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密计划(1 / 1)

()有点意外,红发年轻人没有过多的询问就让她进了屋。这是一座同惠家一样豪华的大别墅。窗明几净,一尘不染。

红发年轻人请她坐下,说道:“我爸爸不在家,大概要到晚上才能回来,你要等她还是……?”原来他是老虎的儿子。

李若茜一时有点拿不定主意,依她现在的处境,不太适合长时间呆在一个地方,况且对于眼前的人她也有必要充满怀疑,她说:“你能不能告诉你父亲去哪儿了?我可以直接去找他。”

他问她的贵姓,李若茜回答说:“你告诉他,我是李若梅的妹妹。”

这句话挺有效的,老虎听后表示马上回来,让她稍等片刻。

李若茜索性横下一条心,一个人坐在敞亮的客厅里等着老虎。

大约有十几分钟的时间,外面传来了车声,紧接着带点清脆的脚步声传进了客厅。她一转身,看见一个长相极度丑陋的男人紧盯着她。那人,脸孔有些扭曲,眼珠呈深蓝色,深陷进眼眶里,胡子却修得很好看,他,不是林好跟自己描述过的那个男人吗,他与姐姐药品交易密切,原来孟浪说的老虎就是他!

他的眼神令李若茜感到害怕,她很讨厌害怕的感觉,大概是因为姐姐也最终没有逃出被他控制的领域,她冲他带点无助的笑笑,老虎在她对面坐下来,盯看她好一会儿,李若茜感到有点发毛了,他像回过神来似的笑着说:“李若梅是你的姐姐?”她忽然对别人不怀好意般的对李若梅感兴趣感到极度的讨厌,她点点头,因为气恼,没有说话。

老虎站起身来说:“你来找我是为了什么?”

李若茜吐了口气说:“不瞒你,警察在铺天盖地的抓我,让我无法躲避。”

老虎哈笑一声道:“你真是来我这儿避难的?这样的话事情就好多了。”他似乎变得高兴起来,抓起李若茜的手说:“那先跟我去一个地方吧,你呆在这儿并不合适。”

李若茜任由他将自己带到一处破旧的地下室,里面暗淡潮湿,散发着一股刺鼻的气味。她皱了皱眉头。老虎把她带进一个小房间说:“从今以后这就是你的安身之所,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走出这个地下室,没有我的允许,任何的人也不能够进来,你安全了。”李若茜心慌意乱起来,这不等于把自己禁锢起来了吗?

她追在老虎的身后问:“我什么时候可以出去?“

老虎有点皮笑肉不笑的说:“你还出去干什么呀?好好跟着我就行了,我不会亏待你的。”

“那怎么行。”顿了顿她问道:“你为什么要帮我?“

老虎皱着眉头道:“你不是李若梅的妹妹吗?“

“是不是谁告诉了你什么?对于我的到来,你是不是意料之中?“李若茜的语气变得严泠起来。Www..Com

“你问题太多了,让我感到很讨厌,如果你想活,就必顺听我的话。”他有点恼怒的斜视着她道。

“我必顺要问你,你想要我为你做什么?“李若茜紧追不舍的问道。

他怒道:“你现在是在求我嗳!你能不能先说感谢再放其它的屁话!看来你这自负的坏习惯我真要给你改一改了!“

“我自负?谁告诉你的?”李若茜迎着他的目光。

他气极发笑:“你跟你姐姐不一样嗳,你话太多了,让我感觉头疼。”

李若茜道:“那当然,我可没有我姐姐那样的智慧,什么都可以想的明白。”

老虎斜视她道:“是吗?那太好了。”

李若茜没有再说什么,默默地留在了那里,老虎出去了,然后三天的时间里,没有再见他来过,只有他手下的人来给她送生活用品和食物。

她想不透,老虎为什么这样轻易的接受了自己,并且对于她的到来,没有丝毫的诧异,一定是外面的人告诉了他什么,甚或这是不是一场阴谋?

她让自己冷静下来,在地下室里来回的踱步徘徊,这时,老虑忽然来到了地下室,一改平时疑冷的目光,不由分说的把她抱在怀里,一股阴笑声道:“终于有时间可以陪陪你了,跟我去房间吧。”

李若茜推开他,恼怒道:“我来找你是想跟你合作事情的,不是来做你的什么。”

他说:“我挺喜欢你的,不是因为你姐姐,我喜欢你这种气质的女孩子……”

没等他说完,李若茜抢先道:“你还是跟我谈谈救我的条件吧,我可以给你做很多的事情,远比这有价值的多。“

老虎道:“你求人帮忙,还如此盛气凌人。真是令人不爽。不要惹恼了我,否则现在就让你进警察局……“

“我讨厌别人威胁我!“她恼怒的眼神瞪着他那张因得意而愈发扭曲的脸。

“我姐姐以前跟你是什么关系?“她冷冷的问道。

他说:“她是惠博兴的老婆,朋友妻不可欺。“

李若茜点下头,带点无奈的说:“如此说来,我真是可怜,也许我找到你的门上是最错误的选择,但是我真得没有人可以相信和依靠。你知道我为什么要沦落至此吗?”

“因为你的姐姐?”

