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异药方(1 / 1)

()手机被接听了起来,一个熟悉又令若茜心惊肉跳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喂,你找谁?”

李若茜半晌没有出声,直到那边声音有点急了,她才平静下心情问道:“您认得一位叫柯耀胜的先生吗?“

“我就是……“

李若茜的心脏似乎在一刹那间激击斗的鼓,一股莫名的凉意从脚漫延至她的头顶。【高品质更新】她轻声道:“我要找李若梅,你认识她吗?”

那边的声音极其的安静:“她已经死了。”

李若茜的头脑“嗡“的一声大了,她没有言语。

那边的人冷笑了一声,电话的“兹兹“声撞击着她的耳鼓。李若茜终于叹口气说:”你还没有死……“

那边没有声音,李若茜怕他把电话挂掉,说:“我可以见你吗?我有我姐姐的一份东西,要给你看。”

还是没有声音。李若茜正欲发话,他忽然说:“你过来吧,我就在这座小城的郊外。”

他给她留了一个地址。李若茜自始至终都觉得这像是一场阴谋,这太让人难以置信了,一个在自己心里死了那么多年的人,居然还活着,并且自己刚刚与他达成了约定。Www..Com

她虽然害怕,但是想到自己也是将死之人,又何惧之有呢?

她打算明天就动身前去。略微思考了一下明天的事宜,也没有过多的想法,想到了郝院长的死,心里面又被堵的难受,她找到了姐姐中记载草药名字的那篇日记,里面果然有“散熊”这个字眼,日记是这样写的:“

……

人的身体不由自己决定,就像是人生会突起变换,这些个时候,有一些药草最能给人调忧解难,我有一味治疗跌打的方子,药名如下:葳蕤、散熊、郁金、好双花、竹茹、知母、金樱子、芦荟、乌药。

从每种药的身上提取出最高的精华,就能有效的治疗跌打病症。……“

李若茜查了一下,除了“散熊“之外,其余的草药全都没有问题。这到底真的是治疗跌打的药方,还是其中另有暗语?

李若茜叹了口气,心道:“如果“散熊”真得是三雄,那么,这些中草药里面会有其它人的名字吗?

她逐一细看猜测,很快便看出端倪,但是她自己并不确定,因为自己的猜测,难免会让人觉得有点偏激,但又不得不让她怀疑:每味草药里面都有一个字,是与她身边的人的名字中的字同音,“葳蕤”,前面的字“葳”与林薇的“薇”同音,“郁金”,让她想到的是“田金与林雨”,“好双花”,便是“林好”与“黄心花”,“竹茹”,便是艾如或者如姐。“知母”,应该是惠知晚与惠母,事实上她从来都没有将这个黄发的老太婆从嫌疑中驱除出去,此刻她的出现,并未让她有丝毫的意外,反而让她有一种被确定之后的快感。“金樱子”,是惠家前保姆马英吗?姐姐最忠实的“仆人”,“芦荟”,是李耀辉那个让人高兴不起来的家伙吗?“乌药“,是指谁呢?里面的“药”字是李耀辉?那么“芦荟”,不是惠博兴就是惠家已故老爷子惠少志了。她更宁愿相信是惠博兴。因为这个人不会那么简单的。尽管她那么不愿意相信……

“从每种药的身上取其精华,就能有效的治疗跌打病症”,这句话是何意思?

如果每味药都指人的话,又从它们身上取其什么精华呢?有什么意思呢?显而易见不是真的取得跌打药方的精华。是他们犯罪的证据吗?还是取得重要证据的前提?姐姐到底想说什么?

“你想说什么?姐姐?”她有点急燥,身染的毒瘾让她变得愈来愈不冷静。

她死不足惜,只是心疼自己的姐姐。不能就这样结束,自己既然已入鱼腹,就做最后最好的挣扎。

人,就应该如此!

她现在可以确定的是,这个三雄绝对来路不简单,不单单跟林薇关系嗳昧,而且还与她狼狈为奸,她相信已剰半个女人“她”的她,涉身决不浅与林薇。她与林薇,到底是谁指挥谁?

还有就是,为什么别的中草药,姐姐用的名字全为真实,唯三雄的名字只是单取谐音呢?难道它另有其意?在药方中能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这引起了李若茜的猜测与疑问。

那天,她在大福酒店里,意外的见到了她的出现,随后的第二天,郝院长就出事了,会不会是与她有关系?是她或者她的作用,让郝院长早入阴间。她莫名的跑去陌生酒吧喝酒,没有想到,随便碰到的一个人居然如此“神奇”,“看来”。她想:“老天爷在帮我!”她忽然感到非常的欣慰,竟然使自己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可是泪水也来得更快,她不愿让自己总陷进情绪的掌控,努力调整着自己的心情,将姐姐的日记堆在胸上,试图让自己入睡,夜已颇深,明天还有重要的人要见,不想这事还好,一想起,在肆虐张扬的夜的思维里,万千的负面情绪夹杂着无际的悲伤与恐慌,使劲着冲击着她的内心,汇集成一股巨大的洪流,似乎要将她卷进茫茫的黑的深渊,被惧啃噬掉……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靠演技成圣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