墓园谈话(1 / 1)

()张扬的风愈加吹乱了胡姐脸上的头发,她厌嫌的拿手像在打跑围绕在自己脸上的苍蝇一样的想赶走风的骚扰,一面嘴里还在乞求着李若茜:“若茜,帮帮我……”李若茜只能爱莫能助的看着她。//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

待她发现了赶风的徒劳之后,她叹了口气,幽幽的说:“现在总觉得,什么都在欺负我……”她拉李若茜在自己身边坐下,将头靠在她身上说:“你跟你姐姐一样,都是个好女人,我有时候看着你总在想,如果你一直选择陪伴在她的身边,最后的结果,也许也是她会死。”李若茜不敢发表任何议论,也不敢枉发什么疑问,怕招致她的阴险或“清醒”,让她再将话生生咽回去。

还没开始说她就渴了,让若茜从妹妹的祭品中用衣服角擦个苹果给她吃。李若茜照做,于是她一边啃着苹果,一边讲述着:

“是姓马的把我带进这行的,我初来小城,举步维艰,不慎沦落风尘,警察来扫黄,把我连同几个命运相同的姐妹扫进了警察局,后来,我们接受了处罚,被放了出来,马局长也爱上了我,自从他扫黄扫上我之后,就天天来光顾我,当然他不会再想让我做小姐,于是,对我说:”小怡,跟我干吧。“我开始吓了一跳,以为他让我做警察,我连推说”干不了“,后来才知道,原来是让我干药品,我更说干不了,他向我抛出了”天文“数字,贫穷想急于改变命运的我,一眼红就心黑同意了,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并且很快有了自己的”事业“,用你的话说,做了”小姐头“,后来认识了老虎,药品就做的更猛了,干脆自己进行走私,妍如以为我在这儿做正经事,做正经人,就投奔我而来,我没有办法,就将她推进了油锅,先把她炸坏,又把她炸死,我根本就不配当她的姐姐。”她红肿的眼睛泪流无神,空洞的让李若茜感到害怕。

她擦下泪水说:“你不问”为什么“让我觉得很奇怪,你一向不是问题很多吗?“她自问自答道:”我刚进这个圈子的时候,马大梁(姓马的局长)就告诉我进入这个圈子的人只能干到底,不能退出。谁若退出,任何一个人都有杀他的权利。妍如一直想要退出,所以我把她杀了。“

“为什么一定要她死?”李若茜很是不解。

胡姐道:“她知道的太多了,她不死我就得死的很惨,或者我们都得死。本书首发来自燃蝎小说网www.ranxie.com“她凄厉的眼神中流露出莫大的无奈。李若茜对此很不屑。

她问道:“那么我姐姐也是因为要退出才会被杀害的吗?“

胡姐笑笑道:“也许是的,但是杀她的人不是我。“

“我一直觉得你对我姐姐的死因知道的很清楚,只是有所惧怕,所以才选择沉默。“李若茜开始恢复自己的犀利眼神。

胡姐说:“我只知道她是被圈内人所害,但是何人所为,我不清楚,这事很难说是谁做的,因为圈内人可以再拜托圈外人做,这是一个很难调查的网,搞不好,连你自己也会掉进去,你一直都在网外捉小鱼看大虾,网下面的大物,你不可能看到,你要沉入水中,势必会鱼死网破。更甚葬身鱼腹,你再有智慧也枉然,这个世界看的是人脉与利益,这些你有吗?”

李若茜跪坐下来,的确,一丝倔强然而掺杂着绝望袭上她的心头,如果有人要杀她,真是易如反掌的一件事,她只所以现在还如此有恃无恐的活着,大概她的涉入还没有对谁造成实际的威胁,所以,她可以理解,为什么那么多人,在面对她的张扬与无恐,在面对她的骄傲与智慧时,回应的仅仅是嘲笑或者冷漠,原来自己在这片无际的恐怖汪洋中,只不过是一个无足轻重的长满獠牙想吃人的小鱼一样。怕被她咬到,但还没有要置她要死地的必要。

她笑笑重又坐直身子,望向胡姐,她正眯着眼睛着着她,那股令李若茜反感的阴暗的笑意慢慢从她的脸上浮现出来。

“您不接着说了吗?“李若茜故意提醒她一下。

胡姐像回过神来似的接着说:”我的妹妹是个傻子,居然爱上了惠博兴,这是她离婚之后第一次对一个男人又有了感情。我很奇怪李若梅的心胸,她知道了妍如对惠博兴的心思之后,并没有断绝与妍如的来往,而妍如后来也终于彻底从对惠博兴的爱恋中走了出来,对于惠博兴只站在欣赏的角度眺望。而惠博兴这个老狡猾,却在妍如对她停止爱恋之后,时不时的过去骚扰她,几次强行留在妍如的房间过夜,试图与妍如继续保持情人关系,傻妍如以为他对她还有情意,几次在我面前表现出暗美的笑容,终于有一天,惠博兴忽然趁李苦梅在辉煌夜总会同几个男人喝酒的时候,出现在李若梅的面前,他气极败坏的拂袖而去,妍如做为温情的小三儿追出去向他敞开怀抱,你猜姓惠的说什么?他说,他已经累了,陪李若梅已经玩累了。他也该对妍如放手了,从今以后他不会再来找她了。云云。原来她跟我妹子在一起只不过只想激怒李若梅,李若梅一直都没把我妹子这个情敌看在眼里,原来她早就看穿惠博兴的心思,在跟他玩心理大战呢,可把我妹妹害惨了。“她气愤交加的说。

