有说话,她叹口气,背过身,朝向大海说:“今天的事情真得很抱歉,都是我的错,不该那么冲动跑到惠知晚的办公室,跟那个无理狠毒的丫头吵架,害得你卷进这场原本与你无关的风波里。我觉得我很对不起你,甚至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其实,我原本就应该对你好一点的……“她怕李耀辉看见她的眼泪,也不转身,怕他听到自己的哭腔,也不说话,面向大海,隐匿泪水。

李耀辉在身后咬着牙道:“你这是什么话,你早应该告诉我的,以前我想做惠家的子孙,拼命在惠家压抑自己,现在我已经什么都不在乎了,我谁也不怕。现在别说是一个资本世家的身份,就是皇位一个,我一样视如粪土,谁敢动你李若茜一个手指头,就是跟我李耀辉过不去。“

李若茜转过身来,笑着道:“你还是像从前一样做个老实的孩子吧,我跟惠博兴之间,没有任何的交易,他也不可能会跟我做什么交易,你别说这些不着边际的疯话,你要真是个皇子,放着江山不要,要我李若茜,才是真正的没有出息呢。我想,惠博兴是想冷静下来之后再处理你和惠知晚之间的事,他也得顾及你们家老太太的感受不是吗?她最见不得家庭战争与破裂了,他在办公室说的也不过是气话,你有时间跟他道个歉,去医院跟你表妹道个歉,就什么事也没了,知道吗?“

“你真得没有跟他做交易?如果你骗我,我不会原谅你的!“李耀辉眼光犀利。

李若茜笑着拍拍他胳膊道:“别做出一副吓人的样子来了,赶紧听我话回家吧,我真怕有一天玲珑会跑到我家找我算帐,骂我勾~引她的老公,还有叶莎,指桑骂槐的。”

李耀辉一笑,眼泪差点掉出来,他转过身一边拭着泪水一边往回走着道:“我从来不知道,我李耀辉原来如此无用,我答应你妈妈要好好的照顾你,可是我却一点忙都帮不了你,反而给你添乱,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看不起我自己。”

李若茜听着他的话,看着他的背影慢慢消失在了自己的眼前,心里面的痛像一把锋利的剑,一下一下割着自己心头的肉,她一边拼命隐着泪水,一面朝向昏黄的夕阳中走去。

路是她李若茜自己选择的,与任何人无关,更不能将谁拉近自己的不幸,她来到这座小城,如果注定孤独的慢慢沉失海底。如果这是命运,又何乐而不为呢?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靠演技成圣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这个傀儡太凶了 老祖宗又诈尸了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