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串钥匙(1 / 1)

()在惠家宽敞的客厅,李若茜的出现令惠母显得很紧张,她将对她所有的不满与怒气堆积在脸上,厌嫌之气溢于言表。【高品质更新】李若茜根本就不理会她,她是来吃玲珑与李耀辉的定亲饭的,饭菜上桌,尽情的享用就行,只是,主角李耀辉没有在场,惠博兴向她使了个眼色,她放下碗筷,去二楼敲响李耀辉的房门,门被打开,林雨衣着暴裸的出现在了李若茜的面前。

李若茜皱了下眉头,将眼光射向里面,发现李耀辉正赤~~裸着脊背趴睡在床上,她忽然火起,对林雨道:“你注意点,玲珑一家还在楼下呢,你们居然在房间里干出这样的事来。你让他起来下去吃饭,告诉他,这是他表哥的指示。”

重新坐回到餐桌前的李若茜食欲全无,她端起碗心不在焉的喝汤,然后看见一脸惺松模样的李耀辉从楼上下来,坐到餐桌前,无精打采外加无礼的瞅瞅在场的每一个人,掠过李若茜的脸时,眼神中的怒与恨。令李若茜的心里像贴上了一把冷剑。

惠博兴恼怒的瞅他一眼,对李若茜说:“你是媒人,你来说两句吧。”

李若茜带点羞涩的站起来,还未开口,叶莎忽然冷言道:“她这个媒人做的可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今天我必须要表明我的立场了,叶落与耀辉的婚事,我不同意。”她的脸色同今晚的葡萄酒的色彩一样,令人心醉。可听见她这话的惠博兴对她脸色欣赏的**就瞬间降为零。他有点惊讶的看着她,眼神向她发出一个信息:解释一下。

叶莎并不想说太多,仅仅表达立场而已,以姐姐的身份。

叶母正欲开口,叶莎愤怒的眼语让她瞬间选择沉默。

李耀辉趁机站起来说:“既然还没有商量好,就等意见统一了我再参与吧。”叶玲珑只能委屈的看着心上人又回到了楼上,最让她受不了的是,楼上还有一位可人儿呢。【高品质更新】

惠博兴的脸色阴沉下来,他冷冷的说:“不管谁反对,这门婚事就这么定了,连若茜也看出来了嘛,他们俩才是天生的一对。”

李若茜真不知道该如何回敬他这句话,坐在别人家的饭桌上,“退一步海阔天空”更为上礼吧。况且自己是“媒人”?

惠博兴告别大家去了书房。

叶莎的脸已经由葡萄浅红变为了葡萄深红,她横眉冷对李若茜,看她还津津有味的吃着盘中不忍放弃的海参鲍鱼,母亲正与惠母交谈着。待她享用完毕,叶莎拍拍她的胳膊,示意一起出去。

在门外,叶莎将一串的钥匙交给她。李若茜不解的道:“这是什么?我姐姐隔间的钥匙?”

叶莎说:“你姐姐的隔间没有钥匙。”李若茜正欲发问,叶莎说:“这是从胡姐身上掉下来的钥匙,我捡了起来,没有给她。心想对你有用。“

李若茜无语发笑。她叹口气说:“你知道这是什么器物上的钥匙你就偷过来?“

叶莎不高兴的强调道:“这不是偷,是借用。”

李若茜说:“我不需要,你怎么捡到的,你怎么给她送回去吧,我要拿了这串钥匙我会倒霉的,你也是。看你怎么收场。”

叶莎闻言急了:“你不能这样,你需要从她身上得出秘密不是吗?而她的钥匙就在这儿,说不定封锁她秘密的密码箱的钥匙就在这里面。“

李若茜道:“然后呢?我拿钥匙去偷,被她一枪打死我。“

叶莎吐口气道:“你有办法的,我知道,别再装了。“

李若茜很正色的,将她的手推回去:“感谢你的好心,但是我真得不能拿,她是只老狐狸。我在她眼里只不过是粒不碍事的沙子。“

叶莎气愤的将钥匙收回,李若茜忽然抓住她的手说:“如果你真想帮我,就帮我办一件事吧,但你不能卖了我。“

听见这话的叶莎恨不能抬手给她一巴掌。“有屁快放吧。“

李若茜说:“我回去短信给你吧,我怕这儿有偷听的耳朵。”

正在这时,惠知晚忽然归家来,看见她们在一起,愣了一下,李若茜对叶莎笑道:“你知道吗叶莎,惠知晚的老公居然是老虎。”

“老虎是谁?”