“谁告诉你的?”她问道。

“很多人都在我身边说你的一些事,你不是还在老胡身边做事吗?”他说,声音变得柔和起来。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就是胡姐口中那个借债的朋友,曾经她想让我留在你的身边做事。说我姐姐欠了你们很多钱。”

他裂开嘴笑了,说:“其实你并不笨,懂得来找我,你知道最危险的也许往往最安全的,我之所以决定把你留在我的身边,不是想让你来为我做事的,虽然我相信,你绝对有做好一件事的能力,但那不是所想要的,我想要的人是你。李若梅的妹妹,同样让我觉得动心。“

李若茜笑笑道:“你也许还没有发现,我做事的能力更会让你动心,只把我留在你的身边不去好好利用,未免太大材小用了。”

老虎笑道:“你口气不小呀,真来你不自负,就是真有本事。这样吧,既然你如此自信,我就交给你一件事,如果你能办的成,我就答应你说的话。“

李若茜道:“但是警察在外面找我。“

他笑道:“你放心,给我做事,没有人敢难为你。“

李若茜笑道:“你说吧,是什么事?”

他说:“我老虎闯到今天,连警察局都要让我三分,天地不怕,但是有一个人一直让我忧心,他就是你的姐夫惠博兴,他手中有我的把柄,想当年,你姐姐与我合作,不幸被他发现了,那时我们正与泰国的势力进行交易,大量的数字与密码被惠博兴从你姐姐的笔记当中发觉。进至今日,因为如此,我一直与他保持着友好的接触,并且连他的妹妹惠知晚我也尽量让她几分。虽然警察局的上层不敢奈我如何,但是他是圈外人,有证据握在他的手中,我始终是睡不安稳。”

“你的意思是让我给你偷出惠博兴手中的证据?”李若茜问道。

“如果你能做到,就等于救了我一命。要知道,他的势力并不小于我,两虎相斗。我没有胜算。况且他手中有我的把柄。”

李若茜道:“如果成功了,你要如何感谢我?”

“只要我能做的义不容辞。“他说。

“如果拿回了你的证据,你打算对惠博兴怎么样?“

他笑道:“如果他能老实,我不会对他如何,就像他虽然握了我这么多年的证据,他不是也没有想要置我于死地吗?“

李若茜道:“那是因为你自绐至终没有对他有过威胁。“

老虎道:“这就是隐患,所以我心忧。好了,任务我已经安排出来了,就看你有没有真本事了。光用嘴吹可不行。”

李若茜道:“这可真是一个苦差事,我尽力而为。但你要保护我的安全。”

过了两天,李若茜走出了令她作呕的地下室。这段时间,她总觉得自己像只老鼠,这使她感到无比的气愤。

她第一件事做的就是去如的墓前祭拜,她跪在她的墓前,没有说话,也没有流泪,心里的决定就像如的情感一样的真实与坚固,哪怕是死又能如何呢?她忽然想到了妈妈,很长时间没有给她打电话了,她早该挂念了吧。

她站起来,告别了如,她迎着迟暮的余辉一步步往回走,步伐倔强而又似乎充满了忧伤。这段日子就像是死过了一回,不知道,往下的日子,这样的困难会不会不计其数?只要是为了姐姐,只要是可以探明真相,又能如何呢?她在心里对自己说:“谁能奈何得了我?!我是李若梅的妹妹李若茜!“泪水无声的顺着她的脸颊流下来,她吸下鼻子拭了一下泪水,在夕阳中扬起脸,倔强与寂寞疯狂的占据了她的内心,她加快了回去的步伐,明天,不,就从今天晚上开始,揭示真相的行动依然继续。没有谁可以阻止得了!

走到家门口,天已黑了,夜色下,李耀辉站在家门口,正在焦急的等待着她,一看见她,他三步跨作两步的跑上前去,张开的双臂又垂了下来。他的语气带满了责备,泪水在眼中闪着光:“玩什么呀,李若茜,这么久,跑哪儿去了,我去了你家,你妈妈说你并没有回去……“

李若茜一听这话急了,她照他的脖颈就是一拳:“你怎么可以告诉我妈妈……!”

他握住她的手说:“我当然没有那么笨,我只是说我路过,,以为你回了家,才来看看你。你姐姐的事情我半字未提……”末了他又道:“你有空回去看看吧,我陪你也行,老人家很想你。”

李若茜忽然哭出了声。他不知该哭还是该笑,几次想把她抱进怀中,终就没敢伸手。她一边拿拳打他一边哭着说:“你怎么老做一些让人高兴不起来的事……”李耀辉跟她道歉,她把头靠在他的胸口,却放声大哭起来,她的哭声让李耀辉感到无比的心痛,他拍拍她的头,忍住哭声,只一个劲儿的说:“没事了没事了……“在她消失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她能再次出现在自己的眼前,再也没有比这更让他开心的事了,这座同她一样爱哭的小城,阴雨连绵,自从知道她出事之后,他就站在黑夜或黑夜的雨中等待,从未间断过。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帘射到了她的脸上,她起床,准备早餐,她好像从来都没有认真的做过一次早餐,似乎有点笨手笨脚。

她走进了卧室,看见了尚在熟睡中的李耀辉,叹了口气,这个人,总是打乱自己的计划,昨天晚上明明想好的行动,因为他,而成为一句空话。

她装扮一新的出现在了黄心成的办公室,他一看见她,两眼一放光,从沙发上弹跳起来,上前一把抱住了她。

这个人是不是神经了?李若茜出乎意料的不明就里。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我靠演技成圣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这个傀儡太凶了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