忽逢哑然(1 / 1)

()话说李若茜有点如芒在背哈。【高品质更新】叶莎将水放在她的面前,挨着她坐下来,看着她。李若茜喝口水对她说:“我从你这儿买的保险生效了,黄心成都告诉我了,合同是假的,你们是在合起伙来骗我。”

惠博兴淡淡一笑,道:“这段时间没有见你,还是那么喜欢开玩笑。”

李若茜用委屈的腔调道:“姐夫,我什么事是开着玩笑做的?不信你给土地局打电话,他们已经做好准备要来查我了,只要黄心成一句话。”

惠博兴斜她一眼,几乎要笑出声来。

“姐夫,谢谢你给我注资,但你是把我注到泥石流当中了,警察局好容易对我失去了兴趣,土地局又看上了我,你说姐夫,我该用什么姿态来摆脱邀请呢?”

惠博兴与叶莎对视了一眼,没有开口。

“姐夫你选楼吧,看我在哪儿跳合适。“李若茜道。

惠博兴无奈道:“他为什么要这样?“

“因为我给了你他的证据,他现在拿这个来要胁我,姐夫你不打算帮我吗?“

“爱莫能助。“他起身走进了自己的卧室。

惠博兴一进房间,李耀辉就凑到了李若茜的身边,揽过她的腰,叶莎正欲开口,李若茜忽然站起身,问李耀辉道:“我要回去了,你跟我走还是选择留在你未婚妻身边?“

“跟你走跟你走。“李耀辉忙不住的点头。

经过惠知晚身边的时候,李若茜停下来对她说:“我该和你好好谈谈了,如果可以的话,别忘了,明天晚上到夜总会找我。“

不知为何,惠知晚有点紧张的避开她的视线,道:“我对你不感兴趣。”欲转身走开,李若茜从后面一把抓住她道:“你还敢对我这样,你在外面的那些个事,是不是想让我找你哥哥说个清楚?!”

她挣脱开她,厌恶道:“我知道了,明天晚上不见不散。本书首发来自书河小说网www.shuhe.cc”

“对,你听话的时候蛮可爱的。”她走开了,叶莎跟在她后面,正欲伸手拉她一把,惠博兴忽然从房间里出来冲叶莎叫道:“你过来!!”叶莎没有理她,同李若茜走出了屋子。

她说:“若茜,我们谈谈吧。”

李若茜撇她一眼道:“我们又没有恋爱,谈什么?!滚回去吧,这个时候说这些,想死啊,你做事能不能动动你那该死的脑袋?!”她的眼中仿佛也有话,反而让叶莎有点不知所措,她最终还是快速回了屋,也没有理会惠博兴,进了自己的房间。

第二天的晚上,惠知晚还没有到,林雨却忽然来了。难得见她如此沉静,抽着烟,媚眼如丝的瞟着她。要不是认识她,李若茜会把她当成拉拉俱乐部的。

照样点上了高档的洋酒,李若茜也照样提高了三倍价钱。

她说:“我今天来不是为了李耀辉那小子而来的,你别紧张。我是为你姐姐而来的。”

她最后这句话才让李若茜紧张呢!啥意思?

“你认识我姐姐?“

“嗯,只有一面之缘,却一见如故。“她说。

“那你怎么不早说呢?”李若茜似乎有点相见恨晚。

“有些事,我不确定能不能告诉你。”

“只要关于我姐姐,我什么都想知道,今晚的酒,我请客。”李若茜道。

林雨笑笑道:“那倒不必了。不知道小子有没有告诉过你,李若梅派杀手去要他的命,中间人是我。“

李若茜道:“还真有此事?我姐姐会犯那样的低级错误?“

林雨笑道:“这其中端倪,你自己是想不明白的,我跟你姐姐虽然没有过深的交情,但彼此喜欢对方,有些事情,不是你干想就能明白的。“

看着她带些精明的眼神,李若茜道:“我说你不可能从美国追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嫁给李耀辉的,说吧,要我为你做何事,只要别再惊动这个那个局,我是乐意帮忙的。“

林雨笑道:“李耀辉对我固然重要,但是惠家的财产对我更重要。“

李若茜顿了顿道:“你是惠家老爷的私生女不成?”

