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盗证据(1 / 1)

()林薇狡猾至极,她声称自己没有得到信,是不会帮李若茜做任何事情的。Www..Com李若茜实在受够了她的傲慢无礼,折回家来,发现小琦正坐在黑暗的客厅里哭泣,又是因为想念女儿?让她先吃点苦头吧,她趁小琦向她逼供之前赶紧逃进了房间,把门关好,小琦知道敲打只是徒劳,根本没打算浪费那份米饭力气。她嘟嘟囔囔的在外面抱怨的令李若茜心烦意乱,李若茜干脆找来一张疯狂的CD听在耳朵上。

姐姐的照片就放在自己的枕头底下,她掏出来,劲爆的舞曲没有给她带来任何释怀与快乐,真正沉湎于悲伤中的人,又有什么才是真正可以解脱的呢?她的鼻子一酸,泪水也随之欲流而出,想不到如对姐姐付出如此真情,可姐姐为什么要说她最好的姐妹是黄心花呢?难道在姐姐的心目当中,一直没有把如当成自己的姐妹吗?她忽然激灵一下的想道:“我第一次见到如的时候,居然莫名的认为,并且向如直言她是惠博兴的情人,如此没来由,现在想来都让自己感到不可思议,如果她真是惠博兴的情人,那么姐姐不喜欢她也是在情理之中了,如姐身为惠博兴的情人并没有受到姐姐的排斥与心慌,是因为在惠博兴的心目当中不占分量,那么如呢,是否是姐姐真正的情敌,她清柔而靓丽,略施脂粉却也具风情之韵,是一个极品的女人,完全有资本让姐姐感到心慌,但是为什么她又对姐姐如此付出真情呢?赎罪?或者可以用”双性恋“这样的说法来解释吗?但是如临终前倾吐“友情”两字时的坚决与真!却是如此不容置疑!这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呢?

她将相册不住的在手里翻转着思考自己心中的疑问,这时从姐姐相册的背部里一张折叠好的纸忽然掉落到她的腿上,她将耳机取下,将那张折叠着的纸拿起,打开,几行清秀的字迹映入了她的眼帘,原来是姐姐的字迹,上面写着:“夕阳的余辉落尽之后,只剰下了孤独的树与房子,如果你还可以迈过黑暗去我家做客,请帮我浇灌树木,打扫我的房子,如果你觉得舒适,就将一切交与你,如果这是你的幸福。

又言:请将另一纸条交与林薇,告诉她,货品准时发送,还有关于她要打击惠博兴的计划请告诉她我恕难从命,她是与老虎在斗法,最终的结果她只是死,还有那个“智慧囊“主意,请她省省吧,做为她的朋友,我只能告诉他这么多,这事会不会告诉惠博兴,告诉她,看她的表现。“

“智慧囊”是什么主意?如此说来,林薇也是组织中的人?在与姐姐一同做药品生意?她为什么想要和惠博兴做对?从姐姐话中的意思,她想联合姐姐一起对付惠博兴?这怎么听都像是黄心成的主意。对啊,林薇是黄心成的相好,会不会是黄心成幕后操纵林薇呢?

有一事李若茜不明,当时是林薇给了她如的名片,是她想要让自己认识如,为什么呢?但是自己却因如而得救,这一切有点让人匪夷所思,这个林薇,看来不是个简单的人。【高品质更新】

她让姐姐的日记在自己的脑中过了一遍,关于“智慧囊“的这个词并未出现过,也没有半点关于林薇的记述。除了在日记中提到过的有限的那几个名字之外,再也没有其它名字的出现。换句话说,姐姐的日记除了吃就是睡,除了11月份日记还有点疑点之外,其它的日记根本就是”假话连篇“。这让李若茜甚是伤脑筋。

胡姐致电给了李若茜,让她尽快赶到自己的地下夜总会。李若茜前脚刚跨进门,胡姐的怒骂就狂风雨般的袭来,无非就是一件事儿,叶玲珑对她护理不到位,时常无语“旷工“,这几天腰不好了,想让人陪她去医院都找不到人,李若茜自然想充当陪理角色,被胡姐生生拒绝道:”我自个儿就成了,你帮我梳个头就行。“

李若茜帮她梳好了头发,却有点赖住不走,道:“我帮你收拾一下房间吧。看你屋里乱成啥样了。“

胡姐也点头道:“也行,我马上就回来,别忘了帮我把内衣裤洗一下。”

她刚一离开,李若茜就从包里掏出了黄心成送给她的那串钥匙。她房间里的保险柜有三个,她逐一的试开,钥匙不是很多,很快打开了第一个保险箱,里面有的只是横七竖八的文件,还挺多,李若茜将带来的袋子从包里拿出来,将文件全装了进去,第二个保险箱倒是名副其实,金银首饰应有尽有,也是乱七八糟的堆在了一起,很让人贪念脖起,她用手略略一翻弄,没发现什么可疑物件,便锁上,打开了第三个保险箱,忽然一股很熟悉的神秘感在她的心里滋生出来,里面大大小小的全是笔记本,似乎散发着神秘的密语,令她的心莫名的亢奋起来,她的手刚触及到那些笔记本的时候,一股熟悉又恐怖的气息似乎在她的耳边吹浮着,她猛的转头,嘴唇差点与胡姐的嘴唇相碰,李若茜不觉惊叫一声,快速的关上保险箱,不知所措的看着胡姐。

胡姐拍拍慵懒的腰,道:“给我关好了,陪我上医院吧,我走出了一段路才想起来没带钱包,看我的记性。”

