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摸边际(1 / 1)

()听李若茜的嘴里出现李大飞这个名字,让林薇不仅既慌又恨:怎么什么都逃不开她的那双眼睛。//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

林薇将眼睛望向惠知晚,却发现面对李若茜的惠知晚,竟然表现的一脸茫然,与其说惠知晚凡事喜欢暗中操作,不如说她不想和李若茜明中作战,更让她可气的是惠知晚拎起包,不发一言的就要离开,关键时刻没有给过力的她,这次也毫不例外。林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惠知晚离开了房间,只留下了她和一脸得意之色的李若茜。

林薇叹了口气,骂道:“李若茜,如果你想发神经,请你换个地方。”

李若茜说:“别的地方我发不出来,我只能在你这儿发,李大飞把我折磨完就消失了,我告诉过他的,如果他让我残喘一口气,我就跟他没完,可他当时不信我的。按理说你应该了解我,你没有告诉过他我的为人吗?别告诉我你不认识他,这憋脚的一切让我动脑子都嫌多余。自个儿说吧。”

林薇气极发笑道:“马局长都不想动我,你李若茜能动得了我吗?”

李若茜冷笑一声说:“你不知道吗?你妹妹的死让调查员很上火,直接迁怒到马局长,你说他能对你客气吗?况且你手中还有他的证据呢。”

林薇舔着嘴唇,笑了一声,说:“我只能说我不明白你说什么,如果你没有其它的事情的话,请你走开。”

李若茜道:“事实上我来找你很多余,我现在应该去见三雄,重新活过来的她,应该对你林薇心灰意冷,谢谢你替我撬开她的嘴,其实你根本用不着杀她,她是一个懂得忠诚的人,从来没有说过你一句话,你做过头了。“

林薇别过脸没有说话,使劲咬着嘴唇。李若茜接着说:“还有你妹妹,你自己的妹妹你不了解她吗?她要死了还只想着你的安危,想尽办法见到我,什么也没说,只让我保护你,你居然不惜一切去杀掉她,我知道你想做个无畏的女人,可是无畏并不代表无情。一个无情的人就是一具行尸走肉。”

林薇勉强笑笑,道:“你说够了没有,说够了你就给我滚开!”李若茜换了个话题道:”告诉我,艾如姐是不是你杀死的?“

林薇闭上眼睛,笑道:“你什么都想知道。“

“为什么要杀她呀?她是一个心肠很好的人,她不是一个直在帮助你吗?难道你就为了得到她的俱乐部?为了你门口那辆名牌的跑车?谁教给你的这些?我的姐姐吗?“李若茜道。Www..Com

林薇依然笑着,慢慢在房间里踱着步,回头对着李若茜笑,半晌她说:“若茜,其实你不知道,我有多喜欢你。我很想把你当成梅姐,可是你不是她,我从你身上一点都找不到姐的影子,我对你很失望,如果是姐,她永远不会这样对待我。“

李若茜冷笑道:“你甭跟我说这些,你若喜欢我,不会给我注射晕天散。“

林薇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要你死,晕天散不会要你的命,只要你能坚持一个月不注射,你就会康复,晕天散是印尼毒药中唯一可以通过意志戒掉的药品,但是你在注射丽水珠,你根本不可能戒掉晕天散,依你现在的身体没有那么好的素质。“

李若茜撇她一眼,没有吭声。

“你以前问我说,为什么要把艾如姐介绍给你认识,我当时说是你为了你的姐姐。”

“没错。”李若茜说,“你是这么说的。”

林薇笑道:“嗯,你知道我第一次见到你时,我有多么开心吗?黄心成告诉我说,他要带我去见梅姐的妹妹,我精心打扮,是为了给你留下一个好的印象,我的心一直都向着你,我给你如的名片,是想让她知道你的身份,让她在这座小城里保护你,我知道,依她和梅姐的交情及她的为人,她一定会那么做的。”

李若茜笑道:“那我要感谢你,是你简接救了我一命,后来没有她的帮忙,我就成了冤下囚了。”

林薇盯着李若茜,眼睛里满是泪光,:“不一样,你跟姐不一样,如果她还活着,我不可能做出这些事,她会拦住我,管住我,可是你不一样,你发现我对你不善,只把我往绝路上逼。我给你注射晕天散,只不过是想控制你,可最后我发现,我什么都做不好,没有姐的日子里,我过的狼狈极了。“

她的泪水流出了眼眶:“依附男人,天知道我有多么讨厌男人,我骨子里根本就不是这样一个女人,我恨死这个世界了,亲生的父母抛掉我,养父母虐待我,妹妹也忤逆我,没有人疼过我,只有梅姐对我好,可是她还要抛弃我,她要我学会爱,可是若茜你说,你让我爱谁?我爱谁?!“

看着她肆虐的眼泪,李若茜回答不出她这个问题,爱在心中,心中无爱,心中不想爱,又能爱上谁呢?爱不是依附,爱是自爱!爱能包容仇恨,爱能温柔伤口,最简单的爱,就是好好的生活!难道不是吗?林薇?

