皮箱内容(1 / 1)

()李若茜回到了家,将从辉煌夜总会撬出的皮箱扔到床上,她的心情坏到了极点,她将整个人一同倒在床上,想着黄心花的去世,悲伤不已。【高品质更新】

黄心花的嘱书到底会写些什么?李若茜在好奇之中又似乎能想象的到她的语言。她觉得自己应该去看望她一下,但是又不想此刻前去,去目视那一片狼藉,去感受那份直击的悲情。或者去接受莫名的指责与怒骂。

就任自己倒在床上,也不知过了多久,她才叹气起身,手不经意的触到了皮箱,她这才想起它的存在,原来还有这样一份沉重随在自己的身边。

皮箱居然没有上锁,李若茜很容易的打开,发现里面有两个黑皮的笔记本,一撂整理的很整齐的纸张,还有几支粗大的圆珠笔,李若茜将笔记本打开,发现里面整齐的记录着她们每天贩运药品的计划与事宜。李若茜很自然的觉得,这好像应该是姐姐的犯罪证据。

那撂的纸张上也全是药品交易的密码样东西,李若茜对此已经看得很熟了。李若茜很不理解,如果是李若梅一行人的犯罪物件,为什么不销毁,反而隐藏起来呢?

再一个转念,李若茜就觉得自己想法的可笑了,这些物品之上又都没有说是谁的物品,如何自己就断定是姐姐的犯罪交易呢?

那么是谁的?这些东西到底是谁的交易证据?为什么又那么郑重其事的隐匿起来?

打开的皮箱里全是一团迷雾,这令李若茜感到很沮丧。【高品质更新】

晚上,李若茜照常到辉煌夜总会替胡姐打理生意。胡怡如一张浓抹重彩的脸孔直直的盯着李若茜的一举一动,令李若茜感觉如芒在背。她干脆到了楼上房间,胡怡如自然也不甘落下,扭动着身子也爬了上去。

李若茜在房中站定,看着胡怡如在躺椅上坐下来,眼神阴冷的瞅着她,还未开口,就将那把红皮钳子扔到李若茜的面前说:“你东西落在我这儿了。“

李若茜笑笑,道:“今天从胡姐这儿拿走了点东西。”

胡怡如怒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敢拿着红钳子到我的房间里来找东西!“又阴冷道:”找到什么了?“

李若茜一笑,将那些个笔记本与纸张全部拿给了胡怡如看,道:“不知道是谁的犯罪证据,心想如果是你的话,正好交给你。“

胡怡如斜她一眼道:“我的犯罪证据你不是都偷出去了吗?谁何苦再留一份?难道我妹妹会恨我到那种地步?不可能!”

她将所有的物品统统看一遍之后,拿眼睛盯住李若茜,道:“你看出什么来了?“

李若茜说:“里面提到了沛雨花与琼瑶液,这是否也是印尼药品呢?“

“是的。“胡怡如点头应道。“你身上的毒瘾注射点琼瑶液也能给你抑制住痛苦。”

“那您知道谁主贩过这些药品吗?“李若茜问道。

胡怡如还是死样盯着李若茜的脸,道:“惠博兴。“

“什么?“李若梅为什么要藏起惠博兴的这么多的犯罪证据,详细而且仔细。

胡怡如道:“你先不要得意,你拿着这些东西对你并没有什么好处,如果让惠博兴知道了你手中掌握着他如此丰富的犯罪证据,说不定他会杀人灭口。“

李若茜不解道:“可是,你不是说他是圈外的人吗?“

胡怡如道:“对啊,可是惠博兴曾经沉迷圈内,可是不争的事实啊,只是他手段实在高明,居然让自己成功洗了手,做起正经生意人了。“

“姐姐为什么要藏起他的犯罪物品呢?”李若茜百思不得其解。

“问你姐姐去吧。”胡怡如说着,面孔已显得极度的讨厌,对这些东西,更对李若茜的行动。她不知道,自己一直用了这许久的房间下面,居然藏着这些让她反感厌恶的玩意儿。

皮箱里面的东西居然对自己打开暗道之行毫无用处,李若茜不禁有些失望起来。

还有更让她失望的是,第二天的清晨,安硕忽然带警员登上李若茜的家门,要求她配合警方的工作,就黄心花自杀事宜,做一次详尽的调查。

李若茜怒道:“遗书都写好了,还对我调查什么?!”

安硕可不听她那张嘴里说什么,不由分说的将她带进了警察局。

虽说简单问讯,但还是让李若茜感到了莫大的被侮辱感。

所以,当安硕告诉她可以离开的时候,她几乎是随同语音一起迫不及待的起身,恼怒的瞅过安硕,昂首挺胸的往外走。

谁料走了两步的她又停了下来,回过身对一直望着她的安硕道:“有时间的话一起吃个饭吧,你把我误会的不轻,我想跟你当面解释。”

安硕勉强笑笑道:“是有什么事要求我吧?”

李若茜没有回答他,只道:“不来吗?”

安硕想了一下,答应赴约。

李若茜约他晚上在春天茶房喝茶,安硕欣然应允。

那些个物件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李若茜打算要借用警察之手查个水落石出。她隐隐的感到,这里面有微妙的所在。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我的技能有亿点随机 我靠演技成圣 这个傀儡太凶了 诸天:开局一拳打爆神王唐三 天赐万象玉作杯之兵哥哥 老祖宗又诈尸了 苟在女帝宫我举世无敌 秦时:开局拜师李牧,剿灭匈奴 我穿成了反派富二代 诸天万界之我的分身全是苟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