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叶层林(1 / 1)

()半夜时分,陈炳七忽然回来,李若茜在房间里,听到陈棒棒的嘴叽哩咕噜的同他说着什么,然后就听见陈炳七的声音高昂的响在客厅里:“让她把孩子生下来,做亲子鉴定,如果他不是你的儿子,你就杀了她!“

然后就听见陈棒棒像得了圣旨一样的“噔噔“的往房间里跑来的声音,李若茜蒙上被子佯装睡觉。床被体积庞大的陈棒棒压得嘎吱一声,李若茜正准备好好的睡一觉,就听见陈炳七在客厅里大声的喊着自己的名字。

李若茜赶紧起身进至客厅,陈炳七示意她坐下来,问她道:“你在印度的事处理的如何?没有惹恼阿什米塔吗?“

李若茜笑道:“恐怕她只能收起自己的恼怒了。“

“不要太得寸进尺,否则会害了自己又连累他人。“陈炳七泡上了浓浓的香茶,看起来又想度个不眠之夜阄。

李若茜点下头,陈炳七说:“我在日本听说,你在组织里宣布了雷百合地图的消息?”

“不,爸爸。那只是我用来骗人的伎俩。”李若茜道。

陈炳七冷漠的扫视她一眼:“话已至此了,你好自为之。哦”

李若茜致谢起身,陈炳七忽然在身后说:“你还没有听说吧?日本的松村秀明与林早人都已经被日本警方判了刑,他们的组织也土崩瓦解了。青龙组织现在由惠家二千金掌控起来了。这姑娘,现在可终于成精了。“

李若茜好奇道:“惠家二千金?你指的是惠知晚吗?“

“否则还有谁?“

“难道,惠家还有一个女儿?“李若茜不解道。

陈炳七淡然喝茶:“没错,惠家的大千金已经被惠家逐出门外了,并且已经死了,她生前与阿梅关系最好,在一起做事,也是个倾城的美人。“

“难道你说的,是艾如姐?“李若茜瞪大了眼睛。

“是了,是叫做艾如,她原名好像叫做,惠心辰。是惠老爷从美国带回来的私生女,也曾一度是惠老爷的掌上明珠。”

李若茜冷笑一声道:“我想如果她呆在惠家,会比我姐姐还要惨,所以她还是脱离惠家姓艾比较好。”

“嗯,这里面的事情太多了,我一时半会儿的跟你讲不清楚,难道惠家二公子没有跟你说起过吗?”陈炳七瞅她一眼道。

李若茜这才知道,原来李耀辉瞒了她很多的事情,大概这些事情与她无益,所以他选择守口如瓶,再或者,没有引子来讲述这件事吧,他本来也不是个嘴碎的男人,跟她在一起的时候,连说“我爱你“都嫌时间不够呢。

她说:“听说他失踪了。“

“没有呀,我在日本还见着他了呢。”陈炳七道。

“什么?”李若茜差点没从座位上跳起来。“在日本的什么地方?“

陈炳七瞅她一眼,道:“新宿。看见他在珠宝店里买戒指,难道他在日本有新欢了?

他给我留了一个电话号码。“

“哪儿呢?爸爸,给我!”

陈炳七意外的抬起头来。

李若茜改换柔和腔调道:“爸爸,他的电话打不通了,连他的妻子都找不到他,她都已经急如热锅上的蛆虫了。”

陈炳七道:“你真会骂人。”一面从内衣口袋里往外掏着记事本。

“若茜,你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陈炳七掏出记事本来,漫不经心般的问她道。

李若茜朗声说道:“您的孙子,爸爸。”

“好极了。”他絮叨着,将记事本里的号码指给她看,李若茜迅速的将号码记在心里,对陈炳七笑道:“原来换号了呀,好了,我知道了。”

“不记下来不会忘掉吗?”陈炳七的脸上笼上了笑意。

“记得也好,最好是忘掉。”

第二天回小城的路上,李若茜靠边停了车,给李耀辉的新号码打电话,电话很快被接听起来,她的胸口猛然一阵窒息。那边却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显得极不耐烦:“你是谁?”

