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子尿澡(1 / 1)

()第一次听林薇说这么多,真令李若茜有点心花怒放,总觉得今天的她有点不太一样,令李若茜感到些许不安。//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一股难言的情绪,带点怅惘的笼上李若茜的心头,怅惘的让她感到呼吸沉重。

她对林薇说:“我姐姐之所以阻止你,不仅因为他要保护惠博兴,还想保护你,你跟他斗,根本赚不到任何便宜。你还是想办法,找出李大飞吧,否则你跟警察局,真得不好交代。“

林薇苦笑道:“我上哪儿找他去,他已经飞了。“

李若茜笑笑道:“你一直自命不凡,相信你会有办法的,你好自为之吧。”

李若茜离开了俱乐部,她瞄了一眼外面的那辆豪华的跑车,内心说不上什么感觉的笑了一声,去医院见三雄。

她刚走进病房,三雄就从床上起身,迫不及待的叫了她一声。李若茜点着头,依着她在床上坐了下来,问她身体状况,三雄笑笑说:“好不好的已经都这样了,反正都是死,无所谓了。我很希望李大飞那针真能将我致命,省得我挨枪子儿。”

李若茜笑笑说:“你不要太悲观,你要争取戴罪立功。“

“戴罪立功?“三雄笑笑道:”我已经没有那个心情了,反正都是一死,人活着都不容易,我不想死前再把谁拖下水。“

李若茜道:“你这根本谈不上高品质,你难道不知道毒药已经把这座小城害的不浅吗?“

三雄叹口气说:“我是个俗人,我不考虑那些,连警察局都不考虑,我一受害者替他们考虑什么呢?难道要我发扬国家兴亡,匹夫有责的古代精神吗?”

李若茜看着她甚是无语,三雄道:“我知道,我进了警察局,马局长已经心慌了,他甚至都想救我出去,我的命危,他心中一定暗松一口气,现在我又活了过来,我又重新成为了他的问题。本书首发来自书河小说网www.shuhe.cc”

李若茜道:“你应该懂得做些更有意义的事。反正都是一死,他没有办法威胁你。”

三雄陷入沉默,半晌她抓住李若茜的手说:“我不会活太长时间了,我有预感,我把我们今天的见面已经当成了永别。我也终于可以解脱了。你求你一件事,若茜。”她抓住李若茜的手说:“等我死了,你就把我的骨灰送回我的老家,与我的爸妈葬在一起,这是我家的地址。”她把几张折叠着的信纸塞进李若茜的手里,李若茜感觉出了这几张信纸的份量,看着三雄机警的眼神,李若茜迅速将信纸放进了包外的侧包,“我爸爸的名字叫赵一江,我的名字叫赵晓阳,你别忘记我嘱托给你的事情就成。”

李若茜的眼泪不禁要流下来,她吸下鼻子说:“真是可恶,让我做些这样的事,天知道我有多么讨厌。“

三雄冲她笑着,善良与脆弱第一次那么刺目的闪现在她的身上,李若茜拍拍她的手,起身走出了病房。没有人可以救她,也不能救她,危害社会,浪费生命,永远都是罪加一等。不管头上罩有什么样的光环,都不行!难道不是吗?三雄?

李若茜接了一个电话,去赴了一趟约,正准备去见那个神奇“复活“的柯耀胜,这些日子真是太冷落他了,几次他的电话都没有很好的”受理“,李若茜很怕他一气之下离开这座小城,用她的话来讲,那样就太没有意思了,偏偏在半路上接到了胡姐的电话,没有办法,被人家约法三章,就得遵命。她折回到辉煌夜总会,正准备烈酒一杯,就见胡姐装扮一新的从楼上走了下来,一面问着李若茜自己装扮是否合宜。

李若茜一面饮着烈酒一面敷衍着她,胡姐也没高深的装扮技术,永远都是一身麻布大花裙,走起路来扫地生风,带着那么点印度风,时而还将恐怖的头发散开,总令李若茜想起两个人,一个就是日本的“贞子“,第二个就是中国的”梅超风“,虽然两个人不是一个级别的,可比喻一下胡姐有时装扮的恐怖也还不算过分。

由“梅超风“驾车,驶向了一个李若茜在这座小城,打死也不太可能去的一个方向。胡姐提前已经告诉她了,带他去见一位”白大仙“,就是依靠女人延年益寿的那位花甲老人。

当然,为了李若茜不至于惹事生非,事前将可能发生的严重后果都告诉了她,李若茜的脸上升满着不屑与愠怒。

四十多分钟后才到达,一座落地庭院,别有一番田园风味,老人不愧为养生之人,庭院里可以用鸟语花香来形容,各种花草应有尽有,养鸟畅歌,李若茜觉得寿命大增两年之感。

推开竹制雅门,客厅更具养生风格,仿佛飘满着奇异的神香,李若茜不觉想道:“人生要有如此一个心境,何愁病患难安呢?”她心里忽生一种难言的悲哀与疲惫,人,应该对自己好一点,学会让心放处自然,也是一种心灵的旅行吧。

花甲老人隆重登场。胡姐的笑容堆积的让李若茜感到难受。她拍一把李若茜道:“快,叫白哥。”

白哥?李若茜在心里狂叫一声。多大年龄段了?在自己面前,还跟哥挂钩!

好笑归好笑,她还是叫了一声“白哥“。

白哥笑眯眯点头道:“嗯,很懂事。”

李若茜撇他一眼,随着他的手势坐下在竹藤椅上,又环视了一下四周,说实话,她真喜欢上这个地方了,一来到这儿,让她有种难言的舒服,无可名状,眼泪都要流出来之感,也许,她太需要这样一种心境,这样一个地方来梳理慰藉自己的心灵了。

胡姐对白须老人笑道:“不知道白哥近来练功可好?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白须老人微微一笑道:“你也算是个懂事之人,对我帮助也还大,我心里也感激你,你放心,你的事情我正在办理之中。“

又回过眼神看着东张西望的李若茜,一股不易察觉的阴冷从眼底滋生出来,她将不悦的脸朝向胡姐道:“你今天可以回去了,下次记得再带位新面孔。“

胡姐不明就里的看着他,见他起身,忙跟他到了里间,问道:“白老,这么漂亮的姑娘,难道你不满意?”

白须老人捋须道:“漂亮是漂亮,可是她一脸的妖气,我若吸附了他的真阴,我会走火入魔的。”

胡姐倒吸一口气道:“白老,她是个人,她身上怎么可能有妖气呢?”

白须老人不悦道“:反正我不喜欢她,除非……”他欲言又止。

“除非什么?”胡姐迫不及待的问道。

白须老人道:“除非让她洗个,将妖气尽数去掉,我方可上身。“

胡姐眨巴着眼睛没有说话。让李若茜洗尿澡?不管是什么尿,这难度系数有点大了!甭说她,自己也不会干的。

白须老人见胡姐没有反应,便生气的一挥手,下了逐客令。

胡姐笑笑道:“白老,这尿澡可以洗,可是您上哪儿去弄那么多童子尿呀?“

白须老人笑道:“这个你不必担心,尿我自然有,想来这童子尿也是天地之灵物啊,只要去掉她身上的妖气,她身上的真阴可是普通人的两倍呀。“

胡姐瞅着他,一时找不到更合适的笑来回敬他,她只能扭动着丰满的身体去去了客厅,将花甲老人的心愿说了出来。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这个傀儡太凶了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我靠演技成圣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