李若茜描述着:“脸孔扭曲。两只蓝眼珠深陷。奇丑无比。你一定还不知道吧,我一直以为她是个处~~女呢,我现在倒想她为什么还不要个孩子,你看,看错一步,差别就是这么大。”

惠知晚抱起胳膊准备精心酝酿回击。叶莎“啧啧”两声道:“照你这么说,真是鲜花插在了牛粪上。多大年龄?“

“有快六十了吧……“两人兴致勃勃的交谈着,对惠知晚酝酿好的恶语置若罔闻。

回到夜总会的李若茜,看见胡姐正披头散发的焦急的找钥匙呢,看见李若茜的她仿佛见了救命稻草一样,口中喷出的恶臭味让李若茜想要呕吐,她在心里想,她现在这幅样子,马局长还会对别人说认识她吗?她在心里叹了口气,装作拼命帮她找钥匙,果然只一会儿,胡姐就朝她摆摆手说:“你都找不到,看来真得丢了。”她这话是何意?“难道我身上有“吸匙”力?”她提醒她说:“胡姐,时间不早了,我们去给如姐过生日吧。“

胡姐深深的叹一口气道:“那串钥匙上有妍如密码箱的上钥匙……“她斜了李若茜一眼说:“算了,看来我没有能力替她保管好的她的秘密了。我们走吧,对了,你适才去哪儿了?“

听见她这番话的李若茜一面按捺住心里的狂跳,一面回答道:“吃定亲宴去了。“

胡姐骂道:“你***还有心在我死去的妹子的生日这天吃喜宴……“她用力挤挤眼睛,两滴泪水不太给力的缓慢的流了下来。

李若茜上下打量她一番说:“胡姐,换身衣服,梳个头再去吧。“胡姐慵懒的道:“我懒得梳洗打扮,要不你帮我梳个漂亮头发?”

李若茜看她的头泛着油光,手不自觉的握了两下,笑笑道:“你要怕浪费时间就算了,我也只是随便一提,我们走吧。”

由李若茜驾车,她从车里找出一个口罩戴上,因为胡姐车里的气味同胡姐口中的气味一样,她在惠家吃的海参快要复活蠕动而出了。

到了坟场,胡姐一改这几日的柔弱体态,连跑带哭的跑到如姐的墓碑前,大放悲声,一边用眼睛示意李若茜将备好的祭品摆出。

李若茜照做,其实她也想放声大哭一场,但是被胡姐的声势生生压制下去,她只有暗自垂泪的份儿。

哭毕,胡姐憔悴的倚在如姐的墓碑上,脸上挂着泪珠,正欲开口,泪水又“刷“的一下流下来,将变凉的泪水冲刷掉,她忽然伸手摸摸李若茜的脸,笑着叫了她一声“孩子”,李若茜低头一下子哭了出来,说:“您别这样叫我,我想我妈妈了。”

胡姐笑了,随之收敛笑容说:“知道妍如是怎么死的吗?”

李若茜大胆的道:“听孟浪说,死于你手。”

胡姐苦笑道:“这是一般人的推测,可事实上的确如此,我以前跟你说过,如果你一直呆在你姐姐的身边,你可能也会死。”

李若茜睁大眼睛,等着听下文。

胡姐闭上眼睛道:“这是我们组织的规定。妍如的死是一个必然,若梅的死也是一个必然……“

这是怎么回事呢?

&^^%#姐姐的日记1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靠演技成圣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