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明喻意(1 / 1)

()头晕脑胀的李若茜拎着包晃悠在夜晚的人行道上,已经是这个时间了,却依旧车水马龙,这座拥挤的小城依然热闹非凡,她在一处长椅上坐下来,从包里拿出手机,拨打谁的电话,那边的电话刚刚响了一声,从停在自己身边的轿车中下来一个人,她看清那个人是惠博兴,忙把电话扣掉,站起来,朝她解嘲般的笑了。Www..Com

他有点气恼的将她扶上车,她头晕的厉害,将身体靠在他的身上,居然沉沉的睡了过去。这个女人搞什么呀,惠博兴看着熟睡中的她,带点无奈的使劲敲她的头,将她从晕睡之中强拉回来,小憩之后的她,脑袋清醒了很多,她忽然正色问他道:“你要带我去哪儿?”

他瞅她一眼,说:“如果你再不醒来,我就想把你带到林薇那儿去了。“

什么?双性恋那儿?可怕。

“那现在要去哪儿?“他跟自己描述思念自己姐姐时的期期艾艾的话语她已经腻透了。

他的眼光冷若冰霜:“带你去一个你熟悉的地方。

她没有再追问下去,车一直朝着一个令她深感担忧的方向驰去。本书首发来自书河小说网www.shuhe.cc最后在一处大别墅前停了下来,听见车声的看门狗忠诚十足的狂吠起来,门很快打开了,老虎出现在了李若茜的面前。

“请进。”他满面笑容的向两位伸出手。

李若茜跟在惠博兴的身后同他走进了那间熟悉的客厅。老虎的深蓝色眼孔直直的射向了自己。

他的儿子,红发年轻人很有礼貌的沏上了茶水。“请用。”老虎的用语很谦逊。

惠博兴没有举杯,他眯起眼睛,翘起二郎腿,很暧昧的拍拍李若茜的后背道:“跟你介绍一下,这是我的小姨子李若茜。“

老虎客气的点头一笑,两人并未发一言,惠博兴又拍拍她的腰,示意她喝茶。李若茜对他对自己的“动手动脚”相当厌嫌。她往外移动了一下身子。老虎对惠博兴道:“从明天开始要去泰国做一笔生意,如果有闲时的话,与我一起去顺便度个假吧,人总是要休息的。”

惠博兴淡淡一笑,又伸过手拍了拍李若茜的屁股处道:“我忙的很呢,就算有时间也会花费在其它的事情上。”

老虎眯起眼睛看了李若茜一眼,笑而不语,时间在尴尬中一分一秒的消逝,惠博兴好像并不在意这种令人难受的气氛,他看了眼李若茜说:“昨天晚上我们见面了,吵了架,她今天晚上喝了很多的酒,我刚在马路边上捉到了她,便带她来你这儿散散心,也顺便让你认识一下,你不是一直都很想认识我媳妇的妹妹吗?怎么样?不折不扣的大美女吧。”

他将身体移到贴紧李若茜的位置,手在她的后背与腰间游移着。

李若茜反感的想挪开他的手,正在此时,他忽然站起来,向老虎告别,声称下次有时间一定再携若茜过来同坐。

李若茜百口莫辩,只能随着他起身,告别了老虎。惠博兴发动了车子,载她冲进茫茫夜色中。

车中的她一直双唇紧闭,不发一言。他故意给老虎造成两人关系非轻的印象,是何目的李若茜想不明白,但是已经够让她感到恶心的了。这次的事情她无法跟老虎做任何的解释,他生性多疑自不必说,这种男男女女之间的事情最是百口难辩的。这无形之中就给老虎对自己加深了一层猜忌,万事难在猜疑,惠博兴能把事情想到这里,真是心思够缜密的了。

李若茜终于开口问他道:“听知晚说,他是你们惠家最后的一张底牌?是知晚的丈夫?”

惠博兴面露难言之色,道:“这是我们家的一件丑事,我不想说。如果你想知道的详细,就去问她吧。“

李若茜笑笑道:“难道你不同意这门亲事?“

惠博兴眨下眼睛道:“我无所谓,这是那个丫头的事,与我无关,至于他们两个人有没有结为真正的夫妻,我没有听他们任何一个人说起过。“

“知晚为什么会爱上他呢?“李若茜穷追不舍。

惠博兴好大一会儿无语,末了道:“我不知道她们是如何认识的,她在外面不务正业,能遇上好人吗?“

李若茜盯住他的脸道:“与他结为亲家,对惠家有百利而无一害,两大势力相携手,不是攻无不克吗?“

怒火忽然在他的眼里燃烧,他咬字清晰有力,道:“我不希罕!“

他与老虎真得是水火难容,到底是为了什么?单纯的一山难容两虎?还是因为,自己的姐姐呢?他们三个人之间曾经发生过什么故事?

在姐姐那些看似假话连篇的日记里,追逐不出任何生疑的影子,姐姐啊姐姐,你的心里到底隐藏了多少只有你自己知晓的独门语言?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靠演技成圣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这个傀儡太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