谎言背后(1 / 1)

()李若茜只人一身去看望柯耀胜,走进他杂乱无章的院子里,手机就响了起来,是李耀辉的来电,问她是否给自己打过电话,他的手机一直关机。本书首发来自燃蝎小说网www.ranxie.com

李若茜说:“明天中午我们再约吧,我现在没有时间。”

她这两天的确够忙,马局长的贩毒行动一开始,属于个人的时间恐怕就少之又少了吧?

柯耀胜听见她的声音,从屋里面转动轮椅出来,门口的台阶上,有几个男士的长脚印,李若茜在台阶上捡块干净的地方坐下来道:“这几天忙的起飞了,也没有时间过来看你,陪你聊聊天,你还好吧?”

柯耀胜冷笑了一声,没有回答,一脸的委屈。

李若茜问他道:“你上次的事情还没有说完,就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你说李耀辉是杀害我姐姐的杀手。”她掸掸柯耀胜裤腿上的泥巴。“我觉得有可能是真的,他那个人其实挺有深度的,我一直都看不太透他。”

李若茜回过头来看着他,看见他的眼神中透出一股难言的嘲讽。

“在惠家,他是最有心眼儿的人。你可得抵防着点他,小心成为第二个若梅。”柯耀胜叹口气道。

李若茜打开包,说:“我给你带了一点钱,你先暂时应付一下眼前的生活吧,有一个问题我很感兴趣,你是怎样生活的?这里附近连个超市都没有。”

柯耀胜道:“我傻吗?我叫外卖,所以花销大,这个社会,只要有钱就是纯大爷。”

他牙都咬的响了起来。

李若茜笑着点头,包里乱七八糟的东西太多了,装着钱的信封,怎么也找不到,她索性将里面的东西一件一件的拿出来,文件,信封,纸条……什么都有,为了区别开来,都有人名记在上面,终于将那个装着钱的信封找着了,她吐口气般的交给他,道:“我再些日子再来,你放心吧,我姐姐的朋友,我们也认识,我是不会虐待你的。“

柯耀胜笑笑接过来,说声“谢了“,将钱放在腿上,饶有兴致的看着李若茜的包,将含笑的眼神不时的盯向她。

李若茜叹口气,天太热了,她站起身问他道:“你还有西红柿吗?我渴了。“向着院子的另一侧走去,道:”没有想到,你身体如此不方便,还能种出西红柿。“

柯耀胜坐在轮椅上没做声。//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

她吃饱了西红柿也没多做逗留,拎起包就离开了愈来愈零乱不堪的柯氏杂院。

回到家,李若茜从包里将那些个乱七八糟的文件全部塞进了抽屉深处,那张记述着马局长走私毒药的纸张,笑着被她揉碎扔进了垃圾筒,她仰倒在床上,想起李耀辉打给她的那个电话,想起明天中午的约会,忽然心乱如麻。

她站起来,打开衣柜,看了一下里面的衣服,没有满意的,她用手掠了一遍,颇觉扫兴的坐下在床上,她李若茜怎么一直都穿些这样俗不可耐的衣服?她忽然对自己的衣着评价降到了零分。

想到这儿,她决意去买衣服。虽然荷包里没有多少钱。她现在生活的花费,几乎全要靠惠博兴送给她的那个小饭馆在支撑。小饭馆根本就是惨淡经营。

尽管如此,买衣服去,管它那许多。正好此时,叶莎打电话给她,要她去海边一趟,而且要尽快。陪着逛街的人来了,李若茜二话没说就去了。

等李若茜开着小卡车,来到叶莎指定的海边时,只看到一辆红色亮眼的保时捷上,倚立着衣着时尚高雅的叶莎,长发正迎风飞舞,看见李若茜,她将墨镜摘下,灿烂的笑容望向她。

李若茜走近她的身边,问她道:“电话里那么急,什么要紧事?”

叶莎高兴的一拍身后的车道:“快看看吧,保时捷。”

李若茜扫了一眼名贵的车身,笑笑道:“你开这么名贵的跑车,不怕惠大千金吃你的醋?”

叶莎哈笑一声道:“她能管得着我,能管的着李若梅吗?这辆车可是你姐姐的。她想要恐怕还得不到呢。”

李若茜意外的回头瞅了一眼车身,将疑问的眼光看向叶莎,叶莎一笑,将车钥匙塞到李若茜的手里说:“拿着吧,惠博兴已经把它送给我了,可我怎么着都觉得不自在,尽管喜欢的要死,还是给你用吧,你那辆丢死人不偿命的小卡就淘汰吧。”

李若茜没有接钥匙,她打开车门坐了进去,摸着车里的一切,摸摸车前的那瓶香水。笑道:“真有你的叶莎,连我姐姐的车都搞到手了,看来,惠博兴真把你当成惠家的儿媳妇了。”

