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外惊情(1 / 1)

()好一个纠结的夜晚!黎明时分,李若茜让自己打了一个盹儿,就起身准备去见柯耀胜,刚至大街欲招手拦出租车,就见惠博兴的车徐徐地在自己面前停了下来,车窗摇开,坐在里面的惠博兴显得神采飞扬,李若茜不悦的瞅了他一眼,淡淡的笑容向他打招呼,他从车上下来,说:“我正想去找你呢,找个地方一起吃点早餐。//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

李若茜没有推辞,上了他的车,她心慌起来,车驶向了郊外,在一处田园风味的木质结构的小餐馆前停了下来,餐馆有点鹤立鸡群般的立在那里。李若茜怀疑它会不会有生意。

随着他推开门走了进去,迎上前来一个打扮妖冶的女人,对着惠博兴叫了一声“老板。”李若茜愣了一下,问他道:“这家饭馆是你的?”

他怎么会投资这样的一家饭馆?莫非有特别料理?

惠博兴像看透了她的心思,微笑着示意她在简陋的木桌前坐下来,待上齐了早餐,一边示意李若茜尝用,一边说:“这是为你姐姐建的小饭馆,在这样一处清静的地方拥有一处可以勉强糊口的小生意,是她的愿望,可惜我还没有为她完成,她就先迫不及待的走了。”

李若茜咬了一口面皮发硬的包子,听见惠博兴的话语不高兴的说:“有谁会迫不及待的想要离开人世?!”

惠博兴面无表情的拿起早餐咬了一口,叹口气说:“我真不擅长做餐饮生意,这里的饮食并不美味。”

李若茜撇他一眼说:“那是你不舍得往这里面花钱,要不凭你,什么高厨你找不到?”

惠博兴说:“我时常来此,这里客人很少,但我并不指望用它来赚钱,可以说是我每个月都在往里赔钱,就是对你姐姐的一个念想。”

李若茜道:“要说这是我姐姐的愿望的话,你可真是侮辱她智商了,如果她活着,她是不会在这种鸟不生蛋的地方开这种好笑的餐馆的,她想要的是一种类似于这样的生活,不是真得去做一件这样可笑的事情,你从来都没有真正懂得过她!”

惠博兴仰着脸看着她,脸上已见抢白。

他点支烟道:“如果她活着,她会把它打理的赚钱的,我相信她有这个能力。”他盯住她:“我相信你也有这个能力,我想把它送给你,由你来实现你姐姐的愿望。资金方面我无偿帮你。“

李若茜好笑道:“姐夫!我姐姐的愿望只是在这一处不见人烟的地方开处赔钱的小餐馆吗?你骂人不能这样过分!“

惠博兴有点动怒,但他忍住了,道:“我原来以为我这是在帮你,我知道你很需要钱,你妈妈给我打过电话,说她现在在疗养院里……“

李若茜的心里像被一把大锤狠狠敲了一下,盯住他道:“你都告诉她什么了?“

他淡淡一笑道:“我一直都听你的,配合你,对她老人家撒谎,说你姐姐在快乐悠闲的生活着。本书首发来自书河小说网www.shuhe.cc“

“快乐悠闲?“李若茜反问道:“我姐姐有过一天这样的生活吗?在你的身边?“

惠博兴盯着她的脸,怒火已清楚的现于眼底:“我们之间不是包办婚姻。“

李若茜叹了口气,环视一眼餐馆道:“那我就盛情难却,收下了,但是我很忙,没有时间过来打理,这些人还得继续留在这里,如果实在难以经营,我就卖掉它换钱。“一面在心里想:”能卖得出去吗?“

惠博兴点点头道:“是你的东西,你怎么做都行。“

李若茜说:“我姐姐嫁给你,到最后,只得到了这么一个东西,还被你美其名曰:她的愿望。真不知道,你是如何想出来的。“

“如果姐姐的愿望仅仅是这么一处破烂玩意儿,也许她现在还活着。“她在心里面想

道。

惠博兴又是淡淡一笑,对于桌上的食物并不屑一顾。单是看着李若茜在津津有味的吃着,眼神中的笑意想让她用牛奶泼他。

从姐姐的饭馆里出来,李若茜说:“你不用送我了,我要在这附近办点事,你先回吧。”

惠博兴笑问她在此何事之有?她说:“是你该知道的,你应该会知道,不该你知道的,你永远也不会知道。“

惠博兴不想听她说这些,再未发一言,上了车,疾驰而去。

李若茜瞅着他的车拐进回行的土路,就按照柯耀胜给她的地址寻找他的住处,离此并不是很远,走了大概有快三十分钟,她看到了一处小宅院,里面一个坐着轮椅的人在挥着水管浇花,李若茜没有立刻上去与他打招呼,她看了他很长的时间,她不确定里面的人是不是当年的柯耀胜,几年前,她也只是见过他两回面,虽然印象深刻,但是毕竟事过境迁,回忆随着他的死迅一起尘封了时光,此刻再将灰尘抖落,将记忆剥出,就只剰模糊了。

她直接走进了他的院子,看见李若茜的他,脸上现出一种很奇怪的神情,他说:“这么多年没见,你变多了。”

李若茜盯住他的脸,道:“你也变多了,变得我都认不出你来了。“

“是的,我在你记忆里是个死人。“他说。

李若茜道:“你能跟我说说,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吗?你为什么还活着?事实上我不是说你不能活。“

他低头一笑道:“我没有死,但我差点死了,我还躺在重症监护病房里的时候,学校里就已经传言我死了,我已经不能再继续学业了,我的一生就这样完了,干脆就将这个传言继续下去。此后,我没有再回过学校。”

李若茜问道:“那你怎么又会出现在这里,我记得你是江苏人,你与我姐姐再见过面吗?”

