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怀鬼胎(1 / 1)

()林雨忽然约李若茜去湖边钓鱼,李若茜没有工具,空着一双手赶到了湖边,等她赶到时,李若茜发现她还真是钓鱼高手,旁边的桶里已经游着三条个头不小的鲤鱼了。Www..Com

林雨头戴鸭舌帽,长发束起,与她一贯的外形极不匹配。她看见李若茜两手空空,有点生气的道:“本来想跟你垂钓长谈,这是我最喜欢的谈话方式,看来在你身上根本行不通。“

李若茜在她身边坐下道:“看来男人想取得你的好感,得让自己的手上随时拿着一根鱼竿。“

林雨笑笑,没有接腔。说到男人,李若茜问她道:“说实话,林雨,杨耀辉跟叶玲珑结婚,你心里就一点芥蒂都没有?“

正说话间,一条肥满的鲤鱼在阳光下闪着银光,又被林雨擒进了水桶里。她撇李若茜一眼道:“还好意思说,不都是拜你所赐!李耀辉好好的爱着你,你却把他推给别的女人,也没有跟我商量一声。虽然他比较喜欢你,但也是我林雨的男人吧。害得我现在在惠家位置不上不下的,比以前还尴尬。不过,幸亏你让他心情变坏了,他现在仿佛对我很感兴趣,每天晚上离了我就活不了之感。“

李若茜在强烈的光照下眯起了眼睛,没有说话,看着湖中心的鱼线不停的抖动着,她说:“是不是鱼又上钩了?“

林雨提起了鱼线,发现鱼已经脱钩逃跑了。她带点冷笑的道:“我这钓鱼还是跟你姐姐那儿学的呢。她是我垂钓的启蒙老师。“她笑笑。

李若茜不可思议道:“是吗?还真不知道,记得以前她是讨厌女孩子钓鱼的呀。”

林雨笑道:“我说吧,你姐姐的事情,你未必完全了解,人都是会变的,李若梅也不一样。“

李若茜一边戳弄着桶中的鲤鱼一边问道:“你与我姐姐做过什么事?“

她说:“我没有像她那样,脑子缺根大弦,喜欢去和惠知晚斗机智,把自己搞得很被动,殊不知,不得宠的少奶奶与尊贵的大小姐势不两立,自己会赚到便宜吗?”

李若茜没有说话,她忽然想到,姐姐既然抓到了惠知晚的把柄,那么有没有掌握实物呢?如果她掌握了,这些东西会放在什么地方?

林雨还在喋喋不休,看到李若茜没有反应,她得意的撇她一眼道:“我跟你姐姐有着很好的交情与沟通,其实你完全可以仪仗着我在惠家的关系而得到你想知道的东西。//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比如说,你老怀疑你姐姐的真实的死因……“林雨的笑容与胡姐一样,让李若茜感到不安。

她干脆将自己一直的疑问问出来:“我的事情你仿佛知道不少,从何处得知?是李耀辉告诉你的吗?不,他远没有你知道的多。”

林雨笑笑道:“如果对你没有几分把握,怎么敢和你李若茜谈条件。”

李若茜直接问道:“你到底想让我为你做什么?”

林雨放下鱼竿,正色道:“不光是为我做,也是为你姐姐,她跟惠知晚之间的事情最是难解,其次才是我的事情。”

她有点含糊其辞了,让李若茜不甚明白,她道:“不如说,解决掉惠知晚对你也有益处,能跟我具体说说吗?我不愿稀里糊涂的做事。“

林雨略一深思道:“她在惠家就是个多事之秋,连惠博兴都对她很感头痛,其实她很会来事,一样身为惠家的子女,知道李耀辉为什么如此不受到惠博兴的喜爱,而惠知晚在外面错事连连做,却总能让惠博兴选择一再原谅吗?“

李若茜道:“难道惠博兴也知道李耀辉是他的同父异母的兄弟?“

林雨撇她一眼道:“自然了,否则他会那样讨厌他吗?”

李若茜若有所思的道:“我大概可以猜得出来,李耀辉一心想瓜分惠家的财产,而惠知晚只是在利用自己家族的利益在为自己拼命挣钱而已。”

林雨说:“表面是这样的。但是你觉得惠知晚会比李耀辉更加老实吗?”

