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机应变(1 / 1)

()“明天晚上看好戏”,李若茜不明白黄心成到底要上演一出什么好戏,正在暗自揣测,门外忽然传来了敲门声,李若茜打开了房门,门外站着的居然是胡姐和惠知晚。【高品质更新】

房间里的孟浪看见胡姐走了进来,惊恐的从座位上弹跳起来。

“你想干什么呀?李若茜!“胡姐在孟浪适才坐过的椅子上坐下,扬着脸盯住李若茜问道:“你藏起了孟浪,为什么要推到我头上,让黄心成与我作对?”

惠知晚得意的哼笑了一声,眼神里满是幸灾乐祸。“

“要不是知晚打电话问我,我还一直被你蒙在鼓里,你这不是要置我于死地吗?你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胡姐燃起一支烟,带点咳嗽的道。

李若茜坐在那里,没有吭声。

胡姐把脸转向孟浪道:“你不快去警察局自首,为什么要跑来跟李若茜搅和在一起,你吓傻了吗?“

李若茜道:“胡姐,你不应该掺和进来,这会影响到我。我答应过你的,我会让你安全。”

胡姐咳笑了一声:“黄心成现在杀我的心都有了,你还想让我躺在家里养尊处优?”

李若茜愤然道:“你多虑了!为什么要怀疑我!我答应你的事不会食言的,请您回去吧!不要再给我找麻烦了!”

胡姐起身欲走,被惠知晚一把拉住,她严冷的目光似要钻进胡姐的心里去:“你为什么要听她的?坐下来!“她狠命将胡姐推回到座位上。

正在此时,黄心成忽然推门而入。【高品质更新】

李若茜冷笑道:“原来都串通好了。”

黄心成向胡姐打了招呼,过去想揪起孟浪,结果反被孟浪得手,他怒火中烧的冲他叫道:“我的证据呢?”

孟浪冷笑道:“你说的是你的犯罪证据?!”黄心成想伸手打他,可终就没敢出手。

“我已经报警了,你等着警察来抓你吧。“黄心成拍拍手道。

李若茜道:“那你可惨了,他手中的证据可在我的手上,孟浪一进警察局,我就会把它交给惠博兴。”

黄心成猛然皱起了眉头,瞪大的眼睛看起来很恐怖。

“你想做什么?”他放轻了声音问她。

李若茜转向惠知晚道:“你应该知道原因吧?”

惠知晚冷傲的撇了她一眼,没有吭声。

李若茜说:“你胆子真大,居然敢跑到这儿来,还叫上什么警察,你知不知道现在是什么当口儿,你会给胡姐惹麻烦的。“

“我能惹什么麻烦?浪子一进警察局,啥事也没有了。“

“可问题是,你让他进不了警察局。你要想想惠博兴拿到你的犯罪证据你会有什么后果。“李若茜道。

黄心成愤指着她,气得说不上一句话来。

“你都知道些什么呀?“半晌,他带点惴惴的问道。

李若茜笑道:“你手中有惠博兴的把柄,所以他一直让你三分,甚至对你无可奈何,如果他的手中同样也有了你的把柄,你们就平了,自然你就弱了。”

黄心成吃惊的瞪大双眼,有点颤声的问道:“是谁告诉你的!?“他将手指向惠知晚:”是她吗?!“

李若茜笑道:“她在我这边是奸的,可在你那边你觉得呢?”

“李若茜,说话注意你的措辞!”一旁的惠知晚怒喝道。

“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还在为你姐姐打抱不平?”黄心成吃惊未减。

“那是后话,你今天晚上让我措手不及,我只能采取非常手段,怪就怪你对惠博兴太有恃无恐,让我猜出端倪。”李若茜字字有力。“你还有一些事我没向外透露呢,你可要小心点!我能不能问你,今天晚上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惠知晚在一旁道:“他打电话套问我孟浪的事情,我对他所问的事情一无所知,所以他怀疑了你的说辞,并且全部告诉了我,我怕你伤害胡姐,于是就出现了今天晚上的这一幕,另外,我还打电话告诉了黄姐,不明白她为什么到现在还没来。”

李若茜骂他道:“黄心成,你这个胆小鬼,你还想让我帮你不?“

他向她使了一个眼色,示意她住口。

他说:“不好意思若茜,可是事实上孟浪在你手中,与胡姐无关,这你做何解释?如果我按照你的说辞对胡姐采取什么行动,会发生意想不到的后果,这你又做任解释?”

胡姐微微欠起身子,睁开了眼睛。

李若茜说:“很简单,我想让你救出孟浪,这对我们大家都有好处。“

“我不明白。”不仅他不明白,其它的人也不明白。

“你们想法太单纯了,现在不是警察局的人要缉拿孟浪,是警察局的上层命令警察局缉拿孟浪,如果警察真要下功夫缉拿他的话,他会在同一个地方悠然的长住半个月都引不起警方的怀疑吗?“她说:”如果让他进了警察局,你们全都完了,我也完了。“

胡姐道:“我不相信你的鬼说辞,这都是你的凭空猜测。你这是自圆其说。“

李若茜说:“你可以这样认为,但是您不知道吗?如果这单单是警察局的抓捕计划,面对现在这个关键时期,这也是一步险棋,你们想想,什么样的情况会对警察局进行调查?既然都对警察局内部进行了调查,上层调查人员会蜻蜓点水吗?”她笑道:“如果是这样,孟浪做为警察内部的犯罪人员被逮捕起来,他们不是等于自投罗网吗?“

她转向孟浪问道:“你觉得呢?浪子?“

“我一直都有预感,这次真得不妙。“他这句话是向着胡姐说的,也是发自肺腑的。

胡姐坐起身子,叹口气道:“无所谓了,我已经什么都无所谓了。“

黄心成些许紧张的盯着李若茜的脸,似乎在努力的思考着她说的话。如果照她的说辞,保护孟浪,反而成了迫在眉睫的事情,可如果那样做,不是公然和警察作对吗?

“你说该怎么办?”他问李若茜。

李若茜说:“这是你自己的事情,你不是跟我说过吗?我只是个帮手,要和胡姐周~旋的人是你。”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靠演技成圣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老祖宗又诈尸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这个傀儡太凶了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