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遭羞辱(1 / 1)

()第二天早晨,整装以待出发的惠博兴,对叶莎拖泥带水的化妆甚是急燥,几次哑声道:“你加速!不能让客人等着……”

叶莎实在是不知道她们今天要去见的是位什么级别的尊贵客人,心里愈来愈烈的不安,让她的心跳都快了起来。Www..Com

她有点烦了,已没有心情再在惠博兴的怒视中继续装扮下去,起身勾起他的胳膊,走出了房间。

早晨见客人,而且还这么急,本身就让叶莎甚觉“神秘“,他车开得很快,他难得开次飞车,这次都像要超速了,一向不露声色的他,对红灯几乎也破口大骂,让叶莎很是意外与不解。

车在小城最豪华的漂漂大酒店停了下来,虽然是小城的产物,但是叶莎却是第一次有幸光临,甭说入住,参观一圈非一般人能做到的吧。带着一种上等人的高贵心情,叶莎随着惠博兴走入了酒店大厅,除了豪华还是豪华,另外还带满着那么一股奢侈的风格,这是必需的吧,有些有钱人就爱花钱买奢侈,如果没有这股最重要的风格,恐怕会被有钱人称之为“美中不足“吧,说的文雅一点吧,花钱买享受。其实又绕回来了,奢侈就是享受?非我这般不能入住漂漂大酒店的人能真实体味出来的。

惠博兴径直走进了大厅另一侧餐室,上等人就是上等人,吃饭说话都没有声音,动作、表情极为丰富。一向爱说话的叶莎看到这气氛情境,竟莫名觉得嘴巴堵得慌。还有外国人呢!叶莎的心不由得高扬起来,这种生活情境简直比她的命都值钱!

远远的,惠博兴的脸上就堆上了沉稳的微笑,走到餐室的中央的欧式餐桌前,向一位胖子伸出了手,叶莎也同他高雅的微微点头,惠博兴没有介绍自己,只在胖子对她略显好感的微笑中,示意她坐下在自己身边。叶莎心里不快起来。

“棒棒!”惠博兴道:“此次来,未能远迎,甚是失敬啊!”

棒棒笑着摇摇头,将眼镜摘下来,往上哈口气,用围巾擦着道:“哪里话,言重了。”

惠博兴一边示意服务员一边笑道:“你这次能亲自来,就已经让我高兴的彻夜难眠了,对了,陈老怎么样?”

棒棒重戴回眼镜笑道:“我爸爸挺好的,谢谢你的关心,一定会转达你对他的问候。本书首发来自书河小说网www.shuhe.cc”

惠博兴发着场面笑,拍拍叶莎说:“陪陈先生喝点什么?红酒还是白酒?”

叶莎几乎目不转睛的看着这个棒棒,试图从他身上找出一点让惠博兴诚惶诚恐的地方,可令她甚感失败的是,结果为英文“NO“,除了觉得他乍一看跟黄心花的老公同属胖子级别的董克有点像之外,并没有其它特别。难道身世不凡?他家里的那位叫陈老的爸爸,才是让惠博兴慌张的对象?

叶莎听见惠博兴让她做陪酒女郎,虽有丝不悦,但见他自己都与素不同了,便也不再计较这些,想她身为惠家未来的准儿媳,为自己的老公分忧解难也实属应当。便对守候一边的服务员道:“给我来杯红酒吧。”

惠博兴征求了胖棒的意见之后,对服务员道:“红酒要一瓶,再来两瓶白酒吧,要上等的茅台,这位小姐也要喝的。”

这张桌子上没有别的女人,叶莎自然联系到自己,她用一种吵架的眼神盯向惠博兴,向他发过去这样一条信息:你今天是不是想让我大开酒戒!假惺惺地问我喝啥色的,我点了红色的,你嫌不过瘾,又帮我点了两瓶白色的高度茅台酒?!你这不是很令人发指吗?!

惠博兴扫过她的脸,跟扫过自己眼下的叉子差不多,还不如他眼下的叉子呢,最起码他扫过之后,轻轻的摆弄了一下,而对叶莎呢,纹丝未动。

守着尊贵的棒棒客人,叶莎不想现出自己的“泼妇“疯。头一低,拨弄着自己的手机。

酒菜上来,棒棒果然能喝,惠博兴根本不是他的对手,甚或该死的他又留有一手,她知道,今天早上她就是陪酒女郎的角色,不喝都不行,虽说茅台喝的机会极少,但丝毫没有让叶莎感到一丝尊贵的喜悦。她开始晕了,惠博兴看着他涨红的脸,拍拍她的手道:“去,坐到棒棒先生那一边,陪他再去喝两杯。”

叶莎只好起身过去,棒棒一把揽住她的腰,喷着酒气问她道:“你在哪儿工作呀?哪家夜总会?”