叶莎轻笑一下没有做声。

李若茜从车里下来说:“算了,我不用,我命都已经不保了,这么贵重的车在我手上也是浪费,我开个小卡车挺好的。”

叶莎的眼泪忽然要掉下来,她赶紧转头,将钥匙放在车身上说:“你还是拿走吧,这是你姐姐留在惠家的东西,车里面还残留着她的味道,我相信你应该会喜欢的。”

李若茜轻轻的说:“不过是一辆车,味道留在了车上,灵魂呢?她的灵魂留在了哪儿?孤魂野鬼?还是惠家?一辆她开过的车,能算得了什么呢?“

叶莎叹口气道:“原本以为对你会是一份惊喜,没有想到,你不喜欢。“

“喜欢。“李若茜道:”天知道我有多喜欢,姐姐喜爱的东西,我怎么会不喜欢呢?我只想站在与她不同的位置去看过去的岁月,如果让我开着她的车满城的转悠,会让我失去心智。你明白我话的意思吗?“

李若茜抽泣着道。

叶莎叹口气,揽上她的腰道:“明白,你李若茜的那点心思,我叶莎一清二楚。”

“那样最好。”李若茜说。

叶莎叹口气:“我忽然觉得李若梅很可怜。”

她看了一眼若茜,又觉得自己这话重了,会不会直接又给李若茜伤口上撒上了盐。

李若茜问她道:“何出此言?”

叶莎摇头笑道:“说不好,感觉。惠博兴,好像不是一个太会懂得给人爱的人。”

李若茜说:“他懂爱。但他更爱他自己。”

叶莎笑着点头:“你这话说的有些道理。”

“怎么?”疑惑笼上了李若茜的面颊,“是不是和惠博兴吵架了?我很长时间就觉得,你们关系好像变冷了。”

“莫名其妙。”叶莎道:“他本来就是个莫名其妙的人。”她笑笑:“我跟他这么长时间,你知道吗?他从来都没有碰过我一个手指头,无论我怎么言语恶激,言情不满。我叶莎在他眼里就如此黯淡无光吗?这简直打击我一向对于男人的自信心。“

李若茜盯着她,没有说话。

“我怀疑他有病。否则没有一个男人,会守着一个女人那么久都无动于衷。不管那个女人是优还是次。总得有个生理需求吧,又没有见到他在外面跟哪个女人有实际性的接触。”叶莎带点尴尬的道。

李若茜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她,要说惠博兴有病,这个恐怕不能成立吧?姐姐的日记中,记述着她曾经有过惠博兴的孩子。如果有其它原因,这个她就不知道了。

“他居然还……”叶莎停住了忿忿的语言,“这件事情我不想说了,我自己可以解决。”

李若茜道:“你做事多动动脑子,留个心眼儿。”

她知道叶莎不喜欢听她教训自己,也没再说太多。

叶莎笑道:“突然很羡慕我的妹妹,之前那么反对她跟李耀辉的婚事,但是现在看来,她比我幸福,她不是李耀辉的最爱,但他对她真得不错,没想到李耀辉那么有骨气,倔然离开惠家,自食其力养家糊口。“

李若茜转过脸,面向大海,没有说话。

“看来你说的是对的,幸福真得是用肉眼看不到的。若茜,你能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让叶落嫁给李耀辉呢?”这个问题已经困扰叶莎好久了。

李若茜淡淡的道:“他跟我不合适,跟玲珑在一起才会安全,幸福。”

“什么意思?”叶莎不解。

李若茜道:“你以后会明白的,爱一个人,不见得非要厮守在一起。”

叶莎追着李若茜问道:“你到底什么意思?说的明白一点。”

李若茜笑笑道:“你不会懂的,我不想跟你说太多,你是惠家的人,我不得不防你。”

叶莎骂道:“我早就知道你李若茜把我当成惠家的卧底了,那你这样想最好,我正好也想提醒你,李耀辉现在是我妹妹的丈夫,你既然已经放弃了,就不要再插进去一脚了。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李若茜撇她一眼,没有说话,叶莎又道:“尽管如此,有件事我还是想告诉你,我劝不过自己的良心,李耀辉不是指使强~奸你姐姐的幕后人,你冤枉他了,这件事好像是惠博兴的一次错误所至,到底什么错误,我没有听见。“

李若茜站在原地没有动,叶莎正在等着她的回音,只见李若茜忽得转过身来,冲她笑笑道:“我先走了,有空再联系吧。”

叶莎一面追着她一面问道:“你生气了?还是……你不是要我陪你买衣服吗?”

李若茜什么也不想买了,她一边落泪一边开车,回到家,用冷水给自己冲澡,却冲不掉脸上流淌不止的泪水。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这个傀儡太凶了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老祖宗又诈尸了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靠演技成圣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