“如果真是那样,我不可能和李耀辉发展到今天,他才真正是惠家的二公子呢。”

李若茜不明白。林雨也没打算要解释给她听,她换了个频道,道:“惠少志想当年他欠了我的,临终前给我留了个遗嘱,有他的亲笔签名,答应他死之后,给我五千万人民币,我此程就是为此。“

“惠少志?惠博兴的爹?他跟你是什么关系?”李若茜问道。

“说来话长,以后再跟你解释。“

“天方夜谭!“李若茜道。

林雨笑了,道:“你吓傻了吧,这可是真的,我只所以不敢对惠博兴拿出这份遗嘱,是因为我怕他会不讲人情。“‘

“对,“李若茜道:”他一定不会讲人情的,你最好留着再从长讲议吧。但是千万不要来找我,我不想趟你的浑水。“

林雨道:“若梅临终前给我寄过一封信,里面的一些话我根本就想不通,我很想把它交给你,但是你这种态度令我想回去立马就把它烧掉。“

惠知晚来了,林雨道:“再考虑考虑,我的事情挺简单的,得到钱我就离开,李耀辉是你的,你还可以知道你姐姐的很多事情。以及最近我知道的一些事情。“

她起身欲走,李若茜一把抓住她的胳膊道:“成交!!“

她笑笑,趁惠知晚还没确定自己,赶紧换了一个方向离开了。

李若茜将惠知晚带上了楼上的房间,惠知晚有点厌恶的瞅着杂乱的四周,厌嫌的不知坐在那里是好。最后选择了一张还算是干净的椅子坐下,道:“不必给我倒水了,倒了我也不喝。你什么事赶紧说吧。”

李若茜自己喝了杯中水道;“你急什么,我跟你的事得慢慢说,恐怕你今天晚上早睡不了。你要做个不睡的打算最为现实。对了,阿姨好吗?“

惠知晚撇她一眼道:“不必来虚的,直接切入正题就行。”

“那好,我姐姐是怎么死的?”

惠知晚吃了一惊道:“我怎么知道,噢,是病死的,她得了恶性肿瘤,不是跟你说了吗?没有用药,死相惨不忍睹。”

“那如姐呢?也是死于癌症,没有用药,死相惨不忍睹?”

惠知晚索性叹了一口气道:“我这么跟你说吧,就算是我杀的,你能耐我如何呢?”她脸上洋洋得意的表情又浮现出来。

李若茜说:“我昨天晚上做了一个梦,你也得了癌症。没有用药,死相惨不忍睹。”

“你……”惠知晚涨红了脸,别过脸没有说话。

“我出事这几天梦见我姐了,她还向我跟你问好呢。问你身体状况如何?我说不好说,人要死,可以突然也可以设定……”

惠知晚忽得站起来,哭颜道:“我告诉你,李若茜,我不怕任何人……”

“但你会怕鬼,你心里的鬼已经要把你吃了!……”还没等李若茜说完,她就跑了出去。

李若茜在大街上抓住她道:“我们做个交易吧,老虎告诉我说,你是个很懂得交易的人。”

冷漠在一刹那间罩上了她的脸孔,她扬起脸来冷笑道:“你傻了吧?你知道老虎是我什么人,你用他来威胁我?”

李若茜道:“他说,你是他一直让三分的生意伙伴。“

惠知晚笑出了声:“他是我,乃至我们惠家最后的一张牌,你现在把他打出来,不是等于自掘坟墓吗?你到底会不会打牌啊?““惠知晚一字一顿的道:”他是惠家的女婿,我的丈夫!“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靠演技成圣 老祖宗又诈尸了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