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悚姓名(1 / 1)

()李若茜到了辉煌夜总会喝了一杯,林薇难得的不在,胡姐也没见到人影,她端着酒杯上楼敲了敲房门,无人应答,她推开门走了进去,一股熟悉的药水味瞬间冲进她的鼻孔,使她的神经猛然舒服的似乎全都舒展开来,以前跟胡姐呆在一起的时候,对于房间里的这种味道,让她感到刺鼻的头晕,现在居然像是久奉甘霖,她看见,躺椅上方的桌子上有几个与自己注射的药水相同的药瓶,她拿了起来,同属印尼文字,让她一时看不出是否同类,这时,有人在她身后轻轻的敲了敲门,她略一吃惊回头,胡姐走了进来,不悦的看着她的举动。//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

“怎么?想来上一针?”她斜她一眼道。

李若茜叹口气说:“如果相同的,那我就谢谢您了。”

胡姐迅速的瞅了她一眼,扯过她的胳膊,将袖子退去一半,看见了她手臂上的变紫的针眼,无语的将李若茜的手臂甩开,在躺椅上闭上眼睛,不再理会她。

李若茜依偎着她跪下来,轻声道:“借我一点药吧,我快要绝粮了。”

胡姐略一睁眼,厌嫌的将脸扭向一边,道:“求错人了,谁给你染上的瘾,你找谁要去!”

“我不知道那个人是谁。“李若茜说。

“那你就等等,实在受不了了,你再来找我。”胡姐咳嗽了一声道。

李若茜叹了口气,慢慢的站起身拿过包,向胡姐略一鞠躬,胡姐眼睛微张道:“不用担心,只要按时注射,活个五、六年不可问题。反正人总归是一死。”

五、六年,如果可以活那么长时间就太好了,可以有足够的时间来处理姐姐的事情。

李若茜回家的途中顺便接回了小琦的女儿,也没有打开日记,就那么陪她玩着,一直到小琦回来,看见女儿的她,像疯了一样的扑上去抱住,几乎要大放悲声。一连声的问着女儿去哪儿了?梦琦稚嫩的童声道:“我去爸爸那儿了。”

小琦吃了一惊,将仇恨般的眼光投向李若茜道:“你到底想干什么?李若茜!我跟女儿好容易才逃开他的魔爪,你又将女儿推过去,如果你这么讨厌我们娘俩儿,我可以带着孩子搬出去。”

李若茜毫无表情的喝着水说:“你还是结婚吧,单身妈妈好当吗?他又不是不娶你。“

小琦睁大好奇的眼睛泪流道:“你找到了他,就应该知道他的身份,像他那种身份的人不会娶像我这样的女人!”

李若茜笑笑说:“小姐,你走到哪里请记住,做为女人,首先不要看扁了自己。”

小琦抽下鼻子没有说话,抱起女儿欲进房间,李若茜拦住她说:“我不想害你,我想让他把你们娘俩儿带走,过份踏实的日子。你相信我。“

小琦放下女儿,正色问她:“你怎么会认识他?”

李若茜叹口气说:“他来找过你。两次,恰巧被我碰上,我就跟他认识了,我看得出来,他很喜欢梦琦,他希望你可以和他好好谈谈。”

小琦忽然哭出声道:“他只想要孩子,我不能没有女儿!”

李若茜瞅她一眼说:“你要学会和男从谈条件。尤其是和他那样的男人,哪怕为你和女儿争取到点什么。你有了他的孩子,你的人生就不能自己决定了。“

小琦颓然的倒在沙发上,泪落无语。

李若茜说:“你想一想,我可以帮你。”

正欲进房间,眼角的余光扫到了桌子底下的一个礼盒,是林薇送给她的那个包装精美的礼盒,她随便的拿起来,打开的一瞬间,手一抖,里面的东西全都哗啦啦的滚了一地,她惊愣的呆在原地,小琦抬起泪眼,发现一地滚着的全是装满药水的小瓶,她俯身捡起脚下的药瓶,看着上面的外文,李若茜一把夺了过来,她匆促的捡着地上的药瓶,动作之中带满慌乱。被重新捡回进纸盒的药瓶因为手的抖动被重新捡回进纸盒的药瓶因为手的抖动重又一次次的落回地面,像经过了艰难的斗争,李若茜才将药瓶全部归拢进了纸盒,正欲起身,小琦从身后一把抓住了她的手臂,满脸疑惑的问她道:“若茜,你在注射毒药?“

