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出晚归(1 / 1)

()离开警察局的李若茜致电给叶莎,想约她一起去西溪口,哪料叶莎告诉她说,她现在有事在身,忙的要命,最近都没有功夫理她。本书首发来自燃蝎小说网www.ranxie.com李若茜颇觉扫兴的挂断了电话,只身一个人去了郊外的一个铁匠铺,请求铺主人帮她打造几个物件。谈好价钱之后她就离开了。顺便去了一下自己的小饭馆拿钱。

这时,一直打理饭馆生意的妖冶女人金巧翠从厨房走了出来,阴阳怪气的道:“都知道拿钱,殊不知拿钱容易挣钱难哪。“

李若茜道:“钱挣了不花用来做甚?“

金巧翠一撇嘴道:“要不是我……我会呆在这种地方做这种小童玩尿泥的事?“

“要不是我“后面的那句话她含在嘴里说的极其含糊,李若茜实在是没有听清,感觉颇有端倪,所以李若茜走了两步,回转头来对她笑道:”如果你觉得呆在这里对你是委屈的话,你就跟我进城,到我干妈的夜总会帮忙吧,她的一家夜总会听说又要重新开张,正缺个帮手呢,你来正好帮她全权打理。“

金巧翠的眼神里闪过一丝喜悦期盼的光,但随即又黯淡下来,带丝叹气声道:“算了,我不去那种纸醉金迷的地方了,我去不合适。“

李若茜笑着继续说道:“你美丽风情,对于管理又有一套,谁说不适合,我看你正合适,你若有心,我可以回去对我干妈说,再说了,她开张得那家夜总会是地下夜总会,总会安全一些,你只需晚上需要的时候露个面,打理一下事务,其它的时间你完全可以呆在房间里无忧。“

金巧翠动心了,眨巴着眼睛,没有说话。

李若茜笑道:“你准备一下吧,我这就回去跟我干妈说,开张的时候我就会来接你。“

金巧翠忽然叫住李若茜,问道:“你干妈是谁?哪家夜总会?”

李若茜依旧笑道:“她叫胡怡如。本书首发来自燃蝎小说网www.ranxie.com”

“胡怡如?是辉煌夜总会老板娘的姐姐吗?“一丝不安闪上金巧翠的脸孔。

“是的。“李若茜回答道。“怎么?认识?”又问。

金巧翠摇摇头:“不认识,但是辉煌夜总会的老板娘我认识,因为那时在小城工作,经常跟朋友去。一来二去就熟了,跟她时常聊天,得知她的姐姐的名字,并且也在小城开地下夜总会。“

“原来这样啊。“李若茜笑了起来:“正好,也算半个熟人了,我干妈肯定高兴。”

李若茜兴冲冲的离开了饭馆。金巧翠还是带着一脸的凝重与不安,但是进城的热望已经快要使她燃烧起来了。她这样一个女人,怎么甘心长时间呆在这样一个鸟不生蛋的地方浪费时日呢?不管多久,对她都是一种折磨。

惠知晚没有跟任何人打招呼,就同老虎的儿子松下武飞去了日本整容伤疤。一去半个多月,毫无音讯。

惠家老太太气得茶饭不思,餐桌上怒道:“早知道她这么不省心,当时就不应该把她养大。”

惠博兴喝着米粥没有接腔,瞧了一眼身边的叶莎对母亲说:“妈,有件事情想要告诉你一下,我和叶莎打算结婚了。”

这事说的如此突然,而且还是以公布的形式告诉他的母亲,令叶莎有点无措。

惠母愠怒的道:“你们的事情自己瞧着办吧,何苦告诉我呢?把我当作你们手中的爱车就行了,需要的时候拿来用一下,不需要不喜欢了就扔掉!”她怒然起身,进了楼上房间,将房门嘭的关上。

叶莎将眼睛望向惠博兴,但见他面不改色的握握她的手道:“没关系,谁都有心情不好的时候,她是在生知晚的气。”

又扫一下因为姐姐的婚事兴奋不已的叶玲珑的脸道:“耀辉呢?我怎么好几天没有在饭桌上看见他了?他都不吃饭的吗?”

