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挑大头(1 / 1)

()因为和惠博兴的婚约,叶莎的妹妹来到了这座小城,名如其人,“我叫叶玲珑。”她在惠家豪华的晚餐上把杯自我介绍。

叶莎看着她不解道:“叶落,你什么时候改名字了?“

她的笑容甜美至极:“为什么我要叫落呢,我都已经很不顺了,再一落千丈会更惨的。“

叶莎怕她的嘴说出更让人招架不住的话来,赶紧住了口,但是除了惠知晚和林雨之外,其它的人对这个甜美的小姑娘都甚是喜爱之态。她好像对李耀辉一见钟情,整个晚上都没有忘记向他抛去媚惑的眼神,勇敢的同林雨眼神激战,让李耀辉有点无措。

她想追求李耀辉,叶莎警告她道:“他是李若茜的男朋友,你还是放弃吧。”

玲珑道:“我们一起嫁进惠家,同住一个屋檐下,还可以趁机把妈妈也接过来享福,不是很好吗?”

叶莎没有说话。

长居上海的叶玲珑,其实自己偷偷做的是夜总会的“酒神”,她这回来到这座小城,重操本行也是在情理之中,她进入了辉煌夜总会。李若茜和她关系还不错,因为不高兴和姐姐一起生活,李若茜邀她与自己同住。

不久,李若茜发现,这个小姑娘与她的姐姐不一样,她颇有心计,而且善于伪装,正好胡姐身体欠佳,李若茜便把她安排在胡姐的身边当“保姆”。

李若茜按照名片上的地址,找到了那家叫“美丽世界”的同性恋俱乐部。她很容易就找到了如,因为她正在高谈阔论。看见李若茜,她大方的伸出手跟她打招呼,她略施淡妆,清丽柔魅。扶李若茜坐下,扬起一张带笑的脸望着李若茜道:“怎么,不认识我了吗?你可是一进门我就认出来了。“

她这一提示,李若茜恍然大悟般的想起来,笑道:“我姐姐结婚那天,你在台上唱歌了。。。“

她笑了,道:“终于想起来了,你来找我有什么事?“

李若茜说:“林薇给了我这里的名片,你的名字在我姐姐的日记中出现,我有事情想要问你。”

她笑道:“我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呀,我跟你姐并不熟。“

“不可能。”李若茜说:“姐姐的日记中记述了你们的关系十分亲密,所去之处颇多,另外,你跟黄心花黄姐关系也不错吧?”

如笑道:“黄心花是谁?我并不知道呀。我想你搞错了吧。“

“那么请问,你是如何与我的姐姐相识的?“

她说:“通过惠博兴,我哥哥那时是商人,与他有着很好的商业往来,一个很偶尔的契机认识了惠博兴,后来自然也就认识了惠夫人。“

“我姐姐有一段时间在如姐的辉煌夜总会工作,你知道吗?”

她说:“我从来都不去那种地方,不知道,我跟李若茜只有两面之缘,一是初识,二是在婚礼上。“

李若茜叹口气说:“我知道你在撒谎,你的鬼话跟我感到恶心!“

如愣了一下道:“你怎么会跟我说这样的粗话!你太让我吃惊了。“

李若茜冷笑道:“你让我如何尊敬你呢,你鬼话连篇。如果我没有猜错,惠博兴是你的情人。”

如几乎要笑出声来,她用手指着她道:“我对男人不感兴趣,你不会不知道。。。。”

李若茜站起来,冷冷的说:“现在不感兴趣,不代表以前不感兴趣。你只想让别人把秘密告诉你,那你心里的秘密就宁愿让它们全部腐烂掉吗!“

她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在如面前的桌子上,愤然而去。

她有点失态了,她知道,她不明白的是,为什么人的心总能为自己找到美妙的使恶的借口。这个叫如的,与姐姐的关系并不简单,而她只用两面之缘来搪塞,她在心里冷笑道:“这个世界,芝麻大的小事都需要百折千回般的折腾!”

当天晚上,受到惠博兴的邀请,就合作事宜进行商谈。李若茜的加入让黄心成很感意外,“您不知道吗?黄老板?”李若茜斜他一眼问道。

他把疑惑的眼神朝向惠博兴,惠博兴不动声色的道:“是啊,忘记通知你了,擅自做了主张,没关系,若茜加进来是好事情。”

黄心成没有再说话,暗自思忖着什么。

叶莎忽然跟李若茜说话,声音很轻:“若茜,这次的股东大权就交给你吧。”

李若茜扬高声音说:“是想让我大赚一笔吗?”

惠博兴说:“是的,这是叶莎的主意,她还是希望这笔钱由你来赚大头。”叶莎正欲说什么,被惠博兴按手示意住。

李若茜笑道:“好啊,你们两位大老板加一个大少奶奶,别把我坑了就行,我要是跳楼你们也赚不到什么太多的笑点。”

惠博兴笑道:“你说哪儿去了。”他忽然望向黄心成道:“这事你来主抓吧。”

黄心成默然的点点头。

李若茜转向叶莎说:“谢谢你了少奶奶,我先从您这儿买份保险,如果要真赔了,您无论如何要补偿一点给我,让我可以有身好行头。”

每当李若茜讲些这样的话,叶莎就习惯性的选择沉默。

李若茜先行离开,没有想到,黄心成紧跟其后也出来了,从后面叫住她。

他把她带到一家茶馆,坐下后,黄心成说:“你为什么要加入此次项目,你怎么像美国政府一样,什么都要插一棒子。”

李若茜心情有点欠佳,单是喝茶盯住他的脸,不发一言。

黄心成用手指着她:“这次的项目我都想抽身了。根本赚不到什么钱,否则惠博兴会让你做大头?你傻了?还是故意的?“

李若茜说:“是叶莎的主意,她不会坑我的。“

黄心成说:“本来是叶莎的大头,你偏偏领过来,两口子一个劲儿的鼓动你来做,你不觉得奇怪吗?“

李若茜放下茶杯道:“你跟我说这些话才让我觉得奇怪,你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我捣了你的生意,你应该恨我才对。“

黄心成顿了顿道:“你我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不向你向谁呀?”

李若茜忽然神秘的凑近黄心成说:“有件事我得告诉你,说来也挺对不起你的,我把你强奸我姐的事告诉了惠博兴,你小心点才是。“

黄心成笑了,出奇的冷静:“我敢做我就不怕他!他能把我如何呀?他敢吗?”

李若茜喝着茶,笑看着他。

“话又说回来若茜,我对若梅也是一往情深,否则天下女人那么多,我会单单强奸她?照这个理来说,她也不亏。“

李若茜不温不火的说:“是不是想要浪子尽快进警察局?”

提起这事,黄心成的头皮麻起来了,他说:“我仔细想过了,现在姓胡的主要的势力已经都隐起来了,不管发生什么,大概那个姓马的局长都不会太在意她,现在的胡怡如已经同过去不同了,对付她我完全不在话下。就算是她掌握了我的犯罪证据,我也稳操江山。“

李若茜笑道:“厉害啊!”

“我都安排好了,明天晚上看好戏吧!”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老祖宗又诈尸了 我靠演技成圣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