“那么,林薇,你那么爱李若梅,可以告诉我谁害死了她吗?“李若茜问道。

林薇摇摇头:“我不知道。“

“你为什么不愿意告诉我实话,难道你不想为她报仇吗?“李若茜不解道。

林薇冷笑道:“报什么仇!梅姐不需要报仇,她的死本来就是一个必然,你何苦干些蠢事呢?回去找个男人结婚吧。“

李若茜好笑道:“真是奇怪,难道说出我姐姐的死因真就那么困难吗?“

林薇吸下鼻子道:“不是困难,根本就没人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她莫名传出死讯,连圈内人都大吃一惊。恐怕这事你得去问惠博兴。”

李若茜道:“可是胡姐说姐姐是被圈内人所害,原因是她背叛组织。”

林薇冷笑道:“那只是她的猜测,别以为她什么都知道,姐跟她关系根本就不好。”

“三雄说,我姐姐是组织中的大姐,是这样吗?受她掌控的人都有谁?“

李若茜问道。

林薇坐下来道:“你不知道吗?你不是天天跟他在一起吗?“

“我天天跟他在一起?老虎?“李若茜奇道。

林薇笑道:“怎么可能是松下诚之助呢?那个日本人控制住了梅姐,梅姐差点被他害死,黄心成,黄心成听你姐的。还有他那个妹妹黄心花。”

“什么?!黄老板?怎么可能?!“李若茜吃惊道。”他自己不是在印尼有组织吗?“

林薇笑道:“你姐姐的手下让你一气全毁了。梅姐死后,黄心成就成老板了。“

“可是,怎么没人告诉我呢?包括钱近与你妹妹。“李若茜狐疑道。

林薇笑笑道:“你姐姐做药品隐秘极了,她表面上做小妹,暗中却将黄心成培养起来了,什么交易贩卖,都是黄心成在替她进行,黄心成后来任命钱近替自己卖命,都是跟你姐姐学的。“

李若茜恨笑道:“一面受控我姐,一面还强~~暴她!“

林薇道:“一个女人,在这个圈子是就是容易受欺负,况且她的所为根本不想让惠博兴知道,受了欺侮更不敢说,但是梅姐真得很能干,尽管如此,还是在圈子里颇有势力。“

“是因为惠少志的庇荫吧?他不也是毒品大亨吗?”李若茜冷言道。“我总觉得我姐姐游移圈内,跟他脱不了干系。我见过他两次,满眼的精光,让人感觉坏极了。“

她忽然觉得惠博兴有时的眼神就是自己父亲的那双眼睛。

林薇笑道:“我没有机会跟他接触,他是个高深莫测的人,梅姐对惠家的事从来都是讳莫如深,更不敢问她,对于惠家,她有着高度的虔诚。“

“虔诚?”李若茜反问道。

林薇点头:“只能用这个词,我不明白她为什么那么爱惠博兴,他就是个伪君子,我居然开始还枉想联合梅姐对付他。“

李若茜道:“你为什么要对付惠博兴?那个智慧囊到底是个什么主意?“

林薇冷笑一声,恨恨的说:“那个时候我年轻单纯,进到兴盛公司工作,兴盛公司年度大餐,席间我有点喝高,说了很多的大话,过了几天,惠博兴将我叫到办公室,说要提拔我,让我去出差,交给我一个皮箱,给我一个地址,让我死等一个叫皮子的人来,后来那人将皮箱拿走,我回来没两天,警察就把我抓起来了,原来那皮箱里全是印尼的药品,我被惠博兴利用了一把,后来他居然又把我救了出去,并且对我说,你已经进了这行,就别再出去了,如果我想反抗,只能再把我送回警察局,吃枪子儿,就这样,我就被她送进了药品组织,专为他做事,他嘲笑我傻,对我说,让我凡事学会长脑子,让我准备一个智慧囊,必要的时候抖点聪明出来,我恨死了他,后来,他莫名从组织里成功抽身,我就被他扔在了这片血腥的杀场上,我为了报复他,就制定了一个名叫“智慧囊“的计划,想给他点厉害,可是被你姐姐劝住并且阻止了,她生气了,我虽然没有办法施展我这个行动,但是我一直在蓄机进行,为了这个,我才跟他走的很近。“

第一次听林薇说这么多,真令李若茜有点心花怒放,总觉得今天的她有点不太一样,令李若茜感到些许不安。一股很难言的情绪,带点怅惘的笼上李若茜的心头,怅惘的让她的感到呼吸沉重,这是怎么回事啊?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靠演技成圣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老祖宗又诈尸了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这个傀儡太凶了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