李若茜平静了一下心情,反问道:“你如何知道这是毒药?“

她说:“我懂印度尼西亚语。“

李若茜用疑惑的眼神看着她。小琦叹口气说:“好歹我也是个外语专业的大学生。”

她没再说下去,抱起梦琦进了房间,剰下李若茜一个人呆愣愣的立在原地,只有想哭的心。

她走进房间关上门,努力吸气吐气,隐匿泪水。将那些药瓶倒在床上,打开了姐姐的日记。

一个符号代表一个时代,一个时代只用一个字来代替。

为了让自己可以有充足的精力来完成这件事,她先给自己注射了药水。

姐姐在日记中有这样的话语:

“……我只想用我的方法来做好一件事,就像我无数次与若茜提到过的我记忆专业学的方法一样,即使我将此法告诉了他人,相信那些愚人也不会懂,一个时代只用一个字来表示,而且这个字的涵义与美是现代的字无法比喻的,所以我用我的理解来自创文字诠释它,我是我自己的权威,无人可以超越

………………

本未倒置也未不可,错综复杂实则必要,叠韵重生。“

………………“

这样的一篇日记,只能像老虎说的,要想搞懂姐姐符号的真实文字,只能由她亲自来说了,她在老虎那里想到的激动被打击的支离破碎。她去客厅倒了一杯水,在房间里来回的踱着步,她的电话响了起来,她接听,短短的几句对话之后,她慢慢躺倒在床上,重又站起,最后将那张纸拿进客厅,在沙发上坐下来,“本未倒置也未不可,错综复杂实则必要,叠韵重生。”

她将张纸翻过来看一遍,没有任何异常,“叠韵重生“,她将上面的每个字,都与其它的字相叠,也没任何的发现,她突然打了一个激灵,不无失望的想道:”这应该是译出现代的字来之后再必要的动作,原来符号被译出来之后还有一道暗语等候。“不得不说,她有点生气了,她在心里骂道:“姐姐你搞什么呢?不如搞个保险箱埋在地下让我去找。”

“本未倒置也未不可……”她瞅了一眼这行话,起身走进了房间,在床上坐下来的同时,一股揪住她内心的痛让她的眼前灵光一闪,她莫名的想起了一个人,她觉得极度的害怕,这个人是姐姐大学时代最好的朋友,姐姐同专业的学长,这段话中有他名字的谐音,每行字的最后一个字:可要生——柯耀胜。是他的名字,他已经死了,姐姐是他最好的知己,可最后竟成了他最恨的人,他为了姐姐从教学楼上跳了下去,听说,姐姐曾经因为后悔,在自己的胳膊上狠命的用刀划破自己的皮肤,血流如注,被同寝室的好友发现急送医院,李若茜不得不信,因为姐姐的胳膊上确实有一道疤痕,并且清晰可见其当时受伤的严重程度。她没有问过那道伤疤的故事,姐姐也从未提起过,那一定是姐姐一生当中最深最彻的痛,后来,姐姐嫁给惠博兴的时候,不止一次对她说过一句话:“我们做女人的一定要尊重爱自己的人,同时懂得如何珍爱对方,爱是这个世界上最让人感动的东西。“

柯耀胜,这个名字的出现,到底是偶然还是必然。李若茜皱起眉头,这与他有何关系?

她拿起手机,将一串手机号码按在了手机上,这一串号码大概是她一生不会忘记的,姐姐告诉过她,他的电话号码里面有他和姐姐还有自己的生日,这是他特意为姐姐而买来的一个号码,鬼使神差的,她按下了手机上的绿色键。

手机居然是通的,她在心里面想,这么久时间了,号码被重新使用也是正常,手机被接听了起来,一个熟悉又令若茜心惊肉跳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喂,你找谁?”

李若茜半晌没有出声,直到那边声音有点急了,她才平静下心情问道:“您认得一位叫柯耀胜的先生吗?“

“我就是……“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靠演技成圣 老祖宗又诈尸了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