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后信件(1 / 1)

()林雨居然驾驶着惠知晚的那辆名牌跑车来给李若茜送那封信。本书首发来自燃蝎小说网www.ranxie.com走时还用媚眼瞟她,那股驾轻就熟的淫笑不合时宜与对象的冲向李若茜,她驾车飞奔之后,李若茜不自觉的摇了摇头,忽然恶心加愤怒的想到,难怪李耀辉那个狗东西会拜倒在她的石榴裙下!连她也要晕扑向她那挺拔的胸脯上了。

楼上的房间已经被胡姐住用的像个卖淫嫖chang的仓库,正值白天,夜总会没有营业,她坐在楼下洗手间的马桶上看着姐姐曾经寄给林雨的那封信。

没错,是熟悉的姐姐的笔记,好亲切的感觉!她的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她拍拍脸蛋,吸了下鼻子,看着由姐姐娟秀的字体,勾勒出的语言,前面的内容大致与普通的信件无二,只是中间部分的话语有点令人费解,是这样写的:“每次我在家的时候,呼吸着无尽的阳光的折射的味道,只有保姆马妈的陪同,在这个时候我是幸福的,我的身体像重生或者虚脱了一般,马妈时常抱住我哭,我劝慰她都没有了语言,她是苦命人,可怜的老公在家里卖着香烟,我打算把我所有的钱都给她,是我对不起她,我希望你如果可以见到她,如果她过的不好,你就替我帮她一把,也算我们没有交往一回。林雨你知道吗?我最遗憾的是我与博兴没有个孩子,我永远忘不了2008年11月5日那天的决定,这可能要成为博兴终生的痛与恨我的最大的理由,我要死了,却不能给她留下一儿半女,每每想起,总想随风好去,或者骑马、随瓶漂流。

爸爸是好人,我从来都是理解他的,可是我不理解你,你应该朝着更加幸福的路上转过去,要知道,我们做女人的,如果忘记了钱与幸福是真敌,就会让自己变得好惨,哎,我还有什么理由说你呢?我自己没有那样做,也在你眼中不是一样输的不剰一分钱吗?像你说的,如果最后注定是输,是伤害,那么就用钱来衡量吧,可是你可能永远不会知道,这是我的幸福!

我的头脑一直处于麻木的状态,包括现在在写这封信的时候,要不是马妈替我在不停的揉捏按摩,恐怕我早就晕过去了,对了,忽然想起一件事,如果可以,替我照顾我的妹妹小茜,让她永远不要知道惠家的事情,告诉她,我在惠家的日子,十分开心幸福,而事实上就是如此。本书首发来自燃蝎小说网www.ranxie.com

讲一个故事给你听,云向沸腾的开水说,拯救大地是你的职责。所以开水宁愿让自己更快的流向太阳,在魂飞魄散的同时,拯救了大地……

林雨,记住我对你说的话,如果有一天你还可以爱,就把自己盛在爱的摇蓝里飞扬。而不是仇恨。……“

伴随着一声长长的叹息,李若茜将信慢慢折好放回信封,她还是没能阻止自己的眼泪流下来,她恨恨的像自言自语道:“姐姐,你不能这样善良!你死了,不管你为了什么,她们没有一个人说你李若梅是个好女人,难道这就是你想要的吗?”姐姐不喜欢仇恨,更不喜欢谁为了她而复仇。她面对自己的死亡却是幸福的在等待,并且说这是穷极的快乐,不,为什么你要做开水呢?拯救大地怎么会是你李若梅一个寄人篱下的弱女子的责任?“姐姐,我不明白。”2008年11月5日那天的日记,李若茜已经倒背如流:

“和博兴吵架了。为着一个我们谁都不愿提及的原因,我真得感到很抱歉,但是我没有办法,所谓的骑马的美好,所谓的漂流的美丽,与我近却陌生,我选择了,应该以我的心去做。”

姐姐为了一个不得不完成的任务而放弃了她的孩子,让惠博兴恨上了自己,真得只是如此吗?李若茜泪流中觉得,这里面还有让人匪夷所思的隐情。胡姐说姐姐是圈内人所杀,原因是她背叛了组织,李若茜更宁愿相信这个组织远远要超出胡姐所知范围内的组织,或者说,胡姐所在的组织并没有那么简单与狭小,只是无际汪洋中一个不起眼的小网而已,而罩笼在海上的大网到底是谁在操纵呢?惠少志?甚或是惠家?还是多势操纵呢?姐姐又是不是其中的操纵者之一呢?如果也是的话,惠家人难辞其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身边的每一个人都让她可疑到心焦。

她这只海中的小鱼该如何才能翻云吐雾呢?

但是有一件事她清楚的咬牙坚持着,那就是:姐姐的死,不能就这样放过!她一直都很听姐姐的话,但是这一次,她选择违背!

林雨将这封信交给她的意图到底是要挑起她对惠家的仇恨?还是要用姐姐信中宽容的主张来让自己偃旗息鼓,她已经觉得没有必要再去想了,她从马桶上站起来,走出了洗手间,正在这时,林薇给她来了电话,电话中的她声音张扬无礼,告诉她马局长她已经给约到了,让她晚上拿信给她,她将与马大梁会面的地点告诉她。

李若茜笑笑在心里说:“这个双性恋可真不吃亏。”

她回答她说:“不用告诉我地点,你也要去的,我自己一个人哪行呢?”

林薇忽然骂得很难听,李若茜只听明白了“耍”这个字,自己组织了一下她可能的骂语回敬道:“我从来不会耍花招的,你要是陪我去,就别说信了,我都能给你。”

李若茜怕她听不明白,故意大声又强调道:“如果这次你表现好,我可以做你的女朋友。”

她没有听到林薇回答,大概她已经晕了。

晚上,正准备出门去美丽俱乐总部的李若茜,被黄心成堵在了门口。他最近变酷了,不管何时何地都喜欢戴一副墨镜,“啥事?”李若茜无奈的问他道。

他扬起脸来道:“我的证据给我弄回来了吗?期限已经到了。“

李若茜在心里吐了一口气,他也太土了吧,什么时候了,还要他的证据。

李若茜一边推开他一边说:“档期还没有安排到你那边,你再稍等几日如何?”

他不由分说的将她拉回到自己车上,忽然神秘的说:“我有东西给你看,看了这样东西之后,你就知道与我精诚合作会有什么灿烂的结果。”

他打开车内小灯,从一个精致的信封里倒出一串在灯光下闪亮的钥匙,说:“有人给了我这个,知道是谁家的钥匙吗?”

李若茜在后座抱起胳膊道:“还真不知道是谁家的,我又没有”识匙“眼。”

黄心成哈哈大笑着道:“胡怡如的钥匙。”他摘下黑镜,李若茜看清他眼中的得意之色,要将他变成一种叫“意”的猪。

“何意?“李若茜盯住”意猪“问道。

他说:“跟我合作,我送给你。”

李若茜真要流口水了,说:“如果真是老胡的钥匙,我就跟你合作,誓言做你手底下的小妹,可是你想用它们来让我做什么呢?”

他哈哈笑道:“你傻了?用它们来偷回马局长的犯罪证据呀。“

是啊,钱近已经被处决,林好也已经寿限将至了吧,黑磨坊村的沈逸夫妇,警察还是不要真正寻找的好。

李若茜狡黠的笑看着他说:“我帮你去偷,我答应你的事就会做到。“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这个傀儡太凶了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我靠演技成圣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