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芒在背(1 / 1)

()话说黄心成看见李若茜,激动的一把将她抱进怀中,这让李若茜感到不明就里,她推开他,不由分说就给了他一巴掌,也正好给自己受的这一个月的委屈出点气,黄心成捂住脸却没有生气,将她推坐在沙发上,马上令秘书冲了一杯咖啡给她,坐在她身边说:“看见你,比看见我妈还让我开心!”他高兴的似乎要哭了。

李若茜斜了他一眼道:“你有病啊?有什么事快说吧。”

“惠博兴开始整治我了,我正在无措之中,你就出现了,这让我觉得是抓到了救命稻草,我原来以为我再也看不到你了。”

“你什么意思?让我跟你对付惠博兴?”

“是的”。“他说。“我没有告诉我的妹妹,我想自己处理此事,用你的话说,我想断奶。”

李若茜在心里取笑了一声。

黄心成道:“你能告诉我这几天你跑哪儿去了吗?你详细跟我讲讲,你是如何躲过警察的追捕的?”

李若茜冷笑道:“你不知道吗?我怎么觉得我都是拜你所赐?“

黄心成激动的举起手来,说:“天地良心,如果是我黄心成的所为,今天晚上灯灭人死。“

李若茜笑道:“你要一辈子不灭灯,恶咒不是一样奈何不了你?“

黄心成站起来,恶誓还没出口,就被李若茜喝斥住了,他靠进李若茜,腆着脸笑说:“若茜,我真是喜欢你啊……”

“你有事快说吧。别尽说些让我想吐的。”

黄心成坐直身子说:“那我就实话实说了,是你把我的证据交给了你姐夫,让他拿着证据来对付我……”

李若茜道:“你手中不是也有他的证据吗?你跟他拼个鱼死网破不就行了吗?他惠博兴是个聪明人,会懂得适可而止的。”

黄心成坐在那儿没有说话。

“要实在不行,你就去求助胡姐,让她帮你。”

黄心成觉得她这句话像是天方夜谭。Www..Com

“事在人为,你光坐在沙发上长吁短叹有什么用?!”

“所以想你了,想让你帮我。”

李若茜道:“我现在只想害人,不想帮人,丑话说在前头,到时我要背叛了你,请你不要发火。”

黄心成笑道:“我相信你,没事的,我想到了绝密计划,我们之间不是有一份合同吗……从合同上入手。”

李若茜道:“我是合同的大股东嗳,你想干什么?”

“我知道,正因为你是大股东,我才想用合同来说事,我告诉你,那份合同是假的。“他笑道。

“假的?“李若茜道:”看来我赔了,我马上就去管叶莎要保险金……“

黄心成从抽屉里找出一副墨色眼镜戴在眼上,扮着酷道:“不是赔钱那么简单,我一开始劝过你的,让你撤出股份你不同意,我那个时候就怕你惹事,但是现在看来,你加入了股份,是最完美不过的一件事了。”

“你想怎么样?”

“你是大股东,出事你得扛着,这次我们要开发的土地是违法的,土地管理局都出动了,你看着办吧。”

李若茜吐口气道:“你到底什么意思?说明白。”

“如果这次的事你处理不好,你就等候处理吧。”他仰倒在沙发上,一脸的得意。

李若茜说:“你先别急着高兴,我没听明白。“

黄心成说:“土地局的人要来查你了,你做好准备吧。”

李若茜不解道:“是你们两家企业承办的,为什么要我来等候处理?再说了,论资金我不是最多的,是你们把我推上了大股东的位置不是吗?“

“是啊,你的股金离大头的股金差的远呢。但是惠博兴不是帮你注资了吗?你当时没有听明白吗?”

李若茜一头雾水的道:“我不明白。惠博兴帮我注了资,让我成了大股东,现在让土地管理局的人来查我?是这个意思吗?”

黄心成得意道:“你总算明白过来了?”