“嗯。”他点点头。

李若茜的心里忽然跳得很猛烈。她蹲下来仰看他说:“她死了,知道她是怎么死的吗?“

“知道。“他道。

“她是怎么死的?“

“说来话长,她的死,因为一个人,这个人曾经找别人强~~暴过她……”

李若茜差点没有跳起来:“怎么?又是李耀辉?!“她盯着他的脸道:”你是说,他害死我的姐姐?!“

“嗯。“他点点头。

李若茜无语发笑,她坚定的道:“不可能!“

他瞅她一眼,将轮椅自推到门口的台阶处,道:“如果她不死,李耀辉就要死,李耀辉是什么人?表面老实,内心险恶。若梅曾经派人去美国杀他,是因为惠家的财产,她在惠家,可谓一手遮天,有惠少志的”庞幸“,连惠博兴都奈何不了她,惠家的财产,可以说是若梅的财产,她想独霸财产,只好将财产的争夺者一一消灭掉,后来,虽然惠博兴暗中阻止了此事,但是李耀辉回国之后,若梅表面看来是消除了对他的杀心,实际上还在暗箱操作,你可能还不知道李耀辉在惠家的地位吧?“他瞅她一眼,继续转动着轮椅说:”他是惠少志在美国的私生子,他的母亲就是惠母的妹妹。她嫁给了一个美国的华人,但是并不幸福,后来闯荡到美国的惠少志受到妻子的委托,帮忙照顾妹妹,很快两人日久生情,加之惠少志人本风流,李耀辉出生之后,一直前些年,才知道自己的真实身份,于是萌生争夺惠家财产的想法,这恰好犯了独霸财政大权的若梅的大忌。从自己的亲生父亲那里都得不到关爱的他,只依靠惠博兴的他已经渐渐的趋势危险,为了保命,他邪恶的一面无限制的爆发,将李若梅残忍的害死。“

李若茜的小腿不由得哆嗦了一下,强烈的痛楚冲击着她的内心,姐姐的死因像一部惊魂的故事一样让她不敢提问,柯耀胜好像看透了她的心思,道:“他给她服用了美莎毒,不到五天,你姐姐就被折磨的离开了人世,听说,死相惨不忍睹……不管怎么说,李耀辉都是惠家的人,他们只能集体选择包庇。这也在情理之中,可我,受不了他们的包庇,杀人偿命,天经地义,可是惠家的财产,又有谁敢替天行道呢,若梅死的好惨……”

他俯下头,泪水慢慢流出眼眶。

被强大的痛楚包围着的李若茜,呆在原地,一言不发,半晌,她问道:“这些事情你是如何得知的?”

他抬起悲伤的泪脸道:“我是因为她才来到这座小城,她怕惠博兴怀疑她,一直与我暗下交往,怕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我也不想再演绎复活的惊剧,就选择做了一个活死鬼,她什么都告诉我,本来我们就是知己,她对我的帮助使我消去了对她的恨意,她也是通过拨打这个手机与我再次相遇。“

李若茜道:“这么说,属于我姐姐的一切事情你全都知道?“

“嗯。“他点点头。

李若茜拍拍脑门说:“不,这太突然了,事情好像一下子全都可以找到答案,这让我觉得很奇怪,我不能听你再说下去,你会扰乱我的判断力,我要走了,等我觉得我需要你的时候我会再来找你。“

柯耀胜从后面叫住她说:“我很快就离开这儿了,若梅走了,无人可以照顾我,再者我的家人一直在催促我回去……“

“我可以照顾你,代替我姐姐,你不用回去。我还有事要问你呢,你就安心住在这儿吧,有什么需要告诉我。我会尽量满足你。“李若茜道。

他眨巴着眼睛,一副可怜模样的看着她,未再言语。李若茜走出了他的杂乱的院子,在心里面说:“他还是那个学习成绩优异的骄傲的学长吗?当时有那么多的女孩子围在他的身边,浑身的阳光之气,似乎能照亮每个女孩子的笑脸,现在的他呢,胡渣满腮,目光呆滞,连气质都消失的无影无踪,与过去完全判若两人。人生啊,对命运不幸的人真是一种摧残。“

她走出郊外,蹲在马路边歇息,毒瘾来了,整个世界仿佛都疯狂的旋转起来……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靠演技成圣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这个傀儡太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