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叶为何(1 / 1)

()李若茜耐心的听完白仙人如长哀歌一样的悲调,道:“我就先告辞吧,有空再来叨扰。//百度搜索看最新章节//”

白仙人送客到门口,忽然又想起刚才李若茜说过的地图,不禁又好奇问道:“若茜,你刚才说地图,是什么劳什子呀?”

李若茜只好笑着说:“啊,是我姐姐留下来的雷百合岛屿的地图。”

“你……什么……若茜!啊!”他激烈的情绪波动中语无伦次,忽然眼白一翻,大口一张,双手伸向前方,喊了一句:“尚叶啊!你……”咕咚倒地,不省人事。

等他的儿子闻声赶来时,他已经没有了任何气息阄。

白仙人死前呼喊的一句:“尚叶……”,李若茜在离开白家后,依然感到似曾听到,耳熟已极。但是何处听见,却记不得了,一直到她疲惫的躺倒在床上时,才猛然间感觉应该是从姐姐的日记中读到过这耳熟的词语,到底是什么,暂时并不知晓。

她从地板底下拿出了精心存放的姐姐的日记,坐在地板上,一本一本的细细的翻找起来,凭着超强的记忆,锁定在哪一年哪一月的日记,可是还是颇费时间,凌晨三点的光景,终于在一篇短短的日记中,看到了姐姐这样的语句:“今天我还是一个人在这片安静的林中散步,没有鸟的口哨声,没有人类的暴戾恣睢,树林的恬静,让我如此流连忘返。然而,回家的路却清晰不堪,爱情的物语让我反侧辗转,当我折回到来往的旧路,尚叶啊,没有人清楚你的存在,这让我开始学会微笑。“

“尚叶啊!”难道是这三个字吗?这到底是什么意思?尚叶是什么?人名还是什么物名哦?

她知道自己肯定是想不透,不想白白坐在家里浪费脑力,稍加犹豫,便将电话拨到了安硕的手机上,那边传来他冷冷的声音,李若茜感觉一些尴尬,厚上脸皮请他去“丑女人”饭庄吃饭。安硕居然爽快答应。

李若茜比他先到,订了雅间,等候他的到来,他倒提前了,推开门进来,身旁多了一位娇小玲珑的女生,扑闪扑闪的一双大眼,显得纯情又无辜。

李若茜站起身向她问好,她害怕般的一挽安硕的胳膊,贴近他坐下来。

李若茜笑看向安硕,发现他比以前没有什么改变,只是眼光不同了,多了些成熟与老练。还掺杂着一些官场上的圆滑。

“近来好吗?”她问。

安硕笑着点头,满眼的不屑一顾,没有开口。

李若茜只好自言自语般道:“我离开小城很长时间了,也没有跟你联系,今天来跟你叙叙旧。再者祝你升迁之喜!你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吆喝?谢谢!你还是这么虚伪啊?“安硕冷笑一声道。一边示意女朋友吃已上来的菜。小姑娘微一推就,拿起了筷子。

李若茜笑道:“看来你对我依然意见很大啊。”

安硕撇撇嘴,拿起筷子,拨弄了一下面前的菜肴,道:“你最近在哪里发财呀?混得咋样了?不会靠夫家过日子吧?”

“夫家养我也属应当。我最近在印度碰到了贤荣,他说起了你在阿拉伯时候的枪法一事。”李若茜开启桌上的红酒,给他们两人倒满,瞄一眼拿过酒杯的安硕。

安硕的神色一怔,随即撇起嘴道:“你们那个圈子里的人都是撒谎成精的人,他的话你能相信吗?”

李若茜凝重神色道:“他不是个说谎的人。你有什么事情瞒着我?关于李若梅的。“

安硕摔下筷子,气愤道:“你这人总是这样,不管做什么事都醉翁之意不在酒,这有意思吗?我跟李若梅的过去已然成为历史,为什么你还活得那么倒退?“

李若茜也微怒道:“不倒退不会看到真相。我只想让你告诉我未知的事情,求你了安硕。“

李若茜情急之中一把按住他的手,安硕瞅了一眼身边的女朋友,迅速的将手抽回去,但见那个女孩的脸色已经罩上了怒云与迷惑。

李若茜冲她抱歉一笑,对安硕道:“贤荣怀疑你的身份,如果他要见你,你要留个心眼。”