李若茜道:“那我就不明白了,你们这不是吃饱了撑的吗?“

“本来跟你无关,是你自己想发财硬插进来,把你自己推入了火炕。怪谁!”他撇她一眼道。

“我说你刚才看见我怎么那么高兴呢,原来窝在沙发里想出这么一个妙招等着我。”

黄心成没忍住得意,笑出声来。

李若茜也笑笑道:“看来我得求求你了,你说吧,我该怎么办,土地局都被你们引出来了,我举十指投降。”

黄心成道:“很简单啊,你忘记了吗?惠博兴把负责事宜已经全权交给我了,现在是我说了算,这回,你得听我的。“

李若茜道:“好吧,人在难处,不得不低头啊,你想让我为你做什么?“

“那很简单啊,你怎么把我的证据交给惠博兴的,你就怎么给我弄回来。“

李若茜叹了口气道:“我觉得现在不光惠博兴手中的证据对你是威胁,就连黑磨坊村的沈逸夫妇也对你威胁巨大,警察迟早会去找他们的,你不想把他们做个安全转移?如果我信任我,我可以给你去办。“

黄心成愤指着她,语塞。

“那个不用你操心,警察现在会去找他们才是奇事呢?警察现在依然对你感兴趣,对了,还有土地局的人,条件我已经开出来了,你自己看着办吧。”他在老板椅上坐下来,跷起二郎腿,摘下墨镜,笑望着她。

李若茜说:“土地局的人都出面了,我都不听你的吗?可以,你就等着吧,等我偷出来了,我就来找你。”

黄心成急忙从椅上一跃而起道:“有时间限制的,顶多一个星期的时间,如果到时没有结果……”

“我知道,土地局嘛。”她瞅他一眼,离开了。

晚上她正常到辉煌夜总会上班,叶玲珑看见她,笑着跑上来说:“胡姐说你不回来了,让我打理夜总会的事宜。你怎么……”

李若茜道:“我死不了的。”她倒杯酒喝了一口问道:“胡姐在吗?“

玲珑说:“在上面楼上。“

她敲敲门走了进去,看见胡姐的脸,她吓了一跳,她的脸瘦削的已经脱相,眼珠深陷进眼眶,头发零乱的散在面颊上,憔悴不堪。

“胡姐。”若茜叫了她一声,不禁湿了眼眶。

胡姐微微睁开眼睛,看见李若茜,她轻轻一笑,往上移动了一下身子,向她伸出手,李若茜赶紧上前握住,她的手柔软而温热,一时竟让李若茜感觉很温暖。

她用沙哑的声音问道:“你回来了?“

李若茜点了点头。

“我挺想你的,我怕你再也回不来了,我还有很多话想跟你说呢。你把浪子弄哪儿去了?”

“他已经到了一个警察永远都不会再找到他的地方。”

胡姐有气无力的道:“他死了?”

“不,他逃了。”

“噢,”胡姐叹了口气道:“逃了也好,留下来也是死路一条。”她闭上了眼睛,说:“你下去忙吧,你不在的日子里,一切都是玲珑帮我打理生意,她没有你那么诚实,自从她掌管之后,到我手里的钱就只有你在的时候一半多了。”

李若茜笑笑,正欲出去,她忽然说:“你跟老虎在一起,就真得像呆在一只老虎的身边。凡事小心。“

李若茜站了一会儿,问她道:“胡姐,关于我姐姐的事情,到现在,你还是不愿意告诉我吗?“

胡姐那股阴冷的笑容又浮现出来,她说:“别以为我要死了,我只是累了……“

李若茜心里一颤,低头就走了出去,她总觉得胡姐现在像只鬼。

有玲珑在,她的时间就多了起来,晚上,她去了惠府,敲开了惠府的门,李耀辉开门看见她,高兴的差点没把她抱进怀里,李若茜笑着推开他,踏进门里,看见惠知晚一双严冷的目光,像剑一样射向自己。惠博兴坐在沙发里,也正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只有叶莎,站起身来,去给她倒水,她站在客厅中央,一时间竟有点。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靠演技成圣 老祖宗又诈尸了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