势不两立(1 / 1)

()即将行进自己家门口的时候,李若茜仿佛才从深思中回过神来,她赶紧建议道:“麻烦,把我送去夜总会吧,玲珑大概不会在,我若也不去,胡姐会发疯的。“

惠博兴阴着脸掉转了车头,昏暗中很深的叹了一口气。李若茜盯上他的脸道:“每次你一叹气就让我觉得很不习惯,你似乎并不擅长叹气。“

惠博兴笑了起来:“叹气也分擅不擅长?别用词不当了。“

李若茜故意像气他一样的拉长声调“嗯“了一声。拍拍他胳膊道:”姐夫,你知道我姐姐当时为什么要在辉煌夜总会工作吗?“

惠博兴的嘴角抽动了一下,眼神中似乎泛出不屑。这是让李若茜很感上火的他的神态之一。她恨不能伸出手运用二指神功将他的眼戳瞎。

“姐姐和如姐的关系似乎不错,她跟我说了很多。”李若茜说。

“谁?”惠博兴转头看了她一眼,道:“谁跟你说了很多?”仿佛如梦初醒。

李若茜斜他一眼道:“你老情人胡妍如阿姨。”

惠博兴的表情僵硬起来,李若茜觉得他一定是很尴尬,如果她没有记错的话,他曾经可是说过,他除了李若梅,外面并无一个女人的。看他如何圆场。

他目视前方,干脆来了个不声不响。李若茜看着他那副死猪不怕热水烫的表情,冷笑了一声,将脸转向车窗外。车在寂静中行驶了两分钟,惠博兴忽然开口道:“她对我有恩,难道胡姐没有跟你说过吗?”

“有恩?”李若茜好奇反问,这倒是头一回听说。

“嗯。“他点点头道。“与你姐姐结婚之前,我还是有点纨绔子弟的味道。对于夜生活也并不陌生,那个时候,家业远没有现在一半,那时性格远比现在暴躁,得罪了黑势力,有一回被他们打昏在辉煌夜总会。//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她不仅救了我,因为她与那帮黑势力的老大有点关系,替我摆平此事,那个时候,我的父亲在国外,家中只有母亲与妹妹,如果不是她的出手相助,很难说那时的我会变成怎样。我们相识了之后,孤男寡女,只能选择**。“

李若茜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惠博兴拍拍她放在腿上的手道:”你应该能理解的,你也是成年人。“

李若茜对他的厌恶之情更加溢与言表:“你怎么能跟我相比?要说你结婚之前跟她**我还可以理解,那你与我姐姐结婚之后,你还跟他**我就想不透了。“

他笑笑道:“男人都喜欢偶尔为之,并不代表就是不忠于,不喜爱家里的女人。“

李若茜大声道:“可是有人跟我说过,他在外面可是一清二白的,并且还污蔑自己的妻子在外面有外遇呢。”

惠博兴的又阴沉起来,他闭了嘴,默默的开车。

“我问你,惠博兴。我姐姐跟刚才那位老虎先生是什么关系?“李若茜叫着他大号问道。

惠博兴几乎是冷笑了一声,道:“你不是跟他很熟吗?你可以直接去问他。“

李若茜笑笑道:“我的事情你是从什么地方听说的?你不会跟胡姐暗通款曲吧?“

惠博兴瞪了她一眼,虽未发一言,却让她的心里猛跳了一下。

这个想法似乎很靠谱呀!

李若茜说:“姐夫,我差点被警察抓捕起来毙掉,你不会不知道吧?如果不是老虎肯收留我,我早就跟你的妍如去见面了。”

惠博兴冷冷的道:“你那是自作自受,我当时确实也是爱莫能助,不要以为我们没有管你。总不能因为救你一人。把我们大家伙都拖下水吧,虽然我与马局长有交情,但公私不能不分。“

李若茜咬牙道:“我知道。所以我没有怪你们。是如救了我。“李若茜想诈他一下道:”她跟我说,她是你的情人。很早就认识你,她爱你成狂。“

她紧张的等待着惠博兴的回答。

他从鼻子里冷笑了一声道:“很多女人都说爱我成狂,连你姐姐也说呢,你信吗?”