一提起他,叶玲珑脸上的兴奋瞬间即逝,她委屈的道:“姐夫,你又要替我好好的教训他了,他这些日子有时根本就夜不归宿,就是回来,也是对我铁青着一张脸,难开金口,我死的心都有了。”说着,竟不觉要滴下泪来。

惠博兴道:“是不是跟李若茜在一起?这个臭小子……“

叶玲珑点点头:“我也想不出他更美妙的去处。“

惠博兴没有说话,皱眉凝思样。

叶莎一旁道:“你自己的丈夫管不住,整天疑心这个,疑心那个,她李若茜命都不保了,自己姐姐的事情没有头绪,会有那个精力去跟你争男人?况且当时是她将他让出去的。“

叶玲珑怒道:“她命贱,就喜欢做别人小三儿……“

惠博兴忽然起身进了书房。姐妹俩只当是他厌恶了两人的对话,才愤然拂袖的。

其实进到书房的惠博兴有点心乱如麻了,李耀辉的去处令他甚感兴趣,同时又甚觉不安。

晚上,他忽然来到辉煌夜总会,在胡怡如仿佛迎接财神似的神色中,没有见到李若茜,便酒水没喝半杯的离开,令已拿出昂贵洋酒的胡怡如扫兴不已。

他干脆驱车到了李若茜的家,敲响了李若茜的房门,见到他的李若茜意外非常。

他在客厅沙发上坐下,道:“玲珑让我来找李耀辉,看样子他好像不在。“

李若茜奇怪道:“难道他失踪了吗?“

“不是。“惠博兴解释道:”这个小子这些日子,有时干脆夜不归宿,所以,想找你了解一下情况,想他离开家,也就愿意往你这儿跑了。“

李若茜深思了一下,摇头道:“不知道。我也好些日子没有见着他了。“

惠博兴道:“那看来他是另有其事,比你还让他着迷的事物,会是什么呢?又遇新欢了?还是……“他一边说一边做着深思状。

李若茜看他一眼,冷笑道:“你想到了什么就明着说吧,别像思考者一样,搞得我的心好累啊。”

惠博兴笑道:“之前他跟我宣布,如果我敢对你不利,他就要跟我誓不两立,随后就是这副样子了,我很担心他,那么好冲动的性子,会不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如果真出事,我这个做表哥的,也会痛心疾首啊。”

李若茜想着他的话,没有作答。

“好了。”他起身道:“如果他来找你,或者有什么消息,你就赶紧打电话告诉我或者我的妻子叶莎,对了,随便告诉你,我们马上就要结婚了,到时候你来参加吧。”

李若茜随着他起身,送他到门口,上车之前,他又一瞅屋内道:“那个小琦,你好像跟她关系不错哈,我已经将她的底细打听的一清二楚了,这个惠家保姆可不简单哪,并且听说跟惠家的大小姐关系也不错噢。你小心点,姐夫提醒你。“

真不知道他是好心还是吓唬了,李若茜暂时不去考虑这个保姆,回到屋,坐到床上,想着惠博兴的话。随后拿起手机,给李耀辉打电话,待他含糊其辞之后,她挂断电话,查号码所在地,看过所在地之后的李若茜眉头一皱,没有多做考虑,就出门发动卡车,朝着李耀辉的所在地驶去。

&^^%#姐姐的日记_更新完毕!

最新小说: 太阳王之证 星辰泪 绝世魔妻,我只想苟活 漫威盖伦 绝世萌宝要翻天叶楚月夜墨寒 神话之我在商朝当暴君 封神进化 霸天龙帝姜天 诏狱行刑百年,出世既无敌 武道神尊