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从心来(1 / 1)

()李若茜笑着将胡姐的话全部听完,将脸转向倚立一旁偷听的老须老人笑道:“这真是太荣幸了,白哥,我李若茜何德何能,都洗上童子尿澡了,听说这也是一味中药啊,那么事不宜迟,凉了可就减药效了。Www..Com”

她在胡姐好笑的眼神中站起来,勾起老人的胳膊将他几近拖进卧室,如此快速的行进,老头儿居然步履稳健,身轻如燕之感。让李若茜在心里不由得叹了一声。

李若茜不等老头儿开口,抢先道:“你先别急着你那盆童子尿,要凉了你再给我加加热。我这个人说话不喜欢藏着掖着,我想跟你做个交易。”

白须老人在原地转着圈,眼神如同在与一个千年妖孽对峙。准备随时出招之感。

李若茜无奈的叹了口气,打开包,从中掏出一张纸递给他说:“看看吧,我这儿有个药方,是李若梅告诉我的,我觉得对你有用。”

老头儿用两个指头小心翼翼的夹过来,深怕沾染晦气一般,抖开来,放在眼皮子底下看着,忽然哈笑两声,道:“这张药方子是假的,什么病也治不了,不过中药嘛,不比西药害人大,喝喝也对身体没什么大碍。”说着,一脸的鄙夷。

李若茜冷笑一声道“你要这么说,可就眼拙了,我怎么觉得这药方能解开印尼毒瘾呢?“

老人又将药方重新看了一遍,潇洒之态的扔回给李若茜说:“那你就回去煎着喝吧,看看能不能治好你身上的毒瘾。“

李若茜笑笑说:“白大仙,谁知道你会不会已经偷偷记在心里了,我可告诉你,这药方中有一味药我没有记上,你要直接使用可就是骗人了,这是李若梅给我的药方,李若梅你应该不陌生吧?”

白仙人警惕的一变脸道:“你是谁?怎么会认识她?”

李若茜笑笑说:“她是我的姐姐!”

白发仙人呵呵笑了起来,道:“难怪瞅着你有点眼熟呢。原来你是要李若梅的妹妹。先前我就有点怀疑。”

“你怀疑的好,说明你眼还没瞎。怎么样?这交易做不做?“李若茜冷他一眼道。

白须老人捋下胡须,眼光一转道:“你想跟我谈什么交易?“

李若茜说:“我身体累,我喜欢上你这儿了,我只希望得到可以随时来的特权。如果你答应,我就告诉你这药方中的另一味药的名字,你可以从中谋到更大的利益。”

白须老人微微一笑,眼神机警道:“说吧,你想到我这儿来的真正目的到底是什么?”

李若茜说:“简单哪,一是想摆脱胡怡如的束缚,不做你的身下囚,二是我想经常来这么个地方修身养性,跟你学点长寿之术。我还可以听你的差遣,为你效劳,我希望你可以解掉我身上的印尼毒瘾。“

过了有一个小时的时间,李若茜从白发老人的卧室里走了出来,坐在车里的胡姐笑看她一眼,发动了车子,车驶出了一段路程,她忽然问李若茜道:“说吧,苦茜,跟他谈成了什么交易?”

李若茜意外的看了她一眼笑道:“真是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火眼金睛。”

胡姐笑笑道:“你李若茜不是林薇。我带你来的目的,不是想让你帮白仙人练功,就是让你自由发挥,我从中可以获益匪浅的,说吧,我对你们的交易充满了兴趣。”

李若茜笑道:“他不听我的话,不受我的威胁,我跟他睡了。”

胡姐恼怒的差点将车开上旁边的树上,她调整着方向盘道:“你少跟我玩藏猫猫,你又想耍我!”

李若茜笑道:“你放心吧,我会帮你搞到解药的,我发现他挺有意思的,我要好好跟他玩个游戏。”

胡姐问不出所以然来,又气又急,可是却无可奈何,人家都答应帮自己到底了,不愿说出计划总不能硬来,胡姐在心中叹了口气,不再言语,默默开车。

这个李若茜,葫芦里到底卖的什么药?李若茜打了一个哈欠,忽然抱起胳膊,头靠座背,一脸困态,胡姐直接将她送去了地下小仓库。

愣坐在俱乐部(现在猩猩大饭庄)的林薇,一天没有挪动一下屁股,她根本不知道在想什么,她更希望能瞬间坐化,不管飞天还是入地,让她从眼前这场苦难中解脱出来,正在她等待坐化的时刻,肩膀忽然令她感到惊悚的被人拍了一下,她闪电般回头,意外的发现李耀辉站在她身后。

她叹口气站了起来,轻轻一笑道:“你怎么来了?”

李耀辉环视一周宽阔的大厅,目光严冷的道:“说吧,晕天散的解药在哪里?“

他果然是为李若茜而来。

林薇笑笑道:“我不明白,为什么那么多人都喜欢她,她哪里好,自私霸道,心狠手辣,满腹诡计。尤其是对你,如此无情无义,你还要为她再在你的两肋上插刀吗?“

李耀辉怒道:“你少费话,把晕开散的解药拿来,我上次急没有跟你过于计较,你应该知道后果,将解药准备好的。“

林薇怒道:“没有解药,解药早就让我扔掉了。“

李耀辉毫不客气的赏给她一记耳光,怒道:“你给我听好了,你伤害谁可以,就是不可以伤害她,我不原谅!”

林薇气极发笑道:“李耀辉,我要明确的告诉你,我没有解药,有我也不会给你,你是怎么对待我的?你还记得吗?我是怎么样走到今天?都是拜你所赐,你给我记住!我不会原谅你的!“

李耀辉压住怒火道:“你想让我怎么样?”

林薇苦笑一声道:“耀辉,我就快要死了,你不可怜我吗?你不想为我做点什么吗?你帮我做了,我就给你晕天散的解药。”

李耀辉道:“你说。”

林薇坐下在沙发上道:“你表哥惠博兴是个通天的人,我不想被警察局当替死鬼,孤独的死去,你救我,你让我活,我才可以让你心爱的人活。“

李耀辉挥了下拳头,恨恨的道:“你如果敢骗我,我就真得对你不客气!”

看着李耀辉气极败坏的背影消失在俱乐部大厅,她深叹一口气,忽然莫名的狂笑起来,从桌上抄起一瓶洋酒,牛饮起来,直到强烈的酒精刺激上她的头脑与肠胃,她才住了口,喃喃的道:“逼我!逼我!我跟你们拼了!谁也别想弄死我林薇,除非我自己死!”

她将酒瓶摔的粉碎,咬着牙,又打开一瓶烈酒。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靠演技成圣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这个傀儡太凶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