李若茜的火瞬间升腾,对于他的话,她有点不可置信,姐姐做的一切似乎都是为他,他怎么可以将她放入那些女人之中不屑的评论。但她很快忍住了,她将怒火咽回肚去,道:“如此说来,如也是你不屑情人之中的某一位?我姐姐也是了?”

惠博兴笑着拍拍她手道:“不,李若梅不是,好歹她也是我惠家的媳妇。”

他的莫名兴奋令李若茜再度火起。她怒令道:“好了,就在这儿停车!”她很想来个潇洒拦车给他一下难堪,可是她不得不失望的发现。其实车已经快到夜总会的门口了,要搭辆出租车难免不会让人怀疑她脑袋有问题,惠博兴倒是很听话的笑着将车靠路边停了下来。李若茜一边下车,一边冲他怒道:“你还知道李若梅是你的媳妇?这么多年来,你一直瞎着你那双眼跟她过日子……”脚踩上大地之后,她还不忘朝向车里的他吼上一句:“是你毁了她的一生!”

她甩过包,气昂昂的进了夜总会。“是你毁了她的一生!”李若茜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说出这句话来,但是想起来,这句话对他来讲,一点都不为过,没错,姐姐嫁给他,也许是她这辈子最错误的选择,尽管姐姐并不承认,并且一直认为自己很是幸福!李若茜很是不解姐姐的这种心情,可能更多的是不愿意承认,不接受,姐姐在这里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受的那些委屈,承受的那些心碎……还有最重要的,是谁自行下的决定,让姐姐在这个世界上消失!是谁!是谁给了他这样的权利!

李若茜偷偷倚进吧台的角落,努力隐忍着泪水,徒劳,泪水还是无声的冲出了眼眶,不将那个人找出来,她一生都不会明白什么叫停止。哪怕是悬崖,她也将揪住那个人一起跳下去!或者是沉进无际的汪洋中,用身体喂饱饥饿的鲨鱼,那又能怎么样呢?她在心里恨恨的说:“我什么也不怕!我是李若梅的妹妹李若茜!”

深夜才回到家的惠博兴烂醉如泥,叶莎将他扶进他的卧室时,发现他的脸上眼泪纵横,谁让他惠博兴眼泪流成这样?她伸手想除去他的外套,惠博兴忽然狂乱的挣扎起来,一把将她推倒在地上,桌角狠狠地咬了叶莎的腰一口,她痛叫出声,趴在地上,竟一时难以让自己站起来,惠博兴踉踉跄跄的进了那间除他之外,没有人能够进入的书房,头脑极度晕眩之中的他,还不忘关好门,三步并做两步的跑到那面挂着红布的墙边,将红布用力的拉下来,李若梅的硕大的照片瞬间呈现在他的眼前,眼泪又爬满了他的脸,他将手伸向照片上面,抬脚用力的想触摸到她的脸颊,差一点,还差一点,只差一点,他努力憋着没让自己哭出声,最后他的胳膊累了,放弃了,他颓废的跪下,坐在地上,看着照片中她的脸,她的笑与眼神中的倔强,她那似乎无懈可击的美丽中释放的媚与温柔,她无言的瞅着他,像她以前活着的时候一样,高傲之中,却透出一股让人怜惜的脆弱。他用力的吐了口气,胸腔中的爱与恨强烈的交织着,几乎要使他的胸腔爆破。他终于瘫软无力的倒在地上,天旋地转中,含糊不清的喃喃自语着……

清晨时分,叶莎揉着昨晚被撞痛的腰,轻轻敲响了书房的门,没想到,门很快就被打开,略显憔悴的惠博兴有点旁若无人的走了出来,将门“咔嚓“一声关上。

对于昨天晚上的失态,他像未从发生过,只字不提,一与往常的洗澡,整装,吃早餐,准备去公司。看着一脸不悦的叶莎,他似乎有点不明就里。这个男人,也太能装了吧,叶莎才不相信他是那种做过就忘的人呢?她故意在她面前不停的揉搓着腰,脸上现出极度痛苦的表情,他也不发一言,只到惠母开口问她,他才开腔道:“不舒服的话就去看医生吧。反正你也是闲来无事。“

我闲来无事就是被你打的吗?叶莎的心里的火腾空而起,对于他的无所谓的表情,更是不满上九都。真恨不能将他拖至无人地带,好好的痛骂痛打他一顿出气!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这个傀儡太凶了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老祖宗又诈尸了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靠演技成圣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