李若茜问道机主是不是叫李耀辉?对方回答说,是他的号,又问一遍她是谁。

李若茜说是朋友,然后一个女人的笑声传来,她听得很清楚,那是叶玲珑的声音,她对李若茜说:“怎么,茜姐,找我们家耀辉有什么事啊?我刚到了日本,原来以为能遇见你呢。”

李若茜笑道:“我回国了。你们搞什么呢?你找到耀辉了吗?“

“他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我有好消息要告诉他,我怀孕了,你会为我高兴吧?“叶玲珑得意洋洋的声音传来。

李若茜沉默了几秒钟,叹口气道:“当然,我为你们祝福,我希望你找到他之后,给我来个信儿,我也很担心他。”

“你有时间想想你自个儿怎么继续活下去吧,别人家的男人,不劳你费心。小三儿!”对面挂断了电话,李若茜只觉得羞愧难当,没错,她现在可不就是别人的小三儿吗?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也是个私生子,像艾如姐一样,以后自己死了,说不定就像艾如和李耀辉一样,受人欺负,抬不起头来,或者被赶出家门,想到这里,泪水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的滚落下来。

叶玲珑的一席话,仿佛使她清醒过来了,当初是自己不顾一切的将他推向别人的怀抱,现在为何又情不断理还乱的,被人骂实属活该,她决定不再找他了,也不再关心他的去向,各人的人生各自决定,自己去完成。而孩子,她依然想要生下来,他是无罪的,并且他有权利来到这个世界上。这是上天赐给她的一件至高的礼物,她无比感激。

尚叶林,好壮观的一片层林啊,树干金黄笔直,红心叶呈现一片姹紫嫣红,仿佛进入了一片火海,感受的却是清凉与恬静,眩人眼目的华彩啊,这是自然给予我们的壮丽。

导林人告诉她说,这一片尚叶林,已经有两千多年的历史了,因为五百年之上的树脂贵比金钻,所以,偷伐者一直大有人在,前些年,小城里驻扎了一段时间的警民,依然有持枪者入内,鲜血也曾染红过这片尚叶土地,现在,国家实施了较好的保护措施,成了重点保护区域。“要不是你与警察局长有亲戚,你是没幸一睹尚叶林的风采的。”

“果然是极致之景色啊。让人魂不守舍般的惊叹啊。没想到世间竟有如此稀世珍树,请问,时间最古老的一棵在哪里?”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袖添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这边请看。”导林人带领李若茜走了大概有十米的距离,指着近前一棵树道:“就是这棵了,有两千七百年的历史了。由于高耸云端。年被雷电劈过一次,当时枝叶全枯,没想到一年之后,嫩芽新出,半年内恢复了神采,人们都说,这棵树已经成精了。刀枪不入,雷电无惧啊。“

“好故事!“李若茜笑道。”太神奇了,我可以单独在这里走走吗?“

导林人略一沉思道:“可以,但是不会给你太长的时间。你请便。“

李若茜待导林人走出一段距离,便用手将此树下的红叶拨开,发现平平常常的土地,并无两样,她在上面跳了两下,坚实的土地,发出厚重的声音,李若茜怀抱上粗壮的树身,她的双臂不能绕及它的一寸,她换了几个姿式拥抱这棵两千年的老尚叶树,突然眼神一股欢笑,右手往下一拉,树皮被揭掉一大块,李若茜走过身去,发现树身内一个深深的洞,里面静卧着一根黑色长方形的盒子,李若茜的手探进去拿起来,感觉到它的温热,仿佛这么久,它已成了树身内里的一部分。

李若茜离开了尚叶林,包里带着那个沉重的黑色纸盒。

李若茜在车上将纸盒打了开来,发现里面整整齐齐的卷着一个同盒子一样的长方形的黄色纸筒,伸展开来,令她大吃一惊,是一张地图,顶上写着:雷百合岛屿路线图。

地图上详细描绘了路线及乘用工具,以及最佳时间与泊船邻近最安全岛屿,原来在那些看似风暴随时可能垂青的岛屿下,在大片的暗礁的庇护下,有着为数不少的小岛屿存在,这些小岛屿凭借大岛屿与巨大礁石的天然屏障,居然年年少有风雨侵袭,但却不容易被发见,李若茜清楚的发现,雷百合岛屿图与此路线图,是两份独立的地图,前者只是告诉了药品原材料的岛屿地点与岛屿上鲜知的秘密,路线图却没有告诉人们如何登陆药品岛屿,只是将泊船的安全小岛展示给大家,看来,要想取得大量雷百合,此些小岛是唯一的途径,大概白仙人曾经得此路线图,却苦于无法寻出另一份而遗憾一时,现在当他看见雷百合岛屿的地图时,不禁大喊尚叶林里的路线图,在他的有生之年,终于看见两份地图的出现了,可惜他已经没有寿命去完成他的雄心壮志了。

如此说来,这张路线图隐于尚叶林,他是完全知情的,至于他是如何知情,李若茜并不感兴趣了,也许这是他和李若梅的承诺和秘密,却不知,他已经被李若梅骗得团团转了。

姐姐想避免这两张地图带给组织之间的驳杀及社会的紊乱,却也不知出于何种心情不予销毁,而是费尽心机的掩人耳目,植与人肚,藏与树腹。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袖添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 我靠演技成圣 老祖宗又诈尸了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