贩毒行动(1 / 1)

()大海,因为宽阔,所以沉甸心事。//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因为激荡,所以每个人都可以从中找到真性情。这样的话语在处于烦恼中的人来说,代表着一种思索吧?思索或高或低的心事,思索真与假的情怀。

叶莎一个人坐在沙滩上抱住腿想了很久,她经历过风,但与此时不同,她畅淋过雨,但与此时异样。当她静坐到黄昏,一脸落寞的回到家的时候,惠家已经开始了晚餐。

惠博兴看见她从推门走进来,“嗖“的从座位上站起来,向她哈哈笑道:“我就说呢,叶莎是不会让自己饿肚子的。怎么样?出去散了一天心,心情好多了吧?”

叶莎冲他极不友善的一笑,身着前胸破裂的衣服,坐到了饭桌前,她真得饿极了,早饭只喝了一肚子酒,午饭的时间用来在海边晒了一天的太阳,刚才往回走的时候,就已经饿的有点步伐打漂了,如果晚饭再不吃,虐待自己就有点变态了!

所以,尽管衣衫不整,先狼吞虎咽再说。再者,自己衣衫不整,难道是自己的错吗?

惠知晚看着叶莎的衣着与表情,带着疑问的眼光,迅速瞅过惠博兴的脸,惠母的好奇已经超越了饥饿,她不悦的盯着叶莎道:“不是陪博兴去见客人了吗?怎么一天没有回来。博兴说你玩去了,到现在搞成这副样子才回来,你不会像李若茜一样出入风月场所,被人强~暴了吧?我们惠家不允许些这样不成体统的事情发生!“

叶莎不悦的回敬道:“难道被强~暴是我的错吗?“

惠母“哈“了一声,气极道:”你这话是怎么说的?你被人强~暴,难道诬赖我们惠家不成?!“

叶莎用筷子指指惠博兴道:“那当然,你可以问您的儿子!”

不等惠母开口,惠博兴抢先道:“那关我什么事?我不知道他是那号人!“他一面示意着母亲收声,一面冲叶莎笑着:”你放心,我不会让你受委屈的。“又忿忿的道:“那个棒棒,我要让他得到教训!“他安慰般的拍拍叶莎的胳膊,冲她温柔的笑着。

叶莎撇过他的脸,也不吭声,大口的吃着饭。

第二天早餐后,惠博兴没有急着去公司,他实现了自己的承诺:给她重赏。

他神秘的将一串钥匙交到她的手里,笑道:“送给你的,你肯定喜欢。“

那是一把车钥匙,怎么?她要送给自己一辆车?他什么时候买的?在哪儿呢?

看着叶莎带满疑问的眼神,惠博兴将她带到院子里另一侧的一个**的车库前,打开来,一辆红色的崭新的保时捷呈现在叶莎的眼前,让叶莎的心里不由得叹叫了一声。本书首发来自书河小说网www.shuhe.cc

惠博兴笑道:“这辆车是若梅的,刚买也就不到半年的时间。一直闲置在此,就送给你吧。虽然不是新的,但是跟新的也差不多。怎么样?这个重赏喜欢吗?“

李若梅的跑车?叶莎脸带笑容的上前一摸那尽显高贵的车身,问他道:“真得打算送给我吗?不后悔?“

惠博兴笑笑道:“看你说的,我有那么小气吗?“

叶莎道:“那送给我就是我的东西了,不许再收回去。“

惠博兴用手拍着车身道:“拿走吧!放在这儿,我看着也碍眼。“他说完,瞅一眼叶莎,笑笑就走开了。

剰下叶莎跟这辆名牌保时捷呆在一起,她绕着车身转了几圈,自己居然也可以拥有一辆保时捷,简直令她像做梦般开心。她将钥匙插进钥孔,打开车门,坐进里面。一股她熟悉的李若梅身上的香味还在车里弥漫。这股味道她印象太深刻了,第一次见她,每一次见她,她的身上都散发着这股若有若无的很特别的香水味,是一个女人美丽与高贵融合的味道,更带有一种姐姐的温柔的味道。她相信李若茜会比她更着迷更怀念这种味道。

叶莎曾经一度好奇李若梅身上这股迷人的香味从何而来,甚或是她原始的体香?一直在她面前自惭形秽的叶莎,根本不会撑起脸皮来问她的体香从何而来,更不会去腆起脸来问她:“姐,你用的香水是什么牌子的?”想想都糗的慌。宁愿一生都用来当成谜,她甚至觉得,即便她也使用李若梅相同牌子的香水,恐怕那喷在自己身上之后的香味,也比喷在李若梅身上逊色很多。

车里干净极了,让人倍觉舒服欢悦,一切的装饰尽显一个女人的心细与情思,方向盘用可爱的卡通外套包装着,叶莎很难想到,像她外表那么一个成熟刚柔相并的女人,竟然内心也会有卡通情结,叶莎不由得笑了,看来女人都是一样的啊,再怎么沉静的女人,她的心,也总归是一个女人的领域。

她叹口气,靠在椅背上,摸着车内的座位与一切,车身前,一瓶香水涌入了她的眼帘,她直起身拿起来,放在眼下细细看着,很快她就发现,这是一瓶法国香水,她依稀记得自己也用过,其实自己用过的香水牌子已经数不清了,而李若梅一直都用同一个牌子的香水。“真是执著的一个女人。“习惯视人,而李若梅的确是一个执著倔强的女人,不管在任何事物与方面。