李若茜干脆问道:“什么意思?”

林雨又得意一笑道:“李耀辉是个傻子,凡事喜欢明着做,惠知晚就不一样了,她最擅长的招术就是隐匿自己的言行,并且她心狠手辣,为此可以不惜任何代价。”

李若茜看着林雨近乎咬牙的神情,她总觉得她看起来要比惠知晚还要心黑十倍不止。惠知晚会是这样的一个姑娘吗?不,女人吗?想到老虎,她纠正道。

还有惠家屈辱的二大少爷李耀辉,真得就那么窝囊不成?难道惠母对此真得一无所知?怎么想都让人觉得奇怪。姐姐怎么会嫁进这样一个复杂多事的家庭,也是,自古豪门故事多。

李若茜问她道:“你想使用什么方法,让惠博兴乖乖遵守他老爹的遗嘱,将那笔大钱交给你。“

林雨说:“他是个不折不扣的商人,得用一个远远超出五千万的东西跟他交易。“

李若茜说:“我明白你话的意思了,你是想威胁他。“

林雨挑眉暗笑,李若茜将林雨面前的鱼竽拿过来说:“我觉得这与我想做的事没有任何联系,我选择抽身。“

她随便的一提鱼竽,居然一条大鲤鱼泛着银色光芒的挣扎在鱼钩上,令李若茜的心情大为好转。她几近哈哈大笑的将那条鱼小心的收进水桶里,嘴里一面说着好几种鲤鱼汤的做法,让林雨大翻白眼泡。

林雨说:“有一件事她从不隐瞒,那就是她与老虎的关系,她告诉过你吧?”

李若茜点头道:“我知道。”

林雨撇撇嘴:“像她那么骄傲的大小姐,为什么会和那样的一个男人搅和在一起,不是很能说明问题吗?”

李若茜没有吭声。

林雨冷笑一声道:“他们两人在一起,才是呢。”

李若茜在心里道:“难道老虎也在惦念着惠家的钱财?惠知晚会是想利用老虎继承惠家所有财政大权?如果真是如此,这丫头无疑就是玩大了!”

李若茜一脸的凝重,让林雨很为不爽,她斜她一眼道:“哎!我们现在也算是合作关系吧?有什么事放在嘴上说出来,单在心里面自语,也太显得没诚意了吧?”

李若茜笑笑道:“我只不过是在消化你说的话。”

回到家的李若茜翻看着姐姐的日记,渴望着可以再发现不经意的语句,正在这时,有人给她打来了电话,只进行了十分钟的通话,电话挂了之后,她忽然想起了一个人,安硕!或许不一样的人会有不一样的发现吧。

安硕赶到时,已是华灯初上的时间,他慢品着咖啡,看着李若梅的日记,若茜在厨房里做着晚餐,最后的一道拍黄瓜上桌的时候,安硕忽然叫过她说:“你看,你姐姐不是把自己那时的心情写的很清楚吗?……”

李若茜夺过日记,发现是十月份的日记,“哪一篇?”她急问道。

安硕指着23号的那一篇道:“这篇说的最清楚。”

李若茜将看得头晕的日记中的那一篇读了出来:

2008年10月23日星期四天气阴转小雨

我的心一如怕坡岩,又此起彼伏。和心花逛了一天的商场,最后脚都肿了,天近漆黑时也不想面对那个祖宗,跑去找了老如,畅所欲言。她说人这一生,总会遭遇小城凡尘花的清香。所以剰下的也只是决定了,有她的保护,虽然令我放心,但是,凡尘花童子酒不也只是从嘴里喝到肚子里那么简单,如此浓烈的酒,要怎么消化才能不让胃受伤害呢?

我可能是想的太离谱了吧,也许是好酒也未可知。总是在老如那里喝她那么多珍藏的酒,我也像春江红酒一样醇口吧,呵呵呵呵……

我想醉了,直到现在头还是晕的,翻开书柜之中的《爱晚花》,却别有一番滋味在心头。

李若茜看不明白,这篇日记到底是何喻意?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这个傀儡太凶了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我靠演技成圣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