这太无礼了,我是你客户朋友,惠博兴惠大总裁的未婚妻,要不是因为我妹妹的婚事跟他耍女生脾气,这会儿早结婚,孩子都快生出来了!你居然问我哪家夜总会的,你不看僧面也得看佛面吧?将气愤的脸转向惠博兴,哪知惠博兴一副息事宁人的表情,向她冷冷的摆摆手,示意她继续陪下去,叶莎像蒙受着其耻大辱一样的向棒棒举杯陪笑。

惠博兴以上洗手间为由,离开了很长的时间,席间只剰她跟棒棒举杯兴饮,这样的场合对叶莎来讲并不难对付,相反相当擅长,但是现在她是什么身份?再怎么擅长也不能发挥呀,惠博兴平时那么有板有谱,现在也太窝囊了吧?未婚妻都被人摸成啥样了,咋还有心情去洗手间呢?莫非无奈,去洗手间偷偷掉眼泪了?

好容易捱到他回来,叶莎已经忍无可忍了,她站起了身,表露自己想回家的冲动,但见惠博兴同棒棒点了点头,胖棒醉气熏天的从座位上站起来,惠博兴对无动于衷的叶莎轻吼了一声:“过来帮忙!”

叶莎极不情愿的扶住棒棒,同惠博兴一人一只胳膊架住体积“庞大”的他,慢慢的往楼上客房移动,其间过来两个服务生意欲帮忙,竟被惠博兴严词谢绝,他的脸孔阴冷的令叶莎感到害怕。

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惠博兴接了一个电话,就将棒棒扔给了叶莎一个人,嘴里快速的回答着什么,匆匆的往楼梯一边去,胖棒好像也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烂醉,他还知道拿卡开门,冲叶莎带点羞愧的一笑道:“不好意思,麻烦你了。”

叶莎听他这么说,反倒不好意思起自己的态度来了,一面回头找着惠博兴,一面将再次瘫倒在地的棒棒扶进房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他扶倒在床上。

叶莎的头也处于酒晕之中,但她好歹还能坚持,高度的白酒加后劲十足的洋酒,她的呼吸愈发急促,晕酒的难受开始折磨起她的身体。她吐口气,对棒棒说:“那你先休息吧,棒棒先生,我先回去了,我也喝的不少。”她笑笑,意欲告辞。胖子忽然从后面一把抱住了她,不由分说的就将她用蛮力扔到了床上,一边气喘吁吁、迫不及待的撕退着领带,解开着衬衣,一边道:“你果然姿色气质不错呀,惠老板说的不错,我确实很满意……”一面扑将上来,叶莎惊叫一声,酒劲全醒,她掐住胖子的脖子,拼死反抗。

可她哪里会是他的对手呢。胖棒的脖子就像是一根粗大的钢管,任凭叶莎怎么用力,仿佛都是给他搔痒痒,他三下五除二的将叶莎固定在床上,喷着酒臭的嘴开始疯吻上叶莎的嘴唇和脖颈,叶莎因为无力,大声的哭喊起来。

时,胖子忽然停住了,他抬起因激动而变红的肥脸,回过头,叶莎在惊恐中看见,一个瘦削高大的年轻人站在他的身后,一脸散漫不屑的笑容,对他伸着小拇指摇头道:“玩强~暴?趣味太低级下流了吧?都什么年代了?俗不可耐!”

“褚涛?!你怎么还在屋里?!出去!”胖子棒暴躁道:“玩什么是时髦?老子就好这一口,只要喜欢,管它什么俗不俗!“说着,又疯啃上叶莎的脸颊。

“救命啊!求求你!……”

听见叶莎的哭求声,高个男人停住了欲出去的步伐。他转过身来,叹口气:“真是受不了你了,哥哥我今天晚上给你去妓院找俩个纯小姐去。”说着,一把将他从叶莎的身上扯下来,推到一边,叶莎趁机从床上起身,捂着衣着凌乱的身体,看了一眼高个男人,在胖棒污秽的骂声中,跑出了房间。

林雨自己找了一家不大不小的房子住下了。甚觉无聊,窝到将近中午才动身给自己煮了一包方便面吸了。莫名联想到自己不小的年龄,忽然委屈的要哭。她打电话给李耀辉,提示已关机,只好打给李若茜,李若茜不知从哪儿搞来一辆车头凹陷出过事故的小卡车开着,林雨都替她感到羞愧。

进了林雨收拾的整整齐齐的房间,四处漂散着同她身上一样甜柔的香水味,尽管与她的气质不相符,还是给她增添了几分女柔之魅。

林雨有点洁癖,从床上将李若茜拖起来,将她推坐在一把椅子上,她坐下在床上道:“若茜,我们的行动开始吧,我已经没有耐心了。”她的笑容里面满含阴冷。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靠演技成圣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老祖宗又诈尸了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这个傀儡太凶了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