原来她一直用的香水是如此普通的一个牌子,自己却把它想的过于神圣无比,叶莎不禁想道,像她那样一个女人,天生的美幻如谜,任何普通的物件在她的身上,都会让人陡感神秘与不同。无懈可击的身材与容貌,气质更是无可挑剔。不入豪门都可惜的资质,在惠家,她是怎么过的呢?一直让李若茜纠结的问题此时陷入了叶莎的脑海中,这似乎成为一个命题,冲击着叶莎的神经。

胡姐忽约李若茜在夜总会二楼小房间见面,她抠门儿已久了,从来都不舍得请谁去吃喝点什么。李若茜开着凹头小卡车,如约来到辉煌夜总会,与其说是胡姐约她,不如说是马局长约她,屋里还多了一个看起来很精练的中年人,李若茜认得他,他是警察局的副局长,姓孟。

马局长向李若茜介绍他道:“孟幻生。放心,一直是我的得力爱将。”

孟副局长朝向李若茜一点头,眼睛里透出精明的光。

李若茜感觉的出来,这次有可能是商量贩毒事宜。

马局长笑咪咪的对李若茜道:“你是注射丽水珠来着吧?这次我们贩运点更值钱的。红香茶。”

“红香茶?”不用问,这也是印尼药水的一种,“是颗粒吗?”李若茜问道。

马局长笑着点头:“这东西厉害啊,远比丽水珠来的过瘾,这是印尼那边的新产物,现在正是最值钱的时期,听说,它的合法性正在印尼国内引起争议,有些学者认为它可以做为正常的止痛药物使用。但有相当一部分的学者认为,它虽可以减轻患者的痛苦,但是极易上瘾,可以说,红香茶,就是毒品。”

马局长环视一下大家,继续笑着说:“它到底合法与否,与我们无关,这种药品的走私目前在印尼还未引起足够的重视,这对我们来说,是绝对的机会,我想派两个人去印尼转货,你们觉得让谁去合适呢?“

李若茜本能中认为自己肯定是难逃一劫了,但是好像屋里人并没有打她的主意。这让她很感意外。

胡姐道:“黄心成怎么样?在印尼有过组织,又懂印尼语言,地理又熟悉。“

马局长深思不语,忽道:“林薇?她怎么样?”

胡姐点头思索着道:“她这个人有智慧空浪费,玩不出大天下来,也还行。”

马局长道:“去两人足够,我们在印尼那边也有不少的人。”

胡姐、孟副局长点头。

马局长对李若茜说:“你在国内负责接货安货事宜,这很关键,一切事情由你负责打理,能胜任吗?”又自问自答道:“你没有问题的。”

李若茜正欲开口,门被“嘭”的推开,林薇气喘吁吁的跑进来,大声道着迟到歉。

胡姐被她的大声势吓了一跳,禁不住对她破口大骂。

林薇坐定,待听说自己被派去印度尼西亚时,不禁大惊失色的抗议起来:“……我从来没有去过那个鬼地方,根本就是个印尼盲,为什么敲定我呀?李若茜熟悉那里。她曾跟黄心成去那里偷过情。”

李若茜也不明白她们怎么会留下自己,难道国内任务才是重中之重?还是另有原因?

胡姐怒道:“若茜有毒瘾在身,不方便,去了恐怕会坏事的。”

孟副局长郑重点头。林薇瞟了一眼孟幻生,不满道:“我也有毒瘾,麻麻精,你怎么解释?”

胡姐骂她道:“闭上烦人的臭嘴乖乖去就行,要表现不好,就留在印尼喂鳖吧!我会多给你准备麻麻精,如果实在憋不住了,就找印尼帅哥发泄。“

“靠!……”林薇没让自己骂出来,其实在心里已经把胡姐一行人骂的狗血淋头了。

“你跟黄心成去印度尼西亚。你可以让他做你的贴身泄欲工具嘛。你们也可以各取所用。”胡姐半生气半调笑道。

林薇斜她一眼,怒意满脸。她这会儿才知道,原来黄心成在警察局是在等着干这样一件大事的。这件事到底跟李若茜有没有关系?无知令林薇愈发气恼。

林薇忽然想起一件大事,呲着牙道:“胡姐,我若去了印度纪西亚,白仙人怎么办?没法陪他练功,他功力会减退的。“

胡姐冷笑道:“这会儿懂得发善心了?我已经同他商量过了,你若能回来,再继续,若回不来也没得关系,你以为小城里就你一个女人?而且性取向还有问题。从你身上也取不到多少真阴。”

胡姐的话,令李若茜在心里笑起来。

她忽然问向马大梁:“黄心成什么时候出来?”

马大梁道:“到时候自然会让他出来。”随即用阴冷的眼神瞅着李若茜道:“别想没用的招术,认认真真的做事就行。”

李若茜只能微笑点头。

马局长的即将开始了,人马都已经调配完毕,李若茜所分任务沉重。说白了,这次不是与警察局叫板,是与上层调查人员叫板,一旦被抓,注定死路一条。李若茜该如何做这一切呢?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这个傀儡太凶了 我靠演技成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