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和如姐(1 / 1)

()日记是这样写的:

2005年3月25日星期六天气小雨

今天是我和博兴大婚的日子,老天都被我们的幸福而感动,泪水涟涟,整个的婚礼我压抑着难言的幸福与激动,让泪水一再宣泄,脸上的妆都要花了,我也毫不在乎,今天是我人生幸福的开始,也是我胜利的宣言!不说了,醉了,要休息了,对了,今天感谢如的到来,之前就送了我名贵的礼物,同样祝她早日找到自己的幸福!

姐姐的婚礼,李若茜清晰的记得,包括姐姐那天有些不合时宜的哭泣,毫不掩饰的饱满的幸福感。本书首发来自书河小说网www.shuhe.cc。。。她确定自己没有见过如姐,否则不会一点印象也没有。终于在另一本厚厚的日记里,又看到了载有如姐名字的篇章:

2005年6月11日星期日天气晴

天要像下火一样,麻罗坡海真是漂亮啊,真是没有想到,能和老如说这么多,并且听取了她的一些建议,看来心花说的没有错,她真得很有见的,晚上三个人一起去喝了酒,甚是开心!

姐姐听取了如姐的什么建议呢?黄心花看来与如姐关系也不错,而且似乎比姐姐更了解她,她与如姐更早相识也未可知,那么,关于那个建议,只有黄心花知道了。

无论李若茜再怎么思索寻找,也没有再找到一篇与如姐相关的日记,她累了,倒在床上,头痛欲裂。她使劲揉搓着脑门儿,昏沉之中慢慢睡着了,睡梦中,她的身子沉入了一个大大的泥潭中,泥水一点点掩没她的脸孔,胸口堵塞得令她不能呼吸,正在此时,手机铃声让她从泥潭中挣脱了出来,是浪子的电话。本书首发来自燃蝎小说网www.ranxie.com

几乎到了野外,李若茜才见到极其狼狈之态的孟浪。他说:“黄心成对于我的要挟毫无惧色,他配合警察抓我,我现在已经无处安身了。。。”

“是吗?”李若茜想了想道:“你先住我那儿吧,但是你不能出去,我会安排你的生活。”

孟浪没有其它更好的办法,天黑之后,李若茜带他到了夜总会楼上的房间。

她知道,这里并不安全,她需要尽快解决这件事。她致电给黄心成。

陪同黄心成赴约的自然少不了林好的姐姐林薇,今晚的她特意打扮了自己,光艳夺目。浓艳的红唇抿着酒杯,魅惑十足的大眼不住的瞟着李若茜,“让她来引诱姓马的局长,还真是合适。“李若茜在心里说。

李若茜躲过那双电眼,对黄心成说:“真是奇怪了,你猜我昨天晚上遇见谁了?跟我在印度尼西亚接货时的胡姐的小弟,孟浪!“

黄心成放下酒杯,瞪大眼睛望着她。

李若茜笑笑说:“想来真是冤家路窄,他说警察正在通缉他,让我帮他找个安身之所,你猜我把他安排在哪儿了?”

“哪儿了?”电眼美女插口问道。

“胡姐那儿。”她朝林薇笑笑。

黄心成看来已经无心吃饭了,他问道:“那胡姐打算如何处置他?“

李若茜说:“我今天约你就是跟你说此事的,胡姐当然要把他扭送公安局了,但是我觉得不妥。”她拍拍他的胳膊说:“你还不知道吧,孟浪手中有你的犯罪证据,如果落到胡姐的手里,你可就惨了。你想啊,警察现在是对药品走私案不敢深究,但是风头一过,就迎来他们表现自我的好机会了,那时候胡姐手中的证据对你意味着什么,你自己想。“

黄心成低头咬着自己的手指头,有点六神无主。

他对李若茜笑笑说:“若茜,恐怕这事我们已经解决不了了,我得求教我的妹妹。。。

李若茜制止道:“你可千万不能告诉她!这个节骨眼上,让她参与只能让事情变得更坏。她做事从来不会征求你的意见,更不会征求我的意见。”

林薇对黄心成笑道:“你还听不出来吗?她想来做这件事。”说完,又对李若茜别有用意的笑着。

李若茜笑着接过话来说:“你要这么说也可以,毕竟我们现在是一根绳上的蚂蚱。“

黄心成盯住她道:“你想怎么帮我?“

李若茜道:“你必须要阻止孟浪进警察局,从他手里把证据搞过来,剰的事由我来做。“

黄心成为难道:“怎么救?他人在胡姐手上。“

李若茜冷笑道:“你这么怕她,我们的合作取消吧。我还是一心一意的帮助胡姐做事。省得被她知道我暗中与你交往,挨枪子儿。”

“你要我跟她来真格儿的斗?”黄心成的脸上写满不安。

李若茜不解道:“你不是已经立下决心好久了吗?还让我配合你,为什么现在又这么说?黄心成,你可不要害我啊,我早已经动真格了!“

他抽了根烟,半天不言语。

李若茜学他的样子拍桌子:“黄老板,你应该从你妹妹那里断奶,真正做一回男子汉了。“她看了林薇一眼道:”让林好成功走上阴间道,并巧妙控制和钱近的父母,按理说你挺有作战天赋的,为什么就要在胡姐身上打寒战呢?“

林薇喝着杯中的酒,冷言道:“男子汉与他可不沾边!”

黄心成使劲叹了口气,咬着牙道:“你说的没有错,如果不是这样,我今天的事业会做的更大。”

“话又说回来了。”李若茜道:“现在是你黄心成的关键时期,不是鱼死就是网破,你再这样优优柔柔的,胡姐对付你更是不用费吹灰之力。”

黄心成举起酒杯,用杯响一表决心,道:“那我黄心成就跟她彻底撕破脸了!“

黄心成买单的时候,林薇交给李若茜一张名片说:“有空过来坐坐吧。“

李苦茜接过名片一看,吓了一跳,原来她是同性俱乐部的。与此同时,一句话上的名字深深的触动了她的神经:把你心底最美好的秘密告诉如。

“如是谁?”李若茜问道。黄心成走了过来,催着林薇上车。

林薇笑笑道:“去了不就知道了吗?“

车开走了,留在原地的李若茜一脸的茫然,难道姐姐日记中的如,不是如姐吗?那是谁?姐姐和同性恋俱乐部有什么关系?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这个傀儡太凶了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老祖宗又诈尸了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靠演技成圣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