李若茜慌张的将保险箱锁好,站起来,将钥匙放进包里回答道:“好的。”把那些文件轻轻的也装进自己的大手提包里。胡姐很是不解的问道:“你难道真想偷着走吗?我告诉你,那些文件是我这几年所有的药品走私单子,如果流传出去我就完了,你打算那么做吗?给我锁回去!!”她大吼一声。

李若茜镇静的摇摇头道:“不能,我必须拿走这些文件,你要知道,你现在不是我的对手,我是说动手的话。”

胡姐恼怒道:“你要打我?!李若茜,你也想像李耀辉一样把我揪起来打我?!你真不愧为李耀辉的情人。“

换上李若茜恼怒了:“我不是他的情人!“她什么时候变成他的小三儿了?

胡姐冷笑道:“别再隐瞒了,要不就凭你,够资本做他的正牌女朋友?他上次找我麻烦的时候我问她,“李若茜是你什么人?”他说“你是马局长的什么人她就是我的什么人“。我是马局长的什么人你不知道吗?”

该死的李耀辉,居然一直把我当成他的情人?不是都拿该死的戒指跟我求婚了吗?

胡姐盯着她的脸道:“你别被他骗了,这小子,外面女人有的是,你才了解他多少?人帅又有钱,家世又不凡,他现在对你痴情,可能只是觉得你李若茜跟他认识的那些为钱折腰的女人不一样,才想尝口特别,真要到手了,也就不像你表面看到的那样了,他跟林薇还有过关系呢?你可以自己想。你跟他在一起,在外人眼里,你只不过就是他的一个暂时附属品,枉想他为你演绎情深肥皂剧里的男主人公?什么年代了,你的脑子还那么幼稚,说实话,你没有让他赚你太多便宜吧,不过,看他对你的样子,你们不应该还只是纯洁的关系哈?”她总是那么幸灾乐祸。

李若茜镇静一下自己,冷笑道:“没想到,你这么大年龄了,居然还这么八卦。“

胡姐伸伸舌头,大概是承认了李若茜的说法,她用英文跟李若茜道歉。

李若茜拿着文件袋向她告别,被胡姐很感不可思议的拉回来,道:“你非得逼我用狠招儿?把文件放下!。“

李若茜冷言道:“你停止对我用狠招过吗?我告诉你,我必须拿走这些东西,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里面应该有马局长的证据吧?“

胡姐的脸色难看下来:“谁让你来偷的?你从谁的手里拿来的钥匙?“

李若茜说:“是黄心成给我的,他说有一个人给了他你的钥匙,他让我偷出你掌握马局长的证据。“

胡姐的阴冷从眼里滋生出来:“他想干什么?”

李若茜说:“想跟马局长做交易。他抓住了我的把柄,他让我签定了假合同,如果不按他说的做,就让土地局的人来查我。我觉得这件事也对你没有什么害处就答应了。“

胡姐狠狠的给了她一巴掌,怒不可遏的咬着牙道:“老虎不发威,你真当我是病猫,李若茜,你信不信我能弄死你,就现在!我还在等你给我700万呢,事到如今,我钱没见到,先被你卖了一把,你说,你还有什么事瞒着我?“她的嗓门儿一大,门外忽然传来零碎的脚步声,李若茜知道,应该是她的保镖闻声不对,候到了门口。

李若茜将文件扔在了桌子上,一言不发站在那儿。

“不对呀。“胡姐忽然如梦初醒般的道:”这不太像你李若茜的风格,如果你要想偷,也不会在这个时刻呀,你是不是另有他意?“胡姐将食指指向她。

李若茜摇摇头道:“你应该理解我的处境,没有人可以帮我,我已经快要疯了。”她快要哭出来了。

胡姐怒目斜视着她道:“你把文件拿去给黄心成吧。”

李若茜以为自己听错了,瞪大眼睛看着她。

胡姐冷笑一声,坐下来道:“我早就知道我的那串钥匙不会令你闲下来,说实话我一直都抗搞不懂你对我的真实心情,所以才借用叶莎忽出此计,我觉得叶莎骨子里还是向着你的,况且惠博兴对这串钥匙根本没有兴趣,我料定你得到钥匙会来偷我的东西,但我没有想到,叶莎会将钥匙交给黄心成。”她叹了口气道:“真是没有想到,我现在一失势,像黄心成这样的小虾米都敢骑在我的脖子上蹲坑,你把文件给他,我要让他知道,这些文件到他的手里,会变成”死亡条约“。”

李若茜道:“你没有必要要他死,他并不想杀你,他只想威胁马局长救出他老婆。“

胡姐怒道:“这些可怕的文件让姓马的感到危机的话,他会做出什么事你能知道吗?!最先倒霉的人会是我,但如果让我有防备的话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她挑挑眉毛。

她斜视着李若茜,将文件袋塞进她的手里道:“快去完成你的任务吧,别忘了多提点对你有用的条件。或许我那700万可以借此得来呢。“

李若茜嗤之以鼻道:“如果靠这样得来700万就太侮辱我李若茜的智商了,700万只是个保守估计。”她将袋子装进手提包,开门绕过门口三位膀大腰圆的保镖而去。

看着李若茜离去,胡姐望望适才被她打开的第三个保险箱,吐了一口气,她呼进来一个保镖,将保险箱重新放了隐藏地点。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这个傀儡太凶了 我靠演技成圣 老祖宗又诈尸了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