安硕忽然怒起来,将女朋友使劲搂在怀里,冲她骂道:“你都放些什么屁话呀,我女朋友在这儿,你看不见吗?“

“好了,安硕。我们的谈话就到这儿吧,你们慢慢吃,单我来付。”她拎包起身,安硕看见她已隆起的肚子,不由得更加恼怒起来,头脑一时发昏般的,伸脚将李若茜旁边的椅子狠力朝向她踢去,李若茜的腿猛然受到重击,一个曲弯,身体往前一倾,肚子撞在了前面的椅背的尖角上,她吓坏了,惊叫一声,双手赶忙抚上自己的肚子,感觉没有什么大碍,她一句话都没有说,快步走出了雅间,安硕急忙从座位上站起来,但最终他放弃了,坐下来,低首不语。

女孩子问他道:“你是故意的?“

安硕黑着脸倒酒,不吭一声,女孩子嘟囔一句:“太缺德了你……“

安硕站起身,扔下女孩儿,骂句:“你个婊!子!“甩门而去。

李若茜回到了陈家,陈炳七的高端药品的贩运已经开始,做得还算顺利,他人现在待在了日本,已经有半月之久没有回家了,陈棒棒没有在房间,她洗过澡,在床上躺下来,迷迷糊糊的就要睡过去,忽然感觉腰被谁用力的抱住,她一个吃惊,挣扎坐起身,发现是陈棒棒一张油光满面的脸,和喷着酒臭的吻上来的嘴,她抬手将他的头别开去,厌烦的挣脱开他的怀抱,说了声“讨厌!“扯过毯子,裹住自己的身子。

陈棒棒春心荡漾,继续进攻李若茜的身体,她实在受不了他的“扰”,只好冲他的肥脸叫一声:“我怀孕了!”

陈棒棒呆愣几秒钟,忽然用力扯掉她身上的毯子,将她的身体转正到自己的面前来,低头看上她隆起的肚子。半晌,他大叫:“李若茜,我敢肯定这个孩子他不是我的!你带回家来干嘛?”

李若茜推开他的油脸,嗔怪他道:“你胡说什么呢,他可是你的儿子。”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袖添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陈棒棒沉默三秒钟光景,又大叫道:“怎么想都不可能,你怎么可能怀了我的儿子?”

“难道你不能生育吗?”李若茜斜他一眼道。

陈棒棒半跪与床道:“我自然没问题了,你有问题,你老实告诉我,这是谁的种?好让老子心里有数。“

李若茜不理她,背过他躺下来,闭上眼睛。

陈棒棒盯她一会儿,叹口气道:“你告诉我,我不会伤害你和他的,如果你让我查出来可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对了,是不是李耀辉的?”

李若茜睡意朦胧的道:“是陈棒棒的,我名字都给他取好了,叫陈棍子。”

陈棒棒气得牙痛,又不敢冒然行动,万一她腹中的胎儿真是“陈棍子”,岂不是谋杀亲儿?

他在她背后恨恨的道:“让我爸爸回来问你吧!狗娘养的你!”

“对了,棒棒。“李若茜忽然坐起身,柔软的双臂温柔的绕上他粗大的脖子,道:”你和惠博兴签订的合同能否让我看一下?“

陈棒棒烦燥的拿开她的手臂,气呼呼的道:“在惠博兴的手上呢,就是点钱的事儿,我没要什么合同备份。“

“你傻呀你,你还有什么生意头脑?“李若茜用手戳他的头一下道。

陈棒棒冷眸她道:“连个身子都不让我碰还有脸教训我?”

李若茜怒道:“我已经要生了,你那么粗暴,我难道不会流产吗?你想断子绝孙?”

“我很清楚你的心理活动,李若茜,你觉得你怀了那个男人的孩子,要开始为他守身如玉了,你看我不弄死你!”陈棒棒要对她使用武力,他的性致上来了,李若茜只好抱住他,吻着他的头发,才使他安静一些,她在他耳边道:“你能告诉我,尚叶是什么东西吗?”

“什么?尚叶?!”他粗声粗气的道。“不知道!“说着,疯吻上她的脖颈。

“你再仔细想想,你若想出来了,我有奖励。“李若茜拿手指封住他的嘴道。

陈棒棒转动两下眼珠子道:“小城里的一种树。“

李若茜忽然将他狠力推开,又拼命将他抱进怀里,看着一脸错愕的陈棒棒,笑道:“我怎么没有想到呢,哈哈,我明白了……”

陈棒棒讨厌她的兴奋。索然无味开始茏上他的心头。“这个女人,真是无趣。“他瞅着她,在心里面想道。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红袖添香网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绝世魔妻,我只想苟活 星辰泪 武道神尊 太阳王之证 诏狱行刑百年,出世既无敌 霸天龙帝姜天 绝世萌宝要翻天叶楚月夜墨寒 封神进化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 漫威盖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