说实话,这些类的话题不是她目前迫切想听到的,可是让她心脏停止跳动的话题,估计她也不会说,这个女人,看来不使用诡计,让黄心成配合一下子掰她的嘴就是不行,她这纯粹就是触景伤情,向她发自己姐姐的牢骚的。

李若茜看她有了欲走之意,知道她一离开这儿,往后再这样听她感慨的机会可能就没有了,干脆直言发问道:“那您知道我姐姐参与犯罪的原因是什么吗?“

胡姐刚抬起的臀部又放回到地面上,道:“她好像跟我说过,好像是因为她的公公临终的遗言。“

“什么遗言?“就算是现在天上下匕首,她也得听完再避难。

胡姐叹了口气道:“我是不想告诉你的,如果我告诉了你,你能不能答应我一件事?“

李若茜急得肚子都有点大了,直接问道:“什么条件?“

胡姐道:“做我干女儿,替我把事业做起来,我就告诉你。“

这到底是天下掉窝头的好事,还是天上下刀的恶运,她也不愿意多想,就先点着头应了下来,胡姐这才满意的眯起眼睛道:“惠博兴的老爹惠少志是药品走私的大亨,想当年的惠家在这座小城只不过是虾米企业,能吃上海参却住不上高楼,惠少志用药品打来了当今惠家的天下,才让本来持有生意大脑的惠博兴踩在血腥上,把法律垫屁股下,一摇身成为明星企业家。“

她嘴唇似乎又没有了刚才的水分,李若茜赶紧又从如姐的生日物品中给她刨了一个桔子递给她,她满意的接过来,就这样她一边吃着祭品一边开讲:

“你姐姐说,你公公临终前单独把她叫到了自己的面前,给了她一封信和一个存折,我问她为什么惠少志要单独给她一笔小灶,她只是摇头并不发一言,其实当时小城里有过一阵对你姐姐很不利的传言:惠少志喜欢老牛吃嫩草,外面妾妃成群,连自己的儿媳妇都不放过。“胡姐似乎带点幸灾乐祸似的瞅她一眼,从李若茜的手上拿过已刨好的桔子,吃着。

李若茜心里的味道是五味杂陈。她只能用不动声色来回应她。

胡姐还算有良心般的道:“这事是真是假,如果写传记的话还有待考证哈。大概只有惠家人知晓了。“李若茜忽然想到,姐姐在惠家如此不受待见,跟这件事有没有关系?

“您能不能告诉我,您这个圈子都有谁?“李若茜问道。

胡姐说:“人多了去了,大多都死了,那个孟浪遇见你倒是挺幸运的,逃之夭夭。听见姓马遭查,圈内的人大都跑去了印度尼西亚,剰下的人不是相信自己可以度过难关,就是自暴自弃。“

李若茜斜她一眼道:“您这个问题就等于没有回答,这个我自己也能想的出来。”

胡姐吃着祭品笑笑道:“没错,剰下的人你自己也能想的到。“

“惠博兴呢?他是不是圈里人?“李若茜带点紧张的问道。

胡姐道:“他不折不扣的是圈外边的人,我刚才不是已经跟你说了吗?罪行他的老爹都已经替他犯过了,兴盛公司已经步上了正轨,他才不会为了那点利去冒险呢。“

李若茜撇撇嘴,他才不相信他会那么清白呢。她忽然想到了一个人,将她的心抓紧的生疼:”李耀辉呢?“

胡姐看她一眼,暗笑浮生的道:“这个孩子这些年一直呆在国外,我只知道当年惠少志在美国也有事业,这些年那个小子到底是在美国念书还是打理惠少志的事情,这个就不得而知了,不过看起来这个小子不错噢。对了,有一件事我没有告诉你,你逃难的那些日子里,他居然怀疑是我做的,数不清几次跑到我的住处,捏我脖领子把我揪起来要揍死我,我当时就差点没找人收拾他了。“一说起这事,她还余怒未消。

李若茜低头笑笑,没有言语。

胡姐猛的从地面上站起来,撇她一眼道:“别偷着乐了,快走吧。”

可惜李若茜还有很多的问题没有来得及问她,“祭品呢?“她叫问走远的胡姐。

“没多少了,放在那儿吧。“她摆摆手道。

李若茜冲着如姐的墓碑前鞠了两个躬,追上胡姐离开了陵园。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靠演技成圣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这个傀儡太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